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天下》全文阅读

作者:他乡的灯火  官网天下最新章节  官网天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网天下最新章节第1289章安排(13-10-06)      第1288章订婚(13-10-06)      第1287章傻掉的刘枫(13-10-06)     

第452章同兴市常委会

  
  可是在兴远县一进入十月末,就是天寒地冻的,纵然徐美女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是留待來年。这里发展不快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半年工作,半年休息。
  不要以为只有这里的农民渔民是这样,事实上这里的干部多数都是本地人,对于这种生活习性那是根深蒂固的。因此每年的冬季,兴远县就像是冬眠的小镇,几乎所有的室外工作全部报停。
  今年将会有所不同,刘枫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冬眠的家伙,他在调研兴远县乡村的同时,就把目光投放到了龙江对岸。那里有刘枫太多的梦想,那里会给刘枫带來多大的收获呢?
  徐培燕看着手中的几份文件,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徐县长是四天前來江滨市的,这一次陪同她前來的,还有交通局长徐云勇,旅游局副局长秦雪娇,政府办公室综合科副科长戴茜文。
  原本以为这回是一场耗日持久的攻坚战,毕竟这个客货联运计划,涉及到的都是省府强势部门。当初徐培燕找到市里的时候,各单位的领导都是一推二六五,都让她直接找省里。
  还是市委组织部长王晓迪告诉她:“培燕,刘书记不是让你上省里吗?你就去好了,市里各单位只要打个招呼就行,他们是拿不了主意的。”
  徐培燕对王部长最是信服,当初就是王部长一手提拔了自己,她是自己仕途上的导师。在徐培燕看來,同兴市的领导层实在是太懒惰了,在市委常委中,恐怕只有王部长才是真正干事业的人。
  只是作为外來户,王部长能够做到的事情着实有限,此时王玉燕的心中很是好奇:“王部长,我听说刘书记是您从上面要來的?”
  王晓迪笑了:“小丫头胡说八道什么?以后你就知道,刘书记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人别说是我,就是省里面想要他,也要费一番手脚。”
  徐培燕震惊了,难怪王部长会让自己坚定的站在刘书记身边,难道他是哪一位巨头的公子?可是找遍自己的记忆,似乎两届之内的巨头,沒有一位姓刘的,总不会是传说中的私生子吧?
  要不说人的想象力是极其丰富的,尤其是像徐培燕这种小女人,要是八卦起來,绝对会让被八卦者生不如死!刘枫绝对想象不到,仅仅是一转眼,自己就“被私生子”了,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铁杆跟班!
  当徐培燕來到江滨市,打刘枫给她的电话号码,并不知道电话的那一端是谁:“您好,我是兴远县的徐培燕,我---”
  “喔,徐县长是吧?刘书记已经和我打过招呼,你们在哪里?我派车去接。”
  “谢谢,不用了,我们就在省政府门前。”
  “这样啊,你等着,马上有人去接你上來。”
  很快,一个满脸笑容的中年人走过來:“你就是兴远县的徐县长吧?來來來,徐省长等了好久了,哈,说起來你还是徐省长的本家。”
  徐培燕有点发傻,那个电话居然是打给省长的?这是徐培燕绝对沒有想到的事情,以她想來,刘枫充其量是在省政府认识两三个处长之类的,沒想到,人家还真的是苍蝇落到蒜地里,净找大头搬!
  当见到徐公子那亲切的笑容,徐培燕更是难以置信,这位年轻人居然是常委副省长!这个年纪的副省长,好像要比刘枫的县委书记还要变态一点,毕竟官场就是一个金字塔造型,越往上难度越大!
  徐甲微笑道:“刘书记跟我说过客货联运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兴远县准备的怎么样了?”
  徐培燕心细的注意到,徐省长说的不是汇报而是说过,这个用词可就很考究了。按理说徐省长和刘书记之间天差地别,能够用这个词而不是汇报,只有一个可能,俩人之间的私人关系非同一般!
  徐培燕小心翼翼的汇报:“---我们按照传真上的要求,准备了所有的文件,只是不知道省里面还有什么需要。”
  徐甲微笑着听完汇报:“同兴市似乎对这个项目不看好哇?哈,是不是同兴市的项目太多,所以刘书记的项目入不得那些官老爷的法眼?”
  徐甲面上笑容依旧,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可是让徐培燕心中凉冰冰的:“來之前我到了市里,组织部王晓迪部长特意嘱咐,要我一定要做好这件事。王部长说这将会是打破兴远县经济建设坚冰的一次大动作,绝对不是什么小玩闹。”
  “嗯,不错,还是有人识货,王部长么?”
  徐甲点点头,徐培燕永远也想不到,仅仅是自己的一句话,就为王晓迪带來了什么样的机遇。接下來所有的手续,都是各个部门找上來给办理的,王琛所做的就是拨打一个个电话。
  徐培燕这才知道,在徐省长这里,刘书记的影响力之大,似乎远超他的身份。尤其是王秘书对兴远县这帮人的态度,那是出奇的好,徐培燕可不会傻到认为这是省府的工作作风。
  王秘书可是副厅级的高干,居然会如此的为兴远县的事情出力,说什么徐培燕也不会相信,仅仅是工作热情。徐培燕心中了然,徐省长和王秘书如此对待自己一帮人,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刘书记的影响力!
  同兴市的紧急常委会召开,惊动了很多人,大家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马上就要年底了,上面的很多动作都会选择这个时候,任谁也不希望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那可是足以影响官帽子的。
  高德宝书记威严的坐在主位上,扫视一眼九位常委,卫戍区司令员胡云沒有出现在这里,这已经是常态了:“啊,今天召开这个紧急常委会,有一件重要的议題需要讨论。这个,啊,事关兴远县,就让列席会议的王县长为大家解说一番。”
  王云龙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会议上发言,他紧张之下,说话更是沒有了章法:“---鉴于兴远县的干部群众已经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題,我想请市委市政府出面,阻止某些人肆意妄为。绝对不能让兴远县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被破坏,更不能------”
  当所有的与会领导都昏昏欲睡的时候,王县长终于停止了讲话。高德宝书记似乎刚刚从梦中惊醒,看一眼角落里的王云龙,又瞅一眼闭目养神的米市长,喝一口水润润喉咙才说道:“这件事的确很重要,米市长你怎么看?”
  王晓迪就知道,这位书记第一句话肯定就是问米市长,似乎米市长才是常委会上的当家人。不过从以往的事例來看,米市长也的确在同兴市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很多时候都远远超过了高书记。
  这是一个强势的市长,只不过米市长做的很隐晦,似乎是隐藏在幕后,也只有身处在同兴市这个政治漩涡的中心,才能真切的感受到,米市长无处不在的身影。
  米市长并沒有发言,而是看向了常务副市长秦海,果然,这个米市长的打手沒有让他失望:“这件事很严重,绝对不可以等闲视之,当今华夏经济建设是主流,怎么可以搞几十年前那一套呢?
  这不是开历史的倒车吗?我们要坚决制止这种行为,还兴远县一个清爽的天空,有些人高经济建设外行,总是喜欢争权夺利,是时候给他一点教训了。”
  纪委书记单晓刚放下手中的茶杯,沉声说道:“这一次的事件的确不容忽视,我们市纪委也接到了很多的举报信,上午省纪委也打來电话,问兴远县到底怎么了。
  兴远县怎么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早就说过,主持一县工作的县委书记,怎么可以用那样一个小娃娃?这很不好嘛!
  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掌握好工作的度?怎么可能为当地老百姓带來切实的利益?嗯?我认为,上级任命的刘枫同志,是不成熟的!”
  副书记林平山也开口了:“我同意单晓刚同志的观点,年轻人意味着不稳重,意味着沒有经验,二十五六岁就上位县委书记,嘿嘿,老头子这么大的时候,还是乡里的通信员呢。”
  王晓迪终于听不下去了,她放下手中的钢笔:“请问王县长,我想知道,刘枫同志在布置这一次的干部考核会议上,有过关于举报腐败的指示或者暗示吗?”
  王云龙赶紧站起身,这位可是一向不看好自己,这样的大佬惹不起就敬而远之好了:“沒有,刘书记是让组织部进行一年一度的干部考核,只是---”
  王晓迪一摆手,她可受不了这位的墨迹:“这就是了,只是普普通通的干部考核而已,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至于说刘枫同志的能力问題,我想还轮不到我们质疑。大家详细看过刘枫同志的履历沒有?
  我想就凭刘枫同志丰厚的履历,怕是整个兴安省也找不出一个这样的干部。林书记当年是通信员,我在二十五岁的时候,也不过是小小的科员,但是我们当年做过什么?
  如果我们到了单于乡,会搞出一个经济开发区吗?如果我们主持靖江区的工作,会在一年之内,创造出那么炫目的政绩吗?
  谁又能在教育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搞出三大重点工程?我想,还是不要再拿年龄说事了,那只能更让我们无地自容!”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谁也沒有想到,王晓迪会这样的不留情面,这些话几乎是打了每一位常委的脸!会议室里的常委,哪一个沒有看过刘枫的履历?
  这些人都是恨不得鸡蛋里挑骨头沒碴打碴的主,恨不得在刘某人身上找出哪怕是一个小痦子,也足以证明自己当初推荐的人选,并不是一无是处。
  

Snap Time:2018-11-21 18:22:27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