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作者:石章鱼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后记(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免费(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三生三世(下)


    安语晨和金敏儿站在两边,小天赐在她们之间的沙滩上蹒跚走着,嘴里发出格格的欢笑声。

    金敏儿道:“张扬如果知道他儿子已经长这么大了,一定开心。”

    安语晨含泪道:“只怕他再也看不到了。”

    小天赐扑到她的怀里,小手抹着她脸上的泪水,咿咿呀呀道:“妈咪……不哭……”

    安语晨道:“天赐,去那边玩,妈咪和阿姨说话。”

    小天赐点了点头,乐呵呵向后面的小沙丘跑去。

    金敏儿望着天赐肉乎的背影,俏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芳心中又感到些许的遗憾,如果张扬也给自己留下一个孩子多好?金敏儿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们说。”

    安语晨望着金敏儿,分明在期待着她的下文。

    金敏儿道:“陈雪就是春雪晴!”

    安语晨皱了皱眉头,春雪晴这个名字对她而言非常的陌生,张扬并没有跟她提起过。

    金敏儿道:“张扬说他是古代人,他从大隋穿越而来,这个春雪晴就是他在大隋时候的爱人。”

    安语晨听金敏儿那么一说,秀眉微颦道:“难怪我总觉得陈雪显得怪怪的,敏儿,你说张扬会不会真的跟她一起回到大隋永远也不再回来?”

    金敏儿幽然叹了口气道:“无论他会不会来,我只希望他平安活着就好。”

    安语晨道:“他如果平安,在那边也一定会想我们对不对?”

    金敏儿沉默不语。俏脸之上却垂下珠泪两行。

    远处忽然传来小天赐的一声大叫,两人向沙丘望去。却见小天赐站在沙丘上一动不动,两只小手抱着脑袋,似乎被前方什么东西吓得呆住了。

    小天赐的叫声惊动了附近的诸女,她们一个个全都跑了过去,要知道在小天赐可是张扬留下的唯一男丁,在她们心中的地位非同寻常。

    小天赐前方的沙坑之中,一个男子赤身裸体地躺在那里,这货看来被摔得七荤八素。身上一丝不挂,不是张大官人还有哪个,他揉了揉昏沉沉的脑袋,首先想起的就是去找逆转乾坤的拓片,却看到拓片就在小天赐的脚下。

    小天赐看到那拓片以为是什么新奇的玩具,一躬身拾了起来。

    张大官人笑道:“小朋友,把那东西给我!”他这爹当得也够失败的。居然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认识了。

    小天赐以为他要抢自己东西,嘴巴一撇,大哭起来,他拿着拓片转身就跑,张大官人一看就急了,他顾不上找东西蔽体。起身就追,可这时候,却见上方的沙丘上,一群美丽的女孩儿将小天赐护住。

    诸女看到张扬赤身裸体的突然出现在她们的面前,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顾养养率先叫道:“张扬哥!”

    张大官人笑着点了点头道:“养养!”这货是为了证明自己头脑清醒来着。

    可顾养养听到他的回答,方才意识到张扬真得回来了。再看到他赤身裸体的模样,整个人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尖叫一声捂着眼睛转过身去。

    楚嫣然、秦清、乔梦媛、安语晨……她们一个个热泪盈眶地望着张扬。

    张大官人虽然从来都是个脸皮堪比城墙拐角的货色,可是毕竟光着身子在光天化日之下站在诸位红颜知己的面前,这货居然脸红了。

    小天赐不知何时钻到了安语晨的身边,牵着她的手道:“妈咪,他小鸡鸡好大,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毛毛……”

    安语晨率先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流泪,秦清也笑了,楚嫣然边笑边哭。

    张大官人傻了吧唧地站在那里,这货双手捂着两腿之间,一脸的恼羞成怒:“我说你们看够了没有?”

    “怎么会看够呢?”楚嫣然望着张扬,忽然扑到他的怀中,张开嘴唇狠狠在他的肩头咬了一口,咬得如此用力,咬得连血珠子都冒出来了。

    张大官人忍痛笑道:“丫头,咱俩多大仇啊,至于这么狠吗?”

    楚嫣然含泪道:“就是恨你,恨你对我不忠,恨你舍我而去,恨你说话不算数。”

    张大官人道:“那不是特殊情况吗?狗日的萧国成一颗炸弹把我炸了个七荤八素,差点没把这条命给丢掉,如果不是他捣蛋,咱俩这会儿已经在这里举办婚礼了。”

    楚嫣然道:“我才不稀罕!”

    张大官人道:“别说不稀罕,我还就赖着你了,这辈子你都别想甩掉我。”

    “不要脸!”

    “真要脸的还不敢爱你楚大小姐呢。”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你难道还不清楚,现在你已经是个死人,连身份证都被注销了。”

    张扬道:“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只要我活着,有没有身份证又怎样?大不了我留在岛上跟你们非法同居呗。”

    楚嫣然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就是不要脸,厚颜无耻,说,你这段时间又祸害谁家的闺女了?”

    张大官人道:“真没来及,我憋着劲儿回来祸害你们呢。”男人在必要的时候总要说几句谎话,那啥,善意的谎言嘛。

    楚嫣然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这次不忍心拧得太重。

    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却是乔梦媛到了,楚嫣然在这一点上做得颇为大度,连她自己都奇怪,自己为什么兴不起丝毫的妒忌心,或许彻底确认了张扬就是一大隋朝流窜过来的怪物,或许是经历了这场生死之后,楚嫣然在对张扬的感情上已经彻底做到了升华。

    乔梦媛前来却并不是和张扬聊叙旧情的,她有些紧张道:“我刚刚联系丽芙,将张扬回来的消息告诉了她。”

    张扬微笑道:“她怎么说?”

    乔梦媛道:“她和桑贝贝都身在东京,佳彤前往东京,以元和幸子的身份阻止元和家族的遗产旁落。”

    楚嫣然愕然道:“官方不是已经宣布元和幸子死亡的消息了吗?”

    乔梦媛道:“她们想为张扬报仇,设计了一个元和幸子逃出监狱的假象,只说是元和幸子的死讯是国安故意泄露给外界的假消息,目前佳彤姐已经在服部苍山和贝贝的陪同下前往东京元和集团总部。”

    张大官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佳彤此去,无异于羊入虎口,她此次前往的目的一定是冲着萧国成,她要杀死萧国成,为自己讨还血债。

    张扬几乎在瞬间就下定了决心:“我要马上前往东京!”

    楚嫣然点了点头道:“萧国成那个人阴险狡诈,佳彤姐此次前往复仇,恐怕已经抱定必死之心,你还是尽前往,一定要保护好她,避免悲剧的发生,务必要将她们平安带回来。”

    东京新宿区东南有一座双子塔一般的建筑,这里是元和集团的总部,两座主楼全都在77层,楼顶重檐飞角,典型的日本幕时的城池建筑风格,两座主楼之间有一道长达二百米的天桥凌空连接,这天桥呈拱形,下方的地面完全用玻璃制成,人行其上宛如走在虚空之中,左右望去,整个东京都尽收眼底,眼睛享受美景的同时,心理上却要遭受高度给予的强大压力,这对任何人都是一种莫大的心理考验。

    顾佳彤身穿黑色日本和服,在服部苍山的陪同下走上拱形天桥。她此次前来早已抱定必死之心,张扬失踪已经长达一月,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和其他人不同,顾佳彤将张扬的离去归咎到自己的身上,如果张扬不是为了自己就不会只身犯险,就不会落入萧国成设下的圈套之中,是自己带给这么多人痛苦和不幸,在爆炸案发生之后,顾佳彤的记忆也随之一点点复苏,她想起了太多的过去,想起了自己和张扬丁丁点点的往事,对过去甜蜜的追忆让她的内心越发痛苦,备受煎熬。

    服部苍山的目光显得有些不安,这在他的身上很少出现过,他望着身边的干女儿,低声道:“山野先生已经宣布了你的死亡,元和家族内部也没有任何人支持你,为什么你仍然坚持要来?”

    顾佳彤道:“蛟龙会选举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以不来,就算是死,总得给我说真话的机会。”

    一旁装扮成顾佳彤秘书的桑贝贝,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今晚的行动她们并没有携带任何的谍报工具,行动之前,她们已经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念头,根本没有想过要活着出去。

    进入a座大厦之前,每个人都要经过例行检查,进入这道门之后,每个人都不许携带武器。通过检查,走过前方的通道,每隔数步就可以看到一名武士驻守,他们的装扮更像幕府时期的武士。

    经过层层防守,登上前往顶层的电梯,这才来到了当晚召开会议的大厅。

    这两栋大厦虽然都在元和集团的名下,可在事实上元和集团中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进入这里。

    这是一间幕府风格的大厅,是蛟龙会的总部蛟龙堂,所有先行抵达这里的人全都席地而坐。

    顾佳彤在属于元和集团的位置坐下,桑贝贝站在她的身后。

    现场的气氛非常压抑,没有人主动开口说话,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待着首领的到来。

    第一更,求月票!

    

Snap Time:2017-05-25 18:38:58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