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我要离婚》全文阅读

作者:纳兰雪央  总裁,我要离婚最新章节  总裁,我要离婚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我要离婚最新章节第066章她照亮了我的生命(终)(15-09-15)      第065章我爱你(15-09-15)      第064章不能没有你(15-09-15)     

第066章她照亮了我的生命(终)


    军区家属大院内的一栋复式独院内,沈家人正在用早饭。

    沈晟勋同叶以宁坐在一起,全程却没有任何交流,沈晟勋刻意将盘碟弄出声音,似乎是想要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叶以宁却看也不看他,只是吃着面前的培根煎蛋,而沈司令的面前放着的是传统的豆浆油条,手里拿着根油条,用着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两人。

    沈晟勋很烦躁,他之前说的那么伤人的话,叶以宁简简单单的一个哦字就让他所有的攻击就像是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瞬间消了力,心里憋着一股火气,尤其是再见到餐桌上她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模样时,更甚。

    “沈爷爷,关于医院的事……”叶以宁咽下口中的食物后才开口,周围的勤务兵在沈司令的眼神示意下给她盛了碗白米稀饭。

    “关于医院的事情想必晟勋已经跟你说过了,你们两个人年纪不小了,在一起这么多年该办的事也该办一办了。”毕竟是带过兵的人,沈司令说话铿锵有力中气十足,可这话一出,却令沈晟勋同叶以宁皆是变了脸色。

    “沈爷爷,我觉得您不应该拿婚姻来威……”叶以宁威胁的胁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推门而入的人却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而沈晟勋在见到来人时脸色更是阴沉无比。

    来人正是沈晟勋的父亲沈建城同继母陈丽雅,跟那日在沈晟勋别墅时的嚣张跋扈相比,此时的陈丽雅宛如最完美标准的媳妇,端庄有礼,在见到沈司令时更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任何造次。

    “晟勋,真的是你?叶小姐……你怎么也在这里?”沈建城惊喜的眼神在见到叶以宁时微顿,不过出于礼貌还是点头示意。

    沈晟勋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寡薄的唇角勾起嘲讽的笑,而眼神划过陈丽雅时,更是毫不客气,气氛出奇的诡异,耳边只听到哐当一声,沈晟勋手中的筷子随意的扔到了桌面上。

    “爸,晟勋从别墅里出来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沈建城就像是没有看到沈晟勋刻意的排斥,径直走到餐桌的另一边坐下,陈丽雅更是紧跟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我还以为我这辈子不出来对某些人来说才是天大的好事。”沈晟勋的眼神若有似无的落在陈丽雅脸上,森冷森冷的,再配上他脸上的错落的胡渣,更是让后者向后一缩脑袋。

    沈建城的面色露出尴尬,他知道儿子对自己的妻子有意见,只是在父亲面前让他下不来台,他心里多少是不悦的。

    “沈晟勋,喝碗稀饭,熬得是你喜欢的浓稠度。”叶以宁将面前的碗推到沈晟勋的面前,这也算是从公寓里出来后她对他说的第一句完整的话,瞬间也令沈晟勋到了唇边的冷讽话语顿住了,半响后,他只是将碗端起来慢慢的喝着。

    沈司令将这幕收入眼底,面色不动。

    “今天叫你们两个来,是有事要宣布,晟勋,你来说如何?”沈司令手指间夹着香烟,云雾缭绕间沉声说道。

    叶以宁闻言在心里叹了口气,不愧是老司令,人心拿捏的如此轻易,只要沈晟勋的爸爸同继母在这里,为了赌那口气,沈晟勋也不会有任何迟疑的将医院接下,连带着沈爷爷提出的条件也会一并的接受,只因为能够让对面两个人难受的事情,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做!

    “我将重新接任父亲手中的医院,至于另外一件事……很我就要同叶以宁结婚了。”就如同叶以宁所想的那般,沈晟勋的回应也印证了她之前的所有猜想,他深深厌恶着对面的那两个人到骨子里。

    “什么?不可以!”陈丽雅失声怒喊出来,后知后觉的才想起这里是哪里,脸色吓的刷白,从嫁进沈家的那天开始,她就惧怕老司令。

    “不可以?是不可以让我接手医院……还是不可以让我同叶以宁结婚?”沈晟勋冷笑着,似乎一看就看穿了陈丽雅心里的小九九,至于叶以宁的脸上丝毫没有任何即将成为新嫁娘的喜悦,她明白自己不过就是沈晟勋信手拈来的工具而已。

    “晟勋,医院我可以让你接手,可是结婚的事情,你最好再考虑考虑,我知道以萱的死你到现在还无法接受,可以宁不是她的替身!”沈建城这话说的毫不客气,而叶以宁在清楚听到替身二字时,面无表情!

    “你当年娶陈丽雅,是用来当我母亲替身的吗?”沈晟勋双手环绕在胸前,眼神异常的冷酷。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现在说的是你和以宁的问题!跟我和丽雅有什么关系?”沈建城猛地拍案而起,这个儿子他有几年没见了,没想到一见面就给自己下马威,就好像和自己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似的!

    “竟然恼羞成怒了?话既然说到这里了,那我也给你说个明白,反正我现在残废了,别人家的好女孩也看不上我,叶以宁我用习惯了,既然我到了娶妻的年纪,也就跟她凑活凑活好了。我这人没什么别的优点,至少对婚姻是忠诚的,不像某人婚内出轨,连我妈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沈晟勋话锋一转,将怒火直接烧到沈建城的身上。

    “住口!我解释过很多遍了,当时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手术,手术完了后我立马就赶去了!”

    “这个解释重要吗?重要的是最后一面没见到是真的,婚内出轨也是真的,在我母亲死了之后你立马将跟在你身边的医院助理娶回家来也是真的,其他的对我来说不重要,这三点是真的就够了!”跟沈建城的恼羞成怒相比,沈晟勋甚至还不紧不慢的喝着面前的稀粥。

    “一个女人,得贱的多没底线,才能跟你一样?”他的眼神直勾勾的同陈丽雅对视着,瞬间让陈丽雅难堪的下不来台!

    “闭嘴!”陈丽雅想也没想的将面前勤务兵刚送来没多久的稀饭端起,冒着热气的汤水就这样朝向沈晟勋的脸泼去,众人皆被眼前这幕惊住,就连沈建城也一把握住陈丽雅的手腕,似乎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手!

    唯有沈司令按兵不动的坐在原地,他清楚的看到几乎是在陈丽雅动手的同时,叶以宁站起身来想也没想的就挡在沈晟勋的面前,滚烫的稀饭泼洒在她轻薄的背部布料上,不用想都知道皮肤肯定会被烫的红肿。

    死寂般的寂静瞬间降临,叶以宁双手撑在轮椅扶手上,眼神同沈晟勋对视着,除却热烫的稀饭刚被泼来的瞬间她皱了眉,其他时候面色均是平静的,好像后背被烫伤的不是自己。

    “脱衣服,点脱下来啊笨女人!”沈晟勋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想也没想的就要解开叶以宁的衬衫前襟,甚至顾不得去找陈丽雅的麻烦,叶以宁却比他更的摁住男人的大掌,衬衫下面只有件内衣,她可不想要在众人面前来场内衣秀。

    “我没事。”叶以宁淡淡开口,转过身来看着还处于震惊状态的陈丽雅,她脸上的表情很耐人寻味,而刚刚犯了错的陈丽雅此时还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刚才她差一点就对沈司令最疼爱的孙子动了手,以后的日子……恐怕就要难熬了。

    可还没来得急想其他的,叶以宁却伸出手执起面前的玻璃杯,将里面的凉白开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的泼向陈丽雅,瞬间水花四溅,令人瞠目结舌!就连陈丽雅本人都只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片刻后意识才重新恢复,水珠顺着脸部的线条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将早晨描绘好的精致妆容彻底给弄糊。

    “我本来不想说的,身为沈晟勋的继母,之前口口声声的说着他是废物是残废,现在当着沈司令的面竟然还动起手来了,到底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利?我尊重您是柏林的母亲,可我也希望你同样的尊重沈晟勋!”叶以宁说完这句话,砰的一声将玻璃杯重新置于桌面上,尊敬的冲着坐在正位上的沈司令道了声再见,推着沈晟勋的轮椅向着外面走去。

    坐在轮椅上的沈晟勋没有再说一句话,他只是任由叶以宁推着自己,只是在上车之前忍不住的就笑了,并且那种笑意是抑制不住的。

    有的时候,叶以宁真的很凶悍,就像是护犊似的,他捉摸不透这个女人,有的时候脆弱的好像一碰就会碎,有的时候却又凶悍的让人无法招架,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呢?

    餐厅内,陈丽雅面色苍白的在沈司令锐利的视线里瑟瑟发抖,自沈晟勋同叶以宁离开后,没人再说一句。

    “建城,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偏偏要选叶以宁了……”沈司令看着儿子,儿子挑女人的本事的确有待提高。

    那个女人,是真的当晟勋以生命来保护着的,就连建城,恐怕都要自愧不如…

Snap Time:2017-04-24 19:27:02  ExecTime: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