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三百五十章薛祈惊vs韩茗汐10

  
  第三百五十章 薛祈惊vs韩茗汐10
  哼——!
  她韩茗汐,如果还是曾经那个胆小怕事的韩茗汐的话,让他逃走就算了,反正那包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一个钱包而已,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女生喜欢的小玩意。都市小说www.9pwx.com
  可是,现在的韩茗汐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韩茗汐了,她可是“恶魔天使”,曾经在杀手界掀起了一阵巨浪的最炙手可热的顶级杀手,她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偷从自己的手中逃走?
  更何况,她还在更薛祈惊比赛呢!
  如此一想,茗汐准备跃过小径旁边的用树木围成的栅栏,准备抄近路,在小偷上桥之前拦住他。但是,她刚跃过栅栏,却有个比她更的身影从她的身边擦了过去……
  等着茗汐把那个从她身边像一阵风般擦过去的人看清楚时,她漂亮的小脸立刻一黑,她有些咬牙切齿道:“薛祈惊——!”
  “老婆,你要加油哦,输给了我,今晚,给我睡阳台!”薛祈惊『露』出一抹邪恶的微笑。
  “可恶!”茗汐愤怒地飞身上前,欲抢在他之前先抓住小偷。但是,薛祈惊却先她一步,单手撑在栅栏上面,身体轻轻一跃,直接上了木桥。
  而那小偷还没缓过神,薛祈惊已经拦在了他的前面。
  茗汐见薛祈惊拦在小偷前面,她赶紧跃上去,拦住小偷的退路。
  她挑眉冷冷扫了小偷一眼,随即大声冷哼道:“识相的,把包还给我!”
  而那人却叽里呱啦说了一堆“鸟语”,听得薛祈惊和茗汐满头问号。茗汐疑『惑』地抬头看着薛祈惊,而薛祈惊却只是耸了耸肩。
  这爪哇语,可不是八国语言之一,他真的听不懂。
  茗汐转眼看着小偷,见他面『露』乞求之『色』,好像在求乞他们什么一样,他双手抱在胸前,不停冲着他们浅浅鞠躬……
  窥见了他的反应,茗汐皱了皱眉,不过,在沉默半晌之后,她又伸出手,冲着小偷大吼道:“把包还给我,不然,小心我找你去警察局!”为了能及早要到自己的包,茗汐不仅声音提高了,就连语气也变得格外惊悚。
  薛祈惊听了茗汐的吼声,俊脸再次一沉,而额角也不能自控地滑下黑线。他怎么以前不知道这女人如此彪悍呢?!刚才那粗嘎嘎的声音,好像一个爷们儿!
  小偷听了茗汐的吼声,全身猛然一抖,他赶紧转过身对着茗汐,继续叽里呱啦地说道:“#¥ %& %¥#¥& %¥ %#!@#¥ %(&&……”
  茗汐被他那“鸟语”弄得头昏脑胀,这人难道看不出来她是外国人吗?居然还跟她将他们本地的语言,囧……
  “你不还我包是吧?那我就抓你去警察局……”担心他也听不懂她的话,茗汐还从嘴里发出警报的声音。
  薛祈惊听了一个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他从来不知道,韩茗汐居然还是一个活宝,像表示警察的方式很多,可以用英语,或者做手势,没想到她居然拉警报,笑死他了。
  不过,不能否认的是,她学的挺像的。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危险,她还可以用她的嘴巴拉拉警报,吓唬吓唬坏人……
  听见薛祈惊在大笑,茗汐抬起眼,狠狠瞪了他一眼,最后再厉眼盯着小偷。
  这小偷的年纪看起来,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一大把“年纪”,有手有脚,干什么正事不好,居然当起抢劫犯来了。
  茗汐也不想跟他说什么,准备上前去把他给逮去警局,但是那小偷好像早就看出了她的意图,突然从腰间的衣服里拔出一把生着锈的刀,在茗汐的眼前吓唬她晃了几下,然后转身就朝薛祈惊撞去。
  薛祈惊刚才见他对着茗汐掏刀,刚才的闲情逸致『荡』然无存,他心里一惊,准备上前去将他制服,但是,他没想到那人突然转身朝自己撞来。
  薛祈惊本能往一旁一闪,却因为这事发太突然,脚底有些不稳,扶着木桥的栏杆,而那人就越过他,速越过他,朝木桥的另一边跑去……
  茗汐见了,赶紧上前扶着薛祈惊,担心地问道:“祈惊,你没事吧?”
  薛祈惊摇了摇头,他抓住茗汐的手就跟着追了去。
  小偷好像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一般,那跑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其实想抓住他,对于薛祈惊来说非常简单,但是,因为茗汐光着脚丫在森里你跑,那些枯枝磕得她的嫩滑的脚板生疼,所以薛祈惊只能让她穿回鞋子,一边扶着她,一边朝那小偷追去……
  “早知道会遇到这事,我就不应该穿高跟鞋!”茗汐有些抱怨地说道,看着小偷离他们越来越远,茗汐简直沮丧极了。
  薛祈惊看着她穿着高跟鞋,而地上又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担心她崴脚,所以步子又不敢放得太,只能迁就着她。
  其实,他很想对茗汐说,他们回去,不再去追那个包了,可是,他知道茗汐是个非常执拗的人,倘若今天不把那小偷追上,她死也不罢休。
  “老婆,我背着你走吧?”薛祈惊见茗汐穿着高跟鞋走得实在难受,他皱着眉头说道。
  “老公,你先别管我,去把那个包给我追回来,还有那他给我逮住,我今天一定要送他去警察局,为民除害!”茗汐一脸倔强地看着薛祈惊。
  薛祈惊扫了森林一眼,发现这森林里面很『潮』湿,漂浮着淡淡的雾气,再家加上没有什么标记『性』的东西,什么都一样,很容易『迷』路,如果让他单独把茗汐留下去追小偷,打死他都不愿意。
  薛祈惊也不在征求茗汐的意见,而是弯腰直接把她背了起来,步朝小偷追去。虽然,现在小偷已经不知道去向了,不过,他们在里面找找,应该也没什么。
  他们两人寻着小偷的脚印追了很远,穿过这个树林,他们居然发现那个小偷居然站在前面等着他们。
  茗汐和薛祈惊见了,立刻彼此不解地对望一样,然后万分不理解地看着小偷。
  小偷对着茗汐和薛祈惊依依呀呀说了一大番话,然后抬手朝一个方向指了指,最后转身朝那个方向走去。
  而茗汐见他好像没有恶意的样子,对着薛祈惊说道:“老公,我们跟去瞧瞧!”
  薛祈惊听了,不禁皱了皱眉,他依旧警惕地瞪着小偷,然后对着茗汐低声说道:“老婆,你说我们跟他去,会不会遇到野人什么的?”
  听了薛祈惊的话,茗汐愣了一下,她用极其复杂的目光盯着薛祈惊半天,最后才扬了扬嘴角:“薛祈惊,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我是害怕啊,谁让你跟在我身边,我出事倒是不要紧,就是担心你!”薛祈惊对于茗汐眼底浮出的讥诮之『色』,不由的有些不满,他撇了撇嘴,不高兴地说道。
  

Snap Time:2018-11-21 18:44:25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