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二百九十七章风暴来袭的日子27

  
  第二百九十七章 风暴来袭的日子27
  听了薛祈惊的呵斥声,茗汐把头埋得低低的。都市小说www.9pwx.com她伸出手,捂住火辣辣疼痛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些委屈,眼眶有些湿润。她直直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见茗汐掉泪,薛祈惊并没有心软的意思。这女人,你越是对她宠溺,她越是得意忘形,在得意忘形之际,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吓人的事情。
  “既然,你对自己以及肚子里的孩子一点都不负责,我觉得没必要生下来!”说完,薛祈惊用力拽住茗汐的手腕,欲将她拖走。
  茗汐听了这句话,惊恐地瞪大眼睛,她猛然抬起头,甩开薛祈惊的手,然后大声吼道:“放手!”
  翔宇在一旁被这个大胆的保镖也弄得很郁闷。如果他只是一个保镖,未免管得太宽了。看见茗汐掉泪,翔宇上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低沉着声音细细地安慰道:“茗汐,别哭了。刚才,只是一个意外,别哭了!”
  翔宇帮茗汐擦干泪水,冷着眼睛瞪着薛祈惊:“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大胆的保镖!你不应该用这种语气对她讲话,更不应该对她动手!我要你,马上给她道歉!”
  薛祈惊心里冒着鬼火!看见商翔宇搂着茗汐,他脑子一时发热,抡起拳头就朝他揍去。
  翔宇见了,赶紧松开茗汐,把她往旁边微微一推,然后一把就握住薛祈惊袭来的拳头。
  薛祈惊用冷厉的目光愤恨地瞪着商翔宇,半天他才咬牙切齿道:“我看你是别有居心,明明知道秋千坏掉了,居然还让她『荡』,我看你是想借此机会除去她肚子里的孩子吧!”
  “你『乱』讲!”翔宇见薛祈惊随意诬陷自己,心中莫名窜出怒火。他商翔宇,不是那么容易发怒的人,可是,今天瞧见这保镖,他居然莫名的怒火中烧。
  薛祈惊紧紧抿着唇,随后,他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臂,猛地用力朝自己身边一拽,欲将他摔倒。
  翔宇赶紧抬手,避开薛祈惊的袭击,他抬起腿,将薛祈惊踢开。薛祈惊敏捷避开,两人之间的战争已经正式拉开序幕。
  茗汐站在一旁,无力地看着打的正“火热”的两人,她有些头痛。翔宇从小就开始学习跆拳道散打等等,底子自然很好。而她这个保镖,她自然也知道伸手不错。
  如果两人打下去,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别打了!”茗汐疲倦地喊道。可是他们两人,当没听见一般,依旧打得激烈。
  茗汐见薛祈惊踢了翔宇一脚,而翔宇给了他一拳,她皱了皱眉,有些力不从心地再次喊道:“别打了!”
  可是,他们依然选择漠视!
  茗汐觉得胸腔内冒着无名怒火,她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看着他们打来打去,她猛然握紧拳头,步上前,飞身就踢开就扯在一起的两个男人,怒声呵斥道:“住手!”
  茗汐分开薛祈惊和翔宇,而薛祈惊心里不服气。他把这一切,全部看成时她在维护商翔宇,心有不甘,抬起拳头就狠狠朝翔宇砸去。
  茗汐见了,眸子一寒,抬腿就狠狠地踢掉薛祈惊的拳头,愤怒地大声咆哮道:“韩祈,你……”茗汐本想大声吼他,奈何肚子突然袭来一阵抽痛,她捂着肚子,有些难受地蹲下身。
  薛祈惊见了,神『色』大惊,顿时把跟翔宇的仇恨忘却了,他急忙蹲身扶着茗汐,见翔宇也要来扶,身子猛然一转,直接把他挡开。
  “你没事吧?”薛祈惊担心地问道。
  茗汐皱了皱,肚子里那阵抽痛,慢慢退去,她摇了摇头,“没事!”
  薛祈惊担心茗汐再出什么事,所以他直接搂着她,转身就朝大门走去。
  茗汐皱了一下眉头,转身瞧见翔宇还愣在原地,于是出声喊道:“翔宇,走了!”
  翔宇点点头,随后慢慢跟在他们身后。瞧见薛祈惊的北冥逸,翔宇的眸子晃过一丝复杂的光芒。刚才有那么一瞬,居然觉得他是薛祈惊。
  “一定是我的幻觉,一定是产生幻觉了!”翔宇自我安慰道。他在世间,谁都不畏惧,唯独畏惧他。因为,他是他唯一的威胁。如果他还活着,茗汐的选择,一定是他,而不是自己!
  后来,茗汐跟翔宇道别,跟着薛祈惊他们就朝回家奔去。在回去的途中,茗汐见薛祈惊一直默不作声地静静坐在一旁。而他的手,还在不停地流血。
  心底浮出一丝歉意,她微微倾身将放在车子里的小急救箱取出,从里面翻出止血『药』,碘酒,绷带,她轻轻抓起薛祈惊的手,欲帮他处理伤口。
  但是,当她把他的手心,翻过来之际,她突然就傻眼了……
  薛祈惊的手,被铁链几乎勒掉了皮,那鲜红的嫩肉,看得茗汐有些颤抖。她抬起惊恐的眸子,看向薛祈惊,而他,却只是皱着眉头,用深不见底的眸光,若有似无地看着她。
  “你……”茗汐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实在不能理解这个保镖的怪异行为。莫名其妙的,身上有他的味道,莫名其妙的,怀抱和他一样,莫名其妙的吻自己,莫名其妙的,为了保护自己而跑出来拉住断掉的铁链……
  如果,他仅仅只是一名保镖,为什么会做出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究竟是谁?!
  茗汐看着薛祈惊,眼睛竟然有些湿湿的。因为,看着他的眼睛,嗅着从他身上散发的味道,想着他的怀抱,茗汐竟然相信……
  见茗汐湿了眼睛,薛祈惊皱了皱眉,好半晌,他才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奈何,茗汐却先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他的灵魂,是不是附在了你的身上?”一定是这样,他一定舍不得离开自己,所以才附在他身上,继续守护着她。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他陪在自己身边,没有离开过,他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薛祈惊愣了一下,茗汐的这句话,他竟然一时回答不上,只能沉默以对。
  茗汐咬了咬唇,把头埋得深深的,沉浸在,不知道该是喜悦,还是痛苦之中。
  他附在了别人身上,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梦中,而她,再也看不见他熟悉的脸庞了?
  茗汐咬住牙,不让自己哭出声。而这时,轿车刚好在薛家大门停下,茗汐不曾说半个字,直接推开车门,就奔了下去。
  而车外的天空,不知何时,竟然下着瓢泼大雨。茗汐顶着大雨,速朝别墅跑去。
  薛祈惊见茗汐又不顾自己的身体,他在心里咒骂一声,然后急忙推开车门,跟着追了去。
  茗汐从来没觉得,从大门到别墅,平日不怎么觉得远的距离,此刻竟然觉得无比漫长!
  好似没有尽头一般,不管她再怎么努力,她始终到不了目的地。她的脑子很混『乱』,混『乱』得似乎一潭浑浊不堪的池水,找不到一滴清透的水。
  

Snap Time:2018-11-21 18:23:19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