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六百三十九章叶尘对夏侯尊下


    第六百三十九章  叶尘对夏侯尊  下

    砰!

    哧!

    两记截然不同的声响爆发,叶尘和夏侯尊同时倒飞出去,强悍的冲击波辐射开来,把通道都给震酥了,烟尘蔓延。

    嘴角泌出丝丝鲜血,叶尘心中暗骇,有着浑天铠增幅的护体真元居然也抵挡不住对方的破虚指,不仅如此,其残余的指力甚至透过浑天铠,传递到他的身体上,被龙骨防御层抵消了一部分后,作用在他的五脏六腑,让他受了一丝轻伤。

    “如果没有浑天铠,这一指起码能让我的伤势加重数倍,重伤也有可能。”叶尘总算知道夏侯尊的破虚指有多强大,连白无雪都要竭尽全力,才能成功抵挡下来。

    反观夏侯尊,伤势比叶尘更为严重,叶尘这一剑,快的不可思议,因为极致的快,一下子就切割开空间波纹屏障,护体真元,最后重重斩击在上品铠甲上,那细密的剑气顺着铠甲,伤到了他的五脏六腑和经脉,在剑意的凝结下,甚至在夏侯尊体内产生了肉眼看不到的剑气,如同小刀子一样,切割他的血肉和内腑。

    哇!

    张口喷出大量的鲜血,夏侯尊显得极其狼狈,没有先前那份从容和自信,霸气虽然依旧犹存,但这霸气在自信受创的情况下,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和疯狂的味道。

    满含杀意的盯了叶尘一眼,夏侯尊身体一震,低沉的怒吼一声,“给我滚出去。”

    仿佛山洪爆发,大量的金光从夏侯尊体内爆发出来,只听嗤嗤声连绵不绝,通道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切痕,这是夏侯尊体内剑气被真元轰出来所造成的现象。

    呼!

    叶尘不可能给夏侯尊喘息的机会,长剑一扬,柔和的剑风再次波及向夏侯尊,避无可避。

    “混蛋!”

    胸口溅射出绚丽的火花,夏侯尊只感觉胸口都要被击碎了,双脚离地,箭矢般倒飞出去,最后狠狠撞在拐角处的墙壁上,震出一个浅浅的人形痕迹,细碎的粉末哗啦啦往下掉落。

    “金之涟漪!”

    如影随形,叶尘紧追在夏侯尊后面,又是一记杀招施展而出,美轮美奂的金色涟漪好似湖水中的波纹,似缓实快的扩散开来。

    吱嘎!

    铠甲扭曲的声音响起,夏侯尊七窍流血,皮肤表面也渗透出丝丝缕缕的鲜血,整个人被染成了血人。

    “这是你逼我的,血皇破杀指!”

    如同万流归宗,夏侯尊体表的鲜血迅速汇集到食指指尖,指尖的皮肤裂开,红色的光芒携带着毁灭般的气息,一下子激射出去,而那鲜血中隐秘的力量,也被抽取一空。

    这一指,是极为强大的秘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咻!

    红色光线般的指力快如闪光,瞬间冲击到叶尘面前。

    “破!”

    灵犀一剑施展,叶尘一剑击在红色指力上。

    吟!

    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坚不可摧的雷劫剑居然弯曲开来,仿佛一张拉满弦的弓,下一刻,一股极为霸道的力量顺着雷劫剑剑身,冲击在叶尘的手掌上,腐蚀他的龙骨防御层。

    “好霸道的秘法。”

    一缕鲜血顺着叶尘的嘴角流淌下来,蜿蜒如蛇,嗖的一声,叶尘借着这股力道,弹飞出去,有些踉跄的落在地上,并身不由己的倒走几步,每一步都在地上踩出浅浅的脚印。

    “叶尘!”

    慕容倾城轻叫一声。

    叶尘摆摆手,“我没事!”

    说完,目光紧紧盯视着夏侯尊,心中暗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了青年五巨头,哪怕被逼入绝境,也有着瞬间翻盘的底牌,虽说以血液为媒的代价太大了一点,但到了生死关头,谁还管得了那么多,以此类推,其它青年四巨头说不定也有着一些轻易不施展的拼命底牌。

    “竟然没有重伤他?”夏侯尊皮肤干枯了不少,眼神凝滞的看向叶尘,这血皇破杀指,是数千年前,一代血皇的自创秘法,一经施展,体内五分之一的血液会被蒸发,抽取出其中的隐秘能量形成无坚不摧,无物不腐的破杀指力,虽说五分之一的血液十分骇人,其实夏侯尊真正损失的只有十分之一而已,倒不是他有什么诀窍可以降低要求,而是叶尘最后一剑,居然把他体内的鲜血都给震了出来,这鲜血离开人体,一时半会不会失去其中的能量,正好用来施展血皇破杀指。

    “是那铠甲,半极品铠甲!”

    夏侯尊目光游移,很快定格在叶尘的护体真元上,寻常的护体真元,仅仅是一层蛋壳气罩,唯有半极品铠甲才能在护体真元上烙印下形状不同的符号,见到这一幕,他终于明白,为何叶尘的防御会强到如此地步,有着半极品铠甲,防御起码能增幅一倍。

    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夏侯尊嘶哑道:“原来是靠半极品铠甲,没有这铠甲,你绝对不可能撑到现在。”

    叶尘无奈的摇摇头,“说实话,作为青年五巨头,你的实力是有了,但人品,一点不咋样,输了,就找借口,你这么输不起,就不要走出虚空门,若你觉得仗武器之利,胜之不武,那你大可卸掉身上的上品铠甲,丢掉手上的手套,最好也不要施展秘法,因为别人未必有秘法,靠秘法,同样胜之不武,夏侯尊,你敢这么做吗?”

    “你!”

    夏侯尊哑口无言,面色铁青。

    “好一个伶牙利嘴,不过我夏侯尊还没有输,看看谁先撑不下去。”身上的伤势无以复加,夏侯尊几乎失去了六七成的战力,最后那血皇破杀指更是让他伤上加伤,皮肤干枯,如果不是灵海境大能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只怕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嗡!

    从储物灵戒中取出一枚金色的丹丸,夏侯尊毫不犹豫的吞服下去。

    “嗯!气息在增强!”

    叶尘皱起眉头,感知到夏侯尊颓废的气息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提升上去,很快达到巅峰状态,并超越了巅峰,比没有受伤前更为强大,更加霸道,仿佛神灵附体。

    “难道是半极品丹药?”

    叶尘心中猜测,手掌紧紧握住雷劫剑剑柄,刚才那轻微的伤势,早就在不死之身的作用下,恢复如初,不损战力。

    轰!

    霸道的气息扩散开来,夏侯尊体外的空间微微扭曲着,金色一片,他抬起眼,张狂的望向叶尘,“你有半极品铠甲,我也有血皇斗灵丹,胜利,会属于我夏侯尊。”

    血皇斗灵丹并不是叶尘猜测的半极品丹药,而是一枚失去部分药效的极品丹药,其价值,不比一件半极品防御铠甲低,论短时间内的作用,还要远远超越半极品铠甲,毕竟丹药是消耗性物品,不能长久使用。

    嗤嗤嗤嗤……

    夏侯尊的体表涌现出红色的气流,气流凝结在一起,最后形成遍布全身的血色能量铠甲,能量铠甲上,金丝蔓延,贯穿全身,使得夏侯尊看上去如同一尊杀戮机器。

    砰!

    一脚蹬在背后的通道墙壁上,夏侯尊化为一道血色闪电,笔直的冲向叶尘,一指凌厉击来。

    叶尘举起雷劫剑,和夏侯尊交战在一起。

    “好一枚血皇斗灵丹,不仅让其防御倍增,更让他的伤势彻底痊愈,战力有增无减。”

    叶尘大吃一惊,他开始怀疑,血皇斗灵丹是不是半极品丹药了,传闻中的半极品丹药,应该没有如此强大的功效,既能短时间恢复严重的内伤,又能增幅防御。

    两人在通道内缠斗不休,近身死战。

    夏侯尊的破虚指在近身战中,根本没办法抵挡,速度太快,而叶尘的灵犀一剑,也不弱于夏侯尊的破虚指,同样快的没影,导致两人时不时被对方击中,身形暴退。

    战斗到此时,两人已经没有其它的念头,唯一的想法就是彻底击败对方,有机会的话,杀了对方。

    “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有血色能量铠甲护体,夏侯尊只攻不防,连指天画地这等防御绝招也不用了,频频施展出星核指和破虚指,流星指和彗星指也频繁使用,想要耗光叶尘的真元。

    “放心,撑不住的不会是我。”

    剑气被血色能量铠甲隔绝在外,叶尘除了刚开始的吃惊之外,神色渐渐冷静下来,每一剑都尽量斩在同一地点,以点破面,他不信这血色能量铠甲能够无穷无尽的支持下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叶尘恍若未闻,继续和夏侯尊拼杀,有着不死之身,他无须为此担心。

    渐渐的,夏侯尊看出了不对劲,虽说他每次只是让叶尘受点小伤,可小伤累积下来,也该变成重伤了,但看叶尘的战斗状态,分明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越战越勇,杀意弥漫。

    而他虽说有血色能量铠甲护体,可以抵消大部分的力道,只是长此下去,也要被活活震死不可,要知道血皇斗灵丹仅仅让他彻底痊愈,体内失去的鲜血,不会一下子补回来,这需要一个过程。

    “血皇破杀指!”

    夏侯尊神情狰狞,消耗掉体内四分之一的鲜血,一指点向叶尘的额头。

    “雷噬!”

    双剑交叉,叶尘轰出一颗雷球,这颗雷球渐渐向银色转变,分明是雷之奥义大进的现象。

    ……

    

Snap Time:2017-04-30 07:12:09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