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五十六章麻醉剂用完了

  
  第五十六章 麻醉剂用完了
  薛祈惊见薛老太执拗的模样,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奶』『奶』,不去了,那等茗汐出了手术室,我们再去好不好?我现在去给你拿一点『药』!”
  薛祈惊起身,看见亮着红灯的手术门,心里『乱』『乱』的,也空空的!这种怪异的感觉,他曾经也有过!
  不知道她会不会闯过这一关!
  想到子弹可能穿过她的心脏,薛祈惊就觉得胸口像被什么堵着,好难受!
  朦朦胧胧中,茗汐感觉她好像身陷一片白雾之中,强烈的白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都市小说www.9pwx.com
  难道她去到天国了吗?
  茗汐觉得她的身体像浮萍一般漂浮不定。她在原地转动着,想看清她此刻身陷什么地方,奈何眼前一片白雾,一片朦胧。
  她一定去天国了,否则不会有这种感觉。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她觉得很欣慰。在人生最后一刻能救一个人,她突然自己佩服起自己来。她发现,其实她也可以见义勇为,可以很勇敢。可是,她还是好难过!
  去了天国,见不到翔宇了!
  去了天国,就看不到齐齐!
  去了天国,就不能骂臭猪男了!
  世间唯一对她好的三个人,她都见不到了。她真的很难过!
  如果真的去了天国,那他亲自下厨煮的饭不是吃不到了?
  想到这里,茗汐突然觉得胸口像有人拿着一把刀,正残忍地一刀一刀毫不留情的割着,她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茗汐在白雾里旋转着,看着白茫茫的一片,泪流满面。
  天国?
  天国!
  那她的爸爸呢?她妈妈呢?不是说人只要一死,她最亲的人都会来接她吗?
  可是,为什么她的爸爸妈妈没来接她?
  茗汐蹲下身,看着白茫茫的一片,她哭了……撕心裂肺的哭了……
  她的爸爸妈妈呢?为什么她找不到他们?为什么他们不来接自己?莫非,他们真的不爱自己了吗?
  爸爸,妈妈,你们真的舍得扔下我吗?我在人间你们狠心抛弃我,就算我到了天堂,你们也不要我了吗?
  爸爸,不要离开我!
  妈妈,不要离开我!
  爸爸,你不是告诉我,会有人代替你来爱我吗?为什么没人?我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妈妈,你不是说我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吗?为什么你要先离开?为什么我抓不住你的手?为什么不对我说一句就走?
  爸爸,妈妈,我会乖,我会拼命赚钱,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只求你们别离开我。
  爸爸……
  妈妈……
  茗汐蹲在白茫茫的一片大雾中,不停扫视着四周,她想看见他们的身影,可是……
  没有人!
  除了她自己,一个人也没有!
  茗汐觉得她的心好痛,她能真实感受到那把割她心的冰凉的刀子的温度。茗汐痛得蜷缩在一团。
  “病人又有了知觉,并且情绪激动,继续全身麻醉!”医生紧张的全身都在冒汗,现在是取出子弹的关键时刻,不能有半点差错。
  “不好了,麻醉剂用完了……”护士紧张地大喊一声。
  薛祈维急匆匆并且愤怒到极点来到医院,直接奔上医院三楼的手术室,一看见薛祈惊,没说一句话,上前一步就拽住他的衣襟,拳头毫不留情地挥了过去……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薛祈惊吃了一拳,他高大的身子往后差一点趔趄,如若不是扶着墙壁,或许他早就狼狈地摔在地上了。
  嘴角火辣辣的疼,嘴里也渐渐蔓延着腥甜味儿,薛祈惊眼眸一寒,紧紧抿嘴唇,然后速起身,握紧拳头就朝欲来打他第二拳的薛祈维猛击去。
  薛祈维重重地吃了一拳,然后狼狈地往后栽去去,他倒在椅子上,一排并连着的胶椅裂成了两半。
  薛祈维眼冒凶光,抬手缓慢却极度用力地查去嘴角的血渍。
  薛祈惊『揉』着嘴角,恶狠狠地咆哮道:“你疯了吗?”
  薛祈维坐在地上,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地板,在听见薛祈惊的声音后,才缓慢将视线移向他,他双眼冒着熊熊怒火,“没错,我疯了,我是疯了!”
  薛祈维倏地从地上弹跳起来,上前就抓住薛祈惊的衣襟道:“我是疯了!告诉你,如果韩茗汐出事,我一定像疯子一样的杀了你!”
  薛祈惊一把拧住薛祈维抓住他衣襟的手,使劲一用力,便听见手指骨节发出的“咯吱”的声音。
  “想杀我?呵……薛祈维,恐怕你还嫩了点,如果你把我惹火了,我就让你看不见明天的日出!”
  薛祈惊冰冷不掺杂丝毫情感的声音使空气骤然结冰。
  薛老太在旁边彻底被这两个因为一个女人而大打出手的小子震惊,不过,震惊之后,她起身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踱着步子。
  从小到大,他们两人打架的次数还少吗?薛老太对于他们打架见怪不怪了。不过这还是头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而大打出手,算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奇怪。
  不过这只能证明她的孙媳魅力大啊!
  想到她的孙媳,薛老太就忐忑不安起来,“已经进去四个小时,怎么还不出来?”
  “呵,是吗?”薛祈维冷笑一声,松开抓住薛祈惊衣衫的手,然后吸了一口气,冷言道:“薛祈惊,你和她离婚吧!”
  一听离婚两个字眼,在一旁焦急等待的薛老太大惊失『色』,她已经顾不得那啥了,与薛原天之间的约定,不『插』手他们两兄弟之间的事情。她奔上前,卡在他们中间,然后用力一推,两人的距离被拉开了。
  “离什么婚?我不允许!我就喜欢茗汐,讨厌离雪,所以,我绝不允许。”薛老太气鼓鼓地瞪着薛祈惊,也瞪着薛祈维。当然薛老太不知道离雪已经“死”了……
  薛祈惊的脸『色』微暗,斜睨着薛祈维。想让他与她离婚,然后趁虚而入?妄想!
  他的东西,决不允许别人碰。尤其是他!
  回想这段时间薛祈维与韩茗汐之间的暧昧关系,薛祈惊心中腾升起莫名的怒火,不过,他此时却浅笑道,“这一辈子,我绝不会和韩茗汐离婚!死了这一条心吧!
  薛老太松了一口气,抱着薛祈惊的脸就猛亲一口,“这才是我的乖孙子,心肝宝贝!”
  薛祈惊皱了一下眉,脸带囧『色』,“『奶』『奶』,以后别这样,我已经长大了!”
  话毕,他抬眼扫视一下四周,瞅见四周没人,他才松了口气。
  薛老太嘴一撇,不高兴道:“是不是有了老婆,就嫌弃『奶』『奶』了?哼……亏我从小到大这么疼你!”
  薛祈惊笑笑,扶着薛老太在椅子上坐下,“『奶』『奶』,当然不是了!”
  薛祈维脸『色』凝重,独自走到手术室门口,不安地朝门缝里瞅,想看见里面情形,哪怕一眼,只要确定茗汐没事,他就放心了。
  薛祈惊寒着眸子,走到薛祈维什么,低沉着声音道:“你对她似乎关心过度了,记得适合遏制!”
  薛祈维冷笑一声,回头看着薛祈惊,见他一脸盛气凌人的模样,忍不住开口戏谑道:“哥,你确定不会和茗汐离婚?如果她出现,你还会这么坚持吗?”
  她?她是谁?
  

Snap Time:2018-11-18 22:54:27  ExecTime: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