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一百六十七章再相见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再相见!
  话毕,离雪转身大步冲出医院。都市小说www.9pwx.com从现在开始,她不会再听薛祈维的话,她现在立刻去找他,她要得到他。因为到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她最爱的人,是他,一直是他,是那个一直默默守在她身边保护她长大的男人。而她这辈子,决不能失去他……
  离雪匆匆忙忙出了医院,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就速朝薛祈惊的公司奔去……
  而薛祈维却站在原地,有些无奈与踌躇,他想行动却不敢行动,因为他竟然有些害怕,害怕那女人再受到一点伤害。
  他叹了一口气,才转身向茗汐的病房走去。
  茗汐啊茗汐,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如果他们相见,你该怎么办?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茗汐啊茗汐,爱上你到底是对,还是错?是幸运,还是劫数?
  进了病房,他一眼就看见茗汐紧闭着双目,苍白的小脸因为睡不踏实而布满冷汗。
  薛祈维轻轻靠近病床,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她。而回忆却从与她的第一次相遇开始流动,直到此时此刻。
  看见茗汐就算睡着依旧流下不知是委屈,还是难过得泪,他的心一阵揪痛。如果当初他没想过报复她,没想过报复薛祈惊,那么她这一辈子是不是就不会和薛祈惊有丝毫瓜葛?
  看见自从她嫁给他开始,没一天乐,薛祈维突然自责愧疚的要死。
  茗汐,从这一刻开始,让我来取代你父母来爱你保护你,好不好?
  想到这里,薛祈维不由自主地弯腰小心翼翼地擦掉茗汐眼角流下的泪水。可是他没想到她睡的那么浅,刚碰上她的脸颊,她就突然惊醒。
  “猪?!”茗汐有些吃惊,尤其是看见薛祈维的眼眶居然有些湿润,她更加好奇,“猪,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薛祈维直直地看着她,硬生生把手抽了回来,“茗汐,对不起!”
  茗汐纳闷地皱了皱眉,她不知道薛祈维为什么会突然向她道歉,他又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为什么要道歉?
  她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那件事情不怪你,是我自己冲过去的,嘿嘿,不怪你!”茗汐突然笑得一脸无邪地看着薛祈维。他一定是因为不小心出手打伤她而道歉。
  听见茗汐说的话,薛祈维忍不住地笑出声。他应该说她天真,还是愚笨?
  “茗汐!”薛祈维看着茗汐的脸,突然变得异常严肃和认真,他在床沿上坐下,直直地望着茗汐。
  “嗯?”茗汐冲着薛祈维眨巴一下大眼,然后等着他的说话。
  “跟我走,好不好?我带你去一个全新的地方,远离现在的一切,好不好?”他真的好怕她受伤,好怕她因受到打击而徘徊在崩溃边缘,他真的好怕!
  而茗汐却在听见薛祈维的话后,震惊了。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薛祈维。
  “我……”惊愣半天的茗汐终于微微缓过神,她立刻想拒绝。毕竟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有了孩子,虽然她不想但是心底还是忍不住想知道薛祈惊到底愿不愿意要这个孩子。
  但是,茗汐刚张开嘴,薛祈维就突然出声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一时之间,你还不能接受!没事,我给你半个月思考的时间,明天我要去欧洲出差,会在欧洲呆上半个月。在我出差的这半个月,希望你能仔仔细细认认真真考虑清楚。我希望在我回来时能听到我想要的答案!”
  看见薛祈维一脸忧伤像大难临头的模样,茗汐只能点点头。
  见茗汐点头,薛祈维笑笑,然后俯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随后声音嘶哑在病房里响起:“茗汐,相信我,我是真的想要保护你,不想你受到伤害!”
  听了薛祈维的话,茗汐心底突然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很怪异……
  离雪慌张地大步奔进幕天集团,她步朝通往薛祈惊办公室的电梯奔去,但是却被公关小姐一把拦住。
  “小姐,您不能进去!”
  “让开,我要见祈惊哥哥!”离雪喘着粗气,大声对公关小姐吼道,然后不顾她的拦阻强行朝电梯奔去。
  公关小姐听见离雪对薛祈惊的称呼,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小姐,总裁现在不在公司,您进去也见不到总裁!”
  叫哥哥,那一定和薛祈惊的关系非常密切了?不管是与不是,公关小姐现在不敢得罪她。
  听见公关小姐的话,离雪猛地一下停下步子,扭头就朝公关小姐望去,然后抓住公关小姐的双肩拼命问道,“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告诉我,,告诉我!”
  公关小姐被离雪摇得发晕,她立刻口无遮拦把薛祈惊的行踪说了出来:“总裁现在正在幕天国际宾馆开一个重要会议,估计晚上会议才会结束!”
  “晚上?”离雪急匆匆地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下午一点,而到宾馆需要6个时辰,应该可以赶到。
  想到这里,离雪转身出了幕天集团,然后拦了出租车,朝宾馆赶去……
  晚上八点十分,进行了整整十个钟头的会议终于结束。
  薛祈惊有些疲惫地大步朝宾馆大门走去。
  “总裁,现在已经很晚了,你确定不在宾馆休息要赶回医院吗?”明翰跟在薛祈惊身后,大声问道。
  “是!”薛祈惊冷冷地回答道。
  “可是,少『奶』『奶』的身体已经无恙了!”明翰皱了皱眉头,看着外面下着滂沱大雨,有些担心地提醒道。这么大的雨,赶回医院,不知道路上会不会出事。
  “就算无恙,她也是因为我而受伤,我难道不应该去看一下她吗?再加上晚上爷爷和『奶』『奶』会出席一个重要宴会,根本没人在医院陪她。她害怕下暴雨和打雷,所以我必须会医院。”薛祈惊面无表情地说道,然后示意停靠在宾馆大门的轿车开过来。
  而一直站在宾馆大门外淋雨的离雪,把他们之间的谈话完完全全听了进去。他说出那番话,简直比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得她的心更痛。
  她站在大雨里一动不动,带着无尽期望看着薛祈惊高大的身影慢慢从宾馆里走出来,可是他竟然没看她一眼。
  “我不相信你看不见我,我不相信,我一点也不相信!”离雪一边小声哭着说道,一边把身子往最显眼的地方移去。
  而薛祈惊好像把她当成空气一样,丝毫没注意到站在大雨里那抹娇小的身影。
  “我不信,我不相信!”离雪痛苦并且不敢相信地自言自语道。以前,她不管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他都能一眼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而今晚他居然没找到她。离雪突然觉得她的心好像少了一点什么似的,而且好痛好痛……
  她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大雨里,直直地望着他高大的身影,等着他发现自己拥自己入怀,然后告诉亲口告诉她,他想她,他还是一如既往爱着她,他不会再让她离开他。不到万不得已,她一定不会出声提醒他,因为她真的不相信,他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Snap Time:2018-11-18 23:06:41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