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走腹黑丞相》全文阅读

作者:戒色大师  拖走腹黑丞相最新章节  拖走腹黑丞相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拖走腹黑丞相最新章节穿越前辈(13-08-10)      袖子断啦(13-08-10)      收买人心(13-08-10)     

278计划有变(结局13)


    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俩人既已逃到相国寺,接下来的绑架计划,便必须得就此终止了。舒咣玒児相国寺乃东盛国国寺,受皇家军队严密保护,香火鼎盛人流不息,与无为居的情形,完全不同。想要从相国寺将人带走,假作绑架,并不困难,可是,却怎么也说不过去,若惹得楼天远和闻人白雪心生怀疑,反而会坏事。

    事已至此,只能临时改变计划。

    楼天籁动之以情晓之以礼,戒色和尚到底答应了守口如瓶,隐瞒二人被下过药的事实。

    背着闻人白雪赶到相国寺门外,楼天远体力不支昏了过去,虽然悟能已经给楼天远解了毒,并在诊断后,给闻人白雪用了药,但两人此时却仍自昏迷。

    将楼天籁领到西边厢房,戒色和尚便识趣的离开了。

    先查看了闻人白雪和楼天远的身体情况,楼天籁趁着他们俩人尚自昏迷之际,在他们俩的身体内各动了点儿手脚。

    庭院空寂,翠竹雅清,楼天籁负手立于竹下,四下张望了一下,冷哼道:“江桓哥哥,江宽哥哥,还不赶出来,给我个合理解释?”

    瞧出楼天籁心情不太好,江桓和江宽离得远远的,江桓赔笑道:“楼小姑娘,公主她烧得实在厉害,属下怕公主玉|体有损,是以斗胆擅作主张。”

    江宽一脸无辜,忙撇清道:“楼小姑娘,我劝过了,他不听。”

    江桓瞪眼:“……”没义气!

    楼天籁气死了,恶狠狠等着江宽,小胸脯上下起伏,“我不是早就说了吗,我都已经处理妥当,公主和哥哥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江桓哥哥啊,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

    江桓心虚汗颜地垂下头,“属下不敢,只是公主身份特殊,不能有丝毫差池,昨夜情形凶险之极,属下……”

    不能有丝毫差池?难道江桓以为,她会让哥哥和公主有什么差池吗?混蛋!坏了她精心设计的好事!不待江桓讲完,楼天籁便大步冲了上去。

    江桓惊得连连后退,楼小姑娘最是恐怖,连自个儿好友与兄长,都下得了狠手,更莫说是做错事的他了,楼小姑娘不会弄死他吧?

    楼天籁拧眉喝道:“站住,不许躲!”

    江桓稍作迟疑,不再躲避,满脸的视死如归。楼天籁冲上去,扶住江桓的手臂,狠狠踹了他一通!

    “你不是丞相伯伯最得力的下属之一吗?丞相伯伯之命,你们不是不敢有半点怀疑吗?怎么到了我这儿,你就敢违抗了?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混蛋!哼!我哥哥心高气傲,等闲女子看不上眼,又爱闹别扭,若哥哥成了老光棍,我看你怎么赔我!气死我了你!”

    就算将来小楼大人娶不着媳妇,也不能全都赖在他的头上吧?江桓觉得有点冤枉,不过,的确是他坏了事,理应受到处罚,于是,立在那任她乱踢,“楼小姑娘,属下知错。”

    江桓不清楚楼天籁的斤两,因为不太信任,所以觉得情形不对头时,才会擅自行事。那天,楼天籁上门找他们帮忙,他们向郦师白禀明时,郦师白只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并未发表任何意见,如果当时郦师白让他们,唯楼天籁之命是从,昨夜不管闻人白雪什么情形,江桓都不会也不敢有丁点怀疑。论什严居东。

    毕竟在江桓的眼里,楼天籁只是个小有能力,小有聪明的小女孩,平素胡闹的时候居多。

    若非医术高明的悟能和尚说,闻人白雪的病情只表面看来凶险,江桓根本不会相信,楼天籁会将所有状况,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无有疏漏。

    闻人白雪关乎两国邦交,兹事体大,半点儿也马虎不得。

    江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假装没看到江桓使的眼色,左瞧瞧右看看,似乎被院中景色吸引,最后,等到楼天籁打累了,才吱声问道:“楼小姑娘,公主和小楼大人的事,现在该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能让哥哥和公主的身体恢复得慢些,也好多些时日在这佛寺中静静休养。”楼天籁来回踱步,垂头思量,忽然抬起头,盯着江桓和江宽,笑米米道:“给你们俩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搞定悟能和尚,让悟能和尚装聋作哑,配合我演戏。”

    江桓蹙了眉,为难的道:“悟能大师是出家人,让悟能大师撒谎,这是不是有点,太强人所难了?”

    “怎么?你们办不到啊?”楼天籁撇撇嘴,威胁似的道:“那我让丞相伯伯亲自出马好了,丞相伯伯无所不能,定能说服悟能和尚。”

    拉了拉江桓衣袖,江宽应道:“属下们愿意尽力一试。”

    楼天籁强调道:“我要的是万无一失,做不到就不要答应。”

    江宽道:“是。”

    闻人白雪和楼天远暂被留在相国寺疗伤养病,薛凡带着两名小厮过来侍候楼天远,而闻人白雪则由白芨和麦芽帮忙照料。

    文茵文慧以及薛涛,要装作受伤,目前还不能露面。

    翌日午后,楼天籁和苏饮雪前来探望时,薛凡说楼天远已经醒了,此刻正在闻人白雪的屋里。

    薛凡刻意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补充说明,“四爷在公主屋里待了半个时辰了。”

    楼天籁听了十分高兴,跑到闻人白雪居住的厢房窗边,轻轻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隙。

    楼天远坐在床边望着闻人白雪发呆,又像是透过闻人白雪看着不知名处,总之像个雕塑般一动不动,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楼天籁有些得意,退回庭院中,对闻人白雪说道:“虽然我的计划半途夭折,但到底还是有些影响的,嘿嘿嘿……”

    苏饮雪微笑道:“假如有朝一日,公主和公子爷在共结连理后,得知了天籁今日所做的事情,不知他们会作何感想。”

    楼天籁笃定的道:“当然是感激!”

    苏饮雪笑问:“除了感激呢?”

    楼天籁道:“还是感激!”

    苏饮雪淡笑不语。

    半个时辰后,楼天远才怀着重重心事,从闻人白雪房间里出来,瞧见院中的楼天籁和苏饮雪,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天籁,饮雪,你们来啦。”

    “哥哥!”楼天籁哽咽着唤了一声,飞扑到楼天远的怀里,生生挤出几滴眼泪,“哥哥,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呜呜呜!”

    苏饮雪默不作声。

    天籁的演技炉火纯青,可公子爷若是知道,其实这一切,皆是出自天籁之手,又要情何以堪?

    薛凡:“……”变脸变得真啊!前一刻还有说有笑,一转眼就眼泪吧嗒。

    白芨和麦芽相视一眼,忍笑立在苏饮雪身边。

    “妹妹别哭啦,哥哥好好的,公主也……”后面的安慰之词,楼天远说不出来了。公主去岁受过重创,前阵子又病了许久,再加上昨日的折腾,这回当真是凶险万分。

    楼天籁哭得好不伤心,“呜呜呜,都是我不好,害了哥哥和公主,呜呜呜……”15898386

    楼天远一愣,“这话怎么说的?我和公主此番遇刺,与妹妹又有何关系?”

    楼天籁泪流满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呜呜呜,我好心办了坏事……呜呜呜……我、我、我想让哥哥和公主单独相处,便支开了无为居外的守卫……呜呜呜……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没有多事,哥哥和公主就不会遇到刺客……呜呜呜呜……哥哥,别怪我好不好……呜呜呜……”

    楼天远颇有些哭笑不得,摸了摸贴在胸前的小脑袋,“我就说无为居的守卫,为何无缘无故消失,原来如此啊。”

    楼天籁嚎啕大哭道:“呜呜呜……哥哥,我不是成心的,我不知道会有刺客,呜呜呜,哥哥,你千万别怪我,呜呜呜……”

    楼天远无奈叹了一声,笑道:“好啦,妹妹别哭了,哥哥不怪你就是。”

    楼天籁哭声顿止,抽泣着昂头问道:“真的咩?”

    “这还能有假?”楼天远温和一笑,“即便妹妹不曾支开无为居守卫,那些刺客们,也会另外找到下手的机会。”

    楼天籁顿时破涕为笑,重新埋入楼天远怀中,抽抽搭搭的道:“哥哥,偶吓屎了。”

    搂着楼天籁安慰了好一阵子,直到楼天籁擦干了鼻涕泪,楼天远方忧心忡忡问道:“天籁既是尹神医的嫡传弟子,可有救治公主的法子?”

    据他所知,薛涛和文茵文慧,虽然都受了重伤,但所幸被救回了性命,是以,他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还在昏迷的闻人白雪。

    楼天籁垂头丧气的道:“公主若中了毒,我倒有办法,可是……”

    “有悟能大师照料,应当没有大碍,公子爷不必太过忧心。”苏饮雪缓缓走了过去,柔声说道:“公主的身子接连受创,非日久调养不可。”

    悟能和尚的名号虽不响亮,医术也比不上乌邪和尹鱼宁,却也算是很了不得了。近年来,悟能大师因为年事已高,很少帮人看病。14hTa。

    “哥哥别担心,公主吉人自有天相。”仰头望着楼天远的脸色,楼天籁眉头紧锁,“悟能大师说,哥哥被剧毒伤了身子,至少得调理半个月。”

    苏饮雪道:“寺中没有俗事纷扰,倒是个静养的好地方,公子爷可以考虑一下,留在寺中清养,也好与公主作个伴儿。”

    

Snap Time:2017-03-24 07:56:47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