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作者:石章鱼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后记(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免费(13-10-03)     

第七章天上掉下来一个亲妹妹(1)


    第七章【天上掉下来一个亲妹妹】(1)

    李长宇也慌忙走了过来,两人一起扶着苏老太在沙发上坐下。

    苏老太苦笑着:“偏头疼,老『毛』病了,歇一会儿就好……”说得虽然轻松,可是脸上的表情却越见痛苦了,她每次犯病都得持续大半天,李长宇也为此请了不少专家回来帮她治疗,可惜始终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这一年来发作的更是频繁。

    李长宇叹了口气:“我去给你拿『药』!”

    苏老太脾气倒是有些倔强,摇了摇头道:“我不吃那些劳什子『药』片,给徐大夫打电话,让她给我扎两针……”

    李长宇显然对那个徐大夫并不信任:“大嫂,她都给你针过四五次了,哪次有过效果?我看她也就是个江湖骗子,一点真本事都没有。”说这话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向张扬看了看,正看到张扬的冷笑,内心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这厮不会误以为我在说他吧?

    张扬却出乎意料的笑了笑:“李书……家里有针吗?”他原本是想喊李书记来着,可是当着苏老太的面不能表现的太过生份,吃亏就吃亏一次,反正喊声叔叔也不能当真掉块肉。

    李长宇愣了愣,说实话,这便宜他可不想占,只要张扬就此罢手,李书记宁愿贴钱倒喊他一声叔叔。

    “有!有!”李长宇点了点头,上次徐大夫针灸完,顺便就把针盒撂在了这里,人家也是想着下次呢,毕竟能和县委书记套近乎的机会不多。

    李长宇上去取了针盒,张扬从针盒中挑了一根银针,在李长宇点燃的酒精灯上烤了烤。

    这会儿功夫苏老太疼得已经呻『吟』起来,脸『色』黄得如同金纸一般,李长宇看到这个样子不由得害怕了,慌忙向电话跑去,老太太的病情可耽误不起,他可就这么一个嫂子。

    “李书……”张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李长宇不得不停下脚步。

    张扬脸上的表情轻松自若,全然没把苏老太的病痛当成一回事儿:“帮我扶住大娘!”

    李长宇咬了咬下唇,慢慢走了回来,反正偏头疼也不会死人,就耽误上几分钟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张扬所刺的是左侧手背腕部以上三指宽处的外关『穴』,张扬刚才已经悄悄为苏老太诊脉,知道老太太的偏头疼是因为肝肾阴虚所致,他对症下针,更是存着在李长宇面前卖弄的心思,虽然只是一针,却随针将少许的真气度入苏老太体内,虽然不能一针就消除病根,可是对止痛已经足够了。

    一针下去,苏老太老太立时头痛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有些惊奇的坐直了身子:“噫?真是奇怪,怎么突然间一点都不疼了?”

    李长宇目瞪口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相信这一针的神奇。假如说刚才在书房内,张扬指出他的病症所在,他还只是半信半疑,现在他已经完全信服了,高人,人家真的是高人啊!相信的同时,李长宇不禁想起自己的身体,看来真的有潜在的危机,张扬应该没有骗他。

    苏老太看张扬的眼光和刚才又有不同,刚才只是疼爱,现在不但是疼爱还有欣赏的成分在内,李长宇从小就是嫂子拉扯大,对嫂子极其了解,自己的那三个儿女都没见嫂子如此怜爱过,心中暗叹,看来这通行证还必须得办了。

    张扬又为苏老太开了一付『药』方,将煎服的方法告诉李长宇,吃够七天,再针灸一次,这偏头痛就能彻底除根。

    苏老太乐得眉开眼笑,不过心里仍然是半信半疑,李长宇现在已经丝毫不怀疑张扬的能力。

    张扬离去的时候,李长宇亲自把他送到门前:“嗯……张扬,你的事情我会尽快办理的。”

    张扬『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不急!”

    李长宇心里暗骂,你他妈不急,我急!老子总不能一辈子不能人道吧?脸上还是带着暖融融的微笑:“那个……下周过来吃饭吧……”这他妈什么事儿,李书记何时对别人这样奴颜婢膝过?

    “到时候看吧,工作忙,恐怕不一定有时间!”这厮纯属得了便宜卖乖的主儿。

    李长宇握住张扬的手臂,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必须要来,不然你苏大娘会想你的!”李大书记委屈的就快哭出来了。

    “那好吧……”张扬一幅勉为其难的样子,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离去的时候李长宇还把司机小刘的传呼机号码留给了张扬,这是为了方便和自己联系,不过李长宇显然还存着一个小心眼儿,他自己家里的电话,大哥大的号码都没有告诉张扬,这是害怕张扬有事没事就『骚』扰自己,李书记现在的心情的确很矛盾,因为种种原因,他和这小子不可能断了联系,可是又巴不得永远不再联系。

    张扬回到宿舍已经是下午三点半,看到103宿舍的门口站着一个扎着马尾辫,干干瘦瘦的小姑娘,因为她守在自己的门口,张扬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那小姑娘穿着一件蓝『色』的夹克,虽然是新的,不过显得有些宽大,看着张扬,她一双褐『色』的大眼睛不禁睁圆了,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张扬被瞅得心里直发『毛』,正想发问的时候,却听到那小姑娘又惊又喜的叫了一声:“小哥!”

    张扬内心猛然哆嗦了一下,我觉着怎么有些不对呢,感情人家是自己的妹妹。

    来得正是张扬的妹妹赵静,也是兄弟姐妹中唯一和张扬有血缘关系的一个,她是张扬的母亲徐立华和继父赵铁生的女儿,今年十七岁,目前在春阳县中读高三,成绩虽然只是中等,不过已经是赵家最有希望上大学的一个,张扬对于自己现在家庭的认知多数通过那本日记,他知道这位小妹对自己是兄妹中最好的一个,至于大哥赵立军,二哥赵立武,那本日记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全都是仇恨,张扬自然对他们也没有任何良好的印象。

    赵静叫了一声小哥,却看到张扬没有任何的反应,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眼前的张扬上穿棕『色』雪豹皮衣,下穿时尚的石磨蓝牛仔裤,足蹬阿迪达斯的旅游鞋,单单是这身衣服也要几千块,赵静知道小哥的那点儿生活费,每月二十块,比自己这个高中生还少了一半,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衣服?

    

Snap Time:2017-03-28 14:16:38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