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二百九十九章风暴来袭的日子29

  
  第二百九十九章 风暴来袭的日子29
  想到那名字,茗汐心里就生疼。都市小说www.9pwx.com她还没找他报仇,他居然敢再次来找她?不那点威风出来,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厉害。
  茗汐眸子一寒,她看见关在自己不远处的浴巾,再听着那人的脚步声,她拧了拧眉。
  在那人再靠近一分时,茗汐突然速支起身,把过喷头,就猛地朝来者的头,狠狠砸去。趁着那人吃痛捂头之际,她速起身,奔到浴巾旁边,扯过浴巾就披在自己身上。
  茗汐敏捷地把浴巾套在身上,熟练地打了一个结,随即就准备奔过去,想一脚将胆敢闯入她房间的人制服,奈何,她刚激烈往前跑了两步,她的腹部就突然一疼,茗汐立刻痛苦地蹲下身。
  “他妈的,溅女人,你居然敢用喷头砸我?”来者身着一件黑『色』西服,一张脸写满盛怒。他大呵一声,抬起手,就准备开枪,但是薛祈惊此时刚好进来,瞧见有人闯入,他眸子一寒,大步上前,一个箭步就冲到那人的身后,把他的身子一翻,直接夺过他手中的枪,直接要了他命。
  “茗汐,你怎么了?”将茗汐痛苦地缩在地上,薛祈惊以为她中枪了,担心地上前,抱起她的身子。见她痛苦地咬着唇,薛祈惊真是懊恼极了。他每次都是该避讳时,不避讳,不该避讳时,偏偏避讳。如果,他在隔壁浴室速冲个澡,也不会发生这件事情。
  茗汐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好像,我现在不能做太激烈的事情,连……”
  “你才知道?”薛祈惊见她没事,估计是动作弧度太大,而产生的不良后果,“你没事吧?”
  茗汐皱了皱眉,随即摇了摇头,“没事!”
  薛祈惊松了口气,他将茗汐从地上抱起来,大步朝卧室走去。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然后疾步走到窗户前,把所有的窗户都牢牢关上。在关窗子的时候,他瞧见下面有很多人,在肆意窜动。
  他一眼就看出,那些并不是薛家的保镖。
  薛祈惊把窗户关牢,同时把窗帘拉拢,才重新回到茗汐身边,他速吩咐道:“你乖乖呆在房间里,别出来!”
  茗汐瞧见他的眼神,有些恍惚。他的眼神,跟他,一模一样。茗汐木讷地点点头。
  “不要开窗,千万别出来,知道吗?”
  茗汐像个孩子般,听话地点点头。
  薛祈惊俯身在茗汐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随即,从床下面的盒子里取出枪,大步跨出了房间……
  随着关门声,更随着房门反锁的声音,茗汐才缓过神,她木讷地抬起手,『摸』着被他吻过的额头,再扭头看向刚才被薛祈惊拿出来的盒子,茗汐呆愣了几秒,随即激动地跳下床,奔到房门,她拼命地扭动着房门的锁,着急地拍打着房门。
  “开门!开门!老公,开门!老公,把门打开!”是他,一定是他!他没死,他一定没死!藏在床下面的枪,连她都不知道,除了本人,外人怎么可能知道?!
  茗汐好像突然醒悟了一般,跟自己纠缠了几次,那么真实的触感,怎么可能是梦?!他身上的味道,他的怀抱,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都不可能弄错,她竟然被他的三言两语给哄住。
  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用那么恐怖的眼神看自己,为什么会在洗手间强吻自己,他是看见她跟翔宇在一起,吃醋了。她也终于明白,白天,他为什么会那么不要命地奔过来,帮抓住脱落的秋天。她更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还打自己巴掌。
  久久不见薛祈惊开门,茗汐心里急了,她奔到窗户旁,瞧见大雨里,那些借着夜『色』,而不停窜动的人,她心里更加着急。她看见很多很多人,都朝自己的房间爬来……
  茗汐咬住唇,准备推开窗户,然后借助阳台,去到二楼,然后再上楼。
  她在此时此刻很明白自己的心里在想什么。不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像乌龟,或者鸵鸟,缩在他替她铸造的龟壳里,或者沙子里。她要跟他,站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都希望,她能跟他在一起。
  茗汐拼命推窗子,发现窗子根本就推不开。茗汐慌张的不得了,听见外面发出打斗声,她急得眼泪簌簌下滑。
  如果,他再受伤,怎么办?
  如果,他再离开自己,怎么办?
  如果,自己再次失去,怎么办?
  茗汐哭着用力拍打着窗户,在拍打过称中,她意外发现玻璃全部换成了防弹的,而且,窗户,一旦关上,必须有遥控器,才能打开。
  听见外面越来越激烈的打斗声,茗汐哭着重新奔回房门,她大声哭叫道:“开门!老公,求你开门,不要把我一个人仍在这里!不要,什么事情,都把我排斥在外,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脆弱!求你,开门,我想要跟你,一起,永远在一起!”
  茗汐见薛祈惊依旧没开门,她又重新奔回窗户,她拼命地捶打着窗户,可是,那玻璃实在太坚硬,根本就不是她用手能捶开的。
  看见,越来越多的人朝楼上爬来,听着越来越刺耳的枪响声。她的神经,几乎全数崩溃。
  她不能想象,外面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实在无计可施,茗汐最后顺着墙壁,最后无力地坐在地上,她抬手捂着自己的耳朵,不让自己去听那刺激着她神经的枪响。枪声每响一声,她的就咯噔一下,心跳就停止一下。她在害怕,在担心,那所发出的枪声,是不是刚好打在薛祈惊身上。
  房间里的光线很弱,弱到,她几乎全不清全世界。茗汐缩在墙角,把头埋在双膝之间,紧紧捂着耳朵,她不要听见那令她无比惊恐的声音。脑子里,开始盘旋着,曾经的日子……
  她好像真的回到那个软弱无能的自己。每当自己脆弱时,都无助地把自己缩在角落里,让黑夜慢慢将自己吞噬。
  韩茗汐,就是韩茗汐!
  永远都不可能褪去那副软弱的躯壳,她这辈子,注定要背着这幅壳子。
  薛祈惊,为什么,我到现在才明白你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呢?
  当你把自己的真心交付出去时,你的眼里心里,满满的,只有那个值得你交付真心的女人。你为她,亲手绘制了她世界里的蓝图,在那张蓝图,有幸福,有欢乐,有笑,有泪……却独独没有危险。
  你可以把她碰上天,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你可知道……
  你也折断了她的翅膀,让她变得……脆弱不堪。假如没有了你,她就会活不下去!
  你对任何人都很冷酷,其实你只是把所有的温柔和深情,全部收集起给了那个女人。
  可是,你可知道……
  你毁掉了她的纯洁,让她变得……无比贪婪。假如没有了你,她就会失去一切。
  你很强大,很大男人主义,恨不得世界上所有人都围着你转动,恨不得所有人都对你惟命是从,尤其是在她的面前,你的霸道更是显得淋淋极致,你霸道得连她自己决定她自己生命的权利没有。
  

Snap Time:2018-11-18 23:15:07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