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阅读

作者:黄金战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节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节第5796章不是逼宫的逼宫(16-01-22)      第5795章白日梦(16-01-22)      第5794章霍布森选择效应(16-01-22)     

第四十二章偏执的人


    第四十二章 偏执的人

    北京大学创立于1898年,初名京师大学堂,是中国第一所国立大学,也是中国在近代史上正式设立的第一所大学,其成立标志着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开端,并催生了中国教育史上最早的现代学制——壬寅学制和癸卯学制。

    百年北大,培养无数人才。中国原子能之父钱三强、“两弹元勋”邓稼先、前后两任外交部长唐家璇和李肇星等等,北大毕业的学子遍布中国政、法、金融各行各业。在这重重的光环下,中国综合实力最强大学当之无愧。

    “莹莹,这两个月你去哪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害我一直牵挂着你,还有你干嘛一直不接我电话?”一个外表英俊不凡,一身黑『色』阿马尼西装的年轻男子手捧99朵极为罕见的黑玫瑰,站在北大校门口拦住一个气质宛若幽兰的女子微笑说。

    女子惊奇的停下,注视着这罕见的黑玫瑰,轻轻嗅了一口,扑鼻的花香格外引人『迷』醉。

    “莹莹,这是我特地空运来的美国加州黑玫瑰,只有这样独一无二的黑玫瑰才能配的上我们的北大才女。”青年殷勤说。

    “张翰,谢谢你的花。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适合。请你不要再浪费时间和金钱在我身上。”女子接过99朵黑玫瑰绕开青年进入北大校园。

    其实这鲜花女子也不想接受,但对男子偏执的『性』格极为清楚的她,知道如果自己拒绝他的鲜花,明天就有可能变成188朵。为了不给自己心灵造成太过沉重负担,女子只得收下。

    “莹莹,明天我再来看你。”名叫张翰的男子却不气馁,只是微微一笑,潇洒的转身上车。在北大学子一片惊诧的目光中,车尾滚起浓浓烟尘,飞速离去。

    如果有喜爱汽车和常参加车展的人一定会发现,这青年驾驶的是一辆BMWZ8,市价210万。210万的车在其它中小型城市或许算的上顶级座驾,但在北京却根本不算什么。这车真正让人惊讶的是这辆车才刚刚出现在2000年日内瓦国际车展节上,但这个青年却已经将之成为座驾。

    背后的意义更甚于这辆跑车本身的意义。

    “喂,刘莹莹!”一个扎着马尾辫,瓜子脸,笑起来有两个可爱酒窝的女生从一旁跳出来,一把抢过黑玫瑰,深深的嗅了一口。

    “喂,刘莹莹,张大少又送你鲜花了,啧、啧、啧,黑玫瑰,这可是少见的品种啊!”酒窝女孩羡慕说。

    “你喜欢就拿去好了。”刘莹莹却不在意。

    “不要,如果张大少送你的花出现在我的花瓶里,被他知道了,我可受不了。”酒窝女孩赶紧把花还给刘莹莹。

    接过花,刘莹莹却一丝惆怅,苦恼着不知该如何对待张翰比较好。

    张翰是何出身,刘莹莹并不清楚。不过据说父亲是『政府』高官,母亲开了一家贸易公司,资产有多少刘莹莹不清楚,但绝对属于那种钱怎么也花不完的类型。而张翰本身无论是长相、学识还是谈吐,都是上上之选,可偏偏刘莹莹就是不喜欢他,对他就是没有那种感觉。

    在张翰最初向刘莹莹表白的时候,刘莹莹就明确拒绝过。可张翰却毫不放弃,已经追求她两年了,这两年仅送花一项的开销都花了至少数十万,每天一束花,而且每天品种都不一样。这让刘莹莹心中在微微得意的同时,更多的是沉重的负担。

    或许张翰的这种偏执『性』格才是让刘莹莹一直拒绝他的理由。刘莹莹自己也是一个偏执的人,认定事情就不会回头。两个同样偏执的人在一起,这样的生活,刘莹莹想想就觉得可怕。

    在刘莹莹苦恼该如何拒绝张翰时,北京某个公交汽车站,一男一女两个青年正埋头翻阅《北京地图》,比划着该如何坐车。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风和黄书琪。自诩为半个北京人的林风在和黄书琪来到北京后,本想坐的士直接去北大。不料第一次来北京的黄书琪说想坐公车,好好看看北京。

    满口答应的林风一出火车站就傻眼了,记忆里的北京早已不复存在。进入21世纪的北京日新月异,让林风大叹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

    但在黄书琪面前,不愿落了面子的林风也不顾黄书琪先买份地图的建议,直接上了辆公车。结果一上午转下来,林风和黄书琪彻底『迷』路。无奈之下,在黄书琪偷笑声中,林风只得买了份地图,和黄书琪俩人仔细琢磨起来。也幸好这次林风和黄书琪来,除了让黄书琪带了几件衣服外,没让她带别的。差什么直接在北京买就行,不然依黄阿姨那般什么开水瓶、被窝之类,只怕早累死了。

    不过如果那样,林风肯定早就选择坐的士了。也不会有今天早上这一出戏了。

    “355路,书琪,车来了,走,上车!”林风拉着黄书琪就要挤公车。

    就在这时,林风身前一个身高大概185cm,体格极为健壮,穿着『迷』彩服的男子突然浑身一软,摔了下去。

    “小风哥,他怎么了?”黄书琪惊吓问。

    “不知道,走,不要管闲事。会有人处理的。”林风拉着黄书琪就往一旁绕过去。

    “小风哥,老师说要助人为乐,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黄书琪却松开林风手,上前想要扶住那个软倒在地的男人。

    “你想干嘛?”不料,那个男人却突然一把抓住黄书琪,声音虽然虚弱但语气却凌厉无比。

    “痛,小风哥,他捏的我好痛。”黄书琪花容失『色』,语带哭腔的叫。

    “喂,快放开他。”林风伸手就想要掰开男子手腕,但不料无论林风如何使劲,男子的手腕却硬如磐石,纹丝不动。

    “走开!”男子厉喝一声,松开了抓住黄书琪的手。

    “书琪,你没事吧!”林风赶紧把黄书琪护到一边,关切的问。

    “小风哥,我没事,不过他好像生病了。”黄书琪指着男子额头滚落的汗珠说。

    “走,别管他,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林风鄙夷的瞪了一眼『迷』彩服男子。

    “小风哥,可他是军人,书本上不是说军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么。我们...我们是不是问问他?”黄书琪即害怕又好奇的说。

    林风一听,就要晕倒。这话说的林风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不过有一点没说错,绝大多数军人都不是那种骗子就是,军人大多古道热肠。

    “小风哥,你帮忙问问他好么?看他需要不需要帮助。”黄书琪躲在林风身后,探头说。

    “呃,这位兵哥哥,你有什么事么?需要我们帮助么?”林风想起刚才男子的恐怖怪力,离男子三步远说。

    “对...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这些小兄弟,能否送我去医院,我急『性』阑尾炎犯了!”男子说完,捂着腹部倒在地上。

    

Snap Time:2017-10-19 15:31:16  ExecTime: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