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二百六十四章痛得那么彻底

  
  第二百六十四章 痛得那么彻底
  茗汐来到这几日,每次吃完饭,都会来的地方。都市小说www.9pwx.com她坐在椅子上,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眼前的大树出神。
  “少『奶』『奶』,你在看什么,能给我们讲一声吗?”玲姐温和地问道。
  这几天,一句话都不讲,迟早要憋出病来。
  而茗汐依旧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大树。
  一阵不大不小的冷风袭来,那棵大树立刻落叶纷飞。
  看见在夕阳下,被红火的晚霞镀上一圈金边的大树,她突然浅浅地勾了勾唇。
  老公,我想你了,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在想你吗?老公,我想你,犹如这飘飞的落叶,不论是春夏秋冬,只要有落叶,我都会想你,而且很想很想!
  老公,你想我吗?你过得好吗??
  老公,没有你的日子,我觉得好沧桑,好孤独……
  老公……
  茗汐眼睛都不眨一下,静静地望着,就那么殷切地望着。直到夕阳消失在天际,整个世界被黑暗取代。
  而茗汐依旧一动不动,眼巴巴地盯着大树。
  夜『色』凝重,没有星星作陪的夜空,月亮显得好孤寂!
  茗汐把整个身体都蜷缩在椅子上,黑暗中,只看得见大树模糊地影子,而那些落叶已经看不见了。
  在一旁早已经站到石化的玲姐,开口道:“少『奶』『奶』,到休息的时间了!”
  今天,茗汐不像往常一样,起身直接回病房。她依旧坐在椅子上,发呆。
  玲姐担忧地皱了皱眉,然后朝明翰投去无奈的目光。
  在椅子上坐了半个时辰,茗汐终于开口说话了:“玲姐,我想去少爷的……陵墓……”
  听见茗汐讲话,玲姐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可是在听清楚她说的话后,不禁有些担忧。她看向明翰,见他点头,才回答道:“少『奶』『奶』,明天有个体检,等检查结束,我就陪你去!”
  茗汐又陷入了沉默,好半晌才再次开口:“玲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想……回家!”回到那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家。好歹,那个家还存有属于他的气息,还留有能回忆起他的东西。她回去后,一定把那些东西整理好,不让自己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把有关他的哪怕一点的记忆忘了。
  “少『奶』『奶』,再过几日,便可以回家了!”同样是女人,她自然知道茗汐心中所想,不由鼻子一酸。
  不再说话,茗汐起身,朝病房缓缓走去。
  她的背影越来越单薄,也越来越……孤寂……
  第二天,体检完毕,茗汐就回病房换便装,而玲姐拿着体检表担忧地大声吼道:“怎么会这样?少『奶』『奶』吃那么多饭,这体重怎么越来越轻?”
  听了玲姐的话,明翰赶紧那过体检表一看,果然!
  “不行!从明天起,我得炖一些超级大补的补品给她吃,已经三个多月了,体重不能再轻了!”
  玲姐一边担忧地说道,一边抽回明翰手中的体检表。
  见自己手中的体检表被抽走,明翰笑笑,“玲姐,能不能把这体检表给我?”
  “给你干嘛?”玲姐狐疑地看向,她从来没讲过一个大男人对孕『妇』的体检表感兴趣的。
  明翰尴尬地笑笑,“那个,我想把少『奶』『奶』上次的体检表跟这次的体检表,仔细对比一下。要知道,少爷在离开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我要照顾好少『奶』『奶』,如果她出点差池,我怎么向少爷交代?”
  “拿去吧,拿去吧!”玲姐不屑地把体检表塞进明翰的手里,反正这体检表又没什么用。
  明翰拿到体检表,小心谨慎地收好,就在他把体检表收好后,茗汐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茗汐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地出了医院。
  坐在轿车里,茗汐靠在座位上,看着从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眼底一片平静。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他了,茗汐突然笑了,也突然哭了。
  坐在一旁的玲姐见茗汐哭了,立刻慌了手脚,“少『奶』『奶』,怎么突然哭了?少『奶』『奶』,别哭了!”
  这几日,她不可不闹,这么毫无征兆地哭起来,实在让人手足无措。
  “玲姐,我好想他,我真的好想好想他!”茗汐伏在玲姐的怀里,痛哭出声。想到再也看不见他了,她的心……疼得要裂开了。
  “我明白,我明白了!可是,少『奶』『奶』,没有少爷,你难道不应该坚强一点么?你们不是还有孩子么?”玲姐看见哭得上气不接下去的茗汐,也跟着红了眼眶。
  “我坚强不起来,我一点也坚强不起来。没有了他,我就失去了所有能自维的武器,玲姐,我坚强不起来,我也不想坚强起来。我想他,想再看他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少『奶』『奶』,如果少爷看见你这样,他在天上,会很难过的!”
  “我也难过……我的难过比他的多十倍,百倍,千倍,万倍……”
  “少『奶』『奶』,别哭了,少『奶』『奶』……”
  “……”
  一个时辰后,四辆黑车轿车在瀚海最大的陵园停下。
  茗汐在玲姐的搀扶下,慢慢向墓地走去。而明翰和唐家四兄弟寸步不离地跟在茗汐身后,其他保镖就站在原地候着。
  茗汐缓缓在穿梭在墓地里,万分小心谨慎地盯着两旁的墓碑。每走一步,她的心都在剧烈颤抖,因为她在寻找他……她怕没有找到他……
  在墓地行走了二十分钟,茗汐才猛地停下脚步,因为,她看见了贴着他照片的墓碑。
  心突然一痛,却痛得那么彻底。看着墓碑上他的笑容,茗汐仿佛看见他真的在对她笑一般,那个笑容,只属于她!
  忍不住勾了勾唇,冲着墓碑灿烂一笑。
  走到墓碑前面,站了好一会,茗汐才平静地对他们讲到:“你们可以回避一下么?”
  玲姐他们难过地睨了茗汐一眼,才一起默默无声地离开。
  四周,已经没有人了。茗汐才抬起眸子看向“薛祈惊”!可是,不看还好,一看思念连同泪水一同决堤。
  茗汐缓缓靠过去,看着那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墓碑,她一会笑,一会哭。
  她不想在他面前掉泪,她想笑给他看,可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哭,不去掉泪。仿佛,她的眼泪,已经不受她的支配,只是随着疯狂蔓向她的记忆而奔涌。
  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如放电影般从她的眼前晃过。她才知道,原来,她把他放在心底那么深的位置,他们之间发生的一点一滴,她都记得那么清楚,一点都没忘记。
  “老公……”茗汐在墓碑前站了许久,才哽咽地喊出这两个字,她吸了吸鼻子,然后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她却不知道那个笑容比哭还难看。
  “我们结婚吧!”在喉咙里哽咽半天才费力而又心疼地讲出这句话,“虽然,我们复婚手续办了,可是,你还欠我一个婚礼,不是吗?”
  

Snap Time:2018-11-18 22:52:04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