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皇后》全文阅读

作者:祸水泱泱  一日皇后最新章节  一日皇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日皇后最新章节148母系传承(13-08-16)      147一团乱麻(13-08-16)      146挽心薨(13-08-16)     

148母系传承


    知道墨箴如何丢失,秦非不再对外隐瞒。第二天,宫里宫外都知道月澜派人带走墨箴和挽心。宋太妃哭得死去活来,一头撞在挽心睡过的棺材上。秦非恼火,直接命人拿这口棺材把她装了。

    墨箴不见了,后宫疯的疯、死的死,秦非险些找不到人来理后宫之事。后来一想,婉妃还活得好好的,却不放心婉妃独揽大权,又叫宝奁在旁协助。后宫之事有人处理,他便去管前朝。

    军谒不知月澜是怎么回事,想问他,他没那么多时间。正巧挽情进宫来,军谒就问挽情。挽情说:“我也不知呢。我记得翰林那边很多藏书,有写番邦人情的,或许可以查一查,指不定能找到。”

    军谒登时就想跑过去,想到她还在跟前,踌躇道:“那我……”

    挽情笑道:“我陪你去吧。”然后带着他和莲妩一起过去。

    走进翰林院,便问人拿与月澜有关的书籍。翰林院倒有人跟莫知秋有过交情,听说过一些风土人情,也娓娓道来。

    挽情从中得不到有用的信息,便认真看起书来。翻了两三日,突然发现一条重要的。

    秦非对外没细说,但与她相见,却忍不住向她念叨:“那人说墨箴是他们的公主,她怎么就成公主了?看来那天一臭道士算的‘公主血’没有错。”

    挽情忙捧了书去找秦非,秦非正忙,有些不悦。挽情将书摆在他面前,伸手一指:“你看,这上面说,月澜皇族的血脉是母系传承,也就是以女传女!只要是母系一脉的女儿,都有资格继承大统。他们千里迢迢来带走墨箴,莫不是……皇族只剩下她这滴血脉了?要让她回去当女皇?”

    秦非沉默片刻,说:“她还有个妹妹的……大约是不在了,才要将她带回去吧。”

    挽情愣了一下,问:“那怎么办?”

    秦非长叹一口气,揉了揉额,突然说:“查查还有没有别人。墨箴的祖先,不是可以上溯到我们秦家?到凤凰山定居的那个王爷,他的妻子,也该是月澜皇族!能配上王爷的,家世也该不错,不知道是不是有别的姐妹。你去翻翻玉碟和记史,看能不能找出线索来。”

    挽情点头,她最喜欢翻阅古籍查资料,忙不迭地就去了。查阅一番下来,心情却颇沉重。

    当年那位远去凤凰山的王爷叫秦云遥,满腹才华,会用兵,还留下了半本兵书。但当时的皇家不太平,他的两个哥哥争皇位,他在中间颇出了一些力。最后远走,或许也是逃命吧?

    那时的人物关系一堆乱,挽情都没法猜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原来秦云遥的妻子名唤季凉若,并不来自高门大户,而是一名宫女。季凉若只生一个女儿,这个女儿的名字还入了玉碟,但后来他们一家三口去了凤凰山,到底子嗣如何就不清楚了。到如今想来只有墨箴,还有那个她瞒下来的妹妹。

    季凉若当时不是普通的宫女,而是一名太妃的外甥女儿。这名太妃倒是生了一个女儿,名唤秦云蕊。

    挽情查到,秦云蕊尚未指婚,就经历了江山易主——由她的哥哥变成另一个哥哥。当时的宫变很血腥,现在的人都不爱提起。秦云蕊定是受了刺激,所以后来变得有些痴傻。出嫁后,生了一个女儿,长到十几岁议婚了,她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哄着女儿一起吃砒霜。

    当时没人心疼,现在挽情却忍不住跺脚:那可是两个月澜公主!

    挽情又从秦云蕊往上查,查到太妃家族,记载寥寥,除了一个姐姐是季凉若的母亲,没有别的兄弟姐妹。看样子,她们母系这边,是没有别的血脉留存了。

    挽情将结果禀告秦非,秦非没心思理会了,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龙湛起义反他!

    秦非早知他有问题。春搜时还想赐他官爵,将他弄进京来,好监视在眼皮底下。但他称病,一直不能上任。龙清倒是过来了,但水灾一来,言辞恳切地要去救灾。秦非虽然不放心,但其他大臣也支持,也不能一意孤行不让他去。

    现在,龙清恐怕已经和龙湛会合了吧?

    秦非想起龙滟,去杏芳殿。她现在被关押在那里,平常好吃好喝伺候着,却被严加看管,除了卧室,连前殿和偏殿都不许去。

    龙滟生生憋出病来,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秦非知她身怀武功,身体自然不比墨箴那种,听了回报也不管她,并不给她安排御医,反说:“不吃就不给她送,饿她三天,她自然知道美味!”

    龙滟识时务,才一顿不送饭,就规矩了,接着一顿不落。有时候吃得不多,但好歹是吃了,看押她的人也不往上报。

    秦非走进杏芳殿,命人将龙滟领出来。

    龙滟出来时,手按着胸口,一脸苍白。

    秦非讶异:“你怎么了?”

    龙滟冷哼:“你请太医给我看看不就知道了?我也纳闷呢,这两天吃什么都不是滋味,刚又吐了几口——你不会想毒死我,还秦丰一具尸体吧?”

    她本来不打算行礼的,但接着想到,大哥怕已揭竿起义了。若是以前,她桀骜点也无不可,但这种情况下,不能太放肆才是。于是先请了安,待秦非赐座,她才懒洋洋地坐下来。

    秦非看她面色不好,派人去宣太医,又问她:“你哥哥造反了,你若知道什么,赶紧交代出来!”

    龙滟刚要说话,就往旁边一倒,趴在地上呕吐起来。荣贵大惊失色,刚要让人扶她下去,发现她只是干呕。

    秦非道:“去宣太医。”然后看着龙滟的脸,领悟了什么,又说,“宣世子过来。”

    龙滟瞅了他一眼,自己顺了顺胸口,接过宫女递来的白水喝了几口。

    太医一把脉,吓了一跳!是喜脉!他知道龙滟是世子妃,但世子妃现在在宫里,难道皇上霸占弟妻?太医一脑门汗,不知道该不该说。

    秦非问:“什么病?”

    太医擦擦汗,又把了把,心道不可能喜脉都把错吧,只能回了。

    

Snap Time:2018-07-22 07:16:49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