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作者:猪三不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  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第1377章下一个轮回(大结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5章改姓水算了


    PS:新书需要兄弟的支持,求收藏,推荐票等一切支持!

    ----------------------------------

    “远山,你看到了吧?你说这事怎么办?”在大长老凌高锋的潜意识之中,凌动杀人外加羞辱供奉丹师水大师,罪大恶极,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所以,凌高锋直接考虑的就是怎么处罚凌动的事情,怎么样赌上凌远山的嘴,如何将这事做的即显的公正,又能达到让水大师消气的目的,当然,顺带打击长房这种事情,也是他很乐意做的。

    不过凌远山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思,楞了一下,凌远山愕然道:“二叔,什么怎么做?这事具体经过是怎么样的,我们还都不清楚呢?是不是先找个在场的护卫问问?”

    “二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凌动干的?”凌选锋问道。

    凌远山的话,立马就得到了三长老凌选锋还有凌铁山等人的目光支持,说实话,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经凌选锋这么一问,大长老凌高锋这才省起,这事的具体经过其它人还不知道呢。不过凌高锋也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这事从头到尾都是凌动的错,也不怕别人知道。

    当下,叫来一名守卫地火丹室的守卫,让他来讲这事。

    奈何那名护卫本身因为守在院外,也只听了个片言只语。再加上凌家守卫重要地方的守卫,全是由族长凌越锋亲自挑选训练并安排的,忠诚上很靠得住,所以也只是实事求的叙述,没有掺杂一丝个人感情。

    叙述的不详细的同时,也让大长老凌高锋听着有些不满意,说的不像啊。感觉这事从这护卫嘴里说出来之后,凌动倒没什么错了。

    于是,大长老凌高锋一招手,就将先前给他孙子凌安汇报的那名亲眼目睹了这事的护卫召过来,让他来讲。

    末了还加了一句:“将事情的经过详细道来,看到什么说什么,若敢胡言乱语,哼!”

    听到大长老别有意味的狠话,那名护卫是忙不迭的点头,正想开口的时候,凌远山却说话了。

    凌远山知道,此时被大长老点出来的那名护卫,压根就是凌安的护卫,此时他若是不做点什么,不管有没有屎盆子,只怕都会栽到凌动的头上。

    “你说你亲眼目睹了这件事的全部经过?”凌远山上前沉声问道。

    那名护卫很是小心的用力的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回答,凌远山整个人突然间凌厉之极:“这地火丹房,乃是我凌家最重要的建筑之一,你一个小小的护卫,是怎么看到这件事的经过的?守卫这地火丹房的守卫都没看清,你怎么能看清,说!”

    “我......我......我.......”那名护卫我了好几个,却没说出个道道来。

    具体怎么看到的,他却不敢说,那护卫虽然不怎么机灵,但当中的要害却是清楚,若是他说出来,恐怕就真的没人保他了。

    大长老凌高锋却被凌远山另辟蹊径的问话给惊了一惊,便打了个眼色给凌正山。

    凌正山见状,忙说道:“大哥,现在不是纠结如何看这个问题的时候,这地火丹室虽然防守严密,其实漏洞还是有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是让这护卫将事情的经过说出来,分析出动儿为什么如此做的原因,让动儿以后不至于再犯下大错。”

    凌远山没有回答凌正山的话,只是冷哼一声,心道:“你凌正山要是真有这心思,就真的见鬼了!”

    这让凌正山多少有些尴尬,那当中的意思,凡是有点心眼的人,都能看出来。

    “那讲吧,里边的事情,这里的护卫也是听到了些,若敢有一丝偏颇,哼!”最后一个字,却是凌动用先天罡气哼出来的,震得那名护卫脸色变得煞白煞白!

    大长老凌高锋脸色一沉,却又发作不得,凌远山的行为,压根挑不出刺来。

    经此一吓,那名护卫却是不敢过份的添油加醋,完全是按照事实来讲,只有在描述说话人的语气方面作了点手脚。

    无外乎是将凌动说得嚣张之极,将那李忠李管事的行为说得更委婉一点,将那水大师的生气程度说得更剧烈一些。不过,他们所说的话的内容,却不敢有丝毫乱改,毕竟院外护卫那么多双耳朵不是白长的。

    讲完了,护卫退下了,凌高锋的神情也变得凌厉起来:“远山,这护卫所讲的事,你听着可有所偏颇?”

    凌远微微一笑:“基本上没有,除了某些语气!”

    “语气吗,自然难以模仿得唯妙唯肖了!这么说,这件事你是了解了,也认同这个经过了!”大长老凌高锋继续问道。

    “是!”凌远山答道!

    得到肯定回答的大长老凌高锋刹那须发皆张:“既然认同,那你说,擅自杀人碎尸,侮辱惊吓家族供奉丹师,并且打断了水大师突破中品炼丹师一事,你说怎么处理?”

    几项罪名扣下,一众在场的凌家子弟包括护卫个个变色。

    做为一个大家族,其生存之道中,严厉的家法自然是有的,这家法当中,有对家奴护卫的,也有针对家族子弟的,对年青的后辈尤为严厉。

    当然,也有人高兴的,像凌安与凌卓,脸上就露出一丝喜不自胜的笑意,不过随即被凌正山一个要杀人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所有人都紧盯着凌远山,等着凌远山的回答。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事已经有了家族内部斗争的味道,但是没办法,大长老一脉占住了理,铁证在此,由不得凌远山不低头。

    他们只是在好奇,凌远山会怎么办?弃子保权,还是出让一些家族的权力,以获得对方的让步,从而保下儿子凌动?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凌远山却是不慌不忙的踱了几步,笑道:“杀了个不本份的家奴,有什么好怎么办的?”

    说完目光一冷:“若是我碰上这种不尊主上的家奴,岂止割舌碎尸这么简单?这等豪奴,都是后面的主子给纵容出来的,纵便不是,身后也定有人撑腰!若是我,一定擒下这家奴,找到身后的主子,与他论个一二三四五!”

    大长老凌高锋脸色一变,正想说什么,却又被凌远山抢先:“我凌家的大好男儿凌动,岂是他一介家奴能左一个纨绔,右一个纨绔说的?

    再者,我家动儿来这天字号地火丹房炼丹,乃是获得了正山的首肯,取了令牌钥匙,正正当当来的!岂是他一个小家奴能够质疑的,竟敢说我家动儿来此是捣乱?该杀!”

    说完又冲凌正山问道:“正山,你说是也不是?”

    凌正山的表情有些难看:“是有这么回事,可是......”

    “没什么可是!有这么回事就好!”凌远山直接抢白道,“有这么回事,就代表我家动儿来这地火丹室不是捣乱,来办正事被家奴挑衅,兼且那家奴不尊主上,该杀!”

    “至于水大师吗,我想不过是因为这血腥场面受了点惊吓而已。刚才那守卫和护卫的描述当中,你们可曾听到我家动儿对那水大师出言不逊?”

    “况且,我家动儿杀这不尊主上的家奴,乃是我凌家族规赋予的权利。反倒是这水大师,近年来被你们惯得越来越不像话,我凌家的家务事,也是他一个供奉丹师能够插嘴的?

    是不是我们处置个家奴,都得去请示那水大大师才能决定处置与否。”说到这里,凌远山的神色变得讥讽无比:“与其这样,我们不如把这族中大大小小的权力,全部交给水大师得了,这凌家上下,干脆也改姓水算了!”

    “你......”大长老凌高锋的老脸瞬间变得铁青一片,想训斥凌远山两句,却发现,凌远山的话句句在理,叫他如何反驳?

    其它一众族人,却开始咀嚼凌远山那句具有无比讥讽意味的话:“这凌家上下,干脆改姓水算了......”

    

Snap Time:2017-01-21 10:06:05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