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天价前妻》全文阅读

作者:韩祯祯  总裁的天价前妻最新章节  总裁的天价前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的天价前妻最新章节631我爱你(正文大结局)(15-09-07)      第630章没醉(15-09-07)      第629章四兄弟(14-02-16)     

631我爱你(正文大结局)


    “哎呀!来来来来来!讨喜糖吃!”韩文宇大笑着要冲进来,可是韩文昊把这堆蓄生给挡在外头,没好气地说:“酒也喝了,你们还进来干嘛?要想和嫂子打招呼,明早再来吧?”

    他话一说完,就想关上门!!

    “大哥!”卓柏均一下拍着那门,看着韩文昊微笑地说:“您这样不行!我们和新郎喝酒,就是为了让你一醉方休啊!你假装喝醉了,瞒过我们,这样太没有诚意了!如果按往常,假醉可是要被罚十三开啊!”

    “这酒量是我自己的问题!难不成我千杯不醉,你们就要浪费韩家的酒?”韩文昊看着卓柏均挑着眉毛说。

    韩文杰微笑地说:“哥!二锅头才二十多块一瓶!不用为我们着想!”

    “哎呀哎呀,别推别推!别挤啊!”韩文宇对着身后一大群公子哥说着说着,突然就挤了进来,所有人也一窝峰地涌进来,韩文昊一下子无奈地看着好多男女宾客,包括梦涵与靖桐,还有希辰,许墨任轻风都来了!他用一种冷冷的眸光来看着这些人!

    “咳咳咳”任轻风咳嗽了一下,扯着希辰走了进去,最近他和希辰走得比较近,许墨一直都好奇这件事,想着这个男人的脑子里有颗子弹,怎么还会有个母的和他在一起,可是后来才发现,他俩一起出任务時,都已经十指紧扣了,就这样许墨被抛弃了!

    靖桐不敢作声,想低下头走进去,韩文昊伸出手,一扯她的小辫子,冷冷地说:“养你这么多年,学我的兄弟肘子往外拐?”

    “我错了!”靖桐苦着脸刚才想承认错误,卓柏均立即抱过来,将她拉入怀里才说:“别害怕,有我保护你,我们走,别理他!”

    靖桐的脸一红,边往里走,边回过头看着韩文昊!

    韩文昊重重地喘了口气,看着客厅里顿時人声顶沸,不知道有多热闹,佣人们赶紧捧着盘子进来侍候,就连陈老与韩致忠还有庄月明,蓝樱,丹尼尔也过来凑热闹,结婚不是俩个人的事吗?韩文昊只得无奈地走了进去,就已经看到韩文宇已经躺在,要抱夏雪说:“嫂子!!给我一个最甜滴拥抱!”

    “如果你敢抱,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韩文昊冷冷地对着自己的弟弟说。

    韩文宇坐在新,一下子转过头瞅着自己的哥哥,亮晶晶地笑说:“真是的!闹洞房的意思,就是为了让你们恩恩爱爱!明白?如果大哥你准备好了,我们开始了哇!”

    韩文昊的眼睛一眯!

    夏雪也有点害怕地看着韩文宇说:“喂!你别闹了啊!又玩iq题?那我愿意和他分居一个晚上!”

    “谁要和你分居一个晚上?今晚我就不相信他今晚还能捉弄得了我?”韩文昊看着弟弟说!

    “这可是你说的啊!”韩文宇立即站起来,看着哥哥笑得阴险险地说:“上牌!”

    俩个佣人小心地将四个黄金坐垫摆放在檀木椅上,再用着香薰手帕,擦了擦玻璃台,韩文昊,韩文宇,韩文杰,还有卓柏均四人同時坐在沙发上,靠着那黄金坐垫,看着酒店的工作人员,戴着白手套,展开扑克牌,让四人过目后,才开始迅速地分牌!

    韩文昊坐在沙发上,一派嚣张地看着对面的弟弟,耻笑地说:“你就这样想赢我?你别让我有机会取笑你!”

    韩文宇只是阴阴地一笑,卓柏均倒微笑地抬起头看着韩文昊说:“大哥,您今天一对三,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就输一场洞房花烛,可千万不要让着我们兄弟啊!”

    “我从来都没有让过任何人!这俩个蓄生当時就是被我踢出韩氏,任由他们自生自灭的!”韩文昊无所谓地说!

    韩文杰与韩文宇同時噗的一声笑了起来说:“对!当年我们一个立志要当医生,一个立志要当演员,大哥不知道有多得意!他没有对手了!”

    卓柏均一边牵着靖桐坐到自己的身边,看着三兄弟笑着说:“你们还别说,我小時候倒是有一个伟大的梦想”

    三兄弟连同整个客厅的人一起瞅着他!

    卓柏均有点不好意思地拿扑克牌,打开一把扇子,捂住半边脸,看着大家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说:“我小時候的梦想,就是做个赌神哈哈”

    “呵!赌神!”韩文昊边打开扑克牌,边耻笑了一下,边拉着已经换了肉色抹胸长裙,梳着粗麻发辫的夏雪,坐在自己的身边。

    “开牌!”韩文宇缓缓地展开扑克牌,耳朵里的微型耳朵,传来了曦文那清清脆脆的话:“打扑克牌的時候,如果是高手,他是一定会察言观色!通过你的脸部表情,来决定出牌!如果你胸有成竹,他就会防你,如果你气势弱了,他就会乘势追击!把你杀得个片甲不留!”

    他听到这句话,便抬起头,刚巧就看到哥哥居然真的用一双很审视而深沉的双眸来看着自己,他的眼神突然一亮,苍天佛祖,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大哥原来是这么的诡异多端!

    “二叔,你现在要保持冷静!你的对面是爸爸!左面是三叔,右面是柏均叔叔,一个也防守,一个进攻,你只要负责留好底牌,就够了!所以你的表情一定要冷静!不要让爸爸观察出来你的什么事”曦文继续在自己的小房间,拿着耳机,看着三叔手里的扑克牌,已经传到电脑上,她亲自指挥!

    “一对小四!”卓柏均微笑地放下一对小四!

    韩文宇咳嗽了一下,先出了一对小五,韩文杰微笑地放下了一对小六,韩文昊仰起脸,犹豫了一会儿,看了韩文宇一眼,曦文在电脑里观察到爸爸的表情,便说:“二叔,你要小心了,爸爸正在挑最笨的那个下手!你就是那个最笨的人!你千万按捺别动,你的牌很好,别怕!他在引你放牌,然后让单牌压死你!”

    韩文宇一亮单眼皮,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对q,一对j,一对a士,一个小八,一个小九,他咳嗽了一下,便听曦文的话“过”

    韩文昊抬起头,倒对着弟弟另眼相看地冷笑说:“哟?长进了啊”

    卓柏均微笑地出一对小九,才说:“人总是会长大的嘛,总停留在过去怎么行?”

    韩文昊扔出了一对10,韩文杰立即出了一对q,韩文宇有点按奈不住了,刚想出牌,又听到曦文说:“你千万别动,在扑克牌里,一对的机率,最高!你不怕和人家打对盘!你还有一个小八,小九没有出来,所以让三叔先过,他肯定会出单个!”

    “过”韩文宇收起扑克牌,喝起茶来。

    所有人都在屏声静气地看着,就连夏雪都有点紧张地看着韩文昊,看着这个老公胸有成竹的模样,她满意地一笑,对他有信心,韩文昊感觉到老婆的开心,便腑下头在她的额前一吻。

    韩文杰果然扔出了一个小七!

    “机会来了!!!”曦文立即命令着。

    韩文宇立即丢出了一个小八,卓柏均也放出了一个黑桃八,韩文昊冷冷地叫:“过”

    “好!”曦文立即说:“爸让过,我按他手里的十一个牌开始算!他肯定有三个小对,五个一把!放心出吧!如果按一对,你手里的牌是最大的!如果三叔出一个小九,那么你就赢了!”

    韩文宇一听,双眸立即放光!

    韩文昊注意到了韩文宇那表情,便随即扔出了一个k!

    三人一愣,韩文宇顿時急了,曦文却惊喜地说:“太好了,爸在拆牌!让他出!我就是等着他出!!”

    韩文宇一愣,完全不知道曦文在说什么。

    韩文昊果然出一对小七!韩文宇立即按曦文的吩咐出了一对q!

    韩文杰与卓柏均握着牌,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都不出牌!

    韩文昊放出了一对k!

    “让他出!”曦文兴奋地说。

    “过”韩文宇握紧手里的扑克牌。

    韩文昊想了想,便出一对小二,韩文宇立即出了一对j!

    韩文昊终于抬起头看着韩文宇,双眸流露一点疑惑地扔下了自己手中的扑克牌,在众人的面前,凝视了好久好久,才终于缓声有点不服气地说:“我输了,不用打了”

    “哈哈哈哈哈!!”韩文宇开心地跳起来,拿起扑克牌,甩出了自己最后的扑克牌,对着大哥说:“瞧你还得瑟!马上进入下一关!!哈哈哈哈哈!!”

    夏雪转过头,看着韩文昊,不理解地问:“你怎么会输呢?这不可能啊?”

    韩文昊也看着韩文宇那兴奋的劲,便眉头一皱,不作声地站起来,走出自己的新房,缓声悄声地来到女儿的房间,迅速地打开门,曦文正和好朋友丹依坐在自己粉红的水晶,在玩拍掌掌,不知道有多开心,还格格地仰头笑,韩文昊盯着女儿问:“你刚才在做什么?”

    曦文立即转过头和爸爸清脆地说:“和丹依在玩拍掌掌啊!好好玩哦!爸爸!你要不要一起玩?”

    韩文昊不作声地关上门,眼睛一眯地说:“不可能!那人的脑子被雷劈了?”

    “大哥!!来!!夜已深了,您愿赌服输!弟弟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猜得出来那个是你老婆,弟弟今晚就让你洞房花烛!”韩文宇一下子将韩文昊挡在外面,手里拿着一块红布,看着大哥嘻嘻地笑。

    韩文昊看着弟弟说:“你搞什么鬼?”

    “我们三个一起搞的鬼!哈哈哈!”韩文宇一下子打开门,发觉人墙全堵在屏风前,卓柏均这个娱乐高手,迅速地拿起了俩个手指的大的杯子,短短一分钟,砌起了一个小小的杯塔,可是放到最后一只,却因为一个不小心,掉了下来,靖桐一个闪电般的速度,在空中接住了那个杯子,好身手!

    卓柏均惊讶地看着靖桐已经红了脸,他开心地一笑,抬起头看着韩文昊说:“您教得好啊!”

    韩文昊冷脸地不作声,坐在位置上,看着韩文杰又拿来了一瓶二锅头,递给卓柏均,卓柏均二话不说,便立即拿起酒瓶,小心地往第一杯中灌酒,酒水在缓缓地往下流,一直滚到最后一杯,整个房间的人,全热烈地响起了掌声,韩文昊冷静地看着卓柏均倒完酒,才看着这个弟弟的双眸凝神地一亮,说:“喝吧!哥哥!只要你喝完这杯塔,不倒下,就再进去挑老婆!”

    韩文昊的眉头一紧,抬起头看着韩文宇,韩文杰,还有卓柏均一脸得意笑容地看着自己,他点点头说:“你们给我记着!”他话一说完,就倾前身子,拿起杯子,一杯一杯的二锅头下肚,胃又重重地燃烧了起来,他立即压下情绪,再喝!一杯一杯地喝!杯杯干干净净!杯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韩文宇看着大哥终于在十三杯下肚,双眸终于有点混浊,他噗的一声,开心地捂嘴笑了起来,韩文昊终于举起了最后一个水晶杯,将那杯烈酒再下肚時,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神智终于有点不清楚了,他重喘了口气,终于在阵阵昏眩下,站了起来,韩文宇立即走到哥哥的身后,拿着红布缠住了哥哥的眼睛,才说:“面前有五个女人!你随便在她们的面前,走一圈!找出那个是你的老婆,把她牵出来,咱们今天就退出了你的洞房!!”

    韩文昊被蒙上了红布,被韩文宇推到五个女人面前,隔着厚厚的沙布,只是依稀看到几个淡淡的影子,一样的身高,一样的打扮,连影子都一样,他缓缓地迈动步伐,经过了一个个女人的身边,发觉她们身上的体香都一样,丹尼尔坐在沙发上,半含笑地看着韩文昊

    韩文昊先是经过了希辰的面前,看着那团影子,再经过了傅夕媛的面前,感觉不对,再经过了靖桐的面前,也感觉不对,才又走到王家小姐静儿的面前,依然感觉不对,再来到一个女孩的面前,窗外一股清风扫来,吹拂起了她柔软的发丝,他就这般深深地凝视着那个影子,在所有人鸦雀无声中,突然开口说:“这五个都不是!夏雪在我的身后”

    身后的夏雪一愣,在场所有人掌声一片热烈地响了起来,韩文昊立即摘下红色的布条,居然看到安娜微笑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含泪地看着总裁说:“总裁恭喜您,寻得人生最爱。千年的造化才修得一次回眸,安娜在这里祝福你们百头到老”

    韩文昊看着她,激动地一笑,转过身果然看到夏雪正愣了地看着自己,她傻傻地问:“你怎么是我?”

    韩文昊突然一笑,看着夏雪,双眸闪过一抹深情地说:“因为我刚才在移动脚步的時候,你不由主地跟着我一起移动这是你的习惯,总是追随我的脚步而来”

    夏雪突然一笑,立即倾前身子,重重地抱住了韩文昊,韩文昊也拥紧夏雪,在片片掌声中,俩人热吻在一起。

    丹尼尔看着这一幕,并不作声,而是在阵阵热烈的掌声中,退出了那个满是喜悦的房间,先缓步地来到曦文的房间,轻轻地打开门一看,看着曦文依然和好朋友在那里拍拍手掌,开心地玩乐着,孩子总是天真无邪的,她们的世界里,其实并没有太离别的苦,又或许说,因为那一颗天真无邪的心,所以很容易忘记一点伤痛。

    丹尼尔微微地一笑,轻掩上房间,如同在法国的那样,或许只是短暂的离开,明早还会见面,他的双眸其实还是掠过了一点不舍,却一步步地经过了长长的回廓,往下走,这个時候大厅已然寂静,没有谁会发觉这个的人,走出了大厅,在一片夜雾色中,看着默雅与浩宇为他打开车门。

    “直接到机场吧,苏菲会留下来整理一切”丹尼尔坐在车子里说。

    “是!”默雅也随即上了车,让司机开车,她才转过头看着丹尼尔在夜色中的侧脸,仿佛只是看到了一个艺术雕塑般的优美轮廓,他的一举手一投足,总是透着一种传奇般的风度,这个男人,结束了一段感情,可是他人生的事业,才刚刚开始,有谁能知道,他的世界该有多大?他的未来,将会引领一个国家往前走,一个决策,就能震动全世界。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偏偏不能自私,当所有人在他当上总统,仰望他的時候,或许从来都没有想过,他曾经在某一天,某个岁月,如此如此地深爱一个女子,甚至想为她付出一生最宝贵的時间与最尊贵的事业,只愿陪她在雪山里,等待着来年的小松鼠

    有人问,如此男子,为什么会没有人爱?瞎说!他怎么会没有人爱?好多好多人都爱他!他是如此的优秀,如此的宽容,如此的大度,不是吗?因为被拒绝,所以我们否定了他的完美?没有没有没有他在我们的心中,依然是一段传奇。

    车子划过驶进机场,雾气好重,这不是春天吗?怎么会迷蒙不清?亲爱们啊,每个世界里,都有每个世界的风景,每个人也有属于自己的风景?你守紧了你心中的麦田了吗?要守好哦!这个世界,因为有你,才会一直存在!

    丹尼尔走下车,踏着湿润的广场地板,往着私人飞机走去,这个時候他发觉一个身着白色套裙,外披着厚重的粉蓝色外套,左领旁打着一个粗大的蝴蝶结的女孩,披着一头卷发,手提着黑色的闪着莹光的小包包,对着丹尼尔微弯腰点头,柔声地说:“主人”

    丹尼尔站在她的面前,借着机场的灯光,看着这个女孩虽然优雅美丽,双眸间却溢过一点机灵与可爱,他就般淡淡地看着她说:“你是”

    “我是代替苏菲,陪您回法国,参加总统大选的秘书,我叫筠儿”筠儿微笑地说。

    丹尼尔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筠儿?”

    “嗯”筠儿微笑地点头说:“是的”

    丹尼尔想了想,便点点头,微笑地说:“接下来的時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能陪在你身边,这是我的荣幸,请上飞机”筠儿稍让开云梯小道,丹尼尔重重地喘了口气,才转过头看着这片幽黑的天空,想起来時,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今夜离开,却如此的幽暗与彻底,他却淡然地一笑,我们的人生,不仅仅只有爱情,不是吗?

    他没有再留恋,而是迅速地走上阶梯,走进了私人飞机,筠儿也跟了上去,吩咐清雅关上机仓门,然后便按丹尼尔的吩咐,在闪烁着水晶光芒的机仓内,捧上了丹尼尔爱喝的红酒。

    “谢谢”丹尼尔微笑地接过红酒,对着筠儿说:“坐吧”

    “是”筠儿微笑地坐在了他的身边,嘴里不小心地哼一个小调,丹尼尔好奇地转过头,看着筠儿笑说:“你哼的那首歌很好听”

    “是吗?你想听?我唱给你听?”筠儿扬起好喜悦的笑脸,对着丹尼尔说。

    “好”丹尼尔闭上双眸,微笑地听着。

    筠儿便甜笑地陪在丹尼尔的身边,看着飞机缓缓地启动,将要直冲云霄,她的歌声甜甜嫩嫩地传来:“寻觅,童年的回忆,翻开的日记,看到我过去,聆听,熟悉的声音,萦绕在梦境,儿時天真的心,童话里,永远年轻,故事中有我身影,咖啡,一双眼疲惫,总面带憔悴,骄傲而自卑,哈利,无限的魔力,他带着神秘,穿梭時间距离,友情能融化咒语,拥有爱,无所畏惧batman!黑夜里出现,危难的時间,挺身的瞬间,转变,在一夜之间,灰姑娘变迁,坚信只要是有缘,不管多远定将爱实现。沉睡,红苹果已碎,矮朋友流泪,大雪在纷飞,小王子骑上白马,亲吻她同遨天涯!神灯,擦亮了灵魂,擦出了纯真,贪心和愚笨,荆棘,做成的战衣,充满了奇迹,齐心协力和勇气坚强的心,勇敢保护你!!”

    飞机划破黑色长空,划过黑夜中的七色彩虹,追着这首动人的歌曲,往那个浪漫的国度飞去了。

    韩家依然热闹,有无数客人正在引酒高歌,韩文宇一步一步地走下阶梯,来到今日婚礼那个白色的展台中,看着玫瑰花,依然在红灯笼下,闪烁着动人的颜色,没有谁会知道这个动人的男子,曾经在自己家的后院,种下了一园子的红玫瑰,曾经幻想着得到她的爱時,送给她最完美的心意,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男子的爱,可能会延续到最后最后,爱情的故事,走到这里,或许我们终于明白了吧?拥有爱情的人,真的就已经好帅好帅!

    他伸出手轻抚着那白色的展台,想起多年前某个冬天,在冰湖上,俩个相拥而滑过一片片雪景,一起看着满天的雪花飞舞,那个時候,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砰————————”远处的天空,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响声,韩文宇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居然看到那边的天空,亮起了璀灿的烟火,陪着这个的夜空,陪着这个的男子,他愣了一下,转过头,终于看到金芸手里拿着一根烟火,闪闪烁烁地来到自己的面前,他看着她,突然一笑。

    金芸叹了口气,拿着手里正燃烧的烟花,看着那细小的火星在闪闪烁烁,她便叹了口气,才说:“自己一个人在这样的晚上,去想念一个人,很累很难受。不如我陪你一起吧,至少不会孤单”

    韩文宇的双眸一红,抬起头看着那灿烂的烟火,知道有些爱情,终还是要消失了。

    暗红的灯笼,陪着阵阵喘息而的声音传来,韩文昊将夏雪压在,边与她热烈地拥吻着,边隔着柔软的衣物,轻揉搓着她的,夏雪微卷起的双腿,环抱着韩文昊的脖子,轻娇喘而出,韩文昊轻揉着她的,边直抚而下,摩娑着她的长裙,接着再探进了她粉红的睡裙内,隔着蕾丝,轻捏着腿间。

    一阵ji流从她的双腿间直窜而起,她不由主地挺起,迎着他的热吻,环抱着他的腰间,轻抚着他胸膛前的肌理线,就已经有一股深深的满足,韩文昊用那健硕的手臂,再拥紧夏雪的身体,腑下头在她的胸前轻轻地一吻,隔着真丝轻咬着那点小粉红,才感叹地轻叫:“雪儿”

    “嗯?”夏雪感地应着,双手依然轻抚着他古铜色的胸肌,偶尔间微抬起头,在他的胸膛一吻,才柔声地问:“怎么了?”

    韩文昊隔着真丝睡裙,渐渐地轻吻而下時,再感地说:“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仿佛说一百次都不厌,仿佛听一百次都不厌!

    夏雪微笑了起来,却突然感觉到韩文昊的吻,已经落至双腿间,正隔着衣物,重重地一咬,她的双眸迷离地一闪,仿佛忍受不了这般刺激,醉人地一笑,对着韩文昊轻声地说:“我好乐”

    是啊,好乐,好乐,这般的迷人,这般的醉人。

    韩文昊轻扯下夏雪的睡裙,在她光滑的肩膀上一吻,双手却轻揉着她的,直接那粉红的小圆点地扩张,他便腑头轻轻地一咬。

    “啊”夏雪抓紧被褥,感觉到韩文昊的舌尖,在轻舔着那粉红的小圆点,惹得阵阵酥痒,她轻咽着干渴的喉间,闭上双眸,享受着这点激情,韩文昊边含着夏雪的,身体终情难自,扯过了深红的被褥,分开她的双腿,往她的腿间冲刺进去,顿時一阵紧致得重重地包围着自己,他一阵享受地抬起头,继续挪动着身体,抽动着,在她双腿温热与紧密包围的空间内,不停地冲击,阵阵醉人的激流,让他重喘着气,在阵阵冲击下,激动地看着身下的女人,正别过脸,在玫瑰色的灯光下,轻娇喘而出,他突然感动地一笑,腑下头,边进入边与她热吻着。

    明亮的红灯笼,在房内好安静,可是影子却一前一后地挪动着,传来了韩文昊与夏雪同時的喘息声,还有那床终发出了吱吱声,点点地撞向墙边,俩个影子就这般,更紧更紧地融合在一起,从俩个世界组成一个世界。

    今宵的故事,终于完了,翻页了丫头们!哦?当然,还有一些小故事,没有完呢!

    夏雪终于凭新片《梦》再次获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她可是穿着金色的抹胸长裙,在韩文宇的手里,接过了奖杯,却哽咽地对着电视镜头说:“我人生中,最美最鼓励我的奖励,就是得到了我老公!”

    全场响起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韩文昊身在法国,协助丹尼尔的总统选举,那个晚上,坐在丹尼尔的城堡的客厅中,看着电视直播,都一阵满足地笑了。

    夏雪再捧着奖杯,对着镜头前深情地呼喊:“老公,你已经去法国一个多月了,你回来!家里的俩个小魔鬼,我已经受不了了!再加上她姐姐,我不活了。”

    是的!!夏雪在《双城记》终于完满划上句号,与韩文宇完美收工時,发现自己怀孕了,而且一怀就是一对双胞胎,这可开心死了韩致忠与庄月明,累死了韩文杰,生怕她双胞胎有什么闪失,可是上帝说,如果你经过了这一片荆棘,那么我就给你一片跟斗云!時间顺利地过去了,夏雪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挺着十个月的大肚子,在和韩文宇啃鸡爪的時候肚子疼,韩文宇吓得脸色发白地问:“亲爱的,这鸡爪可是我们自家腌的,还不行?最近为了你的宝宝,草原自己开,奶牛自己养,水果自已种,蔬菜自己养,还不行?这爪子也是我们自己家的鸡啊!”

    “别扯啦!!”夏雪捧着腰疼得大叫:“我要生你家的宝宝啦————叫文昊——————”

    韩文宇一听,吓得扔了鸡爪发了疯地往外面跑!!

    咚咚咚!!韩文昊与全家人一起抱着夏雪下楼,夏雪边肚子阵阵撕心地疼,边混身出汗地大叫:“我疼啊!!我不生了!文昊,我不生了!我就只要曦文吧!!”

    曦文立即走上来大叫:“妈妈!!加油!俩个弟弟出来后,我帮你带!!”

    “好!!”她说带,你们相信么?

    韩文昊那天刚从法国回来,一走进家门,又看到整个韩家鸡飞狗跳,自从俩个混世魔王出世后,这个家每隔一个小時就鸡飞狗跳!全家人为了将就这俩个小东西,已经把名贵的东西,包括古董全藏了起来,摆上一些次品来他们摔!才三岁,就已经这样折腾人了!韩文昊真的不止一次想着将他们送给丹尼尔养!

    “大少爷!!”李婶吓得哭了出来,对着韩文昊说:“孙小姐和俩位少爷留纸条出走了!!”

    韩文昊听了,脸色一变,立即说:“马上打电话给警察局长!”

    又打电话给警察局长,这三个孩子天天玩失踪,这个超大的花园,就差没有拉电网了,怎么逃出去的?韩文昊与夏雪和韩文宇,文杰一起又铺天盖地找,上次在某公园,上上次在某鱼场,上上上次在海边,反正天天变着花样,夏雪气得脸扭成一团地说:“如果我抓到你们,我一定狠狠地抽死!”

    她天天不见孩子,天天都这句话,天天都提心吊胆!

    韩文昊与夏雪终于在菜市场,找到自己的俩个儿子,韩子昱,韩子烨,俩个三岁的娃娃,穿着白衬衣,黑白格子裤,蹲在一个买杏子的老板面前,听着老板说一块钱一斤杏子,子昱一听,就闪着大大的杏眼,伸出四个小手指,学着姐姐上次买樱桃,咕咕地说:“五块钱四斤行不行?”

    曦文在那头吃鱼蛋,一听到弟弟这样说话,眼珠子一热,就到来弟弟的后面,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脑后勺,才生气地大嚷起来:“笨蛋!一块钱一斤,问人家五块钱四斤行不行?你是不是我弟弟啊?抱错啦!!姐姐我吃白萝卜长大,你们天天在妈妈的肚子里大鱼大肉,也不聪明一点!这样我怎么带你们啊?”

    韩文昊与夏雪无奈地看着这三个宝宝,累死人地一笑。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啊!

    “跟我走啦不要被爸爸妈妈发现!发现了打死你们!!没有我,你们怎么办?跟着!”曦文一手拖着一个弟弟,往前走,边走边问:“那个是弟弟!”

    俩个宝宝一起举手!

    “想累死我啊!!又分不清!!我昨晚给子昱洗了俩次澡,出来又说自己还没有洗澡,弟弟眼巴巴地坐在沙发上,一次澡都没有洗!讨厌!!和你们妈一样笨!!”曦文一边牵着弟弟,走进人群,一边骂!

    夏雪与韩文昊再忍不住地一笑,好满足地看着三个宝宝,手牵手地走在一起,心里想着,他们要去那里呢?会在长大后,追随爸爸妈妈的故事吗?还是拥有自己的一片精彩的天空?会幸福的!愿天下的宝宝,健康平安与乐。祝福你们。()

    

Snap Time:2017-03-27 06:47:09  ExecTime: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