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作者:猪三不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  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第1377章下一个轮回(大结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2章挥腿作笔


    兄弟们,看完书了,顺手点张推荐票,收藏一下,猪三谢谢了!嘻嘻,,新书需要大伙的支持!

    ------------------------------------

    看到凌动怒极出手,李管事却是不慌不忙,一拳架出的同时,阴笑道:“三公子,你那后天三层的修为,想要对付我,可不够......”

    不过这份自信只持续了半秒不到,李管事就突然楞住,满眼的不可思议,因为他看到一条胳膊突然间飞上了半空。

    “啊......我的胳膊!”直到那条断臂开始抛洒鲜血,李管事才杀猪般的惨叫起来,刚刚挥出的拳头连带着右臂已经空空如也,血如泉涌!

    凌动的表情却是丝毫不变,趁着这李忠惨叫分神的当口,手中的那柄匕首继续闪电般的挥出。轻轻一记轻挑,就仿佛挑断一根头发丝一般,就将李忠的另一条胳膊给卸了一下。

    继续刷刷两刀,又将李忠的腿筋挑断,这才冷笑着抽身后退,那痛得只能满地打滚的李忠,已经变成了一个血葫芦。一个小小的家奴,竟然也敢爬到他头上拉屎撒尿?

    别说是这李忠只有后天七层的修为,就是后天九层,凌动也一样能收拾了他。

    凌动从尸山血海里打滚出来的经验、招数、眼光,岂是这个做了几十年家奴,只知溜须拍马的李忠能够相抗的?

    “谤主者割舌,欺主者死!”凌动断喝了一句,头也不回的命令高远道:“高远,割舌!”

    “是,公子!”高远凛然应诺,刷的一声,佩刀出鞘,大步的走向了满地打滚惨呼的李管事李忠。

    此时,凌家的供奉丹师水大师,依旧处于震惊之中,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以他的眼光,面前这个少年的实力真的不怎么样。

    那水大师在震惊,生死关头的李管事却是急了。不过哪怕就是到这个生死关头,李管事依旧嘴硬无比,没有向凌动说出一句认错的话,反而冲水大师惨嘶着嚎叫。

    “水大师,救我!救救我!这个小混蛋.......这样对付我,那可是在......打你的脸啊!”就是到了这个时候,这个李忠依旧不忘做那挑拨之事。

    听到李忠的求救声,那水大师却是从震惊中醒了过来。

    本能的,或者说下意识的,那水大师凛然阻道,“慢着,这人你不能杀!”

    凌动却是冷哼一声:“怎么,我凌家的家务事,水大师你这供奉也要管!什么时候,我凌家人惩戒一个家奴,也需要你这位供奉的首肯了?”

    “这......”凌动的言词犀利,一时间却将这水大师给问住了。

    从道理上来讲,他这个供奉丹师确实也没有过问的权利,但若是他这位供奉丹师想要保下一个人,凌家上下,恐怕谁都会卖他一个人情!

    思忖了一番,这水大师突然想通了,以他的尊荣,完全可以凌驾于凌家大多数人的权利之上,这才说道:“老夫是没权利管,但是这个人,老夫要保,谁敢不给老夫......”

    不过说还没说完,满地打滚的李忠李管事就又发出了一声模糊不清的惨叫,却是高远趁着这水大师思忖的功夫,含怒出手!

    上前一脚踩住那家伙的胸膛,铁钳般的持刀右边手将脸颊一捏,两指拼出,就将那截不断做着挑拨之事的祸根给扯了出来。

    “叫你再中伤我家公子!”手起刀落,刷的一声,半截舌头就被高远扔上了天空,大量的鲜血涌出,让那李管事的惨叫和求救都变成了一种类似兽吼的声音。

    “你......你......”水大师被凌动的行为气得浑身发抖,倒不是他心疼这个李管事被摧残。而是凌动无视他了的要求,让他有一种尊严被人践踏的感觉!

    “高远,剁掉他的大腿,让他流血而死吧!”凌动再次吩咐道,既然已经做了,已经得罪了,不妨就做得狠一点。而凌动只不过是将这种立威的事,提前十几天做而已。

    “你......你敢!”水大师的手哆哆嗦嗦的指着凌动,还想借他那飘渺而崇高的地位压人。

    “哼!”回答这水大师的,只有凌动的一声冷哼,还有高远挥起佩刀的破空声,以及噗噗两声入肉的声音。当然,李管事那恍若野兽的惨叫,却是一直持续不断。

    此时,守在这地火丹室院外的护卫听到了动静也赶了进来,却被凌动的一声断喝给吼回去了:“惩戒家奴,没见过吗?”

    其实真正骇退那些个护卫的,却是凌动的惊人之举!

    凌动大步上前,一把捞起被高远砍下的一条李忠的大腿,挥断腿作笔,刷刷刷的就在这地火丹室的石墙上,用那不断冒着鲜血的人腿写起血字来!

    看到凌动那挥断腿作笔的举动,水大师的感觉自己的寒毛都炸了起来,这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吗?

    就是高远,也被自家公子的举动给骇到了,不过凌动最近这些日子每每有惊人之举,高远都被惊得有些麻木了。

    “谤主者割舌,欺主者死!”九个混合着鲜血与血肉,甚至夹杂着骨髓的血色大字,跃然墙上。

    最让人震惊的,是那九个血肉大字表露出来的惊人杀气,仿佛尸山血海,前扑后继一般,不停的轰击着看到这九个血肉大字的人的神经。这九个字,已经在凌动无意识之中,融入了他的一丝气势!

    “水大师,你还要管吗?”写完九个血肉大字的凌动,随意的将那磨去了一截的人腿丢到水大师的面前,轻的拍了拍手。

    “啊......”原本就被那九个血肉大字所慑的水大师,被凌动扔过来的那条血肉模糊的人腿一吓,猛地打了个寒战,仿佛看到了鬼怪一般,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尊严,惊叫一声,毫无形象的向院外跑去。

    “一个小小的下品炼丹师而已!”看着落荒而逃的供奉丹师水大师,凌动嘴角不屑的一撇。

    又看了一眼四肢尽断,舌头被割,鲜血流了好大一滩的家奴李忠,明显是进气少,出气多的样子,相信用不了几分钟,就会死得干干净净。就算那水大师去而复返,也休想救下这个恶奴。

    当然,若是有天阶丹药,说不定还有一丝机会,不过又有谁会将价值连城天阶丹药拿来救一个小小的家奴呢?再者,这整个南山郡,别说是天阶丹药,就是地阶丹药可能都没有!

    “高远,你这次带了几天的食物?”凌动突然间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高远一楞,随即回道:“按公子之前的吩咐,带的主要是干粮还有肉干,足够我们吃用半个月,省着用,时间还可以更长点!”

    “进地火丹室吧,我要放断龙石!”凌动的表情一脸毅然!

    “断龙石?”高远惊呼了一声。

    

Snap Time:2017-10-24 13:59:27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