《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作者:猪三不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  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第1377章下一个轮回(大结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6章金镶玉


    看着左光宗击过来的拳头,凌动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在他眼中,左光宗的这一击简直是破绽百出,用力过猛,无法变招,空门大开,几乎难有任何后续变化,凌动别说是动用罡气就是连手都没动,微微侧了一下身,左光宗的一拳就打在了空处!

    左光宗心下一紧的同时,凌动微一矮身,膝盖闪电般的前顶,目标——左光奇的下体!这一次,却是动用了罡力,这些打小习武的家伙,身体个个壮得跟牛犊一般。

    “喔......”左光宗的身体瞬间就弯成了大虾米,倒飞两三米之后,倒在了地上。想惨叫,却一口气都提不上来,早间喝的茶水,鼻涕眼泪一股脑儿的喷了出来。

    看着这惊人的变化,凌安凌卓还有左光奇都惊得说不出话来,在他们看来,以左光宗后天六层的修为,对付凌动而言,那是手到擒来,没有任何悬念!

    没成想,左光宗竟然被凌动一招放倒,这就境界眼光的差距!

    凌动前世战斗经验丰富无比,一生中大半时光几乎是在战斗中渡过的。重生之后,那身天罡境的罡气修为虽然没了,但是眼光,战斗经验包括意识还在,对付一个罡气都不能外放的左光宗,自然是手到擒来!

    “都他......妈上......”直到弓成虾米,痛得死去活来的左光宗嘶哑着声音提醒了一句,被惊得连围攻都不知道的凌安、凌卓、左光奇这才反应过来,拉了个架势,就冲了上来。

    对于这三个人的围攻,凌动看都没看在眼里,他要是被几个后天四五层的家伙给揍到了,那他前世300余年就活到狗身上了!一脚踢将左光奇踹到角落里哼哼去了,凌安与凌卓两兄弟却没那么轻松了!

    先是每人被凌动抽了一记大嘴巴子,被抽掉了几颗大牙满嘴鲜血的同时,还被抽得晕头转向。

    “有你们这样的血亲兄弟吗?啪!”

    “自家兄弟,说得真动听啊!啪!”

    “有你们这样的自家兄弟吗?啪!”

    骂一句,凌动就抽凌安与凌卓两人一大嘴巴子,那两人被抽得像陀螺一般的转了起来,嘴角的鲜血水一般的甩向了四周,看得还在惨哼的左光宗与左光奇瑟瑟发抖,凌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

    其实要按凌动前世的想法,这敌人吗,一剑削了脑袋最干净,难道留着他们的狗命找个机会来翻盘吗?所以,对这四人,杀了最干净!

    可是今天不行,这四个家伙身后的人,都知道这四个家伙与凌动一起进了如意赌坊,若是仅凌动一人出去,就是猪脑袋也能想出这四人死在凌动的手里了。在实力不够强大之前,这样做,那是徒惹烦恼。

    但最重要的是,凌动想把他在这些个家伙的暗害下,在青楼做的那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让那几个人也尝试一下滋味如何!

    那件事,曾经是凌动心中一生的痛!

    “现在,你们有没有看到我出老千?”擦了一把手上的鲜血,凌动笑眯眯的问道。

    “你没出......没出......绝对没出!”被揍懵的凌安与凌卓满口子的应承,一旁的左光奇回答的稍晚了一些,又被凌动一巴掌给扇掉了两颗牙齿!

    “这才乖吗!”凌动在凌安被扇成猪头的脸颊拧了几个圈,楞是让凌安满眼的怨毒变成了呲牙咧嘴的痛苦,痛得那叫个撕心裂肺!在肿起一寸厚的脸颊上拧圈,可比拧大腿内侧痛多了!

    凌动从怀中取出了墨绿色的先天木罡珠,走到了左光宗面前,“左六指,你服不服?”

    左光宗缩了缩了脖子,眼睛死死的盯着先天木罡珠咬牙道:“服!”

    形势比人强,不说‘服’不行呐,凌安与凌卓的惨样可罢在那里呢!

    “那想不想翻盘?”凌动晃着先天木罡珠诱惑道。

    “想!”左光宗脱口而出!随即又苦笑不已,想又如何,可他哪来的赌资呢?

    “我既然说过今天要十全十美,那就再给你一个机会!省得你们到时候说三哥我不仗义,得了好处就跑,让你指着脊梁骨骂!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想赌本,过时不候!”

    凌动的话,让左光宗再次泛起了一点希望,到现在为止,左光宗对自己的赌术依旧自信无比,第一次输,他认为自己碰上了那千分之一的机率都没有失误,至于第二次输,他则归结到了凌动瞎猫碰了个死耗子,撞大运了!

    最关键的是,前七次左光宗判断的确正确无比,今天若是打一开始左光宗就连输两把,恐怕左光宗现在也没什么信心了。

    先长胜后小输,凌动就是抓住了左光宗的这种别人走狗运的心理!

    “三哥,什么样的物什能抵押?”左光宗厉然道!

    想了一番,左光宗决定先问下凌动这个决定人再说。

    “随便,只要你能做主的物什,无论房产店铺,还是奴仆侍女,一纸契约立下,我都认可!”说这句话的时候,凌动感慨良多。

    当年在这如意坊内,这句话是由左光宗的口内说出的,让他典妻80万两,结果依旧输得一塌糊涂,那张典妻文书就落到了左光宗等人的手里。

    其实那典妻文书并没有啥效力,因为典得是凌动的未婚妻,但是当这张典妻文书被人满城宣扬的时候,事情就不一样了。

    凌动臭名远扬的同时,还让父亲凌远山尴尬异常,更让女方怒气冲天的上门退亲,让凌远山痛失一臂助,那也是凌动自爆自弃的开始!

    今天,凌动想让当年逼他立下典妻文书的左远山也尝尝这滋味,不过,上不上钩,就看左远山自己了,凌动依旧不停的把玩着凝聚着左光宗大半眼神的墨绿色的宝贝先天木罡珠!

    “健仆......10人.....每人百两如何.......”

    “健仆?哼,在南山郡我吼一声,10两银子多的是!”

    “侍女......”

    “你上过的那些个破鞋,再卖给我,你当我凌动是傻子吗?”凌动拍着左光宗的脸颊骂道。

    被抢白的左光宗紧咬着牙关,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在凌动的提醒下,他突然想到了来时与凌家人计划好最毒的一招,那就是让凌动写下典妻文书,去其父一臂的同时,让他臭名远扬。

    不过左光宗还没那么浑,仔细的分析了一番,只要他这把赌赢了,典妻文书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什么风险也没有,还能赢回先天木罡珠,甚至狠狠的出一口恶气,上演绝地大翻盘!

    最后,左光宗依旧选择相信自己的赌术,毕竟输的那两把,只是意外而已,这种意外,在赌场中也很常见,凌动只是撞了大运而已,事不过三吗!

    在相信自己的赌术,还有翻盘出气的赌徒心理下,左光宗做了一个极不理智的行为——典妻!

    “凌动,知道南山郡第一美女是谁吗?”左光宗红着眼睛问道。

    “肯定不是你!”凌动的一句玩笑话,差点没把左光宗气疯,还好凌动又补了一句,才让左光宗的气顺了不少。

    “那还用说,冯家的冯月儿喽!”

    “那你知道冯月儿的身份吗?”

    “一个丫头片子,还能有什么身份?难不成还能是你老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凌动故意讽刺了左光宗一句,其实他知道这冯月儿是左光宗的未婚妻!

    “你......”想发话的左光宗,被凌动一个眼神给瞪蔫了,“你还别说,这天鹅肉还真是我的!冯月儿是我左光宗的未婚妻,这消息只有我们左、冯两家的长辈知道!”

    “那又当如何?”凌动是绝对不会怂恿左光宗典妻的,这话得左光宗自个说出来。

    “那冯月儿可是绝色,还没过门,绝对的原装正品。典押100万两,三哥要是同意,我这就写典妻文书!”左光宗红着眼兴奋的说道,他似乎看到了他拿回了一切,凌动输光了裤子,跪下哭着喊着求饶的景像!

    “我呸!”凌动直接破口大骂起来:“你当冯月儿下面那玩意是金镶玉呐,还典当百万两,就是金镶玉也不值那价,10万银子砸出去,老子什么样的女人睡不到!”

    

Snap Time:2017-11-23 22:42:38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