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六十一章抵押

  
  第六十一章 抵押
  玲姐恭敬点点头,瞧见薛祈惊满脸怒气,邀功的打算立即扼杀在脑海中,“是,少爷!”
  薛祈惊是一脚踢开房门的,走进房间没看见茗汐的身影,只听见从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声音。都市小说www.9pwx.com
  他拧了一下眉,步走到门口,顿了顿才一脚踢开浴室门。
  茗汐被踢门声音吓得立即从水里钻了出来,惊恐地看着大步走进来的男人,“少……少爷!”
  薛祈惊走到茗汐身边,一把就将她从浴缸里捞了出来,然后毫不留情将她推倒在地。
  茗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也不懂薛祈惊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整个人就摔在了硬邦邦的地上。
  “少……少少……爷!”茗汐忍着身体的疼痛,抬起清澈的眸子闪烁着恐惧。她坐起身子,习惯『性』的往墙角缩。
  薛祈惊看着茗汐光『裸』的身体,白皙的肌肤在明黄的灯光着散发着白光,嫩滑的肌肤上水珠一颗一颗往下滑去。可是,当看见她心口那一条粉红的伤疤时,眼睛一沉。
  茗汐注意到薛祈惊怪异的眼神,下意识低头看去,却在看下去时,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茗汐尖叫一声,然后条件反『射』起身去抓浴巾。
  而薛祈惊却在茗汐跑过去抓浴巾时,一把将她拦住,然后冷笑道:“你在我面前这样已经不止一次了,是害羞,还是故意装矫情?”
  茗汐抬手护住自己胸前的春光,声音有些颤抖,“少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他在发怒,他在生气,一定是她做错了事情,让他生气了。
  “哦?那你说说,你做错了什么?”薛祈惊饶有兴趣地望着满眼惶恐的茗汐。他还没说生气的原因,她居然开始道歉了。这样的她,还真熟悉。
  “我……我……我不该……”茗汐在那里“我”了半天也没找到薛祈惊发怒的原因,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自己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今天才回家,她不记得自己做错了事情让他生气啊!
  茗汐拼命回忆着今天回薛家后,有可能得罪薛祈惊的事情。可是,她真的没做错事情啊!
  薛祈惊抬起手,顺着茗汐的背部一直『摸』到茗汐的肩膀,然后触『摸』上茗汐不断滴水的长发。
  或许看出了茗汐找不到理由,薛祈惊猛地一下抓住她的头发,然后用力往下一扯,咬牙切齿道:“别以为『奶』『奶』喜欢你,疼你,就可以目中无人,把自己当成薛家的女主人。我警告你,这一辈子你休想再像今晚这么活。”
  发根传来的疼痛,让茗汐眼泪簌簌而下,她明白他生气的原因了。她泪眼朦胧地看向薛祈惊,甚是委屈道:“我没有,我没想过当薛家女主人。我也没目中无人,你误会我了!”
  今晚她只是太开心了。
  “是么?”薛祈惊冷笑地质问道。其实,他只是随便找一个理由修理她,顺道提醒一下自己罢了。他对她除了恨,其他什么感情绝不能有。
  一个月前在手术室出现的异常情绪,决不能在他身上出现第二次。
  “你知道吗?每一次看见你笑得很开心,过得很幸福,被人宠着,我就想杀人!”薛祈惊冷冷地对着茗汐低吼道,他眼睛迸『射』着浓浓的冷光,使得茗汐全身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凭什么你要过得开心?凭什么你要得到幸福?凭什么有人宠你?而离雪凭什么失去生命?她得罪谁了,做错了什么了?凭什么她不能开心,不能幸福,不能被人宠着?”
  茗汐紧紧咬住唇,胆怯的不敢看薛祈惊的可怕的眸子,她移开眼睛。她对不起离雪,是她害死离雪的,所以他惩罚她,折磨她,是她活该!
  可是,为什么她会这么难过?为什么今天面对他的折磨与以往的感觉不一样?为什么,她好想哭,好想大哭!只因,他的心底没一点她的位置!
  “对不起!”茗汐半天才吐出三个字。
  “除了这三个字,你能说点其他的吗?难道离雪的命只值得到这三个字吗?”薛祈惊冷冷看着她,满眼鄙夷。
  “我会把钱还给你!”茗汐小声说道。
  “还?”薛祈惊讥笑道,“我想问问,一百万,以你的能力要还多久?一年?十年?还是一辈子?”
  “从明天起,我会出去打工,我可以多找几个工作,一定尽还你钱!”茗汐坚定地说。
  薛祈惊冷笑,抬起一根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本金还了,那么利息呢?你害死离雪,毁我幸福的利息呢?”
  茗汐全身战栗,被迫迎接着他犀利带着欲望的目光,微微启动红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就用你一辈子的幸福和你的自尊来抵押,怎么样?”薛祈惊目光发寒,嘴角扬起讽刺的弧度!
  茗汐怔住,望着薛祈惊深不见底的眸子,彻底『迷』失了自己。她看不清未来的路,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
  茗汐脚底突然腾空,她吓得几乎惊叫出声,整个人被薛祈惊横抱起。
  薛祈惊抓过茗汐挂在衣架上的睡袍,然后大步跨出浴室,走到卧室,将茗汐往床上一扔,然后面无表情地盯着床上惊慌无措的女人。
  茗汐扯过被子,将全身盖住,惶恐的瞪着薛祈惊,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强要自己?
  想到以前那生不如死的折磨,茗汐把自己裹得更严实。
  薛祈惊将浴袍砸在茗汐的脸上,然后冷冷地说:“滚下去!”
  茗汐浑身一颤,急忙穿好衣服,然后跳下床,飞躺在地上,像虾米一样缩在一团,把眼睛闭得紧紧的,深怕他再发怒牵扯到自己。
  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外流。
  她的心,好像真的要冰封了!她不应该对他抱有幻想,他终究只是一个冷酷无情,只对一个女人温柔的男人罢了。趁早收起她的心,躲得远远的。那个男人不能爱,一旦爱上就注定如飞蛾扑火般自取灭亡。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他有那么一点点动心,或许,只因为手术那天……
  薛祈惊冷冷地勾起唇角,走到床边,看见被茗汐弄『乱』的被子,皱着眉头将被子仍在地上,转身在衣柜里取出一床新被褥,“被你碰过的东西,让我觉得恶心!”
  茗汐缩了缩身子,假装没听见。
  薛祈惊关灯,准备休息,可是躺下不到三分钟,房门被人大大打开,灯也忽然亮了,然后便是暴怒的声音:“你这个丑小子,我打死你!”
  薛老太冲上前就把薛祈惊从床上拉起来,然后看着因受了惊吓而半坐起的茗汐,眼睛瞬间湿润,她抬起巴掌就朝薛祈惊的俊脸重重地扇去,“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茗汐重病刚愈你居然让她睡地板,你……我打死你!”
  “啪……”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嘹亮地响起。
  从下人口得知的消息果然没错,本来她不信,不信她的孙子这般冷血,会对一个柔弱的女孩这般冷酷。可是眼见为实,她不得不信。她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对外茗汐。
  

Snap Time:2018-11-18 23:10:08  ExecTime: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