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二百六十七章只剩想念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只剩想念
  “没事,就是突然觉得喉咙痒痒的!”茗汐淡淡一笑,然后坐在秋千上,目光温柔地扫过秋千上的每一寸。都市小说www.9pwx.com
  柔软的小手也轻轻在上面轻抚,嘴角却突然扬起好看的弧度:“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他都『摸』过……我还能感受到他残留在上面的温度!”
  “少『奶』『奶』,我去帮你准备浓盐水漱口,孕『妇』免疫力很差,可千万别生病了才好!”想到这里,玲姐赶紧转身就跑开了。
  其实,她是想逃,她不想看见茗汐如此悲伤的模样。
  她的悲伤是会传染的,瞧见她那蕴含着想念难过心痛的笑容,玲姐实在难过至极。
  见玲姐离开,茗汐才收敛起苦涩的笑容,她仰起头,看着漆黑不见星辰月亮的夜空,泪水簌簌下滑。
  “祈惊,为什么,我对你的思念有增无减呢?不是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忘却一个人吗?为什么,我越来越想你了?”
  “祈惊,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你,你就那么深深地痛痛地刻在我心里!”
  “祈惊,我走路会想你,吃饭会想你,喝水会想你,笑也想你,哭也想你,睡觉也想你,梦里也是你,醒来的第一时间是找你……这辈子,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想你!”
  祈惊,我好想你,真的想你……
  那晚,茗汐在秋千上坐了很久很久,直到夜深人静,她才恋恋不舍地被玲姐搀扶回到房间。
  泡了个热水澡,茗汐回到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看着那么把房间装扮得花花绿绿的照片,黯然失神的瞬间,又勾唇笑了笑。她走到墙壁旁,看着那张下午才名人挂上去的薛祈惊的大照片,不禁笑得更加灿烂,她踮起脚尖轻轻吻了吻那照片,才躺会床上。
  在床上躺了许久,她才重新把房间的每张照片扫了一眼,才轻起红唇,“老公……晚安!”
  话音刚落,茗汐就关掉了台灯。整个屋子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茗汐在黑暗中,伸手『摸』了『摸』身旁空『荡』『荡』的位置,眼泪“刷”的一笑掉了下来,不过她却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韩茗汐,哭什么哭?满屋子都是他,你哭什么?”
  那一夜,她睡得很不踏实,她竟然分不清楚,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
  金灿灿的阳光下,他穿着一条白『色』休闲裤和一件浅『色』的休闲服,在推着秋千,而秋千上坐着一个她不曾见过面的小孩子。
  “妈咪!”那孩子冲着她灿烂一笑,那笑容比阳光还绚烂,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妈咪,你也来跟我和爹地『荡』秋千好不好?”那孩子稚嫩的声音在茗汐的耳畔久久回『荡』。
  “老婆……过来!”薛祈惊冲着她挥挥手。
  茗汐看清薛祈惊的面容,心里狠狠激动一番,她连忙点点头朝他们跑去,可是,就在她跑过去的瞬间,他们瞬间消失得不见了踪影,茗汐惊慌地在原地打转。
  “祈惊?宝宝?”茗汐慌张地在原地寻找,“你们在哪里?祈惊,你在哪里?出来啊!”
  “少『奶』『奶』?少『奶』『奶』,你醒醒!”玲姐着急地坐在床边大声喊道。
  而茗汐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一直陷在那个梦里。
  “祈惊?”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宝宝……”
  将茗汐一直不醒,玲姐急得团团转,“明翰,你说,该怎么办?少『奶』『奶』现在高烧不退,你说……”
  明翰和唐家四兄弟不约而同皱了皱眉。
  “玲姐,你先去把成医生找来,再找两名女佣过来,帮她用冰水敷敷额头!”明翰吩咐道。
  玲姐由于着急,把什么都忘记了。听了明翰的提示,才恍然,赶紧下楼去打电话,还有找女佣。
  “明翰,你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少『奶』『奶』根本走不出失去少爷的阴影,如果再这样下去,那……”唐玄担忧地问道。
  “这应该需要一段时间吧!我相信少『奶』『奶』,过不久,就能适应过来!”唐天走着眉头淡淡地说道。
  “大哥,不可能适应!你瞧瞧,这满房子的照片就知道,少『奶』『奶』根本就不能从少爷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唐耀立刻反驳。
  “那可怎么办?我们不可能让少爷复生吧?”唐地翻了一个白眼,“不能适应,还是要适应!”
  “可是……”唐玄把眉头锁的死死的。
  在房间里七嘴八舌唐家四兄弟根本没注意到,此时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明翰满脸阴霾。
  一个时辰后,成医生替茗汐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然后皱着眉头说道:“少『奶』『奶』的病情倒是不严重,就是受了风寒,发烧。如果好好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成医生,既然没事,你干嘛一直把眉头皱成这样?”成医生是薛家的私人医生,玲姐自然早就把他的一切习惯都『摸』透了。
  “哎,我就是担心,她因为有心病,不愿意醒过来,更担心因为心病纠缠而导致病情越来越严重!”
  “那可怎么办?”玲姐一听脸『色』微变。
  “如果少『奶』『奶』没有身孕,倒是好办事。打一针,吃几副『药』就好了,可是……”成医生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低低说道。
  “那该如何是好?”玲姐跟在场的人都不禁悬掉着小心脏。
  “其实,也没什么,少『奶』『奶』萎靡不振,只是对胎儿不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对胎儿不好,这还叫没什么?”一听这话,玲姐就来了火气,“你这个吃里爬外的狗东西,是不是看在少爷不在了,所以想拿钱不办事了?如果你不尽责,我作为薛家的管家,有权力把你这个不负责的医生解雇了!”
  “玲姐,你别发火气,我一会写个单子,你照着单子,让少『奶』『奶』吃下,只要她吃下,就应该没事!”成医生笑笑。
  “哼!”玲姐斜睨他一眼,冷哼道。
  而明翰站在一旁看了茗汐许久,才转身离开薛家。
  离开薛家,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已经天黑了。他在家里的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袋,坐在沙发上冥思挣扎了许久许久,才起身出了门。
  瀚海市郊区边缘的一座隐蔽的山顶上,伫立着一座私家别墅。而那栋别墅,却在黑夜中没有一丝光亮,仿佛没有人居住一般,死寂得吓人。
  明翰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走进那栋别墅,却在推开客厅大门的刹那,身体忽然一僵,因为……
  “滚——!”大厅里传来一声冷漠得丝毫温度都没有咆哮,那声音冰冷得犹如才在冰窖冻过一般。
  明翰站在大门外,透过窗户看见屋内一片漆黑,不由皱了皱眉,沉默半晌才悠悠喊道:“总裁!”
  大厅里一片寂静,明翰只听得见风吹过的“呼呼”的声音。
  

Snap Time:2018-11-18 22:54:35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