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走腹黑丞相》全文阅读

作者:戒色大师  拖走腹黑丞相最新章节  拖走腹黑丞相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拖走腹黑丞相最新章节穿越前辈(13-08-10)      袖子断啦(13-08-10)      收买人心(13-08-10)     

284洞房花烛(终章)


    父子俩并肩徐行,楼易之神色平静,“皇上金口玉言,日子既已定下,难道还能改?”

    楼天远沉默,过了会儿,又问道:“父亲,天籁和老白的婚事,什么时候定下的?我怎么不知道?”

    楼易之淡淡道:“皇后娘娘着急,说师白年纪大了,越早成婚越好。”

    楼天远眉头紧蹙,“皇后娘娘不过催两句,父亲便就这样同意了?”

    侧头瞧着楼天远,楼易之微微一笑,反问道:“天籁与师白的婚事,只是迟早的问题,为父这些日子,被娘娘追问得烦了,于是同意了,有何不可?”

    不敢看楼易之的深邃眼睛,楼天远垂眸望着脚尖,嘀咕道:“老白年纪的确是大了,可是妹妹年纪还小。”

    楼易之摇了摇头,叹道:“没出息。”

    楼天远愣,“父亲?”

    楼易之喃喃道:“我怎么会生出这么个没用的儿子?”

    楼天远失落的道:“妹妹喜欢的人是老白,纵然我与妹妹说清楚了,也只会让妹妹烦扰。”

    楼易之笑道:“所以为父觉得,师白比你靠谱,把天籁交给他,为父放心。”

    楼天远握拳炸毛,“父亲!您儿子正伤心呢,您非要这样打击?”

    楼易之雪上加霜道:“你活该。”

    百官之中,郦师白和梁上尘宛如鹤立鸡群,楼天远抬头四下里一瞧,很便发现了目标。楼天远跑到二人跟前,扶着梁上尘的肩膀,满脸的受伤神情。楼天远咬着嘴唇正欲张口,控诉楼易之的恶劣,却听梁上尘冷冰冰的道:“被老楼大人嫌弃了吧?”

    楼天远:“我……”

    子并神平后。郦师白宽慰道:“其实楼郎不必介怀,老楼大人刀子嘴豆腐心,只是表面嫌弃而已……”

    楼天远:“……”嚓,他这是来找安慰呢?还是来找刺激的?

    ================

    九月二十二,天气晴朗,秋高气爽。

    三口居里张灯结彩,处处洋溢着喜气,尤其是天籁园内,欢声笑语不断。

    楼天籁梳妆打扮好了,正与姐妹们说话,忽然涌进来一群人,应和着响亮的爆竹声,慌不迭地的催促道:“,哎呀,楼姑娘,迎亲的人来啦!”

    楼府的某位婶娘道:“咱们九姑娘当真好福气,郦相爷亲自来迎的亲!”

    以郦师白的身份地位,成亲时,大可不必亲自来迎。今儿郦师白既然亲自前来,足可说明,他对楼天籁的重视,以及对楼易之的尊重。

    楼天籁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丞相又怎么的?丞相很了不起吗?郦师白是新郎,今儿他们大婚,倘若郦师白不肯亲自来迎亲,哼哼,她才不要跟郦师白结婚呢。

    外面爆竹响亮,锣鼓齐鸣,喧哗之声大作,屋子里的说话声,统统被淹没掉,一句也听不清了。

    这时,器宇轩昂神采奕奕的楼天远,被众堂兄弟簇拥着进了屋。

    楼天远满面笑容,来到楼天籁跟前,转身蹲下,楼天籁咬唇傻笑,趴在楼天远的背上,由楼天远背出门。

    婶娘姑婆们紧随其后,在楼家兄妹踏出门,纷纷拥了上去,正欲嚎啕大哭,以显示难舍之情,唐小婉和闻人白雪却跳了出来,将她们拦在了三口居里面。

    三口居外,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楼天籁出门的那一瞬,不由得傻眼了。

    好多人呐!

    比唐小婉进宫当日的人还要多!

    “天籁。”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楼天籁扭头望去,不禁呆了呆。

    今日的郦师白,与平素大不相同,红衣蟒袍意气风发,愈发的俊美夺目。郦师白面上笑容淋漓酣畅,再不似从前那般温和清淡,眼角眉梢的欢愉之色,更昭显了郦师白的好心情。

    楼天籁被塞进了花轿,楼易之未免女儿辛苦,省去了繁文缛节,与楼易之父子道别后,迎亲队伍便开始返回。

    迎亲队伍并未直接去相府,而是绕道在街道上游荡。

    好在是个八抬大轿,有足够的空间,楼天籁四仰八叉倒在里头,倒也不怎么累,只是爆竹声太响了,楼天籁觉得脑袋疼。

    摇啊摇,晃啊晃,楼天籁倦了,打了个哈欠。

    大概在街上游荡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抵达了相府。

    郦师白在群众的起哄声中,准备去抱楼天籁下花轿。

    不料,当轿帘被挑开后,众人却瞧见,新娘子躺在里面,似乎是睡着了。

    围观群众哄然大笑,郦师白不以为杵,上前唤醒了楼天籁。

    “唔,丞相伯伯。”楼天籁迷迷糊糊睁开眼,瞧着近在咫尺的俊眼,暂时忘记了今夕何夕。

    郦师白宠溺的道:“天籁很困吗,再坚持一会儿,好不好?”

    楼天籁揉了揉眼睛,“嗯?”

    将小家伙抱了起来,郦师白低声说道:“拜完堂,天籁再继续睡觉。”

    看到相府周围密不透风的人群,楼天籁这才恍惚记起,今天是她和郦师白大婚的日子,不由大窘,忙把头埋入郦师白怀里。

    傅明朗江秀江锦几个,在郦师白的授意下,将欲起哄的宾客拦下,请到前厅喝喜酒,郦师白则抱着楼天籁,回到房间里休息。

    郦师白将楼天籁放到床边坐下,轻轻的揉了揉楼天籁的脑袋,“天籁累了吗?”

    “不累,花轿里太闷了我才睡着的。”楼天籁讪讪的笑了笑,扯了扯郦师白的衣袖,不好意思的道:“丞相伯伯,我刚才是不是很丢人啊?”

    郦师白柔声道:“没有,大家都觉得新娘子很可爱。”

    楼天籁抿嘴笑道:“嘿嘿,那就好。”

    “我得出去招呼宾客,天籁先休息。”

    “嗯。”

    郦师白离开后,楼天籁百无聊赖,仰头躺在床上,盯着帐顶发呆。

    千景送来两盘糕点一碗燕窝粥,白芷拿进来放在桌上,楼天籁一听有东西吃,立马精神了,拎着裙摆就奔到了桌边。

    “唔,以前没吃过,应该是厨房新做的糕点,嘻嘻,还是丞相伯伯最疼我吖。”

    “是啊是啊,小姐嫁了个好夫君,今后只管享福吧。”

    忽然想到了楼易之,楼天籁抑郁的道:“白芷姐姐,我出嫁了,你说,美人爹现在会不会正在家里抹眼泪?”

    白芷扑哧一笑,笃定的道:“伤感再所难免,抹眼泪嘛,先生绝对不会。”

    “真的么?”

    “当然。”

    “喔,那我放心啦。”

    吉时到,楼天籁盖上了盖头,被喜娘牵到大厅,与郦师白拜了堂。

    新人入洞房后,因为郦师白还要应付宾客,所以偌大的喜房里,又只剩下楼天籁一个。

    据千元说,微生宗睿和微生宗纯带头大闹,缠着灌郦师白喝酒,楼天籁估摸着,一时半会儿的,郦师白是脱不了身了,于是先洗漱上床睡觉。

    呜呜呜,好凄凉,洞房花烛夜,她却只能孤零零睡觉。

    微生宗睿,微生宗睿,蓝花参,梁上尘……

    嗯,这些名字,她记住了。

    敢耽搁她洞房的人,哼,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楼天籁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是三更半夜里了,感受到郦师白的温热气息,楼天籁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她梦寐以求的,她与郦师白的洞房之夜。

    “丞相伯伯!”楼天籁一下子清醒了,撅着屁股趴在郦师白怀里。

    楼天籁一动,郦师白就醒了,“嗯?”

    “现在什么时候了?”

    “丑时吧。”

    “你回来多久了?”

    “很久了,怎么啦?”

    “今晚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

    “嗯,我知道,可是,天籁不困吗?”

    楼天籁直接扑倒,吻住郦师白的唇,楼天籁用行动告诉郦师白,她现在精神得很,一点也不困。

    “天籁……”

    “咱们已经拜过天地,这回丞相伯伯,可不能再拒绝我了!”

    俩人胸膛贴着胸膛,足以听得清彼此跃然的心跳,楼天籁眯着眼睛,笑得像只小狐狸,双手捧起郦师白的脸庞,故作柔媚的娇嗔道:“丞相伯伯,哼唔,来嘛,来嘛,主动一点嘛。”

    洗漱干净的楼天籁,勉强算得上是温香软玉,新婚之夜如此引诱,郦师白口干舌燥,有点把持不住了,张嘴含住了她的娇唇,辗转吮|吸。

    楼天籁兴奋欢呼,丞相伯伯终于反|攻了,再不是一块木头咯!楼天籁乘胜追击,撕开郦师白的衣物,小手在郦师白身上乱摸,脖颈、肩膀、胸膛、小腹……一路向下……

    关键时刻,郦师白停了下来,楼天籁不满喝道:“丞相伯伯!”

    “天籁,真的要吗?”握住楼天籁的双肩,郦师白眼神深沉迷离,压抑着的呼吸,看似平稳,实则紊乱不堪。

    跨坐在郦师白身上,楼天籁道:“我要!我要!我要!”

    郦师白舒了一口气,拥着楼天籁的双臂,越箍越紧,蓦地翻身,将楼天籁压在下面,开始了令人窒息的掠夺。

    “天籁,很疼的,忍着点儿。”

    “嗯啊,啊”

    郦师白止住了动作,温柔亲吻楼天籁的唇,直到楼天籁放松,才开始了新一轮进攻。

    “还疼么?”

    “不疼了,胀胀的。”

    洞房进行得很顺利,丞相大人很享受。1 v。

    直到,身下的人儿打了个哈欠,丞相大人眉头微蹙,“天籁?”

    什么情况?这种时候,她居然困了?

    楼天籁哼唧道:“丞相伯伯,我想吃臭豆腐。”

    “啊?”丞相大人一个没绷住,差点阵亡。

    楼天籁仰起头,望着郦师白的眼睛,格外认真的道:“丞相伯伯,我想吃红烧肉。”

    丞相大人闭上眼,捏紧了拳头。

    楼天籁肚子咕咕叫,委实忍不住了,推了推身上的郦师白,撒娇央求道:“丞相伯伯,我饿。”

    此刻,丞相大人已能预料到,从今往后,他命运的坎坷……

    

Snap Time:2017-02-25 22:00:06  ExecTime:0.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