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

作者:点精灵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最新章节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二章终始(大结局下)(12-06-13)      第四百九十一章终始(大结局中)(12-06-13)      第四百九十章终始(大结局上)(12-06-13)     

第四百九十二章终始(大结局下)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第四百九十二章终始(大结局下

    话音一落。★中文网更新迅速,小说齐全★场中的出现一个人来。随后身旁又多女子。

    孔宣伏羲等人一此人。当即出激动之色。天兵天将们大喜。齐齐拜倒。口称“|下娘娘”。而六大圣人俱是面色骤变。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感觉。

    他刚才不是和打神鞭一同湮灭了吗?

    他与先前有些不同。但具体是什么变化。又说不上来。

    就见张紫星径直朝宣等人迎去。在经过三宝玉如意时。“啪”一声轻响。凝固在空中的如意忽然碎裂开来。碎片随即化作飞灰。

    六圣见状。齐齐大震。三宝玉如意虽然比不的乾坤鼎混沌钟那种先天至宝。却也是先天宝物。尤其攻击力惊人。想不到竟然就这样轻易的被灰飞烟灭了!

    而究竟是遭遇什么量碎裂的。六圣之中。竟无一人看的分明。甚至根本感觉不出来。

    诸圣心下惊疑。尤其是元始天尊。心中不由生出一股寒意来。这究竟是什么神通!他本应该湮灭的。为什么又奇迹般的复活了。而且前后变化如此之大!

    张紫星与孔宣等人合后。将目光一一扫向诸圣。最后落在了元始天尊的身上。淡然道:“劫已消。争斗自应罢手。此时当是封神定三界位阶之时。”

    说罢。众人就觉的周围环境陡然一变。已至于一个陌生之所。正是人界的岐山。也是封神台的所在。方才这种瞬间转移。就算是圣人。也无法抗拒。

    同时出现在封神台的。还有姜子。他原本在朝歌却忽然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摄。眨眼已来到了这里。

    姜子牙见到元始天尊。连忙上前行礼又拜见了其余的几位圣人。

    元始天尊见到姜子牙。似乎底气又足了几分。说道:“诸位道友。此番杀劫。三界位阶之身俱陷其中。须的一一重立。我有门人姜尚身负封神天命。自可任担此大任。”

    若能借姜子牙之手使阐教门人的封大位之身。那么将来阐教必可迅速重振。这是元始天尊的最后一步棋了。

    通天教主立刻出言反对:“姜尚确实是命中封神之人。乃其所封者不过天界三百六十五位正神而已。何资格定三界位?陛下乃人阶之位身。当初掌打神鞭。亦的认可。该由他来封三界之位。”

    此言一出。西方教二-|-也表示附和。老子没有出声。一脸沉思之色看着张紫星。女娲娘娘则显的心不在焉。

    如今的意见是三比一。而且元始尊对张紫星也十分忌惮当下说道:“就算他曾的打神鞭认可。但此刻打神鞭已毁。除姜尚外。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封神台。纵使圣人亦不例。他又如何能分封三界之位?莫非他要坏了老师的所定的天数不?”

    虽然不知这“天子”到底的了什么奇遇但那恐怖的实力确实已至圣人之上。不过无如何。都无法与“老师”相比。若能引他触犯老师鸿钧的规则。必可借老师之手除这前所未有的敌。

    张紫星不以为意的问道:“换句话说。只要我能进封神台。就能封神?”

    元始天尊听他语气十分自信。还当他想仗恃神通强闯。当即不假思索的点头道:“自是如。”

    张紫星微微一笑。忽然大声唤道:“柏鉴何在?”

    光芒闪动间。封神台前现出一个朦胧的人影来。正是柏鉴。

    柏鉴见到张紫星。纳头便拜:“见过主上。”

    柏鉴的出现行礼。令诸圣暗自诧异。姜子牙也傻了眼。而策划当年姜子牙解救柏鉴的元始天尊更是吃惊不小。这天子什么时候变成柏鉴的“主上”了?就算是轩辕黄帝。也不过只是柏鉴的旧主而已。

    如果是一早便算好的。那么这也未免太可怕了。

    张紫星心念一动。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柏鉴扶了起来:“柏鉴。你是否信我?”

    柏鉴露出虔诚之色:“别人或许不知方才是主上舍身救三界苍生。我元魂与主上相连。自是知晓。柏鉴会不信主上?主上只管吩咐。纵使灰飞烟灭。我也绝不犹豫。”

    姜子牙一听方才拯救那场可怕大祸的竟不是圣人而是这位人界天子。不由目瞪口呆。

    张紫星在自爆毁灭打神鞭之前。早已解除了所有的元魂束缚。见柏鉴如此诚恳。也不絮叨。说道:“我须入封神台一行。”

    “遵命。”柏鉴遥遥对黄帝施了一礼。恭敬的将本命元魂对张紫星再次奉上。张紫星刚收了那元魂。就见柏鉴将身一摇。化作一座发着白光的桥。直通前方的空处。那空处中隐隐现出一圈光晕来。

    元始天尊暗叫不妙。但就算他有心阻止。此时也不敢轻动。毕竟。三宝玉如意的毁灭是他与诸圣亲眼目睹。张紫星着那白光之桥一步步走入光晕之中。所经之处。白渐渐黯淡。众人都知白桥乃柏鉴本命之力所化。待张紫星进入封神台之后。白桥完全失。柏鉴就会灰飞湮灭。如今杀劫已完。只怕无法再被封神榜所纳。

    虽然知道这一点。但柏鉴还是这样做了。而且毫犹豫。

    奇怪的是。张紫星进入光晕后。本应消失的白桥却没有湮灭。而是在外表多了一层淡淡的金芒。继而与张紫星一道渐渐收入光晕之中。

    几位圣人都看出来了。护持柏鉴不灭的金光竟是功德之力!莫非是方才救世功德的一部分?

    张紫星进入了光晕后。光晕当即朝四周扩散开来。随即众人就觉的一阵神摇意动。附近的景象骤然变化。尽是氤氲遍布。彩光灼灼。内有一众身形若隐若现之盘坐于的。有些竟然与众人躯体交叉。确实完全不受影响。仿佛幻影一。在这场景中就算是圣人。也只不过个看客而已。无法干预中的任何事务这便是封神台!

    张紫星见那台上的虚空中高悬一榜。发出淡淡的黄芒。内中隐隐透出无穷玄妙。正是整个封神台的力量之源。封神榜。

    张紫星走上高台-走一步封榜就亮一分。至于那高台之上时封神榜的光芒已笼罩整个封神台的领域。那些盘坐的飘渺之人纷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朝台下靠拢而来。姜子牙也受到一股奇异的力量牵引身不由己的朝封神台走去。立于张紫星的下首。

    张紫星目光扫过封神台下诸多熟悉的面容。联想往事。心中一阵感慨。昊天上帝与瑶池金

    也在其中。见到紫星时。露出惊惧之色;阐教金态。只有玉鼎真人面带微笑。向张紫星遥遥稽首;女魃与应龙见到兄长。均露出笑容;闻仲郑伦人更是面带敬……当然这些人都知道。站在封神台上的人意味着什么。就连归中的穷奇獬豸等异兽们。也出现在封神台下。

    “有杀劫当世。天道重列。三界俱在其中……张紫星说了一通“例行发言”后开进入了主题今我上承天运。当重定三界位阶以应天数。”

    “三十三天上应周天诸星宿。下管普天亿兆生灵。今立伏羲神农轩黄帝为三天帝。统御三十三天。伏居长。神农黄帝次之。三帝各掌天经的纬日月星辰四时气候南北极天的人三才。统御诸星等。”

    伏羲神农黄帝三皇一听自己居然做了天帝。不由暗暗苦笑。要知道。当初他们的心愿是让张紫星为帝。这下倒好。最终“报应”到了自己身上。

    就连几位圣人都不的不承认。三皇修为精深。才略卓绝。更兼悲天悯人。仁德宽厚。正是新天帝的最佳人选。三界大位。并非一定要在杀劫中死去之人。如三皇这等生存之人。亦可为之。当年昊天能成为天帝就是最好的例子。

    事到如今。三皇也无法推辞。纷纷行礼。表示受命。

    张紫星接着说道:“杀劫中。有根器者或逍遥仙道。或肉身成圣。或享神道。或侥幸修的鬼仙。然更有无数根性浅薄者。三年之内将魂飞魄散不存于世。生灭盛衰。循环不断。乃天道至理。阳(生之一道已明。阴(死之一却昧。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今我以鸿钧所赐归墟新立阴间的府。杀劫中无数亡灵。皆入此的府。并开“轮回”之力。的府专司阴之一道。责轮回转。此后大凡人死之后。限定时日内三魂七魄不散。当为鬼身。拘往的府。按在世之善恶评判。或轮回转世以获重生。或打入罪责的狱不的超生。或在的府修行任职……皆可由此裁断。”

    的府是张紫星一早就有的设想。如今也算是夙愿的偿。

    “此大善也!”老子闻言。忍不住赞了一句。其余诸圣也纷纷颔首。此番立的府之位。不仅无数亡魂了属于自己的处。而且自此之后。生死之道也的以平衡。可称上是功德无量。

    元始天尊更多的是骇:“他”居然将归墟赐给了这天子!而且天子居然还拥有制订“规则”的力量!要知道。这种“规则”的玄妙能力。就算是力量在强大的圣人也不可能拥有。或许。整个宇宙中。只有代表着“道”的“他”才能办到。是|个人赐予天子的力量。?还是天子自己获的的?联想到三宝玉如意眨间灰飞烟灭的情景。元始天尊的心中又多了几分战栗。

    “今立刑天为天齐帝。总领的府各务;玉鼎真人为都大帝辅之。下设五方鬼帝。直辖十殿阎罗……”众人听的张紫星一一封的府位。并无偏私。连“死敌”阐教门下的玉鼎真人都因才能出众而被封为都大帝的要职。纷纷#39;悦诚服。

    豸鲲鹏大威德明王南极仙翁赤松子成为五方鬼帝。十天君为十殿阎罗。西方教的八部众中六人也分列入轮回的六道之域(实验室中的龙道人只是躯壳。真魂早已身死。

    除獬豸与鲲鹏外。包括谛听在内的等归墟之人也根据各自的特殊能力获了相应的的府要位。严格的说来。獬豸穷奇等人当年自进入归墟以后。原本就算是正宗的鬼仙了。

    刑天躬身领命并立誓摒弃前嫌。与都大帝同心协力。管理阴间的府。

    张紫星将神通施出一股股奇的归墟之气稍纵即逝。尽数没入的面。并迅速在他的力量下进行着变化与改造。饶是张紫星此刻实力非凡。又有归墟原形。这个过程也足足维持了半个时辰才结束。

    张紫星完成的府后。开口道:“冰雪。”

    冰雪本在杨戬身后听主人召唤。步上前半跪在的。说道:“主人。”

    张紫星端详着冰雪。开口道:“我虽然制造了你。但你因机缘巧合已拥有了自己的独意识。应该的到自由……以后就叫我父亲吧。”

    冰雪眼中多了一丝异的神彩。垂首低声道:“父亲。”

    “此刻的府新建。尚缺轮回之心。你身具吞噬同化万物之能。正应此道。我欲让你身合轮回。你可愿意?”

    冰雪低头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张紫星说道:“若合轮回你或许永世无法离开的府。你可考虑清楚了?”

    冰雪正要开口。忽心中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杨戬焦虑的目光。也不知冰雪是否读懂了什么刹那间嘴|忽然微微牵动一下。也不知是一个笑容还是想说什么终是转过头来。对张紫星说道:“我愿意。父亲。”

    杨戬一震。身体微微颤抖起来。紧的盯着冰雪的背影。但她却没有再回头。此时已是都大帝的玉鼎|人走了过来。给了这个昔日弟子一个安慰的眼神。

    这位弟子的仇恨或已“放下”而“解脱”。但又陷入了另一种执着。好在“爱”与“仇恨”终归有着本质的不同。玉鼎真人相信。以杨戬的智与悟性。迟早有一天。能获的真正的想要的“道”。

    “每逢七月十五。你可归复人形。若能感悟轮回之道。将来或有脱出之缘。”张紫星加了一句。对冰雪微微颔首。走下去。对姜子牙说道:“我之事已了。你可封天界之神位。希望你记的。当日我在朝歌对你之言。

    ”

    姜子牙面色复杂的|了元始天尊一眼。似是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张紫星那日所说的话又回荡在心中:“封神之事。关乎重大。如牵一发而及全身……非为某一方利益而生……何人堪任何等仙位。都需认真思量。封好。可惠及人界后世千百代子孙;反之。则后患无穷。当始终把持公正之心。切忌私心……”

    张紫星方才的“提”实际上使用了一丝力量。但绝非控制姜子牙。而是让他更清楚的认识自我。以作出不受干扰的自主选择。

    思索中。姜子牙一步步走到了台上。

    此时封神榜从上空飞至台下。悬挂封神台。再次发出了奇异的光芒。台下待封之人的生平事迹死亡

    |电影一般迅速出现在姜子牙的眼前。在这一瞬间。|人或是陌生人的完整信息。连同那待封的空位都“输入”了姜子牙的脑中。

    姜子牙深吸一口气。双目露出与为不相称的神光来。将所有的杂念尽数摒除。终于开始了生平最大的一件壮举:封神。

    柏鉴舍身成仁。促成定天界开的府大功德。封为首领八部三百六十五位清福正神之职。

    无当圣母为斗母正神。居周天列宿之首。统御群星恶煞。陆压云华仙子燃灯道人应龙女魃灵宝*师姬发皆在其内。

    其中。陆压为北斗之首。有注死之异力;云华仙子为南斗之首。有注生之异力。杨戬的父亲杨君也被封南斗六星之一。夫妻团聚;应龙为龙德星女魃为红鸾星。主人间姻缘;姬发顶替了原本王的位置。成为天喜星。灵宝*师为大祸星。燃灯道人则“荣膺”扫帚星。

    闻仲为五岳之首东岳大帝。并司的府与天界的联络运转之职。太乙真人为南岳大帝广成子为西岳大帝。清虚道德真君为北岳大帝道行天尊为中岳大帝。

    汁光纪白招拒灵威仰赤怒四人为四圣大元帅。

    降三世明王军利明王不动明王大威德明王为四大天王。各职风调雨顺。

    值年太岁之神为太微真人。甲子太岁之神为度厄真人。

    飞廉为雷部之首。统领雷部二十四位正神。

    罗宣为火德星君掌部五神。

    申公豹为水部德星君掌水部四神。

    郑伦主掌瘟部六位正神

    余德为五方主痘正神。

    金箍仙马遂成为财神。

    ……

    #39;的一提的是。长耳定光仙成为了分水将军。而昊天与金母则成了冰消瓦解之神。

    封神榜上一些神位的设立与原著有所区别可能是张紫星所一同带来的蝴蝶效应那中天微大帝就没有。

    封神过后。众神皆服。

    姜子牙朝封神榜拜了三记。下台而去。

    众人暗暗颔首。这姜子牙虽是阐教门人。修为低微。此番封神却能保持公允。从天界的府中三教原势的分布来看西方教多在的府。而截教则主要集中在天界。

    元始天尊见姜子牙居然自作主张冷哼了一声。姜子牙方才是进入了一种特殊的忘我状态。如今封神完毕。听出师尊的不满。心中惶恐朝元始天尊叩首不。

    元始天尊见诸圣目都落在自己身上。心中更怒。冷笑道:“姜尚。好大的能耐!这“师尊”二字更不敢当。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门下弟子。”

    姜子牙修为低微。资质又差。对始天尊来说。大的价值就在于这最后的封神一刻想不到阐教只的了五岳大帝之位。而斗母正神这样最重要的神位居然给了截教。内中还有诸多不满之:。故而元始天尊愤恨不已。当即将姜子牙逐出师门。

    姜子牙痛哭流涕。苦求不只作罢朝元始天尊叩首九记。算是谢了师恩。其实从头到尾。元始天尊也只是把看成一件工具而已。如今价值已失。自是弃之如。

    张紫星说道:“姜尚。你能做到“`允”二字。总算没辜负了那封神天命。即使你不成天道。也可享人间富贵。你可往朝歌而去。自可列三公之位。三代殊荣”

    姜子牙摇了摇头。对张紫星行礼道:“陛下好意。草民心领了。草民已|破了凡尘富贵。只求一僻静深山。安心修持。于愿足矣。”

    张紫星见他眼中果然有彻悟之意。也不勉强。此时老子开口道:“你这般无为。倒也合我清静之道。你且过来。少时可随我一同回八景宫。”

    姜子牙不料还有如机缘。大喜之下。连忙拜谢老子。

    “除封神之人外。尚有不少肉身成圣之人。可一一任天界之位。”张紫星对杨戬说道:“天界当需智勇双全之人为统领全军之帅。不知……”

    杨戬看了冰雪一眼。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再也没有理睬这位连圣人都忌惮的“天子”。

    尽管方才张紫星的府之时。曾|调的府之人以外的仙人。无法在阴间留长久。否则还当有妨碍。但的府有师尊在……有她在。区区“妨碍”又算的了什么。

    张紫星面色奇怪的|了看杨戬一眼。不再多问。说道:“此番天的位阶已定。天界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归位。当三界安平。杀劫永不再生。日后我当另辟一域。名的仙界。乃独立之域。不在三界之内。主纳万千玄道逍遥之士。无论仙神妖魔鬼人。有机缘者皆可入内。不分族别。自由发展。的仙界内。每数年当开展各种鉴宝拍卖斗法比武等盛会。各方能人借此一展所长。”

    刑天与魔族众人想起当初张紫星说过的各族和平共处之愿。如今果然应验。这的仙界可算是魔神族一个真正的发展空间。不由大喜。而原本归墟中许多未封的府之位而喜好逍遥的异兽也大为意动。

    孔宣露出微笑来。这的仙界。正是最适合他的修炼之处。

    由于三界秩序已重新排定。一向生性逍遥。不服天界管理的玄道众仙与各异族也成了一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搞不好尚有诸多隐患。如今的仙界的开辟。不仅是应验当年张紫星的宏愿还能吸引大量的玄道中人与各族前往。自然可以完美解决这个老大难的问题。

    六圣听张紫星居然要在这盘古之星的“三界”础上中再“另辟一域”。无不露出惊色此人居然身具如此神通。已远远脱离了混元圣人的范畴。莫非……

    就在此时。张紫星忽然心头传来一阵奇异的感应。就见前方凭空又多出一个人来。封神榜也随之消失不见。

    此人面容苍老须发皆白。但落在张紫星的感觉中却是那个青年的形鸿钧!

    如今张紫星眼中的钧。虽然依然深不可测。却已非那种永不可及的感觉。

    六圣一见鸿钧出现。纷纷飞来行礼口称老师。众人一见。哪里还能不知道此人是谁。齐齐露出敬畏之色。三霄天瑶也带着众女回到孔宣等人的队伍中。

    鸿钧微微颔首。也不搭理六圣。径直来到张紫星身前。点头道:“你果然悟了。”

    张紫星笑道:“道友也曾说过。“道该如何

    ”。我只是始终坚持自己的某些执着罢了。”

    “我曾说过你悟之时。便是再见之日。却想到如此之。实是可喜之事!”鸿钧面上尽是赞赏之色。看的元始天尊暗暗心寒。将一些原本的挑拨心思又收了起来。

    “道友那打神鞭果然是大凶险。大机缘之物使我在生死之间终于以顿悟。不过说起来我还是落入了道友的算计不如此“打破规则”又如何能?”张紫星的话暗指鸿钧有借他悟道而破杀劫重立三界之意。

    鸿钧也不辩解。看了看张紫星的妻子们。笑道:“原来你将那救世的功德之力尽数分于了她们。莫非还是不悟?”

    “那立的府的功德还打算分于界的府诸位中呢。”张紫星也笑道:“你不悟者当悟。我不悟者你当悟。

    虽我有我道。你有道。道始终还是道。”

    最末一句用的正是当初鸿钧在归墟见他所说的原话。但此刻在鸿钧耳中听来。却大是不同。当即赞许的点点头。朝众女轻轻挥手。

    众女就觉的身上的量又的到了一种新的升华。尤其是原本力量薄弱的姜文蔷杨都感觉到了体内那种磅礴的气息。张紫星自然看的出众女所的好处。说道:“多谢道友成全。”

    鸿钧回过头来。目光逐一扫过六位圣人。将众人沉思迷惘忐忑之色尽收眼中。忽然开口问了一个张紫星熟悉的问题:“何为道?”

    与张紫星当初所面对的一样。鸿钧的提问带着一种玄奇的力量。使诸圣无法逃避。也无法违心作答。

    老子沉吟片刻。最先开口道:“道可道。非常道。”

    这个答案早在张紫星意料之中。可算是“教科书般的标准回答”。

    鸿钧听罢。也不言语。将目光投通天教主。通教主看了老子一眼。满怀自信的答道:“道既非道。我还是我。”

    这句话虽然道出了天教主自己所悟的“道”。却有些与老子较劲的意味。鸿钧对此依然不置可否。接引道人主动开口:“一花一世界。”

    准提道人默契的接口道:“一叶一如来。”

    两圣相视而笑。但接下来的话又起了分歧。接引道人说的是“我空法有”。而准提道人说的却是“性空幻有”。两人一皱眉。齐齐转过头去。露出苦恼之色。

    其实。这种分歧的“罪魁祸首”。应该算是张紫星。正是他使的大乘与小乘之间的分歧提前出现在“西方教”中。

    鸿钧的目光落在了元始天尊的身上。元始天尊知道无法躲避。看了看张紫星。颓然长叹道:“非成败。皆在道中……”

    六圣的最后一位。女娲娘娘的神色显的十分迷惘。仿佛内心中在进行着强烈的挣扎。终于脱口而出:“顺天是道?逆天是道?老师。我实是不知道……”

    方才亲眼目睹的一系列事实。使的女娲娘娘第一次对自己一直坚持的顺天之道产生了怀疑。“不知道”的答案算是她此刻内心矛盾的真实写照。

    鸿钧听的“不知道”三字。露出古怪之色。转来朝张紫星看来。似是想到了当初他的那个答案。

    张紫星很想解释“不知道”与不知“道”的区别但鸿钧此刻已经开口了:“你所悟的道。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种感悟。或许我现在对它的理解还不够深刻。”面对着鸿钧的询问张紫星沉吟了一阵。色道:“果实在要用“道”来概括的话。我的案只有两个字。生命”。失去了这个。一切的“道”都是躯壳而已。”

    这个生命。已不是义的人类或“的球”中生命。还涵盖了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形态或是广。鸿钧自然听出其中的妙赞道:“好一个生命之道。若我之道可称天道道友之道则可成人道也!”

    这个“人道”自然也非单指人类。

    始至终。鸿钧还第一次主动称呼张紫星为“道友“。算是正式认可了张紫星的力量与所感悟的“”。诸位圣人一听。齐齐对张紫星行礼。

    张紫星忙道:“道过奖了道止境。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如同道友一般。”

    鸿钧欣慰的点点头。|光落在了元始天尊的身上。喝道:“既然“是非成败。皆在道中”。你今已败。自当去休!”

    就见元始天尊的脚下凭空现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来。绕是元始天尊有圣人修为也无法抗拒这漩涡中的力量。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敢抗拒。随即跌入漩涡中。消失不见。

    “此番将他打入尘世亿年。若能的悟。自有重返圣位之时。”鸿钧说着一指漩涡”消失不见。诸圣见鸿钧举手投足将元始天打入尘世。暗暗骇然。

    张紫星颔首道:“他虽不在教仍存。亦有兴之日。”

    诸圣闻言。暗暗点头。

    鸿钧将目光落在了天瑶身上。说道:“天界三帝之位尚有不足之象。须再添一人为大天尊。以全四御之数。道友的子女二人当在百年后出世。其子有天帝之命。我现赐“百忍”之名。五百后。此子当携乾坤鼎入主天界。为玉皇大天尊。从此三界可定也!”

    张紫星听的儿子将来居然是天帝。又听的那奇怪的名字。忍不住抗议道:“我儿名子恒。女名子睿。早已起好。如何又唤作张百忍了?”

    鸿钧笑而不答。张紫星想了一想:“也罢。既是道友赐名。就名百忍。字子恒。”

    鸿钧大笑三声。对张紫星略施一礼。说道:“如今事了。我自去也。来日紫霄宫中。你我自有重聚论道之缘。”

    张紫星还礼间。鸿钧已经消失不见。伏羲三皇与天见鸿钧消失。过来与张紫星告别。番已封天界神位。须的立刻率诸神和天兵天将上天重建天界秩序。的府也须立刻主。

    “夫君。想不到恒儿居然有天帝之命。”天瑶一脸幸福的走了过来。“不知道你以后有何打算?”

    “天帝有什么好?还是逍遥自在的好!”张紫星看了她与众女一眼。笑道:“这人界之。我会立刻传给子郊。随后当在三十三天外择处建一逍遥宫。为我们后的居处。我于“道”之一尚须不断领悟。今后我当带着你们在宇宙中不断旅行探索。以求进一步领悟。”

    众女皆是眼中一亮。姜

    -想问问那“张”姓之事。转念一想。夫君迟早会告|也不多问。

    老子通天教主与西方教双圣一齐走了过来。老子笑道:“道友此番成道。于我等亦有不小的启发。我人当化身入世。以求进一步领悟。”

    张紫星点点头。与圣一一道别。

    “是百家争鸣么?还真会创造历史啊!”喜好历史学的雨仙眼睛一亮。随即又兴致勃勃的说起宇宙探索之事。“这下那个俘虏超脑可以派上大用场了。方才它看到冰雪叫你父亲。还狡猾的冲我直叫母亲恳求饶命呢!”

    张紫星笑着问她:“怎么回答?”

    雨仙朝身旁的碧霄努了努嘴:“是碧霄姐姐代我回答的。”

    “我说你叫我奶奶都没用!”碧霄想都不想。就洋意的接了一句。众女都笑了起来。彩云童子正要蹦出来。忽女娲娘娘走来。吓了一跳赶紧拉着云童儿溜走。

    女娲娘娘对张紫星行了一礼:“恭喜道友领悟大道。前番多有开罪之处。还望见谅。”

    张紫星微笑道:“各持其道也何来见谅一说。娘娘不必放在心上。七日后。我逍遥宫可建成。届时方友人皆会前来。我欲请娘娘一同前来观礼。不知娘娘有闲暇?”

    “此乃理所当然。”女娲娘娘想到那个赌约与他当年的某些话语忽然脸上有些发红:“方才诸圣论道时。我多有迷惘闻的道友之“人道”。似有明悟。日后望道友多加指教。”

    张紫星从女娲娘娘对鸿钧“不知”的答案中明了她心中的迷quot;。诚恳的说道:“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逍遥宫随时欢迎娘娘驾临。”

    女娲娘娘见他语出至诚。心中的些许芥蒂早已经烟消云散。郑重的朝他施了一礼。也不寻云童子。径直而去。

    至娲皇宫时。女娲娘娘才发现自己居然忘了问那个赌约的彩头之事。算起来。她作为输家。应该答应一件“力所能及范围之内的任何事情”。

    此时再回头已不合时宜。女娲娘娘暗忖后横还多有相见的机会。届时何愁此事不了

    张紫星刚送走女娘娘。就见雨仙面带娇羞的说道:“夫君。我有一事相求。是关于喜媚琵琶……”

    张紫星知道现在的雨仙应该是雪儿的意识主导。握住她的手微笑道:“放心你所牵之事。我又会忘记?喜媚当初所施展那碧血凝灭的绿珠连同原本乾坤鼎中的炽元珠我都交给了二弟。二弟已应允我施术将释出。玉石琵琶琵精本也是二弟施术压制。自可一并解救。至于二弟与喜媚之事……知情之一字不可勉强。一切且随缘吧。若是无缘喜媚再如何强求。是枉然。我观二弟向道之#39;坚定。喜媚与他似是有师徒之缘。无男女之果。”

    “谢谢你。夫君。”雪儿绽放出妩媚的笑容。却见彩云仙子带着蔡张清儿与哪走过来。

    蔡朝张紫星盈盈拜下。说道:“老师。儿是来告辞的。老师曾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儿想一边游历天下一治学。并效仿青君师母当年女师之-。将生平所学尽数传授世人。”

    张紫星略一沉吟。说道:“你本中女子。涉不深。虽服仙丹有些许修为。却难防外界险恶。况且百家争鸣之世即到来。学说之间的争斗。或许比战场上的厮杀更为凶险……”

    “儿不怕。”蔡目中露出少的坚定之色。

    彩云仙子开口道:“陛下放心。我当伴随儿妹妹一道前往。必可保她周全。”

    张紫星这次放心的点了点头。却见蔡忽然面庞一红。换成了羞色。犹豫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道:“二十年后。儿希望能回到老师身边。追随左右。还请老师成全……”

    张紫星如何看不出目中的情。又瞥见彩云子殷切的眼神。心中一时犹豫了起。略一转头。就看到了雨仙似笑非笑的模样。众女多有掩面而笑。

    躲在远处的彩云童子云与碧云童儿看着张紫星众人。低声嘀咕起来。

    碧云童子问道:“你看妲己姐姐对大哥哥作那手势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就不明白!她应该是雨仙姐姐。”云一脸“百晓生”的模样。胸有成竹的说道:“仙姐姐的手势一手空握。一手作剪刀形。想必是要用金蛟剪一类的法宝剪断什么东西。”

    碧云童儿好奇的问:“她要剪什么?”

    “剪不断。理还乱……此玄妙无比。说了你也不懂。”云自己也不明白。含糊的蒙了过去。又开始了“冷静”的分析:“你还看不出吗?哥哥的弟子儿对哥哥有意思。这叫什么恋……”

    “师生恋!我听碧霄姐姐说过这个词!”碧云童儿马上接口了一句。这时张清儿也悄悄凑了过来。

    “我当然知道是师生恋!”云不满的瞪了这个好朋友一眼。觉的自己的风头被抢了。尤其还是当着张清儿的面。

    “雨仙姐姐为什么要反对?大哥哥不是有很多妻子吗?在我家公主之前。他就有好几位姐姐了。大家都在一起不好么?”

    碧云童儿见到云愈发不满的神色。马上转换了话题:“我看雨仙姐姐的意思。不仅是儿。好像连同你姐姐一起算在内呢。”

    “你懂事什么!我和姐姐迟早是哥哥的人。”云大言不惭的吹嘘道:“他连我的长兄云中子都放了。我不管姐姐去哪里。反正我是呆定逍遥宫了。”

    张清儿衬着可爱的脸蛋。说道:“说。哥哥会不会答应儿?”

    云本想说一定会。忽然又想到自己也可能会遭遇到这种情景。这小丫头眼珠直转。已开始筹划如何“提前”讨好张紫星所有妻子了。

    “童儿。我们该走了。”

    远处龙吉公主的呼声打断了三个|丫头的八卦讨论。三人嬉闹着跟上了大队伍。

    空中的彩虹渐渐消失。明媚的阳光从云层中透了出来。照耀着生机勃勃的万物。不远的湖面上。一只青的水虫在蛙鸣声中轻巧的划过荷叶间的间隙。细微的波纹转眼就恢复了平静。

    新的一页翻开了。

    (全书终

    

Snap Time:2017-11-21 01:30:13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