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作者:猪三不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  掌御星辰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掌御星辰最新章节第1377章下一个轮回(大结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5章符人


    PS:一更送到,还是3K字的,猪三昨天说了要三更,今天就铁定三更!还请兄弟们支持,有票的给张推荐票,求票喽^_^!

    -----------------------------------

    清冷的月光之下,凌动一刀割破了左光宗心口皮肤,大量的鲜血涌出来的同时,被凌动速度的接了半瓶。

    几乎是同时,凌动也对着自己的心口来了一刀,鲜血不停的涌出,凌动的双手,却是镇定异常的接在那里,用一个小瓶接收着他自己的血液。

    须臾间,凌动便为自己止了血,然后将收集到的左光宗的心口灵血,自己的心口灵血,还有代表神思的左光宗的发灰,小心翼翼的混合在一起,然后摇匀。

    不多时,一瓶稍带褐色的混合血液便出现了,不过凌动却是不急,只是盘膝坐在那里,双手捂住那混合血液瓶,体内的丝丝先天罡气开始缓慢的向那瓶褐色血液渗入。神奇的是,有了凌动先天罡气的输入,那瓶褐色血液的颜色竟然越来越浓,隐隐有变黑的趋势!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约莫一个时辰,凌动这才从纳物符中取出先天木罡珠,就地盘坐在那里,回复起自身几乎消耗干净的罡气来,他体内的罡气数量就目前而言,实在是太少了。

    这一坐,就是三个时辰,直至天边出现一丝鱼肚白的时候,凌动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目,眸中精光四射。

    看了看天光,凌动也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等天光大亮,这路上的行人可就多起来了,就不方便做事了!

    当下也不犹豫,从纳物符中取出金毛灵符笔,饱蘸着那经过处理之后已经变黑的混合血液。又取出两张符皮,在左光宗的胸口饱蘸了鲜血之后,这才铺在左光宗的胸膛上方,体内的微型罡斗开始匀速旋转,一丝丝先天罡气送入金毛灵符笔当中,笔头顿时金光大放!

    浅画细勾,一个个蕴含着神秘意义的符号在两张符皮和左光宗的胸膛正中还有额头上呈现出来,乍一看去,就像是一个整体的符?,但若是细细分辩,就又会发现各成体系。

    虽然是简单的勾画,但是凌动额头的汗水却是涔涔而下。凌动这时所画的,乃是符?当中比较高深的一种符法,名叫子母连环符。

    这子母连环符符法的用处很多,但是最有名的用途,却是用来制作和控制符人。

    符人,是一种令所有武者为之恐惧的东西,若是哪名符师敢宣称自己会符人之术,立马会遭到大量的武者围杀!

    符人,通过特殊的材料和手法,可以让一个活生生的武者,完全听命于某人的同时,战斗力也可以飙升数成。

    凌动此时,正是在用制作符人的手法来控制左光宗,但是凌动此时制作符人的手法,却是阉割版的。制作符人,所需的珍贵材料无数,所以才能提升符人的战斗力数成,一般符师制作符人,都是当作战斗工具用的。

    而凌动此时,却是为了控制左光宗,用珍贵材料提升左光宗的战斗力,左光宗可没那价值!这样一来,那就简单的多了,只需要制作符人的其中一项,制作出了一套与目标心神相同的子母连环符就可以。

    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凌动起身取起了左光宗身上的两制已经制作好的子母连环符,但是左光宗的胸口还有额头处,还有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

    一道罡气输入,凌动唤醒了左光宗,这子母连环符,必须在目标清醒的状态下,才能施展成功。

    “额......”左光宗痛苦的摇了摇头,“我这是死了吗?”努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张将恐惧印在他心头的脸庞。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没死吗?”左光宗惊道。

    凌动却是不答,看到左光宗清醒了,诡异的一笑,一道罡气送出,手中的子符就猛地化作一团流光飞出。

    不过那子符却没有直接落入左光宗的身体,而是漂浮在左光宗的额头与胸膛之间,左光宗感到,他体内的什么东西被引动了。

    “你在做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左光宗恐惧的大吼,他突然发现,他动不了了。

    凌动只是笑笑,但是那更让左光宗恐惧,恐惧到了极点!

    刹那,两道光华分别从左光宗的额头与胸膛处亮起,与那道子符连为一体。此时的凌动,再次将一道先天罡气送入了手中握着的母符,刹那,那母符就化作一道流光,扑入了凌动的额头!

    融入凌动身体的同时,母符上的一道光华,仿佛受到了吸引一般,在夜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融入了正引动左光宗额头与胸膛符?的子符之上!

    瞬间,光华收敛,子符落入左光宗额头的同时,就连先前凌动费尽力气勾画在左光宗胸膛与额头的神秘线条,也仿佛蚯蚓一般蠕动起来。

    随着那些个线条的蠕动,一条条神秘的线条,开始融入左光宗的皮肤,而且变得越来越浅,直到消失不见,除了左光宗胸口的伤口之外,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身体重新恢复知觉的左光宗,突然发现,他对面前这人,产生了无限的恐惧,或者说是敬畏,就你是面前这人是他爹一般,比他爹还爹!

    “左光宗,过去捧着那尸体的脑袋亲一口!”凌动指着昨晚被他轰成烂西瓜的护卫脑袋说道,他想试验一下,这子母连环符到底成功没有,这符人之术,他前世也只用过有限的几次。

    得到命令的左光宗仿佛看到什么美味一般,几步就跑过去,叭的一口就亲在那烂西瓜之上,还没有一丝一毫的恶心表情。

    看得凌动恶心反胃的同时,却极为满意这阉割的符人之术的效果。

    又仔细的对左光宗作了一番处理之后,凌动这才悄悄的带着高远离开!

    不久,仍旧有些懵懂的揉着脑袋的左光宗,眼中满是迷惘,嘴里在不停的念叨着:“昨晚我到这里干什么来着,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我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念叨了良久,才一拍脑袋喜道:“对,回家,回家为三哥办事!”说完,但夹着双腿,跌跌撞撞的向着南山郡城走去。

    来时的时候有马车,去的时候可就靠两条腿了。虽然离南山郡城不远,但是忙碌了一晚,凌动确实是累了,尤其是昨晚击杀那名先天境护卫时,为求速度,凌动可是拼着经脉受损的。

    起初精神紧绷,也没啥感觉,现在一切解决了,还在左家埋下了一颗大钉子放松了的凌动,那感觉浑身上下无处不痛,感觉跟被人暴揍了一顿差不多。

    找了间路边小店,随意的对付了两口,等凌动回到南山郡城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时分。虽然阳光明媚,但是凌动却啥心思都没有,只想回家美美的睡上一觉,所以,自然是直接回府了。

    到凌府门口的时候,却是高远眼尖,老远的就说道:“公子,我瞅着府门口那俩人好像是百酒儿夫妇!”

    一听百酒儿夫妇,凌动也楞了一下,他出关之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还没去百酒儿夫妇那酒肆去坐坐呢,今天这夫妻俩主动找他,难道是酒肆出事了?

    “这位大哥,我们真的是来给三公子送酒的,你就通报一声!”府门口传来了百酒儿陪笑的声音。

    门口的那位护卫却有些不耐烦:“去去去,你这天天来这里,不烦吗?给我说了,三公子不在!”

    “又不在啊?”百酒儿有些失望:“这位护卫大哥,你就通报一声,我来三次了,怎么就次次没在呢?”

    凌动听着却是笑了,这几天,他还真的是天天不在。

    “百酒儿,你们找我!”凌动从身后走上前去说道,一脸的疲惫!

    “三公子,你这是咋啦?瞧你这憔悴样,莫不是被青的姑娘榨干了?”百酒儿没说啥,百酒儿那浑家龅牙少妇,开口就将凌动定位到不良少年身上了。

    “噗嗤!”守在凌府门口的几名护卫一听就乐了,凌动这副模样,可不就是被榨干了的模样。不过看到凌动那沉下来的脸色,立马就噤若寒蝉,腰板个个挺得笔直!凌动的厉害,早就在凌家传开了。

    “胡扯什么呢!”抱着一个大酒坛子的百酒儿先训斥了一声自个的浑家,这才对凌动说道:“公子,我新酿了一种酒,就特地送过来给你尝尝,来了好几次,可你一直没在,他们也不通报!”

    “唔......也不怪他们,我这几天确实不在!”说完,凌动指着百酒儿对那些个护卫说道:“交待下去,以后若是他们夫妇来了,直接领到我的院子当中去,不许为难!”

    “是!”

    “百酒儿,你新酿出来的酒叫什么名啊?以后有什么新酒,就别送过来了,我想喝的时候,就会去找你!”说实在的,酒凌动喜欢,但并不喜欢天天喝,喝得太多,那玩意耽误修炼。

    百酒儿却是不答话,就那么跟着凌动走,他的浑家龅牙少妇也是一副极为不满的表情,一直憋到凌动的小院,百酒儿这才开口。

    “公子,我这新酿的酒,我那酒肆里你还喝不到,也不能喝!所以,我只能给你送来了!”百酒儿神神秘秘的说道。

    “为什么?”累了一晚的凌动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因为这酒啊,它有些特殊的作用!”百酒儿一脸神秘的说道。

    闻言的高远心头一动,听百酒儿那浑家先前说自家公子被榨干了的话,难道这酒的神秘作用是――壮阳?

    

Snap Time:2017-09-24 22:03:31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