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作者:猪三不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  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第1377章下一个轮回(大结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9章囚牢


    仅仅看了回信的第一行字,水大师的脸色就变得难看无比,脸色变得铁青的同时,额头的冷汗也开始滚滚而下!

    出于某种原因,水大师纵然愤怒、恐惧、不甘,但依旧还是耐着性子将这封只有几句话,但表达的意思却明白无比的回信给坚持着看完了。

    等看完这封信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水大师平时因为炼药而稳定异常的双手,竟然嗦嗦嗦的抖动起来,就连那封他看重无比的回信也捏不住,被一阵轻风吹去飘落。

    当水大师重新抬头打量这座精致庭院的时候,往日这供他舒服爽乐,惬意无比,要什么给什么的院落,现在已经变成了囚牢,一座限制级他自由的囚牢。

    往日对他尊崇有加,礼敬无比的世家大族凌家,已经变成随时可以吞噬他的凶兽一般。

    这封代表凌家态度的信表达的内容很简单——我凌家供养你水大师近十年,每年都有巨额的供奉银拿,侍女美婢一应生活物品全是最好的,还提供大量药材给你练手。可你水大师呢,为我凌家做了什么?

    除了每年炼制一定数量的丹药之外,约定的其它事情可是一件都没做到,比如为凌家培养一位炼丹师。十余年来,凌家送到你手下学习的天赋上好的少年不下20人,可这些人,在浪费了无数药材之后,依旧是合药师,连半个炼丹师都没出现。

    至于是什么原因?相信你水大师清楚,我凌家也知晓一二。

    可如今,你竟然要插手我凌家家事,竟然还用不炼丹,离开凌家另寻东主为要挟?你当我凌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先不论你能否出得于凌家大门,就是出了这凌家大门,无论投入哪一家,也必将遭到我凌家不计代价的追杀!

    所以,为大师安全计,还请大师本份的呆在凌家炼丹为美,不过,每月上交的丹药数量,却要提高三成。只要大师本份,凌家不会少了大师的任何供给,艳婢美食财货,一样都不会少!

    又为大师安全计,特增派护卫十六名随行保护大师,寸步不离。另外,我凌家上下近日整顿,还请大师不要随意出行,免得我凌家难做!

    请大师切记本份二字!

    信件的末尾,是凌家二长老三长老包括卧病在床的大长老的画挥,以及一方血红的凌家长老会的印信!

    在凌家呆了这么多年,水大师明白,有了三位长老的画押,再加上凌家长老会的印信,这封信在凌家已经和官府的行文一样了。

    楞了半天,脸色难看到极点的水大师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神中满是绝望:这算什么?要挟不成,反成囚徒?自作自受吗?

    此时,院落外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先前的那名灰衣小厮忙出去查看。

    没几分,门外传来了争执声,随后,那名灰衣小厮便脸颊红肿的哭丧着脸跑了进来:“老爷,门外有护卫说奉命来保护你,我没让他们进来,他就打了我一巴掌,你可得为我......”

    没等那灰衣小厮哭诉完,一名神情凛厉,满面煞气护卫就大步冲了进来,然后大刺刺的说道:“奉长老令,特来贴身护卫水大师,还请大师配合!”

    在那名灰衣小厮惊讶而恐惧的目光中,往日他不可一世的主人,突地一屁股跌坐到院落中的藤椅上,颓然的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在他眼中已经变得灰蒙蒙的天空......

    昔日贵宾,今成囚徒,悔不当初啊.......

    一个年青的脸庞跃入水大师的脑海,都是他害的!水大师在脑海里暴吼一声,双拳紧紧的攥到了一起,直到骨节发白.......

    -----------------------------------

    右手握在融罡石手柄上,凌动全神贯注的控制着丹炉上的炼丹阵法,双目透过炉盖上的经过特殊处理的透明水晶观察着丹炉内凌空翻滚的药液的情况,不停的通过阵法调整着炉温。

    看到丹炉内的那三团药液在一只无形大手的翻滚下,慢慢的融合成一体,再也不分你我。眼睛的余光扫过搁放在身体左侧的两个玉盒当中的青色药粉和黄色药块,凌动的神情却是愈见紧张。

    剩下的这两种药草精华,对炉温的要求不同,按正常情况,应该分两次放入丹炉熔炼,那是最保险的做法。

    但问题是,凌动体内的罡气却是不够用,如果分两次,持续时间过长,凌动体内的罡气消耗干净,然后无法控制炼丹阵法,那样的后果就是功亏一篑。

    已经完成了大半的丹液将会跌入炉底,化成灰烬。

    那么凌动唯一剩下的选择,就是将两种药材同时放入丹炉融合,只是凌动有些担心,以凌家的这最低级的丹炉,还有那基本的炼丹阵法,能否完成这么复杂的操作?

    不过凌动没得选择!

    几乎是在断定自己体内罡气不够的同时,凌动的目光一紧,炉盖在阵法的操控下主动的滑开,左手极其熟练的,用四指拈起两只玉盒,灵活之极的将里边的药块药粉倾入丹炉,然后,全神贯注的控制炼丹阵法。

    只见那药粉和药块落入丹炉的同时,仿佛有人托住一般,那青色药粉却是定格在丹炉上空,那黄色药块却是猛地一沉,在接近炉温最高的丹炉底部时,这才被托住!

    在那极高的炉温以及炉底已经为数不多的地脉寒水的水气烘烤下,神奇的没有化为灰烬,竟然慢慢的软化,再软化.......

    此时,凌动额头的冷汗已经滚滚而下,因为紧张,全身都绷得紧紧的。

    也就在此时,丹炉正中的那团三样药物精化融合在一起的药液,仿佛被利刃一划而过,突地一分两半,一沉一降!

    一半缓缓的飞向丹炉上空的青色药粉,另一半缓缓的沉向丹炉下半部的软化的黄色药块飞去,同时托住四份药液,凌动的双目已经瞪得滚圆,额头的青筋也开始凸现!

    如果水大师看到这种情景,一定大呼神乎其神了!

    这种状况持续了几秒钟,当四团药液成功的融合为两团之后,凌动的鼻孔长长的吸出了一道白气!

    经过这种极限操作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凌动操纵炼丹阵法将四团药液在丹炉中一高一低完美融合之后,便分别驱动那两团药液向丹炉中心移动,再次二合为一!

    此时,凌动苍白的脸色也出现了一丝欣慰,至此,这小聚罡丹已经完成了七成,剩下的三分养丹,基本上没有任何意外了。

    虽然如此,但是体内罡气的用尽,还是让凌动手忙脚乱一番,最后的一步搓丹还没完成,凌动体内的罡气也消耗的一干二净了。

    运转那催逼罡气的**,凌动榨尽体内的最后一丝罡气,将那团奇形怪状的药饼托出了丹炉,手疾眼的伸过玉勺接住!

    大呼侥幸的同时,凌动却有些自嘲:这可能是他凌动有史以来炼过的最难看的一颗丹药!

    一旁紧张等待结果的高远凑了上来,小心的给凌动擦了一把汗,又递给了凌动一碗水,这才问道:“公子,这就是丹药吗,我怎么看着像猪耳朵?”

    --------------------

    PS:抱歉,今天又晚了!

    感冒又出现了反复,那挂水之后的药性一过去,感觉就又不行了!无奈,今早又去挂水,然后休息,下午才感觉好多了,坚持的码了出来!这身体,太无奈了......

    

Snap Time:2017-08-24 12:44:10  ExecTime: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