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作者:石章鱼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后记(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免费(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免费


    这是藏区第三所慈善医院正式开张,安语晨和秦萌萌一起共同为藏区医院剪彩,可爱的藏族儿童为她们献上洁白的哈达。

    秦萌萌望着周围人们脸上的欢颜,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她在心中默默道:“爸,您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我将您所有的钱都用在了慈善事业上,我相信您一定会理解我的做法,您会为我感到骄傲。”

    热情的藏族同胞又向他们献上青稞酒,秦萌萌端起青稞酒,闻到酒味儿却泛起了恶心,赶紧跑到一旁去呕吐,呕出了两口清水方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对她并不放心的安语晨尾随而至,看到秦萌萌的样子,心中顿时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秦萌萌看到安语晨的笑容,俏脸上顿时泛起红晕,她含羞道:“我没什么,只是闻不得酒气。”

    安语晨笑道:“我明白,我都明白的,你和嫣然一样。”

    贝宁财团一举拿下曼哈顿最炙手可热的两大地块,今天正式工程启动的奠基礼,楚嫣然因为妊娠反应过重,所以奠基礼全都由胡茵茹代她主持,坐在台下望着胡茵茹在闪光灯和众人的焦点中侃侃而谈,楚嫣然的唇角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胡茵茹来到她的身边,握住她的手道:“怎样?我的表现还过得去吧?”

    楚嫣然道:“难怪梦媛姐和佳彤姐她们两人都说你是商业天才,在这方面我真是自愧不如。”

    胡茵茹笑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什么叫捧杀了,那是你们都有事情在身,山中无老虎,才轮到我这个猴子称霸王。”

    楚嫣然笑道:“别忘了咱们是姐妹,你若是猴子,我们岂不是都成了猴子?不过称王称霸可轮不到我们,有那个混世魔王在,我们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

    胡茵茹道:“他已经够得瑟的了。如果再宠着他惯着他,只怕他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楚嫣然道:“茵茹姐,以后集团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胡茵茹道:“我现在真成了救火队员了,当初佳彤出事,我去咬救火,现在你怀孕,我又要来贝宁,不瞒你说。我这心里真是有些忐忑,贝宁是跨国财团,不同于咬,我毕竟没有管理这么大一个跨国集团的经验。”

    楚嫣然笑道:“我当初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奶奶就把贝宁交给了我,你在商场这么多年。要比我当年接手贝宁的时候不知强上多少倍。”

    胡茵茹道:“其实佳彤才是最适合这份工作的。”

    楚嫣然道:“佳彤姐必须要继续将元和幸子的身份扮演下去,她现在是蛟龙会的首领,不仅如此,还要掌管元和集团,哪还有精力分管这边。”

    胡茵茹道:“不是还有梦媛。”

    楚嫣然道:“她和清姐、海心正在忙着处理神庙岛的事情。”

    胡茵茹道:“嫣然,你觉得这件事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

    楚嫣然道:“我开始也觉得这件事不靠谱,可是他既然这么大的热情,那就由着他玩吧,他这人反正是闲不住。真要是没点事情折腾,恐怕他很就会找到别的新鲜玩意儿,我看这件事挺好。根据我初步掌握的情况,已经有很多跨国财团的掌门人希望我们能够建立一个自由平等、低税负的国度,如果这件事真的能够做成,相信会吸引很多人成为第一批公民的。”

    胡茵茹道:“你不怕他只是三分钟热度?”

    楚嫣然笑道:“三分钟也罢,三十年也罢,总之他好好对待我们,愿意怎么玩我们都陪着他。”

    萨德门托在州长的位置上坐得时间不长。可现在已经开始盘算竞选下一届总统的事情了。

    他的助理带领一位高贵端庄的东方美女走入州长办公室。

    萨德门托如沐春风地站起身来。笑道:“秦市长,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来人正是秦清。秦清微笑和萨德门托握了握手道:“州长先生,我这次来找您是转达您一位老朋友的问候,顺便谈一些您感兴趣的话题。”

    萨德门托道:“老朋友?”

    秦清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递给了萨德门托。

    萨德门托有些迷惑地接过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熟悉的爽朗大笑:“州长先生,不知您还记得我吗?”

    萨德门托愣了一下,他马上从声音中判断出这是张扬,萨德门托有些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睛:“张扬?呃……你不是死了吗?”

    张大官人道:“我说有这么诅咒人的吗?老萨,我们中国人常说一句话,做人得厚道,我活得很好,只不过是换了另外一个活法,那啥,听说你最近在琢磨着当总统?”

    萨德门托笑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肯定不是一个好兵啊!”

    张大官人道:“老萨啊老萨,难怪我觉得跟你特别投缘呢,我也想弄个一国总统干干。”

    萨德门托道:“你们那边好像不叫总统吧,你们都叫国家主席。”他说完嘿嘿笑了一声:“在你们国家当主席的难度要比我当总统大多了。”

    张大官人道:“谁说我要在这边当主席?我都被宣布死亡了,户口都让一笔勾消了,我现在是无国籍人士。”

    萨德门托表现得很够朋友:“这很简单,张扬,谁让咱们是老朋友啊,给你弄个美国国籍还不是小事一桩,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

    “别介,我不要你这份人情,老萨,我始终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稳固的关系要建立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那啥,你帮我把联合国搞定,我要成立一个新国家,独立主权的那种。”

    萨德门托一听,俩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他妈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小子怎么就那么敢想呢?他连连道:“张扬,这事儿我帮不了你。哦,my god!我真的帮不了你。”

    张扬道:“你别急着把话说死了,这事儿不是我求你,是我帮你,在如今的世界上,还有钱办不成的事情吗?我觉得没有,你要是不帮我这个忙,我也能找到现任总统。人家正谋求连任呢。”

    萨德门托只是笑。

    张扬道:“我懒得跟你说,具体的秦清跟你说,我告诉你老萨,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儿,我是看在咱俩老朋友的份上帮你,你自己好好考虑。”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萨德门托将手机还给秦清。撇了撇嘴,耸耸肩,做了个爱莫能助的架势,心中却想这张扬十有八九是疯了。

    秦清微笑将一份名单递给他,萨德门托看了看上面的名单。

    秦清道:“如果你能把张扬所说的事情搞定,那么这些人就会成为你竞选的有力支持者,而且你竞选所需的经费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萨德门托愣了一下。

    秦清微笑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逐一打电话去确认,还有。张扬只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你可以拒绝,他同样可以选择其他人。”

    萨德门托的手都颤抖了起来:“你是说……这些人都会支持我?”

    秦清道:“你有一天的时间去验证。”

    离开萨德门托的办公室,一直在外面等待秦清的常海心走了过来:“清姐,怎样?”

    秦清挽住她的手臂,和她一起走入电梯,方才笑道:“这老狐狸,他真正在乎的是总统的宝座,至于这个世界上又多了哪个国家。少了哪个国家。他才不会在乎,更何况这件事跟美国的利益无关。他又有什么理由去反对?”

    常海心道:“就算美国这边支持,是不是还需要征求其他国家的同意?”

    秦清道:“敏儿已经摆平南韩那边的事情,他们会第一个投票支持。”

    常海心道:“这么说,岂不是已经差不多了?”

    秦清道:“只需要多点耐心!”

    张大官人和顾佳彤站在元和集团重新修整一新的拱形天桥之上,明月当空,站在拱桥之上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天上的星辰。

    张扬微笑道:“我一心想让你变回佳彤,可是你却始终还要将元和幸子这个角色扮演下去。”

    顾佳彤依偎在张扬的怀中:“我不想做什么元和幸子,可是丽芙和贝贝却要我继续扮演下去,我仔细想过,三年!等这三年过去,我就可以彻底将这里的一切扔下,无牵无挂的守在你的身边。”

    张扬道:“能将蛟龙会带上正途,以免他们再度危害中国的利益绝对是一件有意义的大事。”

    顾佳彤道:“你不是要建立自己的一个小国家了吗?”

    张大官人抗议道:“什么小国家?好歹二百多平方公里,世界上比这小的国家多得是。”

    顾佳彤笑道:“你啊,真把建国当成儿戏了。”

    张大官人道:“我就纳闷了,连杨广那种人都能统治国家,我为什么不能?跟他比起来,我勉强也算得上英明神武吧?再说了,我都被中国从户籍上给注销了,别的国籍我又看不上,所以只能自己对付一个了,嘿嘿,还别说,这件事啊,还真有意思。”

    顾佳彤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对了,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养养?”

    张大官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别瞎猜,我跟她之间没什么?很久没见了。”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我看她对你倒是一往情深,只怕这辈子非你不嫁了。”

    张大官人道:“聊点别的,这事儿不靠谱,你得相信我的人格。”

    顾佳彤道:“别的我能相信,就是这方面我还真不信,你不是说跟查薇没什么,那你上月去欧洲的时候,你好像有三天晚上都跟她一起住的!”

    张大官人脸皮发热,尴尬笑道:“佳彤,你这些事儿都是听谁说的?”

    顾佳彤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养养也在那边深造,你敢跟我说你没见过她?”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道:“那啥,今晚的月亮可真圆啊!”

    顾佳彤知道他打岔,搂住他的臂膀,俏脸贴在他的肩头,小声道:“陈雪真得留在了那边?”

    张大官人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习惯的位置。比如清姐喜欢行政管理,她对建国的事儿就格外卖力,以后她就是政府总理,海心就是国务院发言人,晓晴是卫生部长,海兰是国家电视台台长,歆颜就当宣传部长、晓晴呐,卫生部长。丽芙、桑贝贝俩负责国安局,丹晨负责文化部,茵茹负责财政部,小妖好斗,就让她负责国防,敏儿负责外交部。”

    顾佳彤笑道:“还没怎么着呢就开始封赏官职了。别忘了查薇。”

    张大官人老脸略红道:“那啥,勉勉强强让她干个组织部,多少也遗传她老子点本事。”

    顾佳彤道:“嫣然呢?梦媛呢?”

    张大官人道:“嫣然她啊是啥也不愿干,最不听从我的指挥,我看她对小孩子特别耐心,就教育部长吧。梦媛嘿嘿,她当我的私人助理,平时国家大事全都推给她和清姐。”

    顾佳彤道:“你好像把我和养养给忘了。”

    张扬道:“你就是咱们国家第一任驻日大使!”

    顾佳彤禁不住笑了起来:“听起来好像真有那么点意思,养养呢?养养你打算给她一个什么官职?”

    张扬道:“她特有爱心。咱们成立一红十字会,让她当秘书长吧,准保会把每一分钱送到需要帮助的人们手中。”

    顾佳彤道:“这事儿好像一直都是小妖和秦萌萌在做,我看还是萌萌合适一点。”

    张大官人道:“那养养就当烹饪协会外加美协主席吧,虚职,这丫头还真不适合当官。”

    “我看行,总得给我妹一个位置。”

    张大官人听出了顾佳彤的言外之意,这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尴尬,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这货还算表里如一。居然能够厚着脸皮地问道:“那啥。佳彤,我这人是不是有些贪心?”

    顾佳彤道:“贪心不怕。就怕不负责任,反正你胃口一直都很大,做好辛苦一辈子的准备了。”

    张大官人笑道:“放心吧,我生命不熄战斗不止,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幸福乐的婚姻生活。”

    “真不要脸你!”

    张大官人道:“我是隋朝人啊,在我们那时代,谁要是没个三妻四妾,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顾佳彤道:“我才不信。”

    “不信?赶明儿我带你去那边旅旅游,见识见识。”

    “好啊,我刚好可以去探望陈雪,看看她在那边过得怎样?”

    乔老望着眼前的那块奇石,不由得啧啧称奇:“梦媛,这块石头是从哪儿得来的?”

    乔梦媛笑道:“偶然的机会得到,这石头据说是隋炀帝收藏在宫中,后来流落民间,最后辗转到了一个旧货摊上,我不识货,可是一个朋友懂行,买下来转赠给我,我拿来送给您老了。”

    乔老道:“真是不错,看起来真得很像一条张牙舞爪的长龙。”

    乔梦媛道:“爷爷,我跟您说得那件事您看怎么样?”

    乔老道:“哪件事啊?”

    乔梦媛撅起樱唇道:“就是神庙岛建国的事儿。”

    乔老道:“还真是能折腾啊,我过去都以为你在说玩笑,当真?”

    乔梦媛道:“当然是真的!”

    乔老道:“梦媛啊梦媛,这块石头就是想来收买我这老头子的礼物吧。”

    乔梦媛不好意思道:“爷爷,送这块石头,真没有其他的目的。”

    乔老呵呵笑了一声,轻声道:“梦媛,爷爷只要问你一句话,如果你的答案让我满意,我会考虑帮你这个忙。”

    乔梦媛点了点头。

    乔老道:“那小子是不是还活着?”

    乔梦媛愣了一下,然后答道:“有的人虽然死了,可是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乔老笑道:“其实这样的事情,他应该去找文总理才对。”

    乔梦媛道:“爷爷,美国那边都已经解决了。”

    乔老道:“他们当然容易解决,只要给钱,什么都肯干。”

    乔梦媛摇晃着他的手臂道:“爷爷,您给我个明白话,答应还是不答应?”

    乔老道:“反正这件事跟国家利益没有任何的冲突,老美如果支持他,大不了这次我们不投反对票就是。”

    乔梦媛道:“也不许弃权!”

    乔老道:“那就是非得赞成喽?你是不是还邀请我参加你们的开国大典啊?”

    乔梦媛格格笑道:“爷爷,其实他还是蛮低调的。”

    乔老道:“低调个屁,他要是低调,这个世界上就没人张扬了!”

    罗慧宁彻底病倒了,望着妻子的病容,文国权满面愁云,他握着妻子的手低声道:“慧宁,你点好起来,有你在,咱们才是一个家。”

    罗慧宁摇了摇头:“这个家早就散了,小玲走了,浩南又得了精神病,你不用管我,还有那么多的大事等你去处理。”

    文国权道:“慧宁,我请了假,今天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在这里陪你。”

    罗慧宁道:“不用为我做这些,不值得……”

    文国权紧握着妻子的手,低声道:“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最为珍贵的始终是你。”

    罗慧宁的眼圈红了。

    此时乔梦媛过来探望罗慧宁,文国权起身出门,乔梦媛将鲜花插入花瓶中,望着罗慧宁憔悴的面容,芳心中一阵难过,她将一张开好的药方放在床头,轻声道:“罗阿姨,您一定点好起来。”

    罗慧宁望着那张药方,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一时间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乔梦媛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轻声道:“罗阿姨,过两天,等您身体好转,我陪您去神庙岛看看,好不好?”

    罗慧宁含泪点头。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大官人陪着陈雪坐在月下饮茶,这厮侃侃而谈,将自己的建国大业吹得天花乱坠,说来说去还是指望着能够说动陈雪陪他一起回去。

    陈雪轻轻抚摸着隆起的小腹,柔声道:“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们每个人对所谓的权力都没有任何的兴趣,我们只希望能够守在自己的爱人身边就已足够。”

    张大官人道:“我还指望着你当国家博物馆馆长呢。”

    陈雪道:“我现在很好,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把孩子生下来,你这个当爹的有没有想好孩子的名字?”

    张大官人道:“我下面是昌字辈,你坚持把他留在这里,给我在大隋朝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不如就起个宗字,叫张昌宗怎么样?”

    陈雪只惊得花容失色:“你……”

    “怎么?张昌宗不是挺好的吗?”

    陈雪望着他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叹,看来他真是不知,难道这世上居然会有如此巧合之事,张昌宗何许人也?若干年后秽乱大唐后宫,一代女皇武瞾的男宠是也,如果真是如此,倒要考虑这孩子让他带走了。

    张扬道:“这名字不好吗?要不我们改动一下,改动,改动,对了那干脆就叫张易之?”

    陈雪咬了咬樱唇,终于还是没有道破这件事,轻声道:“张扬,还是说说你的国家准备起个什么名字?”

    张大官人想了许久道:“不如就叫理想国……”

    ·

    

Snap Time:2017-08-20 02:49:34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