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五百二十四章仿制品分元塔


    吱吱!

    背后是凶悍无匹的血蛟蛇,前面是hou实的气墙,往左往右,都会被血蛟蛇截住,叶尘几乎无路可走。

    “不能和血蛟蛇纠缠,上古妖兽的防御最是强横,没有一两个时辰,绝对难以击杀,若拼的两败俱伤,反倒便宜了老家伙。”

    心思电转,叶尘撤去护体真元,一片片剑头悬浮在身周,咻一声,剑光带动身体,往气墙射去,砰,身后泥土飞溅,血蛟蛇的尾巴血红如玉,硬如金刚,把地面劈出一个深坑。

    噗嗤!

    剑光凝聚了无上的杀戮剑意,触碰到气墙的一霎那间,只是微微一顿,便击破了气墙,顺利通过。

    通过气墙,叶尘锁定住远方的老者身影,极速追去。

    身后,血蛟蛇的速度虽然不慢,但怎及得上叶尘的剑光飞行术,两三次呼吸时间,就被甩出去数里远,阴森的瞳孔中满是愤怒。

    “老家伙,把龙血草交出来,这件事便当做没发生过。”不一会儿功夫,叶尘追到老者身后一里远……两旁的景物快沫倒退,如同泡沫幻影。

    老者身着蓑衣,头上戴着斗笠,头也不回,嘿嘿笑道:“小兄弟,你能瞬间破开气墙,逃避血蛟蛇的追杀,实力不错,但在老朽面前还不够看,识时务的话,赶紧离开,免得老朽动怒。”

    “哦,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不归还了n”

    叶尘语气平静,给人一种不知深浅的味道。

    “宝物有缘者得知,龙血草该我所得。”

    “那就去死吧!”

    追到三百米左右,叶尘左手食指隔空虚点……一根腰粗的青色真元手指破空轰去,空间波纹如水。

    “咦!这是空间意境?”老者回头看了一眼,瞳孔猛然缩起,来不及避开,左手反身拍去。

    当!

    老者手中金光大放,一面金色的盾牌浮出……真元寺指轰在金色盾牌上,发出令人牙酸的金属爆鸣声,四溅的火星好似焰火一般。

    踉跄倒退数步,老者站立在一块巨石之上,看向叶尘“既然你真要寻死,老朽成全你。”

    宝河岛宝物众多,老者并不想和叶尘纠缠,前提是对方不来纠缠他。

    “谁生谁死,你说的不算。”

    停下脚步,叶尘双目泛着杀机,神情则凝重了一些,他这破虚指已经有了四成火候,威力仅次于突破到八成火候的金耀震杀剑,对方能不死是意料之中,仅退数步却是意料之外。

    “老朽这一根钓鱼竿,杀人无数,今天又要添一条性命了。”蓑衣老者抖了抖手中的钓鱼竿,面无表情的看向叶尘如同在看一条鱼儿,一条自动送上门来的鱼儿。

    “只怕结果会让你失望。”

    叶尘并未主动出手,蓑衣老者的实力很强……作为武器的钓鱼竿更是神鬼莫测,没有摸清楚底细之前,妄自进攻只会给对方带来机会。

    呼!

    一阵强风吹过,空气中弥漫着宝河岛独有的色彩。

    蓑衣老者出手了,手中钓鱼竿甩手一抖……银头遁入虚空,无声无息的窜向叶尘的脖颈,鱼线绷得笔直笔直,和空气中的色彩融为一体,肉眼难以分辨鱼线在哪里。

    叶尘的确没料到对方的攻击这么快,身体往后一仰,左手屈指一弹,剑气与银光交击在一起。

    叮的一声,银光被弹开,是一柄银色利刃,尾端似乎系着一根透明的鱼线,偶尔之间才会泛起晶莹的头泽n

    蓑衣老者冷笑,持着钓鱼竿的枯瘦手掌往下一沉,真元顺着鱼线极速流动,霎那间,银色利刃的尖端闪烁起逼人的寒光,于空中一颤,再次击向倒仰的叶尘。

    叮叮叮!

    银色利刃如跗骨之蛆,时刻不离叶尘一丈之外……护体真元在银色利刃下,和薄纸差不多。

    “化影!”

    身如影子,叶尘蓦然低矮下来,贴着地面滑射出去。

    “地震沙!”

    一只话瘦的手掌按在地上,土黄冇色头晕弥馒……随养隆隆声响起,坚硬的泥土瞬间颤动数百次,被震成纯粹的沙子,沙浪冲天,叶尘不得不从化影状态恢复过来,凌空倒退回去。

    “此人厉害。”

    叶尘第一次遇到能与自己打成平手的同级别武者,对方的战斗经脸极为丰富,老谋深算,每次出手,都是最佳的时机,最佳的角度,不露破绽的同时,步步紧逼n

    “收!”

    蓑衣老者微微摇头,持着钓鱼竿的手臂往回一拉,前方,银色利刃以叶尘为中心,绕了一圈,透明的鱼线把叶尘圈在其中,只要圈子缩小,叶尘纵算防御再强一倍,也要被切成两半。

    “分影!”

    千钧一发之际,叶尘留下一具影子,真身冲天而起,来到十米高度。

    “老家伙,该我出手了。”

    一到空中,叶尘双手疾弹,空间波纹荡漾开来的瞬间,莲心剑气如暴雨梨花般撒射向蓑衣老者。

    “危险!”

    蓑衣老者深吸一口气,一掌打在地上。

    轰隆隆!

    一堵弥漫着土黄冇色光晕的沙墙耸起,拦截在剑气前方。

    剑气数量众多,沙墙只拦住眨眼时间,眨眼过后,被洞穿成筛子,击打在蓑衣老者的护体真元上。

    “——”

    蓑衣老者中了几记剑气,惊骇之中,脚下一沉,没入到沙子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平空中,叶尘冷笑一声,莲心剑气攻击范围扩大,仿佛夏日的暴雨,把蓑衣老者消失的那片区域射的千疮百孔,直冒青烟。

    “——”

    一逍带着血迹的身影从叶尘脚底下的沙子中冲出,隔空一掌朝上方拍去,掌势浑hou霸道,触之欲裂。

    “金耀震杀剑!”

    叶尘早提防着蓑衣老者破沙而出,暗算于他,身体往后滑了一步,长剑握在右手上,竖劈下去。

    轰隆!

    金青色剑芒与土黄冇色掌劲对撞,一个蕴含震颤力道,一个蕴含粉碎爆裂潜劲,爆发出来的力量炸了开来,形成金青黄交织的光球,把两人都给吞噬进去,并迅速扩大。

    噗!

    蓑衣老者吐血坠下,被轰进沙子深处,叶尘身体一弯,弹射向高空,承受高空中无比的压力。

    “再接我一剑。”叶尘率先从僵直中恢复过来,顺着压力往下坠去,一剑再次凌空劈下,耀眼的剑芒如同太阳风暴,剑气未到,沙子表面多出一道剑坑,无数沙子被震颤剑压粉碎成细微粒子。

    “这小子棘手。”

    蓑衣老者硬着头皮往下钻去,深入不到数百米,巨力作用在沙子上,一层层的传递下来。

    灵魂力感应到蓑衣老者尚未死去,叶尘一剑又一剑的斩出,余耀震杀剑的威力显露无疑。

    “可恶!”

    此时此刻,地底下的蓑衣老者终于变色,从储物灵戒中摸出一座小塔,小塔不过一尺高,散发出来的气息沉重如山,不,比山都要沉重十倍,数十倍,随着真元灌入其中……小塔光芒大放,骤然放大起来,撑破沙子表面,冒出塔尖,冒出塔身。

    “这是什么东西?”

    叶尘急忙拉开距离,惊疑不定。

    轰隆!

    沙浪狂涌,整座塔身出现在空气中,宝塔一楼,蓑衣老者浑身浴血,正往嘴里塞丹药。

    “带有极品宝器的气息波动,是半极品宝器!”叶尘明白过来,宝塔是一件宝器,而且是一件极为罕见的防御型宝器,防御型宝器并不局限于宝甲,可以是其它形状,而能够变大变小的宝器,唯有极品宝器和极品宝器的仿制品半极品宝器。

    不知道这老家伙从哪里寻到一件半极品宝器,半极品宝器虽说只是极品宝器的仿制品,但也有着三四分正品的威能,一些顶尖的半极品宝器甚至能达到四五分,五六分的威能,连生死境王者都不会无视。

    “小兄弟,龙血草我愿意交还于你,咱们两清如何?”蓑衣老者一边向宝塔灌注真元,一边透过宝塔,和叶尘提条件。

    叶尘眉头一挑,“你愿意交还龙血草?”

    半极品宝器出现,叶尘以为要进行一场持久战,毕竟自己不可能破开半极品宝塔,对方完全可以在里面恢复一段时间才

    “不错,老朽愿意归还。”蓑衣老者极为干脆,摸出颜色血红的龙血草,隔空射出宝塔n

    任由龙血草掉落在地上,叶尘谨慎的靠近过去,待发现没什么异样,方才吸到手中。

    “的确是龙血草,这老家伙打什么注意?”

    叶尘目光闪烁。

    蓑衣老者心中略带焦急,脸上镇定无比道:“你也看出,我这宝塔防御强大,你不可能攻进来,而我也无法向你发动攻击,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停止战斗。”

    “无须多说,我没兴趣知道。”叶尘不指望对方能说真话,原本宝塔没有出现,他必然会花点时间,击杀对方,现在情况有变,他不得不考虑强行出手的后果……谁知凿对方还有什么后手,真要拼个鱼死网破,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面,所以得到属于自己的龙血草,击伤对方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唰!

    身形一闪,叶尘化为流光遁去。

    狠狠吐出一口气,蓑衣老者看着叶毕离去的方向,目光阴沉不定。

    “分元塔是极品宝器混元塔仿制品中的劣质货色,每使用一次,就会损坏一点,这次用过,不知道还能撑多长时间。”

    蓑衣老者归还龙血草并不是因为其它,而是爱惜分元塔,这分元塔哪怕有着损伤,也是一件保命宝物,不到生死存亡之际,绝不会使用,所以自然不会和叶尘干耗着。

    收起分元塔,蓑衣老者迅速离开此地,消失在天边。

    

Snap Time:2017-02-24 11:36:01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