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作者:l宠爱s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焚情:冷酷总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节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惊vs韩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惊vs韩茗汐17(14-07-17)     

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惊vs韩茗汐19


    第三百五十九章 薛祈惊vs韩茗汐19

    “放开——!”茗汐有些气急败坏的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但是薛祈惊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俯身一下吻住了茗汐的柔软的唇。都市小说www.9pwx.com

    自己有些冰凉的唇,突然贴上他滚烫的唇,茗汐惊了一下,她皱了皱眉,欲伸手把薛祈惊给推开,她还是第一次跟薛祈惊两张脸倒着接吻,实在有些不习惯,她伸手抓住薛祈惊的胳臂,但是,还来不及用力,薛祈惊软软的温柔的声音再次传来。

    “老婆,我错了!”

    茗汐抓住他的手就那么僵在了那里,好半天,她才咧嘴一笑,只是嘴角漾出的却是一抹自嘲的冷笑。

    “薛祈惊,你这个道歉,我是不会接受的,更何况,你没必要像我道歉!”茗汐把脸转开,不去看他的眼睛。

    看着他的眼睛,她除了更心痛外,就会更难过。想到刚才在宾馆里看见的那一幕,茗汐放开薛祈惊的手臂,伸手就去『摸』一旁的酒,但是薛祈惊却一把按住她的手,紧紧把她小巧的手包在自己温暖的掌心。

    “老婆,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薛祈惊尽量放柔声音说道。

    “薛祈惊……”茗汐听了薛祈惊的话,忍不住怒从心生,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咬了咬唇,随即大声喊道,“我生什么气?我有什么气好生的?不就你刚刚上了一个女人吗?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你曾经的女人一大堆,现在偶尔拿来玩一玩,调节一下单调的生活情调,有什么不好?我没生气,就算生气,我也不是生你的气,所以,请你现在别来烦我!”

    茗汐从薛祈惊的手里收回手,准备把他推开,但是,薛祈惊却伸手按住她的肩,不让她动。

    “老婆,原来你一点也不相信我!”薛祈惊见茗汐真的以为他跟其他女人上床,不由皱了皱眉,心里生气的同时,瞧见茗汐如此生气的模样,心底的怒气又淡了下去。

    茗汐挣扎了几下,但是听了薛祈惊的话,不由身体一怔。他那句话什么意思?!

    一点也不相信?!

    “老婆……”薛祈惊瞧见茗汐疑『惑』的眼睛,他不由倾身上前,他重新捧上她的小脸,然后低声说道,“这辈子除了你,我不会再碰其他女人,相信我,好不好?”

    “那你和她在进房间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说什么床上功夫有没有进步,进去试一下就知道了?

    想到这男人在外面『乱』搞,茗汐的眼泪就忍不住簌簌下滑。他明明说,只爱她的,却……

    看见茗汐掉眼泪,薛祈惊心中一慌,他赶紧伸手擦干她脸上的眼泪,然后低声哄道:“老婆,别哭了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没有碰她,相信我!别哭了,老婆,别哭了!”

    “那你说,你和她进房间干什么?”茗汐伸手扳开他的手,然后狠狠甩开。

    “我把她杀了!”薛祈惊说道这里,眼睛寒光一闪。

    茗汐听了,立刻吃惊地大声问道:“什么?!你把她杀了?为什么?”茗汐挣扎着欲从草坪上坐起来,但是薛祈惊却不让她动,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他喜欢俯瞰着她的脸,尤其是倒着看,她的脸更好看!

    “因为,她是凛枫派来杀我们的!”薛祈惊瞧见茗汐如此惊讶的模样,忍不住伸手纤细的手指,沿着她脸上柔和的菱角缓缓勾画。

    “凛枫派来杀我们的?”茗汐不敢置信地皱了皱眉头。她当然明白凛枫杀他们的原因,只是,这么重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跟她讲,不跟她商量?

    “是!”薛祈惊直勾勾地看着茗汐,“我是想『逼』问出凛枫的下落,才会……”

    “为什么,你不给我讲?”茗汐有些生气和不满地抱怨道。

    “我不是不想影响你度蜜月的兴致吗?你这么高兴,我怎么舍得让你不开心?”薛祈惊十分认真地说道。

    听了薛祈惊的解释,一时之间茗汐还不能确定相不相信他,只能睁着大眼瞪着她。

    薛祈惊看见茗汐这种眼神,知道她还不相信他,于是扯过自己的衣服就让她闻:“那你闻闻,我的衣服上有没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茗汐轻轻嗅了几下,其实,其他女人的味道她闻到了,那些女人把香水当成杀虫剂一样的喷,碰一下就惹得浑身“『骚』”味,茗汐推了推薛祈惊,然后从地上站起来,准备离开。

    “老婆!”薛祈惊见茗汐没有丝毫表示,既不知道她相信了,还是不相信,心头不由有些着急。

    他薛祈惊自从发现喜欢韩茗汐开始,根本没碰过其他女人,当然,要排除萧晗那女人。她如果不相信他,那他可亏大了!

    薛祈惊箭步上前,伸手搂着茗汐的肩膀,随着她的步子慢慢走着。

    “老婆……”薛祈惊转过头看着茗汐,见茗汐不理她,忍不住在她的面前撒起娇来,他微微嘟着嘴,低声声音说道,“老婆,是不是需要我把心掏出开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茗汐眼角余光瞟到薛祈惊撒娇的表情,在心里淡淡一笑,她从来不知道薛祈惊居然也会撒娇。其实,很难相信,像他这样一个冷酷的男人,居然也会撒娇。而且,撒娇的模样还不赖……

    茗汐停下步子看着薛祈惊,好半天才揪住他的耳朵,咬牙恶狠狠地说道:“薛祈惊,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当着我的面公然和其他女人搞暧昧?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温柔,太好了,导致你现在竟然胆敢跟我作对了,嗯?!”

    茗汐的手劲不小,耳朵传来的疼痛,让薛祈惊的头偏得低低的,他好看的眉头瞬间一拧,然后说道:“老婆,我错了,别揪我耳朵,很疼!”

    “揪一下你的耳朵你就叫痛?你这点痛,怎么跟我的心痛相比?嗯?!”想到之前在宾馆看见的那一幕,茗汐不由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如果可以,她还真的想把他的这只耳朵揪下来,让他记住这个教训。

    “啊——!老婆,痛,放手!”茗汐手劲越来越大,疼得薛祈惊大声叫起来。他抬起手欲把茗汐的手给拽下来,奈何,他的手还没碰到茗汐的手,就被她给呵斥住了。

    “嗯?!《爱妻守则》第一百五十条?!”茗汐揪住薛祈惊耳朵的手往上一抬,薛祈惊的头也跟着往上抬了抬。

    “老婆说的话就是圣旨,如果老公犯了错,老婆给教训,老公也不得有任何反抗……”薛祈惊低低的又万分痛苦地说道。

    听到薛祈惊把这条规则一字不落地背出来,茗汐才勉勉强强地点了点头。

    而薛祈惊心头却后悔得要死。

    在他们结婚之前,她打死都不嫁给他,最后他好说歹说,她终于点头答应,不过前提是他必须签下《爱妻守则》这一不平等条约,而且还要他把其中二百二十六个条款背书才会嫁给他……

    薛祈惊想到现在她在薛家的绝对的统治地位,不由心头憋得慌。想当初,她可是什么话都听他的,他说一,她绝对不敢说二,他让她往东走,她绝对不敢往西走。而现在,怎么一切都反了?

    

Snap Time:2017-08-21 07:11:08  ExecTime: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