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作者:猪三不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  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第1377章下一个轮回(大结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3章震动


    兄弟们,来点推荐票收藏支持哇!嘻嘻!

    -------------------------

    以高远的层次,自然不清楚断龙石的存在与作用。

    断龙石,一般都是修为卡在瓶颈上修炼者闭死关、又或者突破某个境界时,为了防止被别人打扰到而设置的一种只能由内部才能打开的机关,常见于普通的世家大族,修炼小派之中。

    凌家也有这种断龙石机关,不过整个凌家,也只有两处有这种断龙石的机关。一处是凌动的爷爷凌越锋闭关静修的问心居。而另一处,就是凌动现在所处的这天字号地火丹房了。

    丹师炼丹,少则二三天,多则十天半个月,像一些功效神奇的地品丹药,一开炉,动辙即是一两月的时间。而在炼丹的过程中,丹师若是被人打扰,轻则药材尽毁,重则炸炉伤人。

    所以,为了防打扰,好多品阶很不错的地火丹室,但又无财力支撑阵法守护的,都会配备这种断龙石,而凌家的两间地火丹室,也唯有这天字号地火丹室配了断龙石。

    随着凌动将地火丹室内一块地砖般的金属突起缓慢拉出来,轰鸣的机括声开始从石墙还有地底响起。

    轰隆声中,四块宽达六米,高四米的青色巨石慢慢的从地面上升起,将地火丹室的包括铜门在内的四壁全部堵住,露出的地方也唯有几处通风通道。

    “公子,这就是......断龙石.......”第一次见到这种巨型机关发动的高远,稍有些震惊。

    “是的,这断龙石全部由深山的青金巨石制成,坚硬无比,地煞境以下的高手,哪怕是先天九层,也无法打破,当然,若是有那种攻城武器,则又加当别论!”凌动说道。

    不过凌动可以断定,若他放下断龙石,凌家的高层就是再生气,也不敢借用帝国的攻城武器来毁灭自家的地火丹室,这间天字号地火丹室的造价,那可是天价呐!

    “啊.......先天九层的高手都没法打破?那我们能出去吗?”高远惊道。

    “当然可以!不过出去之前,先要完成几件事情.......”凌动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今天怒斩那李管事,还与家族的丹师供奉水大师起了冲突,家族里的大长老与二长老一脉肯定会借此生事。若是他没有什么惊人之举,恐怕此事很难善了,不仅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还会让父亲凌远山很难做。

    不过凌动今天也不是临时起意,早就做过周密的思虑,所以才有了杀人并放下断龙石之举。他要在这无人打扰的环境一举炼成小聚罡丹,然后直接就在这地火丹室内凝聚微型罡斗!

    只要那微型罡斗成功凝聚,凌动就可以做很多惊人之事了!

    “高远,拿着这个去修炼,我要炼丹,不要打扰我!”凌动将先天木罡珠扔给了高远,宝物只有利用起来才叫宝物,闲置的宝物那不叫宝物,那叫废物!

    安排好一切,凌动便熟练的将储备在角落暗格里的下品晶石取出了三块,小心翼翼的镶嵌在这地火控制阵法的三个节点之上。

    然后又极为无奈的走到这控火阵法的阵眼中,以手贴着阵石,输入一道体内的罡气,激活了控火阵法,然后就是静静的等待地火升起。

    没办法,这种借用地火炼丹的方式弊端很多,不仅火候掌握起来很麻烦,也不如火罡灵活。不过要想形成火罡,最少得地煞境巅峰的修为才可以。

    却不说凌动放下了断龙石,将自己锁在地火丹室内稳若泰山的炼丹。此时的凌家,却因为凌动先前的行为而炸了锅,就是称之为惊天动地也不为过。

    先是凌安与凌卓对酒小酌的院子之中,屁滚尿流的跑进了一名先前被安排去望风的护卫,刚刚进了院子,便边跑边惊道:“公子,出事了,地火丹室那边出大事了!”

    已经喝得微微有些醉意的凌安与凌卓不由得一喜:“慌什么慌?到底出什么大事了,仔细的给我们说来,不要漏过任何一个细节,尤其是凌动的反应!”如果凌安与凌卓知道凌动做了什么事的话,就绝对不会要求听细节了,那是一个让他们连续做了几晚噩梦的细节!

    那名望风的护卫也是精细人,虽然慌张,但是一听自家公子要求将细节讲得清清楚楚,也就脸色煞白的讲了起来。

    “公子,李管事先是这样说.......然后水大师就很生气,叫三公子滚出地火丹室......”

    “什么三公子?叫他凌动,就那个纨绔货,也配跟我们一样称公子?”凌安不屑的挥了挥手,一仰脖,一杯美酒就下肚了。

    “是是是!”那名护卫忙不迭的点头,“那凌动起初似乎很听话,不过后来骂了李管事一句‘谤主者割舌,欺主者死’,就做了一件很......很......很变态的事情!”那护卫捂着小心肝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变态这个词最合适。

    “什么变态的事情?你一口气说完好不好?”凌安皱了皱眉头。

    那护卫点了点头,艰难的吞了口吐沫,这才颤声说道:“那凌动先是削去了李管事的双臂,然后又挑断了李管的事的脚筋。紧接着,他又命他的跟班割掉了李管事的舌头,还砍掉了李管事的两条大腿,然后.......”说到这里,那名护卫眼中露出极限的恐惧神色!

    “什么?”凌安凌卓同时站了起来!

    “然后,那凌动挥舞着李管事被砍掉的一条大腿,在石墙上挥腿写字,磨的是血肉.......”

    “够了!”听得小脸煞白的凌安说道,“你确定你不是在说梦话?那李忠可是有后天七层的修为!”

    凌卓却是看着桌上的一盘火腿切片,爬到一旁大吐特吐起来!

    那护卫一听急了:“两位公子,天地良心,我所说的句句属实,那被磨秃了的断腿,这会还扔在那里呢!”

    听到护卫赌咒发誓,凌安与凌卓对视一眼,眼中同时升起一抹寒气,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这个凌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

    几乎是同时,两人的脑海中出现了如意赌坊中,凌动那冰冷的眼神。

    “那水大师呢?”凌安追问道。

    “水大师也被那凌动吓得落荒而逃了!”护卫回道!

    凌安却是猛地一拍大腿喜道:“这就对了!走,跟我见父亲去!”

    凌安与凌卓这会带着那名护卫直奔凌正山的院子,而刚刚落荒而逃的凌家丹师供奉水大师却被一个老头拉着,一脸不善的向着凌正山的院子走去。

    一边走,那个老头还一边安慰那个水大师道:“水大师莫生气,老夫找那逆子问明缘由之后,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虽然有了那个老头的承诺,水大师依旧是一脸铁青:“大长老,老夫为你凌家炼丹这么多年,现在却连生命安全都没了保障,竟然有那等竖子当着我的面杀人碎尸!这让老夫以后敢呆在凌家吗?”

    顿了一下,那水大师又道:“老夫受点惊吓倒没什么,但气煞老夫的是,老夫这几天突然有些感悟,感觉离突破到中品炼丹师不远!遂去炼丹尝试突破,可无奈的是,那丝心境还有感悟,却被那竖子给坏了个干干净净!哼!”

    “什么,水大师你马上就能炼制中品丹药了!”闻言的大长老惊呼道!中品炼丹师与下品炼丹师的差别可是极大,别的不说,中品炼丹师炼出的丹药,就是他们这些个先天中后期的高手也是有大用的!

    水大师沉着脸冷哼一声:“是的,原本就是近几天的事情了,但被这竖子一惊一气,也不知道得延后多长时间!”

    “可恶!凌动这个小混蛋!简直该杀!”听到凌动的行为,竟然打扰了家族供奉丹师突破,大长老不仅面目纠结成一团,就连那部半白的胡子,也因为生气而蜷缩到了一起。

    “简直该杀?”听到这话的水大师冷笑一声,简直该杀,那就是不杀喽。那种被人无视,尊严受到践踏的羞辱感,让这水大师觉得施加的压力还不够。

    “大长老,怎能为老夫杀凌家的嫡系子弟呢?这凌家,老夫是没有颜面呆下去了,待此事事了,老夫当为凌家炼制最后一炉丹药之后,远走避祸!”此话一出,大长老的脸色不由变得极为难看。

    “水大师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还请水大师能够留在凌家,继续炼丹!”大长老凌高锋沉声说道,以大长老的眼力,焉能看不出这是水大师在向他施加压力。

    脸色铁青的水大师却没有正面回答,不置可否的吱唔了一声,闷头前行。“嘿,小子,叫你敢无视老夫!任何敢轻慢老夫的人,都将......”不经意,那水大师将拳头紧紧的攥了一起。

    发现这一举动的大长老凌高锋却是急了,家族至今没有培养出一个炼丹师,这水大师可不能走。

    “来人呐,马上去把凌动的父亲凌远山给我找来!叫他看看他儿子干的好事!”大长老凌高锋断喝道。

    

Snap Time:2017-01-23 14:27:33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