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二百八十一章风暴来袭的日子11

  
  第二百八十一章 风暴来袭的日子11
  茗汐笑着点点头。都市小说www.9pwx.com见玲姐欲将汤端走,她急忙说道:“玲姐,你把烫就放在这里吧。最近,我饿得挺的。一会饿了,我可以喝!”
  玲姐见茗汐愿意主动吃东西,高兴得合不拢嘴。以前,她左哄右骗,茗汐才吃一点点,现在竟然主动为饿做准备。看来,她恢复得真的很。
  “好,少『奶』『奶』,那我就放在这里。饿了,记得喝,别把自己饿着!”玲姐叮嘱一番,才出了病房。
  而玲姐刚出去不久,薛祈惊就走了进来。见茗汐精神不错,他咧嘴一笑:“少『奶』『奶』,早安!”
  茗汐笑笑,伸手指着旁边的汤说道:“你把这汤喝了吧!”
  薛祈惊听后,微微一愣,表情也变得有些僵硬。茗汐似乎察觉到他的不自然,这才发现,这全是她吃剩下的。于是,她十分抱歉地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请你别介意!”
  薛祈惊沉默好一会儿,才咧嘴一笑,走到床边,声音慵懒却掩饰不住其中的欣喜,“我怎么可能会介意呢!”说完,他端起汤,仰头就喝了个精光。
  薛祈惊这样,茗汐却显得有些尴尬。一个陌生人吃她剩下的,似乎,有点那个啥。见薛祈惊把碗放下,茗汐才皱皱眉头,目光有些闪烁,“那个……你……”
  薛祈惊笑笑,似乎对刚才那汤的味道十分满意,仿佛里面还掺杂着她的味道似的。
  “少『奶』『奶』,这汤的味道不错!”
  茗汐的脸『色』微囧,垂下眸子,微蹙秀眉,就那么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
  薛祈惊似乎意识到茗汐的窘迫,于是焕然一笑,他走上前,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拿起一枚苹果,就小心翼翼地削起来。
  茗汐不发一语,她微微扭头,看着薛祈惊娴熟又陌生的削苹果,不禁抿嘴一笑,“你从来没削过苹果吧?”不过看他削东西的动作,就知道,他经常削其他东西。
  “是啊,我第一次削苹果!”薛祈惊笑笑。
  茗汐抬眼,瞧见他眼底有一丝疲倦,于是小声说:“你也去休息一下吧。隔壁的几个病房都可以休息。”
  薛祈惊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茗汐,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少『奶』『奶』,我是你贴身的二十四小时保镖,那明翰助理,给我讲过,不得厉害你身旁半步!”
  “谢谢!”茗汐接过苹果,道了一声谢,拿起苹果就在嘴里轻轻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她的嘴里蔓延开来,而茗汐再也没说一句话。因为,她抬头,总是会看见身旁的保镖,用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她?
  面『色』微微发红,茗汐微微皱眉,胡『乱』地咬了几口苹果,含糊地说道:“我累了,先休息!”
  不容薛祈惊伸手扶她,茗汐已经自己把苹果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立刻钻进被窝,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天啊,她怎么可能对着一个长得这么丑的男人而脸红?她居然因为一个陌生的男人而脸红。
  茗汐窘迫地皱了皱眉,然后带着歉意小声说道:“老公,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以后,除了你,我谁都不脸红了!”
  说完,茗汐就速闭上眼睛,试图睡过去。
  薛祈惊坐在一旁,听着茗汐嘀咕出那句话,不由咧嘴一笑,这女人,居然对贴着大胡子的他,也脸红。看来,她注定逃不过他这个劫。
  想到这里,薛祈惊心里一阵欣喜,他慵懒地靠在旁边的沙发上,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被玲姐的河东狮给吼醒的。
  “你这个保镖,好大的胆子,居然不照顾少『奶』『奶』,舒服地在这里睡觉!”玲姐怒火腾腾地呵斥道。
  薛祈惊有些不悦地睁开眼睛,犀利的眸子含着愤怒地瞪向玲姐,这管家婆,倘若知道他的身份,估计得连滚带爬地滚过来,讨好他了。
  “你胆子不小啊,居然瞪我!”玲姐咬牙切齿地望着薛祈惊,瞅着他那双愤怒的眼眸,恨不得戳瞎它,“你再瞪瞪试一试?小心我挖了你眼珠子!”
  “你……”薛祈惊刚想吼回去,茗汐的声音就传来了,“好了,你们别吵了。都出去吧!”
  薛祈惊扭头看向茗汐,却发现她的身边竟然多了一个男人。而那男人,正是薛祈维。
  他怎么来了?
  薛祈惊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该死,他居然睡得这么熟,竟然不知道有其他人进来。倘若,进来的是萧赞的人,那茗汐岂不是又有危险?
  “玲姐,你带韩祈,去隔壁病房休息吧。昨晚,他照顾了我一夜,很累!”茗汐对着玲姐微微一笑,不过,却显得有些苍白。
  “是!”玲姐恭敬地回答到,然后转身,抓起薛祈惊的衣服,就把他往病房外拖去。
  而薛祈惊根本就不想离开,他想留下,刚扭头让茗汐别把他赶出去,就看见薛祈维用手轻轻理顺茗汐有些凌『乱』的头发。心中的火气,就“噌……噌……噌”地往上冒。
  来不及发火,玲姐已经将他拖出病房,推进隔壁的一个房间,“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没接到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你……”薛祈惊伸手指着玲姐,话还未说出口,玲姐就砰地一声把房门关上了。薛祈惊只得独自在病房内,生着闷气。
  想到薛祈维跟茗汐呆在一起,他心里就憋得慌,非常不舒服,肺都要气炸了。
  “叉,你先躺好,别『乱』动,小心碰到伤口!”薛祈维脸上『露』着深深的担忧之情。他刚回来,就听见薛祈惊去世的消息,还有离雪去薛家闹事的消息。看见茗汐脸『色』苍白憔悴地躺在医院,他心中的自责就多了一分。
  为什么,每次她出事,都要赶在他不在的日子?想到她独自承受那么多痛苦,他的心,仿佛被针扎一般疼痛。
  “对了,很久没看见你了!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茗汐勉强地勾唇笑笑。
  薛祈维皱了皱眉,神『色』有些哀怨地盯着茗汐。见她明明在笑,可是,表情却比哭还难看,忍不住心里一阵难过。他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才幽幽说道:“茗汐,跟着我走吧!”
  听了薛祈维的话,茗汐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连连摇头。
  “祈维,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这辈子,我只想呆在薛家,呆在他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哪里也不去!哪怕,孤苦终身,亦无怨无悔!更何况,我还有了他的孩子!”想到自己肚子里,正一天一天长大成长的孩子,茗汐情不自禁地扬起了嘴角。
  不可否认,她还是很爱很爱这个孩子,对他的爱,并不比第一个孩子少。相反,好似更浓了!
  薛祈维的目光,微微有些波动。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你和他根本……”
  

Snap Time:2018-11-18 22:52:06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