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三百零三章浴血而战八成剑意遮天大手


    第三百零三章 浴血而战,八成剑意,遮天大手

    和叶尘一样,徐静从潜龙古城回来后没过多久就选择了闭关,因为叶尘和司空圣战斗的动静太大,方才走了出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来到此地时,叶尘与司空圣的战斗已结束,金煌道人的咄咄『逼』人让她暗生警惕,以最大速度增援过来,为叶尘挡了一劫。

    金煌道人修炼的是金系功法,哪怕是随意一指也有着无坚不摧的特『性』,轻易洞穿了徐静的防御,使其双臂骨骼寸寸断裂。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叶尘体内的太玄真元刚刚引出丹田,稍有动作,便会功亏一篑,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徐静被击飞出数百米远,好在朱梅已经赶了上来,拦截在徐静前方。

    “血爆术,青莲漫空!”

    愤怒的低吼一声,叶尘体外血红『色』的真气凶猛爆裂,那是小血魔解体大法中威力最大,反噬亦最大的绝招,原宗博都不敢使用,因为这招一出,有九成的可能『性』成为废人,三成的可能『性』彻底死亡,极度凶险,相对应的,随着血爆术用出,叶尘的战力再次提升,增加到八成以上,几乎和燃烧真元增幅的战力差不多,不仅如此,灌注到右臂经脉中的太玄真元也被血爆术给渲染成了血红『色』,也就是说,使用太玄真元的一霎那,叶尘的基础实力真正的和星极境初期强者差不多,配合上七成剑意和青莲剑法中的杀招,击杀一位星极境中期强者都有可能,至于星极境后期强者,很快就会有结果。

    唰!

    手掌中的星痕剑重如山岳,叶尘一剑似缓实快的朝着金煌道人削出,沸腾的空气以违反常规的速度平静下来,死寂一片,旋即有一朵朵青中泛红的青莲生出,遍布虚空。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献丑,破!”

    金煌道人冷哼一声,手掌横起,虚空一拍,金灿灿的光华凝聚成一只巨掌,撕开了凝滞的空气,扯碎了无数青莲,开辟出一条漆黑的真空通道,真空通道仿佛蕴含莫大的引力,把周遭的一切都给吸了进去。

    噗!

    叶尘七窍流血,浑身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就在此时,叶尘身体突然一震,停留在第九重巅峰的青莲剑诀在强大的压力下,一举冲入第十重,与此同时,本身修为亦有很大进展,不但跨入抱元境后期巅峰,距离提炼真元那一步也已经不远了,叶尘终于深切的明白,有多大的压力,就有多大的爆发力,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这是万事万物的两个极端。

    “青莲聚,斩!”

    没有『露』出任何的兴奋神『色』,叶尘眼神坚毅,宛如苍鹰般锁定住金煌道人,这个时候,太玄真元已经随着手臂经脉灌注到星痕剑上,星痕剑爆发出让繁星失『色』的璀璨光华,一团一团的光华夺目下,剑尖之上迅速浮起一朵拳头大小的青莲,青莲生莲花,呈淡紫,边缘围绕着一缕缕宛如血钻气息般的气流,轻易切割虚空。

    嗖!

    伴随着叶尘一剑劈下,拳头大小的青莲以恐怖的速度激『射』而出,在虚空中拉出一条笔直的黑线,黑线经久不散,延绵数百米,仿佛把这方空间分成一上一下两个部分,诡异的可怕。

    “不好,此子怎么会拥有真元。”如果只是真元,金煌道人不屑一顾,弹指间就可令对方飞灰湮灭,但叶尘刚刚施展了血爆术,真元与气血结合在一起,相当于燃烧的真元,基础实力暴增,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偏偏叶尘还是一位剑客,一位领悟七成剑意的剑客,两者叠加在一起,星极境中期强者大意之下都要饮恨,而他先前根本没把流云宗众人放在眼里,只运转了五六成真元,更不要谈燃烧真元了。

    现在的他,防御甚至比不上撑起护体真元的星极境中期强者,若是被这一剑正面命中,不死也残。

    青莲激『射』的速度太快,金煌道人来不及增厚护体真元,只得扬起右手中指,一指点出。

    “金煌指!”

    金煌指是金煌道人的成名绝学,哪怕以五六成实力催动,威力也不是寻常星极境强者可以比拟的。

    哧!

    金『色』光线横空掠出,与不断旋转的青莲撞击在一起。

    没有任何声响传出,没有任何声光效果,两者紧紧贴合在一起,无声无息,仿佛两块磁石。

    众人都有些不太适应,就好像明明知道天上要打雷了,已经看到雷霆闪烁,闪电『乱』飞,自身做好了万全准备,但雷光是劈下来了,却是没有丝毫雷声,颇有些难受

    也许是瞬间,也许是很久,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刺目的光芒冲天而起,撕裂了天空之上的乌云,撕裂了雷霆,持续不断的喷泄火力,一眼望去,如同一片扇形光幕,扇形的***正是金『色』光线与青莲交击的那一点。

    巨响传出,叶尘与金煌道人齐齐向后激『射』开来,不同的是,叶尘是吐血后退,身体似乎消瘦了一圈,骨瘦如柴,而金煌道人面『色』微微一白,在半空中滑出去数百米,并无什么损伤。

    两人的差距太大,纵算叶尘超越了自己的极限,爆发出有生以来最强的攻击,但差距就是差距,与仓促反击的金煌道人比起来,依旧不是对手,不过能把金煌道人击退数百米,足以证明叶尘的实力。

    “崩云『乱』空斩!”

    “天雷一击!”

    闲云子和天雷散人咬破舌尖, 努力从失神状态中恢复,运转到巅峰状态的真元不要命的涌出,施展出各自最厉害的绝学打向刚刚稳住身体的金煌道人,成败在此一举。

    “哼,蝼蚁再多也是蝼蚁,今次,你们全部都要死,流云宗也要彻底毁灭,鸡犬不留。”

    叶尘的正面一击让金煌道人气血沸腾,一口逆血忍了好久方才咽下去,见闲云子和天雷散人抓住这个时机,向他发动猛攻,金煌道人一下子怒了起来,顾不上强提真元会给身体带来很大负担的后果,两道七成真元催动的金煌指力击出。

    噗!噗!

    闲云子和天雷散人的拼命一击哪怕比不上叶尘刚才那一招,但也不容小觑,可金煌道人这次催动了七成真元,不是先前那一指可以比拟的,毫无悬念的湮灭了两人的攻击。

    闲云子惨笑一声,“雷兄,拜托你一件事,把能带走的人都带走,尤其是叶尘,给我们流云宗留下一条根,一条命脉,千万不要让最后的希望灭亡,否则我闲云子对不起流云宗的历代宗主,死了也不会甘心。”

    最后一句话,闲云子几乎是吼出来的。

    天雷散人面『色』一变,“闲云子,你要干什么?”

    “快,没时间了,我将拼尽最后一滴血拖住他。”闲云子原本就极度不稳定,欲要爆炸的真元彻底混『乱』起来,再也无法平复,整个人像装满火『药』桶的容器,随时都有可能爆破。

    天雷散人摇头叹息,心中死志渐生,对闲云子道:“没机会了,你看!”

    闲云子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不知何时,浑身浴血的叶尘再次掠了回来,衣袍染血,发丝亦在滴血。

    “闲云子前辈,天雷散人前辈,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但我绝对不能退,也不能逃,牺牲整个流云宗换取我一条命,那我活下来又有何用,可怕的心魔会让我终生无法踏入生死境,反而会辜负你们的期望,我也不愿背负这样令人绝望的沉重负担,我叶尘拿起剑的那一天,就没有想过要临阵逃脱,更没有想过让其他人代替我去死,事件源于我,也将由我来终结,你们不必劝了,我心已定。”

    说话的同时,叶尘取出大量的血阳花,抽离出其中的『药』力吞入口中,旋即不要命的催动血爆术,浑身染血的立在虚空中,这一刻,他的心神从没有这样的坚定,意志从没有如此坚不可摧,冲天的剑意笔直上升,上升,再上升,永无止境,如此可怕的剑意超过了自身所能承受的极限,皮肤片片龟裂开来。

    “七成巅峰剑意,不,是八成剑意!”金煌道人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歇斯底里怒吼,此子不能留,否则必成大患,现在他已经产生了后怕,今日若不能杀了叶尘,他一辈子都会处于噩梦中。

    呜呜呜!

    流云宗不少女弟子哭了起来,男弟子的眼神逐渐坚定,再也没有逃跑的心思。

    “吴明,我要上去一战,你觉得如何。”修为仅仅是凝真境后期巅峰的张浩然踏前一步,掠上半空。

    吴明哈哈一笑,“张浩然,不要小看我,我吴明是怕死的人?”

    不知不觉,留下来的流云宗众人全部汇聚过来,能飞的立在闲云子等人身旁,不能飞的,则站在地上。

    这一刻,流云宗前所未有的凝聚和强大,所有人的心念自然而然的集合在一起,最终化为一股宁死不屈的死战气息。

    “朱梅,我们上去。”双臂无力的被朱梅抱在怀里,徐静轻声道。

    朱梅眼中带泪,轻轻点头,罗寒山轻笑一声,谁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知道,他的笑容很璀璨,很温和,与朱梅一起掠上了高空。

    望着黑压压的流云宗众人,金煌道人心情很糟糕,他从没有见过如此情况,在他想象中,流云宗应该是树倒猢狲散,狼狈不堪。

    “那么全部给我死吧!”金煌道人怒吼一声,真元凶猛燃烧起来,无比可怕的气势席卷而出,凝聚成气势飓风,撕裂了大地,崩塌了山峰,金灿灿的火芒如同一轮金『色』太阳。

    “金煌裂日!”

    指头上凝聚出一团极度凝练的光球,金煌道人相信,这团光球一旦爆炸,实力不够,再多的人也要死绝。

    “唉!”

    就在此时,一声轻叹传出,似在耳旁,又似在遥远的天边,在虚空中不断徘徊,震『荡』,紧接着,灰蒙蒙的天空陡然开朗,众人视线中,一只有如山岳大小的巨手压迫过来,遮住了太阳,遮住了天空,掌心上的指纹清晰可辨,天地动容。

    ***:这是第一章,标题太长,不好标注,另外求一下双倍***,太虚正在努力。

    

Snap Time:2017-10-21 05:48:21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