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三百三十六章血性寒冰刀


    第三百三十六章 血『性』,寒冰刀

    身形一闪,叶尘从三层来到一层金属地面上。

    “狂妄小子,受死!”岩长老在叶尘落下来的一霎那,瞬间拔出雷霆宝刀,电光弥漫,电蛇『乱』舞,狂暴的弧形刀气如同出海的蛟龙,朝着叶尘席卷过去,所向披靡。

    熊!

    叶尘早有准备,身上爆发出青『色』的火焰,一步踏出,星痕剑顺势出鞘,烙印着开山青莲的剑芒携带着恐怖的剑意,以更加狂暴的力量冲击出去,这一刻,抗魔堡垒中的空气都被绞动。

    卡擦!

    岩长老不过是稍微厉害一点的星极境后期强者,连尸鬼道人都比不上,虽然叶尘未曾施展出小血魔解体大法,仅仅燃烧了真元,不过足够了,事到如今,金煌道人都不配他全力以赴,岩长老斩出来的蛟龙刀气仿佛被斩掉了头颅,一触即溃,残余的剑气狠狠冲在他的护体真元上。

    岩长老大惊失『色』,左手抵在剑气之上,嗤嗤声中,他手掌鲜血淋漓,体内真元受到剑气冲击,逆流而上,忍不住张口喷出一道鲜血,整个人朝着后方倒飞激『射』。

    一招,岩长老重伤。

    “怎么可能?他怎可能变得如此强了。”金煌道人瞬间出现在岩长老身后,欲要接住他,只是下一刻,他的脸『色』红白一片,倒飞的岩长老和一座处于加速度的山峰没什么区别,任凭金煌道人鼓足真元,都无法硬生生接住他,只能随波逐流,脚掌搓『揉』着金属地面往后滑去。

    “金煌道人,从你来到流云宗的那一天,就注定会死在我的剑下,今天你我之间,只有一个人能出抗魔堡垒,死!”

    死字一出,叶尘身前剑光一闪,无数剑气弥漫开来,呈扇形辐『射』向岩长老和金煌道人。

    “六长老,救我!”

    望着密密麻麻的剑气,岩长老胆气全无,对着金煌道人惊恐道,眼下,只有对方能暂且救他一命。

    “老岩,我会替你报仇的。”

    金煌道人脸上闪过冰冷的神『色』,死死抓住岩长老不断挣扎的身体,如此多的剑气,哪怕他身穿中品宝甲都不敢轻举妄动,唯有让岩长老挡在之前,替他消去一劫。

    噗噗噗噗……

    叮叮叮叮……

    剑气『射』穿肉体的声音连绵不绝,伴随着,还有金属交鸣之声,那是剑气切割岩长老身上中品宝甲的动静。

    岩长老除了躯干之外,四肢和头颅被剑气斩成肉酱,血雾砰砰的炸开,染红了地表。

    砰!

    抛开岩长老,金煌道人怨毒道:“叶尘,你敢杀我悬空山内门长老,你可知道,你犯了死罪,谁也救不了你,我悬空山的灵海境强者一掌就可以把流云宗抹平。”

    “金煌道人,任你口绽莲花,今天都难逃一死,悬空山敢轻举妄动,他日,我就灭了悬空山。”

    叶尘怎可能放过金煌道人,星痕剑劈出一道剑芒。

    铿锵!

    火星四溅,真空裂痕遍布。

    不知何时,金煌道人手***现一面厚重的金属盾牌,金属盾牌上有细密的电流闪烁,蕴含莫大的磁力,剑芒仅仅在上面留下浅浅的痕迹,当然,金属盾牌没事,不代表金煌道人没事,他七窍流血,显然承受了部分的冲击力,此刻颜面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金煌道人急忙高声道:“各位,谁帮我杀了叶尘,悬空山有重赏,外门长老,内门长老,丹『药』,秘籍,都可以答应你们,我金煌道人若是欺骗你们,不得好死。”

    “什么,金煌道人要我们击杀叶尘。”

    “动不动手,能在悬空山当一个长老,资源多的无法想象,最不济,也能领取一些珍贵的丹『药』或者秘籍。”

    “妈的,干了,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动手,叶尘实力再强都要死,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馅饼。”

    闻言,很多人心动了。

    抗魔堡垒二层,十数道真元流轰向叶尘,猝不及防下,叶尘闪过了七八道真元流,被剩下几道轰在身上,好在他身上穿着流光宝甲,护体真元的强度和星极境后期强者没什么区别,而二层都是一些星极境中期强者,不可能一下子撕裂他的护体真元。

    尽管如此,叶尘的神『色』格外阴沉,面含杀气的盯了一眼真元流轰来的方向,把对方的身影烙印在脑海中。

    “兄弟们,上啊!杀了叶尘,悬空山肯定会重赏我们的。”

    为首一人被叶尘盯住,心头发『毛』,他敢肯定,等对方空出手来,必定要杀他,为了保住『性』命,为了悬空山的重赏,唯有煽动其他人,一起攻击叶尘,只有杀了他,才能心安。

    “他妈的,谁敢动手。”

    “谁动手试试,我们赤北双雄虽然算不上多强,但谁敢攻击叶尘,不死不休。”

    就在这时,前些天和叶尘一起外出厮杀的星极境强者纷纷站了出来,一个个眼睛通红,那是长期厮杀所带来的血『性』。

    “这……”

    一些心有意动,却还未动手的星极境强者退缩了,目前场面相当混『乱』,一旦大战,能走出去的人不超过一成,没必要趟这趟浑水。

    叶尘深深看了他们一眼,包括努力了好久才站出来的苏兰,他大声道:“各位的相助,叶尘感激不尽,日后只要我不死,有什么忙尽管找我,我可以保证,五年之内,什么悬空山,统统不在我眼里。”

    “叶尘,我们帮你不是为了你的回报,否则和这些人有什么区别,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前些天你救过我们不少次,得到的收获你也没有全拿,保证我们人手一件,如果眼睁睁的看着你受辱,我们不站出来,那还练什么武,修什么道,回家种田算了。”

    “没错,叶尘你放心动手,这里有我们顶着。”

    金煌道人差点气爆了肺,手指着那些站出来的星极境强者,“你们一个个都要死,我金煌道人发誓,你们会死的很惨。”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叶尘大吼一声,小血魔解体大法催动开来,体外青『色』的火焰被染成青红『色』,对方有着一件蕴含磁力的盾牌,不全力以赴,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击杀,叶尘不想横生枝节,立刻爆发了全部战力。

    “青莲聚!”

    星痕剑前端凝聚出一朵拳头大小的泛红青莲,随着叶尘的挥斩,青莲撕破空气,如同一道霹雳,重重撞在金属盾牌上。

    吱嘎!

    金属盾牌略微扭曲,脱手飞出,至于金煌道人,左臂骨骼寸寸断裂,凶猛的力道顺着臂膀传递到身体上,张口喷出大量的鲜血。

    “死吧!”

    打铁趁热,叶尘一剑挥出。

    突然,一道森寒刀气斩碎了叶尘的剑气,从抗魔堡垒四层,跳下来一个神『色』冷淡的中年人,“够了,你已经杀了一个,没必要再杀他了,做人还是留一线的比较好。”

    这中年人刀气凌厉,刀意纵横,是叶尘平生仅见的刀客,论实力,不在剑老之下。

    “糟了,是七大刀客之一的寒冰刀。”

    赤北双雄其中一雄狠狠皱眉,“寒冰刀修为达到了星极境后期,刀意也领悟到九成以上,叶尘对上他,恐怕要吃亏,我不明白,他怎么会出手协调,以往不见他这样做啊!”

    “我听说,寒冰刀曾受过悬空山一位内门长老的好处。”

    “有这种事!”

    金煌道人见局面突变,吐出一口浑浊的鲜血,大喜道:“寒冰刀,这小子狂妄至极,杀了我的副手岩长老,还望出手相助。”

    轰!

    说话的同时,金煌道人手指尖上凝聚出一团金『色』的光球,嗖的一声轰向叶尘。

    金『色』光球爆裂开来,余波就让叶尘的护体真元一阵扭曲。

    闪过爆破中心,叶尘全力一剑击向金煌道人。

    砰!

    剑气炸碎,寒冰刀手持着宝刀,淡漠道:“我说过,做人留一线的比较好,年纪轻轻,何必如此毒辣。”

    “寒冰刀,无须废话,杀了他。”有了寒冰刀在此,金煌道人可尽情出手,一团团金『色』光球轰向叶尘,如果不是抗魔堡垒坚硬异常,是对抗血魔的基地,早就被掀翻了。

    护体真元破碎,叶尘倒飞出去,口角溢出一丝鲜血,森然道:“你敢阻我。”

    如果不是寒冰刀击碎他的剑气,金煌道人不可能伤到他。

    “金煌道人不能死。”寒冰刀神『色』冷漠,每当叶尘出手,他都会击碎其剑气,至于金煌道人的攻击,他不闻不问。

    “哈哈,叶尘,看来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金煌道人左臂骨骼尽碎,右臂频频挥动,一团团金『色』光球『射』出,朝着叶尘轰去。

    “血爆术!”

    血爆术虽然只能克制血魔,是血魔真人收服血魔的招数,但比起同根同源的小血魔解体大法,增幅的战力要高出一成,达到三成,这才是叶尘最极限的战力。

    催动血爆术,叶尘体外的青红『色』火焰更加鲜艳了一些,澎湃的气势四下辐『射』,宛如一阵阵飓风。

    “青莲漫空!”

    一剑挥出,空气如湖泊,死寂一片,把金煌道人与寒冰刀尽数笼罩在内,一片片青莲在虚空中蔓延开来。

    ***:月中了,求一下推荐票和***!

    

Snap Time:2017-05-24 12:10:37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