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作者:石章鱼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后记(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免费(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三生三世(上)


    张大官人向隋炀帝杨广点了点头,没说话就走了进去。

    隋炀帝望着他的背影,向那老太监道:“他什么东西?居然跟我点点头,一点尊卑都没有?”

    老太监躬身道:“陛下,想来是忙着为贵妃接生,忽略了君臣礼节。”他倒是为张扬说了句好话。

    隋炀帝双目之中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机。

    张大官人走入宫室内,帷幔后的惨叫声变得越发清晰。

    稳婆满手是血的跑了出来,看到张扬,满脸的惶恐顿时变成了惊喜:“张……张大神医……您,您总算来了!”张一针在大隋相当的有名,宫内宫外他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张大官人笑道:“何婆婆,您别急,凡事有我。”他很自然地叫出了稳婆的姓氏,昔日熟悉的感觉瞬间涌上了心头,张大官人却并没有因为这种感觉感到温暖,却生出一种难言的苦涩。

    张大官人收敛心神,摒除脑海中的诸般杂念,站在前方的宫女掀起帷幔,张大官人心中明白,走入这道帷幔,虽然是去救人,可在事实上却彻底得罪了昏庸无道的隋炀帝,不但看了,而且要摸他的女人,这后果可想而知,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觉悟?居然还以为自己救了兰贵妃母子二人两条性命,隋炀帝会封赏自己。看来在二十世纪的这场人生历练没有白费,自己的情商提高了许多天眼。张大官人悄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必须要先想好退路。

    几名宫女全都围在床前忙碌。

    张大官人来到床前,先看到兰贵妃两条雪白的大腿竭力分开,挡在前方的白色棉单已经染上了不少的血迹。张大官人的目光先落在兰贵妃的脸上,兰贵妃秀发凌乱,额头上满是冷汗。嘴唇苍白毫无血色。她的目光看到张扬,嘴唇颤抖了一下,张扬走过去,并没有急于为她接生,反而是先搭在她的脉门之上。感觉到兰贵妃的脉门若有若无,这种脉相对她来说极其熟悉,他在过去就曾经在文玲的身上见到过。

    张扬以传音入密向她道:“金雯灵,你好好给我听着,你的真实身份。杨广早已知道,我就算救了你,你仍然难逃一死。”

    兰贵妃冷冷望着他,却没有说话。

    张扬继续道:“我救你之后,希望你好自为之。带着你的孩子逃命去吧。”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宫女惊喜道:“生出来了,生出来了……”

    稳婆从兰贵妃的双腿之间捧起那刚刚出生的孩儿,惊喜道:“老天有眼,是个小皇子,母子平安!皇恩浩荡,皇恩浩荡啊!”

    张大官人一时间愣在那里。我靠!过去明明不是这个样子,怎么了?这他妈究竟是怎么了?她明明是难产,需要自己出手才能救她。

    兰贵妃长舒了一口气,那边稳婆剪断了脐带。在新生儿的屁股上来了一巴掌,那孩子洪亮的啼哭声顿时响彻在整间宫室内。

    杨广欣喜无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生了,生了!爱妃怎样?爱妃怎样?”

    张大官人呆呆望着兰贵妃,却见兰贵妃的唇角闪现出一丝莫测高深的冷笑。低声道:“我这孩子漂不漂亮,我将他送给你好不好?”

    张扬心中不由一怔。却不知兰贵妃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兰贵妃抱起婴儿,轻轻摇晃了一下,在他的小脸上亲吻了一记,望着婴儿可爱的小脸,双眸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慈爱光芒。有宫女将新生儿抱起送到了外面,听到杨广开心至极的大笑声。

    兰贵妃樱唇轻启,同样以传音入密向张扬道:“你还是关心你自己的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张大官人从她的双眸中看到了熟悉的目光,这目光他只有在文玲的眼前看到过。张扬用力摇了摇头,向后退去,来到外面。

    却听到隋炀帝开心大笑道:“神医张一针果然名不虚传,来人,赐酒!”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赐你妈!狗日的想害我不成?”可今时不同往日,皇帝赐酒,并不是你想拒绝就能拒绝的。张大官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恭敬向隋炀帝道:“陛下,贵妃娘娘虽然母子平安,可是这小皇子先天不足,容草民为他请脉。”想让老子喝毒酒,没那么容易。

    隋炀帝不知是计,将孩子送到张扬的手中。

    张大官人抱住那孩儿,忽然扬起手来,啪啪,连续两下,猛抽了隋炀帝俩大嘴巴子,打得隋炀帝眼前金星乱冒,晕头转向,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金冠也歪了,身上的龙袍也脏了,这货怎么都想不到竟然有人敢触犯他的天威,刚刚他还想着给张一针一杯毒酒,麻痹的,老子的女人你丫也敢碰。

    谁曾想这位张大官人不但敢碰他女人,还敢抽他的大嘴巴子,不但敢抽他嘴巴子,还敢抢他儿子。麻痹的,老子好心救你老婆儿子,你狗日的居然恩将仇报,打的就是你。

    隋炀帝阳光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张大官人已经闪电般冲出门去。

    那老太监也是一内家高手,看到张扬抱着孩子从里面横冲而出,上前一掌拍向张扬,张大官人身体原地拔起数丈,躲过那老太监的一掌,落地之时已经在宫墙之外兴汉。

    里面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外面的侍卫,看到一人飞跃而出,侍卫纷纷搭弓射箭,张大官人足尖在雪地上轻轻一点,身如鸿雁,再度飞起,兔起鹘落已经来到载他前来的马车前方,他一拳击倒马夫,抢过马车,驾着马车向宫门外疾驰而去。

    身后羽箭嗖嗖射来,听到有人高呼:“不得放箭!小皇子在他手中……”

    张大官人可以在11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引发的爆炸中保持完整,更何惧这些古代的冷兵器,如今的他早已将大乘诀融会贯通,放眼大隋已经无人是他的对手,他想离开,又有谁能够挡得住他。

    逃离隋宫之后,张大官人去过春雪晴的画舫,画舫仍在,春雪晴却早已人去楼空。

    张扬带着那婴儿离开了隋都,他并不是真心要抢兰贵妃的儿子,当时的出发点,一是让杨广投鼠忌器,二是要兰贵妃心有顾忌,不可轻易改变历史,谁曾想他为那孩子换尿布的时候,方才发现在他的襁褓中竟然藏有一封血书,上面写着:“拜托,署名清清楚楚写着文玲两个字。”

    张大官人方才明白,原来文玲果然和自己一样回到了大隋,她的意识终于回归本体,从这封血书上来看,文玲已经算出自己会抢走她的孩子,也表明她将孩子交给张扬带走养育的意图。

    张扬并不知道金雯灵会不会延续对杨广的复仇,历史究竟会不会因为他们的回归而改变。

    张扬将婴儿寄养在老友朱泽文员外的家里,他们夫妇结婚多年没有子嗣,对此也是欣喜的很。

    张大官人了却了这桩心愿之后,踏上了寻找昔日印记的征途。

    回到这熟悉的世界,张大官人却再也找不到任何的归属感,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此陌生,每每午夜梦回,楚嫣然、秦清、乔梦媛、安语晨……诸女的俏脸轮番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张扬知道,他终于完全的回归到了过去,可是他却再也无法乐……他将婴儿寄养在自己的老友

    七天之后,清台山下出现了一匹骏马,一个身穿黑色貂裘,身材挺拔的男子纵马驰骋在雪野之中,此人正是前来清台山缅怀过去的张大官人,隋时的清台山周遭寂静无人,越是接近清台山,越是感觉到这里空旷寂寥,经过春熙谷的时候,张扬不由得想起了他和秦清当年在这里温泉发生的浪漫旖旎的故事,经过紧慢十八盘的时候,又想起了楚嫣然,记忆何其清晰,可是伊人却早已远在另外一个时空,以张大官人的坚强,也不由得流下了英雄热泪。

    大雪封山,张扬凭着昔日的记忆来到青云峰下时,天色已经全黑,此时还没有无边无际的青云竹海,更没有占山为王的马匪。

    张大官人站在雪地之上仰望青云峰,青云峰和过去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千年沧桑,斗转星移,并没有太多的改变这里。

    沿着青云峰缓步而上,张扬看到了沿着山峰盘旋而上的栈道,原来隋朝时候,青云峰上早已有了人家。

    一轮弯月缓缓升起,张大官人已经记不起今天是什么时候,望着那阙明月,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可脑海中的记忆又如此朦胧,他能够想起的只有一轮圆月。

    青云峰顶还没有道观,古木参天,张大官人找到了过去紫霞观内的那棵千年古树,此时那棵银杏树还只有碗口粗细,想起若干年后要有三人方能将之合围的情景,张大官人更感唏嘘。

    陪伴张大官人的只有山风和月光,他转身向陈崇山昔日所住的地方望去,却惊奇地看到那里居然真的有一间石屋,橘黄色的灯光从石屋的窗口透射出来,虽然在这荒山之中显得微不足道,但是那抹灯光却让张扬孤独悲凉的内心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Snap Time:2017-09-21 13:00:59  ExecTime: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