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一百二十八章强强对决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强强对决

    罗寒山怔怔道:“叶师弟晋升到凝真境后期境界了?”

    前一步程俊把先天大裂劲突破到第八重巅峰,罗寒山已经很吃惊了,觉得这种事很少见,不是每次压力都能让人进步的,否则整个真灵大陆还不『乱』套,天天有人死斗,只能说,压力有让人突破的契机而已,实在想不到,叶尘紧跟着也突破了,而且是修为上的突破,直接从凝真境中期巅峰突破到凝真境后期,从那磅礴的元气波动来看,他的凝真境后期似乎要比常人凝实许多,不存在真气虚浮的现象。

    喝!

    一步踏出,锐利的气流四散溢开,叶尘整个人仿佛融入到暴风眼之中,惊人的剑势冲天而起。

    他单手握剑,一剑简单直劈。

    “我的剑!”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剑怎么自动出鞘了。”

    在场有许多翡翠谷内门弟子,他们中不少人佩戴着宝剑,但是此刻,宝剑不受控制的出鞘飞出,伴随着叶尘的剑势攻向程俊。

    有几个实力比较高明,及时出手握住了剑,只是任凭他催动真气,宝剑依旧抖动不已,一个个顿时手忙脚『乱』。

    “哼!”

    翡翠谷其中一名内门长老冷哼一声,单手一拂,剑意与众多宝剑的联系立刻被切断。

    没有众多宝剑的加持,叶尘挥出去的粗大剑气声势虽不是很煊赫,但依旧凌厉无匹,一波波白『色』的气浪在后面形成,仿佛急速变化的流云,推动剑气的速度。

    咔!

    剑气与侧刀幻影瞬间接触,下一刻,侧刀幻影被一切两断,缩小了三分之一的剑气余势不消,狠狠击在程俊的护体紫晶气上。

    一抹惊艳的鲜血飞溅出来,程俊的胸口多出一道剑痕,深可及骨,这还是因为剑气中途变向,飞向了天空,而程俊胸口的伤势只是被剑气余波切中罢了,否则哪还有命在。

    嗤!

    程俊一口鲜血喷出,这口血中竟蕴含了丝丝剑气,把地面击穿,脸上顿时苍白无血,整个人便要跪倒在地。

    忽的,一道人影落在程俊旁边,扶住了他。

    是翡翠谷的一名内门长老。

    “四招,四招打败了程俊,刚才那一剑触『摸』到剑意的边缘了吧!”

    “恩,我也感觉到一股锋芒之意掠上心头,还以为是错觉。”

    “听说剑意一出,能斩断虚无之念,万邪不侵!”

    “此子何德何能,竟率先触『摸』到剑意,唉!”

    众人惊讶之有,感叹之有,当然,更多的是嫉妒,以他们的年纪,修为再想进步很难,唯有从其他方面增加战斗力,毫无疑问,剑意和刀意都是众人梦寐以求的,如果这两样虚无的东西可以买的话,他们倾家『荡』产都要去买,不惜一切。

    流云宗这边,大长老和四长老虚惊一场,而后欣慰一笑,叶尘的出『色』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回去后定要汇报给宗主。

    罗寒山摇摇头看向徐静,“惊才惊艳,如今,我总算明白这个意思,或许,他能带我们走出天风国,与南卓域那些年轻一代中的妖孽争锋抗衡。”

    徐静不答反问,“你现在也是公子级的实力吧!”

    罗寒山不语,眼中有光芒在闪烁。

    扶住程俊的翡翠谷内门长老为他驱除剑气,见他伤势严重,猛地转头望向叶尘,厉喝道:“切磋表演,下手却如此狠毒,让我教教你怎么做人。”说完,一巴掌凌空挥向叶尘。

    砰!

    空间剧烈晃『荡』,震得叶尘倒退不止。

    在他身前,流云宗大长老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一掌击溃对方的掌风,咆哮道:“程越,不要太欺人太甚,叶尘已经手下留情了,难道你以为我流云宗的弟子可以任你『揉』捏。”

    “你!”那名翡翠谷内门长老目光凶狠,程俊是他的外孙,一直对他报以厚望,今天不但四招惨败,还受了不轻的内伤,只觉得热血往头上直涌,几乎要失去理智。

    庄庆贤深深看了一眼叶尘,对翡翠谷内门长老喝道:“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快带程俊去疗伤。”

    等对方带走程俊,庄庆贤深吸一口气,扬声道:“切磋表演点到为止,希望大家克制一点,不要逞强斗狠。”刚才叶尘的确手下留情了,他也不好说什么,否则会给人众人留下不公正的印象,有损威名。

    接下来,切磋继续进行,不过都是其他大势力中年轻俊杰的对决,真正顶尖的年轻高手都觉得还不是时候。

    石破天此刻非常不爽,他刚才看了一眼姬雪雁,见对方死死盯住叶尘,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这让他感觉被彻底忽视了,以往对方虽然对他也不是很感冒,但至少保持着一定的敬重,关系在他看来已经很不错了,有一定希望,只是现在,本就不大的希望完全湮灭。

    “叶尘,不要以为赢了程俊就很了不起,真正公子级的实力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再过几场,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差距,什么是绝望,我要你的半步剑意破灭,生不如死。”石破天表情如常,内心波涛汹涌,他已经想到一个计划,就是完完全全粉碎叶尘的信心,一个失去信心的剑客,剑意很可能会黯淡破灭,更何况叶尘还没有领悟真正的剑意。

    阴森的看了一眼叶尘,石破天眼神邪恶无比。

    翡翠谷内门弟子中,叶萱不可置信的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叶尘,刚才,若不是内门长老出手,她的剑也必然自动出鞘,融入到叶尘的剑势中,她无法理解,一个以前那么废的人,怎么突然就焕发出强烈的光彩,而且这光彩越来越盛,已经快达到天风国年轻一代的巅峰了。

    “叶师妹,他也就嚣张这一会儿而已,今次石师兄会出手教训他的。”旁边,崔世明有意无意说道。

    叶萱一愣,“貌似不容易吧!”

    “你太小看石师兄了,别说叶尘,就算北雪公子端木公子,对上石师兄也不一定能稳占上风,他已经是真正的公子级实力,只差一个公子称号了。”说出这番话,崔世明心中十分得意,他知道,石破天不出手则已,出手就必定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至于什么代价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自己日后也必须加倍努力,叶萱师妹天赋很高,现在的战斗力几乎和他平持,很有可能会超越他,让他感受到一些危机。

    “我于岳,要挑战南罗宗核心弟子南宫云。”随着又一场切磋结束,北雪山庄那边,‘霸刀’于岳突然走了出来,指名挑战‘雨侠’南宫云。

    “是‘霸刀’于岳,林奇还没成长起来之前,他是公认的北雪山庄年轻一代第二高手。”

    “于岳的刀法霸道无边,虽然被林奇追赶上来,但还不一定能赢他。”

    “不过‘雨侠’南宫云也不差,据说他得到了南罗宗宗主的真传,修炼的是‘天一圣水诀’。”

    “天一圣水诀,这不是南罗宗镇宗绝学神水诀的前期功法吗?”

    众人议论纷纷,之前叶尘和程俊的切磋虽然很精彩,但终究不是公子级实力的对决,如今有公子级实力的年轻高手除了北雪公子和端木公子,分别是翡翠谷的石破天和柳无相,南罗宗秦雨莲,流云宗朱梅,紫阳宗欧阳烈,北雪山庄林奇,其他人只能算公子级实力的候补,‘霸刀’于岳和‘雨侠’南宫云正是其中之一,当然,公认归公认,总有失实之处,说不定被认定有公子级实力反而没有这么厉害,公子级实力候补却有真正的公子级实力,反正不打上一场的话,大家只能根据蛛丝马迹揣摩。

    南宫云一脸微笑的走了出来,“于岳,我就知道你会挑战我,半年前的一战还未结束啊!”

    “没错,你我一战,必须分出个胜负,现在厉害的人太多了,再不努力突破,哪里还有我们的位置。”于岳身高足有两米以上,虎背狼腰,往那一站,雄浑的刀势四散弥漫,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把刀,一把沉重迅猛的刀,随时都会发出致命一击。

    南宫云认真道:“既然如此,那就出手吧!我也希望能从压力中寻求突破。”

    “疯魔一刀!”

    于岳势如猛虎,一步跨出,数十步的距离直接被无视,一刀劈开空气,带着虚幻的刀影斩向南宫云。

    铿锵!

    南宫云手一挥,如水波一样的真气挥洒出去,凌空化为数十记透明剑光,迎向刀影。

    叶尘见到南宫云的手段,心神一动,“好高明的功法,把真气炼得和水一样,但又比水来的沉重,类似重水一类的『性』质,一滴估计都有数百斤重,数十滴就令人难以阻挡了。”

    罗寒山见多识广,在旁边解释道:“南罗宗宗主的来历很神秘,没有谁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神秘崛起,而后创立了五大宗门之一的南罗宗,南罗宗最顶级的绝学叫做神水诀,十分奇妙,据说修炼到极致,一滴水波真气就有万斤重量,可以『操』控雨水,使得某一区域水量陡增,这天一圣水诀为神水诀的前期功法,应该只有其五分之一的威力,不过也很可怕了。”

    叶尘点点头,他以前听说过南罗宗宗主的事迹,对方虽然是一介女流,豪心壮志丝毫不逊『色』男人,硬是把南罗宗打造成五大宗门之一,论综合实力,甚至要略胜流云宗一筹,当然,以前的流云宗其实很强大,只是后来被紫阳宗阴了一把,高手死伤惨重,从八品宗门跌落到九品宗门,现在还在努力恢复元气之中。

    面对沉重的水波真气,于岳丝毫不惧,厚重长刀猛烈劈砍,强劲的刀光震得水花四溅。

    “开山八式!”

    突然,于岳猛地跃起,一刀平平无奇斩出。

    噗嗤!

    南宫云的水波真气被一层层砍裂,迅速蔓延,一些水滴状的真气甚至落在地上,把地面砸的千疮百孔。

    “水幕合一!”

    后退三步,南宫云双手合什,朝前推去。

    哗啦!

    剩下来的水波真气融合成一个水球,与于岳的长刀撞击在一起,硬是把对方给震退十数步。

    

Snap Time:2017-02-21 09:13:51  ExecTime: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