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九十四章醋意3

  
  第九十四章 醋意3
  “呵呵!”薛祈维突然失声笑了出来,他随『性』地甩了甩湿透的头发,然后淡淡地回答道,“哎呦,这也被你看出来了?变聪明了嘛!”
  还不是一个单纯的小女人!以为她看出了什么端倪,结果,只看见最表层的。都市小说www.9pwx.com
  阿弥托福——他薛祈惊真的好像对着如来和观音深深鞠一躬,保佑他的心思没被她看透。
  “呵呵!”茗汐突然扬起一抹甜甜地笑容,她扭头看向一脸无奈的薛祈维,然后道,“猪,我是不是变得勇敢一点?刚才居然没被吓得跑掉耶!”
  薛祈维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不过他却突然笑了出来,“是啊,是啊,叉现在也学会反击,是有进步!”
  茗汐笑笑,然后认真的看着薛祈维,“谢谢你刚才帮我!所以,给你一个奖励!”
  茗汐咬了咬唇,速浅啄了一下薛祈维的脸,然后起身大步跑开……
  薛祈维吃惊地瞪大眼,他完全没想到茗汐会突然吻他,这个吻来得太突然了。他愣在了原地,不过很就缓过神,他捂着刚才被茗汐吻过的脸笑了笑,却笑得极度深沉,让人看不透他的笑容里究竟蕴含着什么。
  “韩茗汐,为了这个吻,我死也不会放手!”薛祈维淡淡地开口,而眼睛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第二天,茗汐和薛老太协商谈判N久,薛老太才极度不愿意地点点头,答应她去打工。
  得到允许的茗汐,在下山的必经之路上蹦蹦跳跳,她伸开双手迎接着微风,任由它们将她的发丝吹『乱』,她却乐得像一只老鼠,速在山路上奔跑着。
  茗汐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一接通就兴奋地大声呼喊道:“齐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齐齐在电话那头,听见茗汐要给她讲好消息,好奇兴奋地问道:“茗汐,到底什么好消息?”
  “呵呵……我告诉你哦,从今天起,我又要去陪你咯?『奶』『奶』答应让我外出打工,齐齐,从今天起,我们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好高兴哦……”茗汐抱着手机兴奋的讲道。
  “切……”齐齐翻了一个大白眼,然后骂道,“我说韩茗汐,我想这天底下只有你喜欢打工吧?几乎所有女人都梦寐自己嫁一个有钱有势的帅老公,把自己养着,而你可好,居然隔三差五跑出来打工。我说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夹了?回去当你的少『奶』『奶』,好好享你的福,要知道人生何其短暂,如果我是你的话,非得好好享受一番不可,才不会像你那么傻,居然跑出来打工!”
  “哎呀,齐齐,我想你了嘛,再加上在薛家整天除了睡觉,我都找不到事情做,呵呵…,好啦,先不聊了,一会我去找你!就这样啦,拜拜……”茗汐高兴地挂掉电话,将手机收起,然后沐浴着清晨的阳光,一蹦一跳朝山下的公交站跑去。
  她与薛老太商量好了,每天早上乘公交车去上班,而晚上下班司机来接。
  茗汐刚跑到山脚下,便看见五百米外的公交车徐徐而来,于是她慌张地朝对面的公交站牌跑去,可是,刚抬脚,从山上突然驶出一辆银白『色』的轿车从她的身旁擦过……
  茗汐险些被车子刮伤,她赶紧退后几步,然后极不爽地朝轿车瞪去。
  在轿车与她交叠的那一瞬间,茗汐看见开车的是一名染着暗红『色』头发戴着一双黑『色』墨镜并且看不出任何表情的男人。
  睨着要在转弯处消失不见的轿车,茗汐撇撇嘴,对于这种嚣张并且不注重他人安全的男人她实在有些不满。
  不过,茗汐却突然疑『惑』起来。
  这车,不是薛家的,而这男人,她也从未见过。
  难道,这山上还住有其他人?
  茗汐纳闷地挠挠头,脑子里成功地变成了一团浆糊。
  她痛苦地摇摇头,道:“算了,不想了,反正与我无关!”
  收回视线茗汐看向车站,可是,看见缓慢启动的公交车,茗汐心里一慌,她大叫着朝公交车追去,“等一下,还有人……”
  三个时辰后,茗汐才急匆匆冲进咖啡店。
  “齐齐,对不起,我刚才错过公交车了,呵呵……”茗汐趴在玻璃柜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好了,别解释了,赶换衣服,然后帮忙送巧克力!”齐齐忙得晕头转向。
  “恩!”茗汐钻进柜台,然后抓起工作服就朝试衣间冲去。
  一家高级的咖啡厅里
  “如何?这一次,可有线索?”一名身穿西装坐得笔直的男人,淡淡地问着对面头发染成暗红并且长得异常俊美的男人。
  暗红头发的男人摇了摇头,用不带任何情感的眼睛看向男人,道:“我查过,并没有你要找的人!”
  男子神『色』黯淡,然后缓缓道,“如果找不到她,恐怕我父亲死也不瞑目!”
  “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她的!”暗红头发的男人,坚定地说。
  “可是,我父亲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最多一年,而寻找她,我已经花了整整五年也毫无线索。毅,我的真的很担心,我连父亲最后一个愿望都满足不了。”男子的神『色』越来越黯淡,好看的眸子闪烁着浓浓的悲哀。
  “她身上除了大腿上有一颗菱形的红痣外,还有其他的记号吗?”被称作毅的男人皱了皱眉,沉思一会才低声问道。那胎记未免也太隐蔽,这叫他一个大男人如何查?
  男人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有些悲伤地看着窗外。
  “南宫,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完成你父亲的愿望的!”
  南宫齐点点头,然后道:“对了,下午公司还有一些重要会议,你与我一起去吧!”
  毅点点头,脸上依旧看不出一丝情绪。
  “茗汐,这是2号的巧克力,这是30号的巧克力外加一杯咖啡。”齐齐忙得不可开交,她将客人需要的巧克力放在盘子里,示意茗汐送去。
  茗汐也忙得不可开交,她在整个巧克力店里不停穿梭,要知道送巧克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仅要讲究速度,更不能把巧克力送错。
  “好,我马山送去!”茗汐端起30号的巧克力和咖啡速转身,可是就在转身的那一瞬间,由于她太着急从而动作幅度很大,直接撞在欲出咖啡店的南宫齐身上。
  茗汐目瞪口呆地望着咖啡顺着他名贵的西装一直下滑,最后滴落在他昂贵的皮鞋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茗汐急忙掏出帕子欲把南宫齐身上的咖啡擦干净,但是她的手突然被人一把抓住。
  茗汐惊恐地看向抓住她手的人,却在看见他头发的颜『色』时,有些恍惚。他是早上差点撞到她的那人?
  “你以为,擦干净就没事了吗?”毅冷漠地低声说道,而波澜不惊的眸子一片冰寒。
  茗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怎么比薛祈惊还要寒冻吓人?他简直就像从南极冰川走出来冰人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齐齐见了,急忙跑过来道歉,“她不是故意的,请您们别生气,我马上帮您们处理干净!”
  “不用了!”南宫齐对着茗汐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对毅小声道,“算了,别为难她们。换一件就行了!”
  

Snap Time:2018-11-21 18:22:51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