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剑游太虚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  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道独尊最新章节林奇篇中(15-11-02)      林奇篇上(15-11-02)      张浩然篇(15-11-02)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看我这一剑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可是童皇的确杀不死,准尊榜排名第六,蛮族的蛮皇就和童皇激战过,一个排名第六,一个排名第十五,童皇自然不是蛮皇对手,奈何蛮皇虽然能把童皇打的稀烂,却始终打不死,打的飞灰湮灭都不行,最终被童皇逃过一劫。

    叶尘实力再强,只怕距离蛮皇依旧有些距离。

    “不死邪功没修炼到极致,就存在弱点,不过找弱点不是我的强项。”蛮皇缓缓说道。

    一旁,和蛮皇同族,准尊榜排名第十的祭皇道:“找弱点的前提是游刃有余,童皇的实力,还是很强的,这么多年过去,谁也不知道他达到了什么境界,如果叶尘和他差不多,或者只比他强一线,都十分危险。”

    闻言,蛮族不少人点头。

    和其他人对决,强一线便是巨大的优势,可是对上童皇,强一线根本不能算是优势,对方的不死邪功让他有着无限重来的机会,好比如果闪魔皇拥有不死邪功,那么金衣皇便不可能击杀闪魔皇,最终结果截然相反。

    角斗场上,童皇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叶尘。

    “都说你是宇宙星空不世出的奇才,魔族巫妖皇亲自预言过你的未来,我童皇却是不信,等你死在我的手上,一切都会明了。”

    童皇的武器是一对阴阳钩,好似蝎子的尾巴,蓝汪汪的,明显淬有剧毒。

    “预言未来,我也不信,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能预言的,不过是最大的一种可能性。”叶尘缓缓道。

    “哦,看来你还有些自知之明。”童皇笑道。

    叶尘接着道:“所以你不要有什么负担,我看得出来,你有一些紧张。”

    叶尘掌握了心剑境界,对于童皇的内心变化看的很清楚,应该是什么人告诉了他一些关于自己的信息,比如那个深不可测的邪剑皇。

    “你说我会紧张,笑话真是笑话。”

    童皇矮小的身体猛地一跃,人至空中,阴阳钩漫天挥洒而下,好似千万蝎尾蜇向叶尘,蓝汪汪一片。

    叮叮叮叮叮叮叮……

    叶尘满条斯文的拔出一柄天蓝色的宝剑,这柄宝剑是顶尖皇级宝剑——天梦剑,和身上的顶尖皇级铠甲一样都是人族高层派人赐予他的。剑尖一抖,千万剑花喷洒,童皇的攻击硬是落不下来被隔绝在外。

    “蝎龙游走。”

    童皇身体一旋,阴阳钩幻化出来的钩影形成一只狰狞咆哮的巨大蝎子,绕着叶尘奔跑游走,寻找攻击时机,只要叶尘的剑法稍有疏忽,那可长可短的蝎尾,立刻就会蛰在叶尘的身上,要知道阴阳钩蕴含剧毒,攻击也蕴含剧毒而且不是普通的剧毒,是可以瞬间融化万物的阴阳灭生毒。

    叶尘的剑法,始终不温不火像是一个人舞剑,而不是与人决斗,不过这看似悠闲的舞剑让童皇的进攻无缝可钻。不时亦有剑气逸散出去,透过童皇的攻击缝隙,反攻在童皇身上,爆发出璀璨的火星。

    叶尘用的只是普通剑法,威力稍显不足,但就是这普通剑法,童皇却防不住如果不是身上穿着顶尖皇级铠甲,早就千疮百孔了论变化,童皇的绝招蝎龙游走在叶尘眼中简直是漏洞百出,若不是叶尘想要见识一下对方的绝招,吸收其武学精髓,叶尘根本不会给对方任何机

    战斗之所以会让人强大,不仅仅是因为战斗本身,而是在战斗中,你学到了什么,有什么新的感悟。

    “好可怕的剑法修为,一招一式,没有任何多余的旁枝末节,直入精髓。”

    “剑皇不愧是剑皇,早已达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

    人族阵营尽皆大喜。

    “剑皇吗?”

    邪剑皇看了叶尘一眼,旋即再次闭眼。

    夜剑皇紧紧盯着叶尘,心中暗道:童皇若不是有不死邪功,连准尊榜前二十都未必能排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的进,对付一个童皇都要大费周章,自以为掌控全局,真是可笑,遇到我,我会让你见识一下大自在无天剑法。

    对于大自在无天剑法,夜剑皇十分自信,这是一套没有任何破绽的剑法,哪怕对上邪剑皇的命运邪剑,他都有一些把握,他此次的目标,不是其它,是准尊榜第一。

    久攻不下,自己反而被打的浑身冒火星,童皇脸皮再厚,也有些面红耳赤,卡擦,阴阳双钩组合到一起,变成一柄古怪的钩镰,钩镰旋转,上面有无数丝线喷洒出来,这些丝线的末端,全部都有一个小钩子。

    “接招!”

    合身而上,童皇一钩扫向叶尘。

    嘶嘶嘶嘶嘶嘶……

    毒蛇吐信的声音响起,钩镰本身倒也罢了,连接在钩镰上的小钩子太多了,一挥而出,到处都是攻击,千变万化。

    叶尘稍稍认真了一些,这种奇门兵器,他还是第一次遇到,配合上童皇的无上钩法,的确让人防不胜防,当然,他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太狼狈。

    天梦剑平举,叶尘一剑疾掠而出。

    时空像是奶酪一样,被切成了成千上万块,身在其中的童皇被定格在那里,身上出现了无数血线,砰,身体炸开,万千血色小方块四散飞溅。

    时空剑法——死亡切割!

    “哈哈,你是杀不死我的。”

    不远处,忽然传来童皇的大笑声,从无到有,一个毫发无伤的童皇出现了。

    “不死邪功果真不死,这么强的剑法都杀不死他。”

    “这下子叶尘麻烦了。”

    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童皇的不死邪功,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邪剑皇,你不是说我必死无疑吗?看来你错了。”复活过来的童皇看向观众席上的闭眼邪剑皇,自信道。

    之前,童皇问过邪剑皇,如果他对上叶尘,有几分胜算,邪剑皇只说了一句,“没有胜算,必死。”

    这让童皇很是不岔,同时,心底也开始紧张起来,邪剑皇很少说错话,但他内心又对不死邪功极度自信,毕竟当初连蛮族第一准尊蛮皇都杀不死他,紧张和自信交织在一起,十分矛盾。

    现在,他终于可以肯定,邪剑皇错了。

    “叶尘,遇到我,是你的不幸,我童皇,是不可能被杀死的,至尊以下,谁也奈何不了我。”

    童皇心中完全没有了紧张,有的只是笑看天下的轻松。

    “是吗?那你看我这一剑如何?”

    梦幻般的泡沫飞舞,炸开后又诞生,无始无终,无穷无尽,泡沫中倒映着童皇的内心变化,以及不死邪功的运功路线,最终,定格在一颗极度微小的黑点上。

    

Snap Time:2017-10-18 20:52:01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