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二十九章强吻

  
  第二十九章 强吻
  她承认,从小她就懦弱,就胆小,就自卑!
  从小,她就被迫承受一切歧视,一切侮辱。都市小说www.9pwx.com
  从小,她就在心底告诉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可是这一次,她真的不想再忍下去。
  想到连爸爸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她的心痛得要失去知觉,要变得不是自己的了。
  茗汐闭上眼睛,然后狠狠的将牙齿一合。
  瞬间,浓郁的血腥味在两人纠缠不休的舌尖蔓延开来。
  薛祈惊只皱了一下眉,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放而更加用力的吻着她。
  他喜欢一切有挑战的事物。这个女人成功的勾起他挑战的欲望。放过她,只能成为妄想!
  薛祈惊一用力,将将茗汐压在坐垫上,略带薄茧的大手在茗汐身上游走着,最后停留在茗汐的腰间的拉链上,“韩茗汐,敢咬我,很好!”
  薛祈惊放开茗汐的唇,抬头看着满眼惊恐的女人邪恶一笑,『舔』『舔』了唇上的腥甜,“凡是得罪我的人没有一下好下场,你也不例外!宝贝,你说,我踩要怎么惩罚你?”
  茗汐呜咽出声,泪水顺着眼角不停地落下,她连连道歉,因为跟在他身边一个月,她好歹也『摸』清了他的一些『性』格,知道硬碰硬,吃亏的一定是自己,“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被『逼』急了!”
  “被『逼』急了?”薛祈惊反问道,好像听了一个笑话般嘴角扬起讥讽的弧度,“我不喜欢别人反抗我背叛我,我喜欢别人永远臣服的在我脚下,这一次你敢背着我偷亲其他的男人,敢反抗我。我些账,我们慢慢算!”
  话毕,他抬手准备拉开拉链,可是茗汐却突然捂着他的手,看着他拧眉时出现极不爽的表情,放软语气道:“少爷,带我去医院好不好?只要你带我去医院,我保证,我发誓,我一定乖乖呆在你身边,不惹你生气,不放抗你,不背叛你。我一定会非常听话,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你不让我做什么我绝不做。你不开心时,我可以哄你开心;你难过时,我可以陪你难过;你高兴时,我会比你更高兴。”
  听着她说这样的话,薛祈惊的心竟然一痛。他皱着眉头看着茗汐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乱』成一团。只不过一想到离雪,好不容易软下来的心,又坚硬起来。
  他翻身坐起身子,低声说,“包括不再与商翔宇见面,不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是!只要带我去医院,没经过你的同意,我绝不见他!”茗汐拽紧拳头,狠心说到。可是,那颗本来就很痛很痛的心,更痛!要知道,她依旧那么那么爱他!
  “去医院!”薛祈惊大声喊道。
  黑『色』的轿车立马掉转车头,朝医院奔去……
  黑『色』的轿车刚在医院门口,便引来路人好奇的目光!
  茗汐钻出轿车,朝爸爸的病房跑去。看着熟悉的景物,她再一次哭出声音。
  她多么想,这是上天与她开的一个玩笑。她多么希望在玻璃房外面可以看见那张熟悉的脸。
  薛祈惊跟在她身后,瞅见她这么着急的样子,为了来医院,她什么事情都答应,他很想知道是什么什么事情可以让她这样做!
  跑到住院部二楼,隔着玻璃看着加护病房那张爸爸睡过的床,她咬住唇,眼睛都不眨一下,只是安静看着那张床,仿佛在期待什么一样。豆大的泪水顺着脸颊一颗一颗滴落在地上。
  空无一人的廊子里,静得出奇,只能听见泪水落在地上发出的“滴答”声!
  薛祈惊站在她身后,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心中困『惑』不已。她为什么对着一张病床哭得这么厉害?
  看了足足十分钟,那张床,还是空空的,没有出现爸爸的身影,茗汐开始失声痛苦起来,她顺着玻璃一直滑一直滑,最后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呜呜……呜呜……”茗汐无助的哭着,看着越来越昏暗的走廊,她惶恐极了,害怕极了!黑暗,慢慢将她淹没吞噬,她陷在黑暗中,找不到一点光亮。她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也抓不住,只能自己抱住自己,躲在角落感受着被遗弃的滋味!
  窗外,刮起了大风。树被吹得张牙舞爪地剧烈地摇晃着,树叶发出“沙沙”声响,仿佛在弹奏一曲悲伤的音乐。
  薛祈惊站在走廊里,看着哭得悲痛欲绝的茗汐,心莫名的很痛,看着窗外,心中莫名悲伤起来。
  为什么,今晚好像十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夜晚,他也同样坐在医院走廊的地上大哭,外面吹着同样大的风,甚至比这更恶劣,还下着瓢泼大雨。
  薛祈惊移动一下步子,想安慰她,可是,刚移动一小步……
  “咔——”
  “咔咔——咔——”
  “轰隆隆——咔咔——”
  薛祈惊的所有动作戛然而止。他抬头看向天际那一道粗大的闪电,眼睛里闪烁着浓浓的悲伤!
  “呜呜……呜呜……”茗汐听见雷声,吓得使劲往墙上挤,她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让她畏惧的雷声。
  四岁那年妈妈离去的那一晚,打着同样大声的雷。难道爸爸真的离去了?狠心离去了?
  薛祈惊皱眉,弯下腰,试着将茗汐从地上拉起来。
  可是茗汐仿佛已经达到悲伤的极限,她躲避着薛祈惊,用力捶打着薛祈惊,不让他碰自己,“走开!不要碰我,不要!我是被人遗弃不要的布偶,连父母都抛弃我,世界上没有人要我了,再也没人对我好,没有人疼我了……呜呜……”
  这句话像一根导火索,触及到薛祈惊心底最深最不愿意提起的伤痛,他的心一颤。
  他记得他曾经也说过同样的话!
  不知道是同情,还是其他什么,他忽然有将她拉进怀里的冲动。
  可是,就在他要准备拉她进怀抱时,走廊的另一头响起了脚步声。
  薛祈惊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女人踉跄的跑过来。站在离茗汐五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住脚步,忧伤的看着她。
  “呜呜……”茗汐抬头看着齐齐,泪水像决堤的洪水,挡不住的下滑。
  “茗汐,对不起,茗汐!”齐齐扑过来抱住茗汐,难过的哭泣来。
  没有人知道她的自责,当初她答应过茗汐会好好照顾伯父,如果有什么状况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她,可是……就在昨晚,伯父突然病发而亡!
  是她害茗汐与伯父最后一面都没见上,她真的无脸见她了!
  “齐齐,我爸爸呢?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你是和我开玩笑的,我爸爸还好好的。齐齐,你告诉我啊!”
  茗汐抓住齐齐的胳臂不停的追问道,布满悲伤的眼睛闪烁着最后的希望。
  齐齐呜咽的咬住唇,她实在不忍心告诉她事实,却又不得不告诉她。
  “茗汐,你要坚强一点,如果伯父天上有知的话,看见你这么伤心,他一定非常难过的。茗汐……”
  齐齐抱住茗汐,紧紧的抱住,感受到她哭得颤抖的身子,心很痛!
  薛祈惊诧异,难道以前错怪她了?
  走廊里再次传来脚步声,但是,还有床划过地板的声音。
  

Snap Time:2018-11-18 22:52:19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