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九十九章蜃兽(一)


    第九十九章 蜃兽(一)

    铁木船靠岸,老者带着十二人走了过来。

    曲鸣道:“大爷爷,馨颖不在上面。”

    “不在上面!”老者面『色』一变,转过头对曲家武者道:“你们十二人四人一组,分成三批去山上找。”

    “是,家主!”

    十二名曲家武者各自组好队,从三个方向上山。

    这时,叶尘道:“曲家主,你和曲鸣一组,我一人可以了。”

    “那就这样吧!”老者没有小看叶尘,一路上,对方展现的实力丝毫不下于凝真境后期修为的曲鸣,足可以说明问题。

    分开后,叶尘循着最偏僻的一条小道往山上掠去。

    刚上山的途中,一只『性』喜水源的‘毒水蝎’向他冲来,被他随手劈出的拳劲轰成粉碎,汁『液』横飞,速度不减,十几次呼吸过后,叶尘没入到浓雾笼罩的深山中。

    雾气无声无息的排开,一条人影鬼魅闪掠,每次脚掌点到地面,便会滑出去数十远,气息悠长精纯。

    蓦然,叶尘附近的山体动了起来,竟是一头外壳像岩石的巨岩兽,对方张开幽深口腔,一条胳膊粗的红影朝着叶尘飞卷而出,去势如电。

    “找死!”

    云隐剑出鞘,犀利的剑光与红影交击在一起。

    铿锵!

    红影被斩出缺口,黄褐『色』的血『液』喷了出来。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丈许长的舌头,其根部还在巨岩兽的口腔内,仿佛青蛙吐舌一样,对方想要用舌头把叶尘卷进嘴里,不可谓不阴险。

    一击不中,巨岩兽的身体往后一缩,便要挤进山体夹缝中,躲避叶尘的反击。

    叶尘如何肯放过对方,脚下一跺地面,暗劲放出。

    砰!

    巨岩兽又被硬生生炸了出来。

    剑气闪过,防御极高的巨岩兽摔落下来,腹部位置被切开一条大口子,内脏肠子滚滚滑出,浓重的土腥味刺鼻至极。

    没兴趣去解剖巨岩兽的尸体,叶尘头也不回,闪入浓雾中。

    山峰不大,叶尘很快来到山腰处。

    入目处首先是一座石桥,石桥下云雾翻滚,深不可测,石桥对面是一大块平地,平地后方有一扇石质大门,高三丈三,宽两丈八,大门紧闭,仅『露』出一丝缝隙,里面有光芒『射』出,照『射』的雾气也变了颜『色』,光蒙蒙一片。

    “这里面有人。”叶尘迟疑片刻,踏步走上石桥。

    卡啦!

    石桥两旁的石兽不可思议的活了过来,挣开表面的石质,一步一个脚印的冲向叶尘。

    “山峦叠嶂!”

    面对众多石兽,叶尘使出了孤峰十三剑中的攻击范围最广的山峦叠嶂,一剑挥出,层层叠叠的剑光扩散开来。

    嚓嚓嚓……

    一头头石兽被斩碎,散『乱』一地。

    正要离开,叶尘发现惊人的一幕,这些石兽碎片扭曲了几下,化为雾气融入到周遭环境中,不留一点蛛丝马迹。

    古怪,实在古怪!

    叶尘眼神闪烁,不知道再想什么。

    片刻。

    叶尘深吸一口气,提着剑掠向石门。

    石门实在有够厚,叶尘估『摸』着就算能打破,也可能导致里面的石室坍塌,殊为不智。

    两万斤气力汇聚在双臂上,叶尘双手『插』入到石门中间的缝隙中,奋力朝两旁拉动。

    轰隆隆!

    石门缓缓打开,灯火通明的大厅呈现在眼前。

    和外面相比,里面的大厅足够豪华,两旁是十八根漆成金『色』的石柱,高有六丈六,通体光滑一片,没有任何雕刻,大厅中央则是一条红地毯,一直延绵到大厅首座,首座上坐着一个中年人,双目微闭,气息如山,而红地毯两旁也有着六名中年,一个个气息虽及不上首座中年,但也不可小觑,起码是凝真境后期巅峰的人物。

    “你是什么人?”首座中年睁开眼睛,精光如闪电迸发,宛如实质,分明是抱元境武者。

    叶尘抱拳道:“晚辈是上山来寻人的,不知前辈是否见过一位少女来到此地。”

    首座中年淡淡道:“你先进来一坐。”

    “是!”叶尘总感觉有些古怪,但又说出哪里古怪,依言坐在红地毯右边的末位上。

    眼睛里闪过阴毒的目光,中年人朝着石门一挥手,石门又缓缓关闭。

    “你说的少女可是十五六岁,气质干净?”

    叶尘已从老者那里得知其孙女的容貌气质,闻言点点头,“不错,前辈见过她?”

    “是的,她被困在山脚下,是我救上来的,现在就在侧室里面,你可以带她离开了。”首座中年看上去很好说话。

    眼睛里『露』出怀疑的目光,叶尘确认道:“可以带她离开?”

    “怎么,你不想带她离开?”

    “哦,不是。”叶尘站起身,不急不缓的往大厅侧室走去,灵魂力催动到极限,以防备不测。

    不过事情很离谱,不仅首座中年毫无举动,就连旁边六名中年也仿佛被点了『穴』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桌子上只有一些肉食,根本没有吃过,诡异的气氛充斥着整个大厅。

    走到侧室门口时,叶尘突然转过身,看向首座中年,对方眼中阴毒光芒迅速收敛,问道:“又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好笑。”叶尘拔出剑,冷笑。

    哼!

    首座中年阴沉道:“我让你带走那少女已经很给你面子,难不成你还想动手,区区一个凝真境武者而已,举手投足就能灭了你。”

    叶尘似笑非笑道:“是吗?如果你能灭了我,又何必欺骗我,如果我猜得不错,一旦进入侧室,就会死于非命吧。”

    “放肆!给我滚进去。”首座中年一挥手,一根金『色』石柱脱落下来,没有半分停顿,极速『射』向不远处的叶尘,凌空爆发出风雷般的破空声,人力不可挡,毕竟这根石柱长六丈六,粗有半米,在抱元境武者真气加持下,比任何武器都可怕,轻易就可洞穿山腹,击杀凝真境后期武者。

    此时,若是换了一般人,肯定退入侧室中,以躲开石柱的轰击,不过叶尘不在此列。

    他眼神清明,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右手持着云隐剑,一剑点中声势可怕的石柱。

    咔!

    石柱粉碎,化为雾气消散开来。

    

Snap Time:2017-12-12 06:48:53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