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五百七十七章破坏王


    第五百七十七章 破坏王

    杀戮剑意和毁灭剑意占据地主之利,且有克制效果,而主魔念是外来者,遭到魂海的强烈排斥,此消彼长之下,主魔念节节败退,被两种剑意轰出了魂海,这还没完,因为主魔念只是一缕魔念,后继乏力,反之,杀戮剑意和毁灭剑意正在源源不断的滋生,始终保持在最巅峰状态,使得主魔念不但被轰出了魂海,更湮灭了部分。

    如同恶性循环,主魔念越是衰弱,杀戮剑意和毁灭剑意磨灭主魔念的速度越,两三次眨眼过去,主魔念尚未退出叶尘的身体,就被两种属性剑意合力磨灭,荡然无存。

    “可恶的老天,连你也帮着那小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让他这时候有了突破。”

    连番失利,重创,让地底深处的存在变得怨天尤人,连老天的也骂了起来,他被封印在地底深处,数百年不见天日,好不容易封印有了松动,可以分出魔念出来活动活动,想不到这才一年多,就遭遇厄运,灵魂接连受创,伤到了根本,要知道他可是花了数百年时间,才让灵魂恢复到巅峰时期。

    当然,最让他发狂的是,叶尘这个‘化身’万中无一,有了这个化身,哪怕本体一辈子封印在地底下,无法脱困,靠着化身,他也能成为强横无比的剑王,用另一种身份走上巅峰之路,眼看着即将夺舍成功,却被瞬间翻盘,这种打击常人根本无法理解。

    “我好恨,恨那星皇,把我封印在地底下不见天日,恨那战王,以不朽剑意重创我的灵魂,导致我的灵魂今时今日才恢复到巅峰时期,更恨这小子,让我数百年的苦功化为乌有,这三个人难道是我的克星,就算是克星,有朝一日,我也要脱困而出,让你成为我的化身。”

    分化出去的魔念荡然无存,他已经消了夺舍的念头,毕竟此时此刻,他的灵魂遭到重创,就算继续分化魔念,也没有先前那般强势,何况叶尘的两大剑意尽皆克制魔念,魔念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岂会做这等傻事,心里把怨恨的人纷纷骂了一遍,方才安静下来,似乎陷入到沉睡中。

    砰!

    地表破开,叶尘一冲而出。

    “好险!”

    站立在阳光之下,叶尘感觉安心许多。

    他隐隐感觉到,此地不是一处地下裂缝这么简单,只怕有着什么惊天大秘密,尤其是无影魔居然融合在一起,形成钻头攻击,这种手段已经不是无影魔能做到的了,无影魔只有天生的夺舍恶念而已。

    不过正如同他的灵魂天赋一样,需要有足够的压力才能飞成长,以往面对傲家的高手追杀,他在短短时间内就把不死之身修成大半,此次面对邪恶无影魔的强行夺舍,他再次激发出可怖的潜能,一举让第二剑魂和毁灭属性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毁灭剑魂。

    毁灭剑魂的品阶和杀戮剑魂一样,同为四阶巅峰,但是论威能,则要超越杀戮剑魂,杀戮剑魂能发挥出五阶巅峰的威能,毁灭剑魂虽然不至于达到六阶,但也趋近于六阶。

    “祸福相依,果然如此。”

    遇到比传闻中更加邪恶恐怖的无影魔是祸,毁灭剑魂成形是福,说不出是祸是福,只能说祸福相依,生死一线。

    “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再说。”

    不急着去观察魂海中的变化,叶尘身形一闪,化为青色流光朝着远方天际遁去,不一会儿功夫,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约过去一刻钟时间,地下裂缝上方的空间如同镜子一样,轰然破碎,与此同时,一股可怖的破坏气息顺着破碎的空间喷泄出来,压塌了众多山峰,令地表产生无数龟裂。

    唰!

    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迈出,在他背后,空间缓慢愈合。

    此人年约六旬,身穿明黄长袍,一张清瘦的脸庞如古玉般棱角分明,充满质感,一头灰白长发无风自舞,抽打的空间扭曲不已,他的目光,穿过了地表,看到了地底深处。

    “平儿的尸体!”

    黄袍老者一眼望到了古平的尸体,目泛杀机。

    “是谁?是谁杀了平儿?”

    黄袍老者手中的黯淡玉牌被他捏碎,湮灭成虚无。

    东皇城古家是五品家族,曾经诞生过一位封帝王者——东皇,哪怕今时今日,古家已经不复往日盛况,但依旧没有人敢小觑古家,因为这一世的古家,有两大王者,一为东王,一为破坏王,东王继承了东皇的衣钵,所以被称之为东王,实力深不可测,而破坏王另辟蹊径,参悟了少有的破坏奥义,被称之为破坏王,破坏能力远超同等级王者。

    黄袍老者正是古家两大王者之一的破坏王。

    作为传承上万年的五品家族,古家的底蕴十分深厚,有着一座生命大殿,生命大殿中是数量众多的生命玉牌,这些生命玉牌并没有什么巨大作用,仅是用来烙印家族重要人物生命印记的道具,若是有重要人物死去,生命玉牌中的生命印记也会随之消散,光芒黯淡下来,告诉古家之人,其人已死。

    古平年纪轻轻,就有着宗师级实力,毫无疑问,是古家少有的重要人物之一,是古家全力培养的对象,所以他人一死,生命玉牌光芒黯淡,古家立刻炸开了锅,惊动了破坏王。

    破坏王得知消息后,根据古平随身携带的另一块生命玉牌,迅速找准方位,然后横跨五百多万里的距离,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点,可是很明显,杀害古平的凶手已然远离,徒留古平的尸体。

    强行抑制住暴怒的情绪,破坏王双目微闭,眉心魂海中的灵魂力喷薄爆发,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蔓延出去,一千里,五千里,一万里,一万五千里,达到一万五千里后,破坏王见没有可疑人的行迹,眉心忽然闪烁起一团炽白色的光芒,随着炽白光芒亮起,其灵魂力探查范围猛地暴增数倍,达到近十万里范围。

    灵魂力扫过一名蓝衣年轻人时,破坏王没有多想,因为蓝衣年轻人不过是灵海境初期巅峰修为,就算能越级战斗,也不可能斩杀有着宗师级实力的古平,要说蓝衣年轻人可疑,那么十万里范围内可疑的人多了,至少他发现了十数位实力在灵海境中期以上的人,其中不乏一些年轻天才,有那么一两个年轻天才连破坏王不太愿意去惹,因为在天武域,任何一个年轻天才的背景都是十分巨大的。

    “没有,一个没有。”

    破坏王收敛灵魂力,神色阴沉不定。

    轰隆!

    深吸一口气,破坏王右手探出,往地面一拍,霎那间,地壳震动,裂开一条大缝隙,朝着两旁推挤,而在裂缝下面的土地缓缓升了上来,最终超过地表高度。

    升上来的土地上,古平和古家其他高手的尸体呈现在破坏王的眼中,不过这些尸体的面貌根本难以辨认,因为他们的头颅和四肢都已消失,似乎死之前遭遇了大爆炸,把四肢和头颅都炸碎了,只有被上品防御宝器保护的躯干没有碎,但里面也是烂肉一堆。

    可以说,如果不是破坏王认出了古平的上品防御宝器和生命玉牌,根本认不出下面的人就是古平。

    “恩?这股气息?”

    尸体升上来的那一刻,破坏王眉头一皱,感应到一股阴冷之意,这阴冷之意极度不寻常,很像是某个修炼魔功的异类留下来的气息,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且有淡淡的威胁。

    “难怪平儿会死在这里,原来此地蕴藏着一个异类王者,应该是受伤了,或者遭到封印。”

    卡擦!

    身形电闪,破坏王头下脚上,猛然下坠,周身护体真元如切豆腐一样,轻易穿透了地表,来到地底深处,只是一晃,破坏王来到了古平死前的位置,当然,此地已经被他升了上去,所以是废墟一片。

    细细感受了一下,破坏王往地底最深处的笔直裂缝掠去,速度的和瞬间移动没什么区别。

    就在破坏王靠近笔直裂缝的刹那,地底深处的存在惊醒了过来,他之前陷入沉睡,所以没有感应到破坏王的临近,直到对方往他藏身之所掠来,方才警觉。

    “生死境王者,不好,此地多半又不能留了,可恶,又要耗费我的力量,临走前,先教训他一下,透过封印缝隙,我可以在近距离的情况下,发动一次全力的意志攻击。”

    地底深处的存在似乎对破坏王并没有太多忌惮。

    穿透了笔直裂缝,破坏王来到最黑暗的地方,此地空气极为粘稠,且布满无形的力场,灵魂力的扩散都显得凝滞起来,且受到剧烈扭曲。

    “滚!”

    黑暗深处,一缕细细的声音从某个物体中传出,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魔意狂飙出来,攻向破坏王。

    哗啦!

    这股意志已经有着影响现实的力量,令破坏王背后的岩壁瞬间崩溃,酥软,刹那间,成了一片靡粉,而破坏王来势汹汹,此时却相当狼狈,嘴角泌出了鲜血,这股魔意太可怕了,起码达到七阶级别,不,应该是七阶巅峰,他虽然用武道意志抵抗了一下,但依旧受到不轻的伤势。

    “小鬼,这次放过你,下次再遇到老祖,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细小的声音飘忽不定,只是一个刹那,就突然消失。

    心里憋着一团火,破坏王惊疑不定起来,他原本以为一个被封印或者受伤的异类王者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可刚才对方仅是透过某种障碍,就靠着一道意志伤到他,如果脱离封印,只怕十个自己都不是对手。

    “天武域封印之地众多,有些都是杀不死的妖魔鬼怪,只能封印起来,平儿的死,怨不得谁,谁让他跑到一处封印之地来。”

    原本想找出凶手的破坏王立刻没了心思,死在这种老怪物手上,只能认栽。

    ¥b

    

Snap Time:2017-09-24 18:20:19  ExecTime: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