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阅读

作者:黄金战士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节  重生之妖孽人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节第7312章利益至上(18-02-15)      第7311章人体自平衡(18-02-15)      第7310章三套系统(18-02-15)     

第2548章算盘

  
  飞虎将军见两人来了,急忙从隐藏点向她们跑来。
  “哼,管你。”盈盈娇嗔,白了他一眼和他平骑不再说话。
  “马上提本王军符命曹宗率所有军士向兰溪开进,如兰溪守将不降就立即攻城,把达尔巴一家全给我压进牢里,告诉他们谁如果敢自尽,我便全杀。”阿真气来了黑着脸瞪着达尔巴恨道。
  “如查格尔王所料,兰溪守将听闻达蒙饮剑自亡,便送来降书。”说远就把降书捧上来。
  盈盈见这飞虎将军报告,挑起眉看着阿真。这人的鬼点子还真有些用处。
  楚老将军也听见两人交谈,暗捏一把汗,还好查格尔王来的及时,不然他都准备要挥军入城了。想到这,警铃不停的直响。兰溪叛军虽然才几千,可他一万兵马进城遭伏击,怕也胜算不高。也许连他这条老命都要赔进去。顿时对两人佩服的犹如天神一般。
  “是,达蒙遇兰溪老将军,惊吓的向我们逃来,在四十里外命原地休息,叛军残部滴米未进,已走不动,达蒙见状仰天长叹,随即就……”
  “放心吧,交给我,肯定给你个心悦诚服的猛将。”阿真呵呵的对盈盈挤眉弄眼调戏道。
  “楚老将军免礼了。”盈盈见老迈的将军作势要跪下,急道喊。
  达尔巴气喘兮兮的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咳嗽。
  “达蒙在半个时辰前已饮剑自尽。百余叛军见主帅自溢悲痛之际,达尔巴下令散去。前面只剩达尔巴一个了。”飞虎将军终于把所有探报禀完。
  盈盈听阿真下这种命令,也若有所思道:“这兰溪不简单啊”
  “情况怎么样了?”人刚到阿真蹩了他一眼手挽背的问道。
  盈盈见状,也心生不忍。何必要作乱呢?呆在大理当大理王不是很好吗?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大冷天里,一群人骑在马上。阿真的马后还牵着一条绳子,绳子的后尽头跌跌撞撞的绑着个人,达尔巴赤着脚,光着臂子踉跄的被马绳拖在后面。全身都冻的青紫。
  “下令全寨戒备,兰溪叛军可能随时来攻。”想完后楚宁恒就赶紧下令。
  阿真点了点头。挥着手让让所有飞虎队下来。
  阿真接过一看道:“先别进城,等曹宗大军到来再进城,命所有军士不可松解,要严阵以待。”
  “哈哈哈……达尔巴,你怎么样呀。”阿真哈哈大笑的走上前,心情愉的喊道。
  “好,辛苦你了,去埋伏,我们在这里等达尔巴。切记,不能对达尔巴下毒手。”阿真心里大喜推翻先前的命令了。
  “原来叫仙儿啊,真好听,对了我不信佛,我信上帝的。”阿真缓缓的道。想来又觉的好笑,他知道上帝是谁吗?
  “放肆。达尔巴你罪恶滔天,天理不容。竟还敢如此殷殷犬吠。”盈盈喝斥。
  “射!”阿真一喊。数百只箭一轮接一轮的向达尔巴射过来。
  达尔巴见他说自己是大周人不屑哼道:“无名鼠辈也配和我达尔巴说话。”
  水,耐心的等待着达尔巴的到来。
  “OK,收到,留到以后再玩。”阿真收到,再捉弄下去达尔巴还没暴走,盈盈就要先暴走了。
  阿真见状转过头疑惑的望着盈盈问道:“这也算是你们吐蕃第一武将?”
  达尔巴大惊,向林子里望去,惊见四周不知何时布满飞虎队,每有人提着弓瞄准着他。惊吓的冷汗直流,警铃大作。
  “美……美……”飞虎将军流着冷汗,望见后面的军师要暴走的样子弱弱的禁声了。
  “然后呢?”阿真见这飞虎将军顿了顿,显然话还没讲完。
  达尔巴不知这大周人是什么意思,不吭一声白着脸紧张的凝视着他。
  达尔巴也远远的见到江边站着一对男女,男俊女娇。静静伫立于江边目光悠悠。疲惫不堪的他双眼模糊,直到走近些才惊见,这娇女竟然是军师。大惊的提剑护胸,四周观望。却望不见有任何人。瞪大着眼,额头上的汗不停的直冒。
  “你这大周人,我定要把你碎尸万段。”达尔巴见他那肮脏的手摸着他的胸,气的满脸铁青,想他达尔巴哪里遭受过这种羞辱。
  “楚老将军辛苦了,把达尔巴带进去关着,给条衣服穿。”阿真缓缓道谢,见这达尔巴也冻的够呛的了,再冻下去可能就要挂了。
  “就怎样?”盈盈心一跳,这达蒙屡屡遭创,更见已溃不成军,心里崩溃自杀了?
  “飞虎将军,这达尔巴有没有妻妾或女儿?”阿真看着达尔巴色色的向旁边的将军问道。
  “好极好极,美吗?”阿真心里开心,对着达尔巴铁青着脸恨不得将他碎尸的眼神问道。
  达尔巴疲惫不堪,提剑护胸,利箭一至,翻身跳跃。当当当。一阵箭雨被剑锋扫落,另一轮又来了。疲倦之极的达尔巴顿觉自己手中的剑沉重无比,不到三轮箭雨。身上就频频挂彩,幸好都避开了重要部位,性命没什么大碍。
  阿真也裂裂的笑了,高兴非常。又见飞虎将军努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了。问道:“还有什么事?”
  “是。”一位飞虎成员接过他从脖子上解下来的项连就骑上马向曹宗飞奔而去。
  达尔巴冻的全身发抖,赤着脚被遍地的石子磨的鲜血淋漓,不吭一声。
  众人听见这种不伦不类的命令,一顿。又不敢有疑的一把把达尔巴按倒在地,扒着他的衣服。
  达尔巴见有水袋也不客气的捡起来狠灌着。他已整整一天滴水未进了。喉咙灼热,口喝难耐。
  阿真见他还这么叼作弄道:“听说你的第三女儿有十五岁了。生的是花容月貌,许多人来求亲你都不舍她出嫁是吗?”
  瞬间所有飞虎部众跑下来围着达尔巴,达尔巴是头猛虎,虽是落败,可猛虎利爪犹在,不可不防。
  “你是谁?”达尔巴见这嘻皮笑脸的年青人走向前,惊吓的退了一大步,疑问着。
  他不是不信兰溪守将,小心使得万年船,既然达尔巴敢把家眷放在兰溪,想来这兰溪守将必定和达尔巴交情非常不一般。是那种身家性命可以交托之辈,这兰溪也降的太了吧。
  把西红柿吃完,两人也奔至里当金沙边,喘急的江水滔滔翻滚着,放眼望去见不到任何一片竹舟,盈盈满意的点了点头。
  “哈哈,听说你很会打是么?”阿真见达尔巴沉默,呵呵的笑道。
  “收了他的剑,拖了他的衣服。给他留一件亵裤就行。”阿真下命令道。
  达尔巴听见他竟然想打他最宝贝的三女儿的主意,顿时咬牙切齿的吼道:“你敢碰我仙儿,我作鬼也不会放过你。”
  比想像中的还要,站在江边的一男一女听见远处传来笨重盔甲当当的拖地声。远远望见达尔巴用剑当杖扶着自己朝他们走来。头盔早已不知丢弃在哪里,战盔鲜血染红。头发蓬乱。狼狈之极。
  “留下达尔巴更好是吗?”盈盈明白他的意思。毕竟都不是傻蛋。
  阿真见他竟然没有俘虏的自觉,还想把他碎尸万段。心里也来气了阴险的黑着脸向他说:“你再嚣张信不信我把你拖光衣服绑在床上。然后找几个龙阳癖的男人,让他们吃春药。把他们和你关在一间房子里?”
  阿真抄起飞虎将军腰中的那一袋水,走进扔给跌倒在地上不停咳嗽的达尔巴。
  “那这样子好不好,我*你仙儿的时候,就把你绑在旁边,让你观赏我怎么对你的宝贝仙儿下手怎样?放心,我的技术绝对是一流的,保证让你看的大呼过瘾。”阿真作弄的很爽,旁边传来盈盈的一声轻咳,心里一惊赶紧转过身。
  盈盈见这色狼竟然敢在达尔巴面前打他妻女的主意,也气的脸铁青。可在这么多人面前又不好发作,咬着唇用凌利的眼神恨不得把这色狼给杀了。
  阿真退了一大步,见这达尔巴的脾气还能这么硬,不觉中火气也来了。
  “是,达蒙尸体现还躺在四十里外的草丛中。”飞虎将军万分肯定。
  “查格尔王设伏的四位千总,均得手,原本达蒙兵败,只剩万余残部,在败退的路上屡遭伏兵,现已溃不成军,败兵死的死,逃的逃。达蒙现今只剩一百多伤兵。”
  阿真见他这么害怕,缓缓的转过身,就见盈盈黑着脸,本来就大的眼,瞪的更大了。心里一惊,糟了,玩过头了。
  “禀查格尔王,达尔巴一家七十八口目前正在兰溪郡里。”飞虎将军不敢隐瞒一一奏报。
  “是啊,达尔巴可是把家眷全放在这里,自己去跑到腾冲去,兰溪怎么会一般。”阿真缓缓的笑道。
  “他没太疲劳,没力气了。状态佳时可以一拳打死一匹马。”盈盈也悠悠的凝视着达尔巴。曾几何时他是如此的风光,不想却落到如此的下场。真是纠由自取。
  “是。”楚宁恒恭敬的弯着身。“查格尔王,军师,请进帐内休息。”说完老将军就命人把达尔巴拖进去,阿真和盈盈才缓缓朝主帐走去
  “你别这样糟蹋达尔巴,怎么说他曾经也是一名威名远播的将王。”盈盈埋怨道。
  阿真见这达尔巴果真是条汉子,七八个人都按不住疲软的他。满意的直点头。
  一群人直到傍晚才缓缓来到兰溪郡,一路上甚是偕意。最辛苦的莫过于绑在他马后的那人了。
  “是呀,很难相信对吧,这达尔巴武艺超群,号称我吐蕃第一武将。”盈盈一开始也不相信,可却是真的。
  “无耻大周人,我定让你不得好死。”达尔巴铁青着脸不停的扭动着身子一副要把他碎尸万段的样子。四个飞虎都险些拉不住他。
  “真的自杀了?是否属实?”阿真点了点头这达蒙八万余众死的只剩百来人,要是他他也想自杀了。
  达尔巴见这大周人竟然如此羞辱他,臊的满脸通红。趴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挣扎。
  “小巴,你觉得怎么样?”阿真笑呵呵的翻转过身子问着达尔巴。
  “所有飞虎队准备。”阿真大喊,抬起手。
  左将军楚宁恒接到探马禀报,赶紧出寨迎接,老迈的身子虎虎生威的刚走到他们面前就见查格尔王马后绑着威名远播的达尔巴,顿时对这查格尔王的谋略佩服之极,想他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争战沙场数十年,也没见不曾遇见像他如此用兵如神之人。想不到年老之际能亲眼所见,更能在查格尔王的挥下效命,倍感光荣。
  “兰溪郡怎么样了?”阿真缓缓的问,照当前的情形来看,叛军都被全歼了,兰溪也该降了才对。几千人的城怎么守?
  “达尔巴可不是这么好降服的,你行吗?”盈盈也想要,可是又怕达尔巴不是真心归降。
  达尔巴见公主如此怒斥,脸一阵青一阵白,不敢吭出一声。
  终于达尔巴见他这么狠,不敢再吭出半声。阿真哼想,再狠再狠啊。老子就拿你一家老小威胁你怎样。老子就是这么的卑鄙,有种咬我啊。
  “这就是达尔巴?”阿真疑惑了,皱着眉望着盈盈。
  “不错,练了多少了?”阿真感受到这胸饥坚硬,身上毫无任何多余的肉。暗暗咋舌,果然是虎将啊。
  阿真第一次见达尔巴,一直以为达尔巴是*壮汉的草蛮。可今一见推翻先前的结论。这达尔巴生的俊秀非常,怎么看都觉的是位味道十足的俊雅中年人,一副满腹经纶的样子。
  不一会儿,达尔巴光裸着上身,只着亵裤被绑的结结实实的,阿真愉的伸手摸了摸他浑身的胸饥。
  “停。”阿真见他身上频繁挂彩急喊道。箭雨终于不再向达尔巴扑过来。
  “第一武将。”阿真暗寸,有没有传说中像吕布这么勇猛?等一下试试好了。
  “煅练他,磨平他的锐气,这达尔巴可是一条猛虎啊。用好了对我们的图辽大计有很大的帮助。”阿真小声的说。
  “飞虎将军,达尔巴的家人还在吗?”阿真瞪着达尔巴大声喊道。
  众人见查格尔王竟然伸手去摸达尔巴光裸的身体都瞪大眼惊讶的下巴掉了。盈盈满脸羞切,这死色狼连男的都不放过啊。
  飞虎将军见查格尔王又变命令,不敢有任何疑问应了是就退去。
  “我叫林阿真,大周人。”阿真笑道。
  “你不怕他冻死吗?”盈盈见了心中不忍,骑着马kao到阿真身边说道。
  “当然,有他在就更能证明达蒙是自杀的事实。”阿真呵呵笑着,两人转过头望着滚滚的江
  “有,达尔巴有七妻十六妾,女儿有七位。最小的女儿已有十四岁了。”飞虎将军蹩了站在后面的军师一眼,流着冷汗不敢瞒的报道。
  “达蒙与达尔巴率残部于一个半时辰到达兰溪,还没见兰溪城就遇右老将军扎寨*练兵马。达蒙惊吓之余匆匆向我们方向逃来。”
  “谢军师,查格尔王。”楚宁恒欣喜无比。
  达尔巴听两人交谈,脸色也变了。虽知军师聪明才绝,用兵如神,没想到这大周人也诡诈非凡。!~!

Snap Time:2018-10-16 18:33:48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