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作者:石章鱼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后记(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免费(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国(下)


    萨德门托一听,俩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他妈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小子怎么就那么敢想呢?他连连道:“张扬,这事儿我帮不了你,哦,mygod!我真的帮不了你。”

    张扬道:“你别急着把话说死了,这事儿不是我求你,是我帮你,在如今的世界上,还有钱办不成的事情吗?我觉得没有,你要是不帮我这个忙,我也能找到现任总统,人家正谋求连任呢。”

    萨德门托只是笑。

    张扬道:“我懒得跟你说,具体的秦清跟你说,我告诉你老萨,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儿,我是看在咱俩老朋友的份上帮你,你自己好好考虑。”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萨德门托将手机还给秦清,撇了撇嘴,耸耸肩,做了个爱莫能助的架势,心中却想这张扬十有八九是疯了。

    秦清微笑将一份名单递给他,萨德门托看了看上面的名单。

    秦清道:“如果你能把张扬所说的事情搞定,那么这些人就会成为你竞选的有力支持者,而且你竞选所需的经费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萨德门托愣了一下。

    秦清微笑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逐一打电话去确认,还有,张扬只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你可以拒绝,他同样可以选择其他人。”

    萨德门托的手都颤抖了起来:“你是说……这些人都会支持我?”

    秦清道:“你有一天的时间去验证。”

    离开萨德门托的办公室,一直在外面等待秦清的常海心走了过来:“清姐。怎样?”

    秦清挽住她的手臂,和她一起走入电梯。方才笑道:“这老狐狸,他真正在乎的是总统的宝座,至于这个世界上又多了哪个国家,少了哪个国家,他才不会在乎,更何况这件事跟美国的利益无关,他又有什么理由去反对?”

    常海心道:“就算美国这边支持,是不是还需要征求其他国家的同意?”

    秦清道:“敏儿已经摆平南韩那边的事情。他们会第一个投票支持。”

    常海心道:“这么说,岂不是已经差不多了?”

    秦清道:“只需要多点耐心!”

    张大官人和顾佳彤站在元和集团重新修整一新的拱形天桥之上,明月当空,站在拱桥之上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天上的星辰。

    张扬微笑道:“我一心想让你变回佳彤,可是你却始终还要将元和幸子这个角色扮演下去。”

    顾佳彤依偎在张扬的怀中:“我不想做什么元和幸子,可是丽芙和贝贝却要我继续扮演下去,我仔细想过。三年!等这三年过去,我就可以彻底将这里的一切扔下,无牵无挂的守在你的身边。”

    张扬道:“能将蛟龙会带上正途,以免他们再度危害中国的利益绝对是一件有意义的大事。”

    顾佳彤道:“你不是要建立自己的一个小国家了吗?”

    张大官人抗议道:“什么小国家?好歹二百多平方公里,世界上比这小的国家多得是。”

    顾佳彤笑道:“你啊,真把建国当成儿戏了。”

    张大官人道:“我就纳闷了。连杨广那种人都能统治国家,我为什么不能?跟他比起来,我勉强也算得上英明神武吧?再说了,我都被中国从户籍上给注销了,别的国籍我又看不上。所以只能自己对付一个了,嘿嘿。还别说,这件事啊,还真有意思。”

    顾佳彤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对了,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养养?”

    张大官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别瞎猜,我跟她之间没什么?很久没见了。”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我看她对你倒是一往情深,只怕这辈子非你不嫁了。”

    张大官人道:“聊点别的,这事儿不靠谱,你得相信我的人格。”

    顾佳彤道:“别的我能相信,就是这方面我还真不信,你不是说跟查薇没什么,那你上月去欧洲的时候,你好像有三天晚上都跟她一起住的!”

    张大官人脸皮发热,尴尬笑道:“佳彤,你这些事儿都是听谁说的?”

    顾佳彤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养养也在那边深造,你敢跟我说你没见过她?”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道:“那啥,今晚的月亮可真圆啊!”

    顾佳彤知道他打岔,搂住他的臂膀,俏脸贴在他的肩头,小声道:“陈雪真得留在了那边?”

    张大官人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习惯的位置,比如清姐喜欢行政管理,她对建国的事儿就格外卖力,以后她就是政府总理,海心就是国务院发言人,晓晴是卫生部长,海兰是国家电视台台长,歆颜就当宣传部长、晓晴呐,卫生部长,丽芙、桑贝贝俩负责国安局,丹晨负责文化部,茵茹负责财政部,小妖好斗,就让她负责国防,敏儿负责外交部。”

    顾佳彤笑道:“还没怎么着呢就开始封赏官职了,别忘了查薇。”

    张大官人老脸略红道:“那啥,勉勉强强让她干个组织部,多少也遗传她老子点本事。”

    顾佳彤道:“嫣然呢?梦媛呢?”

    张大官人道:“嫣然她啊是啥也不愿干,最不听从我的指挥,我看她对小孩子特别耐心,就教育部长吧。梦媛嘿嘿,她当我的私人助理,平时国家大事全都推给她和清姐。”

    顾佳彤道:“你好像把我和养养给忘了。”

    张扬道:“你就是咱们国家第一任驻日大使!”

    顾佳彤禁不住笑了起来:“听起来好像真有那么点意思,养养呢?养养你打算给她一个什么官职?”

    张扬道:“她特有爱心。咱们成立一红十字会,让她当秘书长吧。准保会把每一分钱送到需要帮助的人们手中。”

    顾佳彤道:“这事儿好像一直都是小妖和秦萌萌在做,我看还是萌萌合适一点。”

    张大官人道:“那养养就当烹饪协会外加美协主席吧,虚职,这丫头还真不适合当官。”

    “我看行,总得给我妹一个位置。”

    张大官人听出了顾佳彤的言外之意,这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尴尬,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这货还算表里如一,居然能够厚着脸皮地问道:“那啥。佳彤,我这人是不是有些贪心?”

    顾佳彤道:“贪心不怕,就怕不负责任,反正你胃口一直都很大,做好辛苦一辈子的准备了。”

    张大官人笑道:“放心吧,我生命不熄战斗不止,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幸福乐的婚姻生活。”

    “真不要脸你!”

    张大官人道:“我是隋朝人啊。在我们那时代,谁要是没个三妻四妾,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顾佳彤道:“我才不信。”

    “不信?赶明儿我带你去那边旅旅游,见识见识。”

    “好啊,我刚好可以去探望陈雪,看看她在那边过得怎样?”

    乔老望着眼前的那块奇石。不由得啧啧称奇:“梦媛,这块石头是从哪儿得来的?”

    乔梦媛笑道:“偶然的机会得到,这石头据说是隋炀帝收藏在宫中,后来流落民间,最后辗转到了一个旧货摊上。我不识货,可是一个朋友懂行。买下来转赠给我,我拿来送给您老了。”

    乔老道:“真是不错,看起来真得很像一条张牙舞爪的长龙。”

    乔梦媛道:“爷爷,我跟您说得那件事您看怎么样?”

    乔老道:“哪件事啊?”

    乔梦媛撅起樱唇道:“就是神庙岛建国的事儿。”

    乔老道:“还真是能折腾啊,我过去都以为你在说玩笑,当真?”

    乔梦媛道:“当然是真的!”

    乔老道:“梦媛啊梦媛,这块石头就是想来收买我这老头子的礼物吧。”

    乔梦媛不好意思道:“爷爷,送这块石头,真没有其他的目的。”

    乔老呵呵笑了一声,轻声道:“梦媛,爷爷只要问你一句话,如果你的答案让我满意,我会考虑帮你这个忙。”

    乔梦媛点了点头。

    乔老道:“那小子是不是还活着?”

    乔梦媛愣了一下,然后答道:“有的人虽然死了,可是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乔老笑道:“其实这样的事情,他应该去找文总理才对。”

    乔梦媛道:“爷爷,美国那边都已经解决了。”

    乔老道:“他们当然容易解决,只要给钱,什么都肯干。”

    乔梦媛摇晃着他的手臂道:“爷爷,您给我个明白话,答应还是不答应?”

    乔老道:“反正这件事跟国家利益没有任何的冲突,老美如果支持他,大不了这次我们不投反对票就是。”

    乔梦媛道:“也不许弃权!”

    乔老道:“那就是非得赞成喽?你是不是还邀请我参加你们的开国大典啊?”

    乔梦媛格格笑道:“爷爷,其实他还是蛮低调的。”

    乔老道:“低调个屁,他要是低调,这个世界上就没人张扬了!”

    罗慧宁彻底病倒了,望着妻子的病容,文国权满面愁云,他握着妻子的手低声道:“慧宁,你点好起来,有你在,咱们才是一个家。”

    罗慧宁摇了摇头:“这个家早就散了,小玲走了,浩南又得了精神病,你不用管我,还有那么多的大事等你去处理。”

    文国权道:“慧宁,我请了假,今天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在这里陪你。”

    罗慧宁道:“不用为我做这些,不值得……”

    文国权紧握着妻子的手,低声道:“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最为珍贵的始终是你。”

    罗慧宁的眼圈红了。

    此时乔梦媛过来探望罗慧宁,文国权起身出门,乔梦媛将鲜花插入花瓶中,望着罗慧宁憔悴的面容,芳心中一阵难过,她将一张开好的药方放在床头,轻声道:“罗阿姨,您一定点好起来。”

    罗慧宁望着那张药方,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一时间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乔梦媛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轻声道:“罗阿姨,过两天,等您身体好转,我陪您去神庙岛看看,好不好?”

    罗慧宁含泪点头。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大官人陪着陈雪坐在月下饮茶,这厮侃侃而谈,将自己的建国大业吹得天花乱坠,说来说去还是指望着能够说动陈雪陪他一起回去。

    陈雪轻轻抚摸着隆起的小腹,柔声道:“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们每个人对所谓的权力都没有任何的兴趣,我们只希望能够守在自己的爱人身边就已足够。”

    张大官人道:“我还指望着你当国家博物馆馆长呢。”

    陈雪道:“我现在很好,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把孩子生下来,你这个当爹的有没有想好孩子的名字?”

    张大官人道:“我下面是昌字辈,你坚持把他留在这里,给我在大隋朝传宗接代,开枝散叶,不如就起个宗字,叫张昌宗怎么样?”

    陈雪只惊得花容失色:“你……”

    “怎么?张昌宗不是挺好的吗?”

    陈雪望着他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叹,看来他真是不知,难道这世上居然会有如此巧合之事,张昌宗何许人也?若干年后秽乱大唐后宫,一代女皇武瞾的男宠是也,如果真是如此,倒要考虑这孩子让他带走了。

    张扬道:“这名字不好吗?要不我们改动一下,改动,改动,对了那干脆就叫张易之?”

    陈雪咬了咬樱唇,终于还是没有道破这件事,轻声道:“张扬,还是说说你的国家准备起个什么名字?”

    张大官人笑道:“我想好了,就叫理想国……”

    我晕,起点免费最多一千字,对不起了,最后结尾弄个乌龙,对不起各位,我太惭愧了!

    

Snap Time:2017-08-23 19:53:16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