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二章)


    第三百零四章 他的命由你来取(第二章)

    手指瞬间收回,金煌道人眼睛瞪圆,一脸失态的吼道:“不可能,流云宗怎会有这样的背景,绝不可能,你是谁?为什么要管这档子事,我悬空山与你无冤无仇,还请袖手旁观。”

    金煌道人完全感知不到遮天大手主人的气息,所以只有两个可能『性』,其一,对方踏入了灵海境,真元化海,万流归宗,其二,对方踏入了更可怕的生死境,一入生死,天人相隔,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都不是金煌道人可以抗衡的,前者还好,至少悬空山也有灵海境强者,而且不止一两个,可如果是后者,整个悬空山还不够对方一根手指头碾压,生死生死,这种境界的武者被称为王者,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就是武者中的王,代表真灵大陆的天地意志,没有生死境王者,势力再强大都没有用,因为对生死境王者来说,一人就是一宗,一人就是一方疆土。

    遮天大手的速度并不算很快,似乎其主人没有认真起来,可在金煌道人眼中,天已经不再是天,地已经不再是地,流云宗后方群山都在遮天大手掌控之下,『插』翅难逃。

    金煌道人见对方没有收手的打算,心中生出无边的惧意,顾不上煌雷兽和司空圣,身形一展,朝着远处极速飞掠,一个闪烁,就出现在七八里之外,仿佛一轮不断跳跃的小太阳。

    “哼!”

    冷哼声传出,遮天大手的拇指和食指开始合拢,而在它合并到仅剩下最后一丈距离时,逃掠的金煌道人仿佛自投罗网一般,被禁锢在其中,难动分毫,连挣扎都做不到。

    “我不甘心,这些人不过是蝼蚁般的人物,我想杀就杀。”金煌道人奋起余力,真元凶猛燃烧,想要脱离束缚。

    流云宗众人看呆了,先前不可一世的金煌道人此时被两根擎天手指夹住,一脸惊恐和愤怒,仿佛一只无头苍蝇一样,给他们带来极大的视觉反差,心中齐齐想到,这遮天大手的主人是谁,星极境后期强者都被他随意捏住,这种级别的实力已经不是靠想象就能想到的。

    “放心,我不会亲手杀你,你不值得我杀,现在滚出流云宗,滚出天风国,今生若是再敢踏进一步,必死无疑,另外回去告诉悬空山宗主一声,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下次再犯,悬空山必将坠毁,苍王和石王留下来的万年基业,也会覆灭,听到没有。”

    遮天大手主人的声音只有金煌道人一人听到,不过这声音并不是人的声音,而是空气振动传来的声音,和真气传音类似,却比真气传音高级了十倍百倍,星极境强者绝不可能做到。

    “不杀我?”金煌道人停止挣扎,他知道再挣扎都无用,对方想杀他,只需要一个念头,阴狠的目光落在叶尘身上,金煌道人心中冷笑,原来并不是你的靠山,如果是靠山的话,不可能放过我,因为放了我,日后叶尘一出天风国,自己就可以追杀他,反正遮天大手的主人并没有说过不准杀叶尘,而是说不准进入天风国。

    “哼哼,看来天要亡你,五年之内,你根本不可能拥有抗衡我的实力,而你想要继续成长,就必须走出天风国,这是一个死循环,有死无生,现在放你一马如何。”

    金煌道人虽然忌惮叶尘的潜力,但不认为对方五年时间内可以超越他,杀他有大把大把的机会,没必要搭上自己的小命。

    “前辈,我答应,这一生都不会踏入天风国,踏入流云宗。”金煌道人高声道。

    元气组成的大手松开,金煌道人耳旁的空气再次振动,“滚吧!我随时都有可能改变主意。”

    闻言,金煌道人脸『色』一变,似乎怕遮天大手的主人改变主意,把他给彻底扼杀,连忙冲到煌雷兽背上,驱使着煌雷兽掠了出去,眨眼间消失在极远的天边,没入云层。

    “没有杀他?”

    闲云子和天雷散人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当然,他们不敢对遮天大手主人有怨言,没有对方,今日流云宗除了毁灭还是毁灭,不会有第二个可能『性』,六品宗门走出来的星极境后期强者在南卓域已经算顶尖的人物了,灵海境之下,万万人之上。

    “不好,真元控制不住了。”

    心情松懈下来,闲云子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真元,真元一旦爆破,尸骨无存,方圆十数里将会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这是他当年偶然获得的一门玉石俱焚秘技,一经使出,绝无更改。

    天雷散人注意到闲云子身上欲要爆炸的气息,心中一惊,这门秘技闲云子有告诉过他,这次和金煌道人拼死一战,闲云子不得不施展出来,只是现在金煌道人已走,死了就是白死,毫无价值。

    唰!

    异变突起,遮天大手的一根手指头伸出,轻轻点在闲云子的护体真元上,风起云淡。

    下一刻!

    闲云子的气息收敛下去,玉石俱焚秘技硬生生还原到初始状态,爆炸气息归于虚无。

    “多谢前辈大恩!”闲云子双手抱拳,朝着遮天大手鞠躬。

    空气振动。

    “无须谢我,其实我想救的是叶尘,但叶尘和流云宗的羁绊太深,这件事也是由他引起的。”

    “前辈大恩,怎能不谢。”

    闲云子自然不能说不谢就不谢,对方救得不止他一人,是整个流云宗啊!哪怕对方让他现在去死,他都会照做,流云宗传到他手上,这种感情常人是无法理解的。

    遮天大手主人没有说什么,声音转移到叶尘耳旁。

    “你是不是疑『惑』我为什么没杀金煌道人?”

    血爆术自动散去,叶尘浑身染血,虚弱道:“前辈应该有自己的打算,叶尘能猜到一点。”

    “哦,说说!”

    “前辈是让我自己亲自报仇,了却心魔。”

    空气振动有些不稳定。

    “呵呵,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存了这个心思,武者之道,披荆斩棘,一点杂质都容不得,今日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很大,若不能让你亲自动手击杀金煌道人,对你的修行有很大阻碍,而且你是领悟剑意的剑客,天生不容退缩,我杀了金煌道人,等于是帮你选择了退缩,这不是我想看到的,也不是你想看到的,所以,金煌道人的命由你来取,至于杀不杀的掉,就要靠你自己的本事,同一件事,我不会帮助第二次。”

    叶尘道:“多谢前辈成全,金煌道人我必亲手杀之,谁也阻止不了,至于死了,就说明自己没有资格踏入更高的境界。”

    “很好,你的冷静我很喜欢,希望你可以继续保持下去,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心智,武者之道,不只是仇恨。”

    “前辈,你是?”

    “不要问,也不要想,该告诉你的时候会告诉你,不能告诉你有我的理由,这也是我不出面的原因。”

    “叶尘鲁莽了。”

    “你受的伤不轻,小血魔解体大法并不是为武者准备的秘技,而是血魔真人根据血魔分身创造出来的一门残缺秘技,没有血魔分身,用一次,就会损耗一次气血,单凭普通的气血灵『药』是无法彻底恢复的,这方面要你自己解决了,我不会给予你任何物质上的帮助。”

    “叶尘知道。”小血魔解体大法对身体的负担很大,消耗的气血虽然可以通过血阳花弥补,可血阳花不是万能的,偶尔一两次可以,次数多了,必须要调养一番,否则会留下可怕的后遗症,这次为了对抗金煌道人,叶尘甚至施展出小血魔解体大法中的绝招血爆术,这已经接近大血魔解体大法的威力,副作用出奇的大,若不是叶尘身体素质强悍,早年曾把淬玉强身诀修炼到第五诀金刚玉体的程度,不死也残,武者之路断绝。

    至于遮天大手主人的帮助,叶尘没想过,每个人的武者之路都在脚底下,别人是帮不了的,帮了他,说不定是害了他,不领悟痛苦,又怎能了解痛苦过后的甘甜。

    当然,叶尘也不怎么担心后遗症,储物灵戒中尚有一株三千年火候的血阳花,『药』效比千年血阳花强了十倍数十倍,只要不是气血耗尽,消除后遗症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徐静的伤势让他很头疼,手臂骨骼寸寸断裂和手臂骨骼断裂是两个概念,没有天材地宝的话,很难痊愈,他能够想象到,一根完整的骨骼断裂成无数碎片的痛苦。

    遮天大手主人似乎猜到了叶尘的心思。

    “那个手臂骨骼寸寸断裂的小姑娘我也不会帮她,她的资质很好,有大希望大成就,这次的磨难对她不是没有好处,事实上,你有没有发现,整个流云宗因为这件事的原因,变得和以往不一样了,这就是磨难后的升华,是流云宗强盛的初始。”

    叶尘点点头,血战那一刻,流云宗众人的举动让他很感动,他们明明很弱小,一点忙都帮不上,但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与流云宗共存亡,共赴难,这种视死如归不是宗门强大就可以办到的,他相信,日后的流云宗必然能真正成长起来,成为南卓域的超级宗门。

    “此事已了,我也就不多留了,记住一句话,武者之路,逆水行舟,保持本心,方可前行。”

    遮天大手涣散,声音渐渐消逝。

    深吸了一口气,叶尘转过身看了众人一眼,视线中,所有人都在望着他,他也在望着众人,眼神上的交流无需言语。

    “这是我的第二个家!”

    脑海中念头闪过,叶尘仰头从半空中栽下,能支持到现在,对他来说是奇迹,现在,奇迹结束了!

    ***:最后两个小时,求双倍***!

    

Snap Time:2017-11-23 11:51:03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