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一百六十二章干嘛勾引我

  
  第一百六十二章 干嘛勾引我?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竟然有些憋得慌。都市小说www.9pwx.com
  茗汐看出薛祈惊眼中的怒气,她速将手藏在身后,然后笑着说:“抬手干什么,呵呵!对了,现在很晚了,我该回去了,如果『奶』『奶』他们看不见我,应该要担心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完,茗汐欲转身冲进雨里朝薛祈维的别墅跑去。
  女人的直觉很灵敏,她能看出薛祈惊眼中的怒气是因何而生,甚至能从他的眸子里看出一点点异于一般人的火花。
  担心自己?还是关心自己?
  可是,自己还能再相信么?以前,她每一次选择相信,相信他是真的对自己好,真的关心自己,但是——
  最后都是以失望收尾!
  见茗汐故意躲避他,薛祈惊不知道为何,心中猛地腾升起怒火,他一把将茗汐给拽了会来,然后将她紧紧按在大门上:“是怕『奶』『奶』担心,还是怕你的情人担心?”
  “什么?!”茗汐被薛祈惊的话给震懵了。情人?她什么时候有情人了?为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难道他指的是薛祈维?
  “那个,你搞错了,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茗汐微微缓过神,她抬头欲解释,但是话还没来得及讲出口,薛祈惊速俯身堵住她的唇……
  “唔……”茗汐震惊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瞪着薛祈惊,而身子也在他碰触之后彻底僵化。
  薛祈惊轻轻吻着茗汐柔软的唇瓣,直到他的舌尖侵入她的嘴里,碰上她闪躲不已的小舌,他才猛然惊醒。薛祈惊速一把推开茗汐,然后带着几丝慌『乱』地说道:“韩茗汐,你干嘛勾引我?”
  茗汐懊恼地瞪着大眼望着薛祈惊!
  什么,她勾引他?有没有搞错?刚才是他突然就吻她,他居然把罪责安『插』在她头上?
  “知道错就对了!”见茗汐不开口说话,薛祈惊松了口气,如果她反驳,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吻她,哎!该死!
  “知道错就回去反思,以后不准再出来随便勾引男人!”薛祈惊心虚地说道,然后转身逃命似的立刻朝自己的别墅跑去。他现在竟然害怕看见她,害怕在她面前多停留一秒,囧啊!
  茗汐看着薛祈惊速消失的大雨中的身影,愤愤难平地嘟起嘴,她抬手用力擦了一下刚才被他吻过的唇,恶狠狠地吐出几个字,“强词夺理!”才转身顶着大雨朝薛祈维的别墅跑去!
  第二天,是难得的周末,茗汐陪着薛老太坐在游泳池边缘晒太阳。昨晚暴雨之后,今天的天气格外好。
  “茗汐,今天的天气不错,你为什么还穿着长袖?”薛老太吧唧着嘴,喝着果汁。
  茗汐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解释道:“『奶』『奶』,太阳太大嘛,我怕晒黑了!”昨晚受伤的事情,她不敢让薛老太知道。昨晚,她是偷偷回房间,然后悄悄把伤口处理好。
  薛老太翻了一个白眼,“现在都什么天气了,还怕晒黑!”
  “『奶』『奶』!”茗汐甜甜一笑,然后剥了一颗葡萄给薛老太,“吃水果!”
  “啊……!”薛老太把嘴张开,然后示意茗汐把葡萄喂给她。
  “哎,还是茗汐剥的葡萄香甜,再给『奶』『奶』剥几颗!”薛老太撇着嘴,高兴地说道。
  “嗯!”茗汐甜甜一笑,然后给薛老太剥葡萄吃。
  而薛祈维刚刚起床,他穿着泳衣,身体上披着一件大『毛』巾就从别墅慵懒地走出来。酒红『色』的碎发下一张邪魅到极点的脸颊,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格外诱人。强壮的体格,更是引得路过的女佣一阵脸红,然后娇羞的跑开。
  “『奶』『奶』,叉,早安啊!”薛祈维一边吊儿郎当地大声喊道,一边脱下『毛』巾直接“扑通”一声跳进游泳池,矫健的身躯就在清澈的池水里速穿梭着。
  薛老太见薛祈维来了,再听见他说的,老太一沉,“我说臭小子,什么早安?都不知道太阳出来多久了,还早安!你这个没出息的,像你哥学习学习,周末从来不休假照常去公司,而你没哪一周是不休假的!”
  薛祈维速游到游泳池对岸,然后掉转头速朝薛老太游过来。二十秒之后,薛祈维趴在游泳池边缘,甩了甩头发上的水,“『奶』『奶』,我这叫‘劳逸结合’享受生活,哪像我哥,一个木脑袋,只知道拼命工作,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人生。”
  “不知进取的家伙,居然诋毁起你哥来了!”
  薛老太抬脚就朝薛祈维踢去,而薛祈维速后退一步,等薛老太收回脚才重新扑在游泳池的边缘,“嘿嘿,『奶』『奶』,想踢我,哪有那么容易?嘻嘻,『奶』『奶』,你果然老了。小时候,每次都被你踢到,但是现在你踢不到我!”
  “你这个臭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薛老太听了薛祈维的话,立刻鬼,冒火。
  而茗汐看见他得意洋洋的模样,眼珠子一转,抓起葡萄就朝他扔去。
  “『奶』『奶』,你应该……”薛祈维本想继续说道,哪知道一颗葡萄不偏不移正好砸在他的眉心,他立刻呆在原地。
  “是啊,『奶』『奶』老了踢不到你,但是她可以找人接班嘛,我就非常愿意替『奶』『奶』踢你啊!”茗汐一边说着,一边抓起一串葡萄就朝薛祈维砸去。
  “咦!茗汐宝贝说得太对了,哈,从今以后茗汐就代表我,好好修理你!”薛老太撅起嘴,双手叉腰,对着薛祈维威严说道。
  而泡在水里,头上挂着一串葡萄的薛祈维,俊脸一黑,他气愤地从头顶上抓下葡萄,然后朝茗汐扔去,“叉,你居然敢用葡萄砸我,我看怎么收拾你!”
  茗汐笑呵呵地抓起果盘里的葡萄朝薛祈维扔去,“砸死你,我砸死你!”
  薛祈维心中一阵气愤,他直接捧起水,就朝茗汐泼去。
  “啊!”茗汐尖叫着直接从椅子上跳起,绕道椅子后面几米处,然后拔下抓在手里的葡萄就朝薛祈维的脑袋砸去,“猪,你居然敢用水泼我?我非砸得你满头包不可!”
  茗汐抓起葡萄猛地朝薛祈维砸去。
  如雨点一般密集的葡萄纷纷砸在薛祈维的脸上,他抬手一抹脸,然后单手撑着游泳池边缘就上了岸,他大步走到茗汐身前,一把将她的手腕抓住,“好啊。你居然敢用葡萄扔我,看我如何收拾你!”
  薛祈维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挠茗汐的痒痒。
  “哈哈……哈哈……”身上传来难耐的痒痒,使得茗汐大笑起来,她一边推着薛祈维,一边不能自控地往地上倒去。
  “哈哈……“
  “哈哈,哈哈……”
  从小到大,她最怕别人挠痒痒了,不知道薛祈维是怎么发现的。哈哈,痒死她了。
  而薛祈维一边用手臂搂着她欲倒下去的身子,一边用力挠她痒痒,“知道错没?如果知道错了,赶道歉!”
  “哈哈!”茗汐笑得泪水都出来了,她伸手抓住薛祈维的手,不让他再挠她痒痒。虽然痒得她实在有些受不了,但是茗汐还是不肯嘴软,“我没错,谁让你欺负『奶』『奶』的,我没错!哈哈……”
  

Snap Time:2018-11-18 22:53:22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