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作者:影闪影靓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  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第1564章极道宇宙(18-03-19)      第1563章各位,再见。(18-03-19)      第1562章异时空的人(18-03-18)     

第261章此酒名为仙女尿


    任图影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却是没料到酒渐浊居然豪迈到了这种程度,话还没说几句就直接拉着人家拜把子,而且貌似还很霸道的样子,就好像是不结拜就不行的那种。

    将任图影按在地上跪下后,酒渐浊一提衣摆也在他旁边跪了下来,也不在意街上66续续上来围观的人,大声道:“苍天在上,黄土为证,我,酒渐浊!”

    任图影心中叹了口气,满脸蛋疼,大有一种被强间了的感觉:“我,任图影。”

    接着两人异口同声:“愿结为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酒渐浊昂挺胸:“犯我兄弟者,虽远必诛!人在,兄弟在!我酒渐浊当不惜一命,生共荣,死共辱,不二心!”

    他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动我兄弟者,无得谈,砍!兄弟若有事,无话说,帮!兄弟若没钱,不磨叽,借!兄弟要干架,不犹豫,干!”

    任图影这时却说道:“对了,我还有一个兄弟,我们在这里结拜也一并将他拜进去吧,如何?”

    “哈哈,好!既然是你的兄弟,那又何不是我的兄弟?”

    “嗯……他叫敖特慢,比我小,以后见到了就带你认识。”

    酒渐浊瞪了他一眼:“到了现在怎地还这般称呼我?我年纪比你大,所以你应该叫我大哥。你就是老二,而刚才你说的特慢便是老三了,哈哈哈哈。”

    任图影虽是习惯了做老大,不过对此即便是再如何舌如巧簧、舌绽春雷也没法改变,低下头:“好吧……大哥。”

    “哈哈!”酒渐浊一声大笑,一划掌心,滴了一滴血在准备好的酒杯里。

    任图影也照做,随后两人豪情碰杯,仰头一饮而尽,便“哗啦”一声摔碎了杯子,开怀大笑。

    周围围观的人皆都拍手叫好,不吝祝福之言。

    若是有两个人在这里划拳喝酒,不免引人啼笑皆非,甚至一些脾气不好的人还会直接上来找麻烦,但是结拜一事对于江湖中人来说乃是一件和成亲生子一样神圣庄重的事。

    众人心中也不免有番感慨,在这残酷无情的江湖中,能够被称的上是真正意义兄弟的,又有多少?当年的古月尊者和御凌尊者便算是一对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吧……

    人生几何,岁月蹉跎,所谓江湖中人又能觅得几个兄弟?

    即使这些围观的人与任图影酒渐浊二人素不相识,即使他们之中有些人恶贯满盈、心狠手辣,但此刻却都是没有异心,自心底的祝福他们、羡慕他们。

    “哈哈,二弟!”酒渐浊一巴掌拍在任图影肩膀上,差点就让他散了架。

    任老二也是一巴掌拍在他肩上:“大哥!请受二弟一拜!”

    “哈哈,贤弟不必多礼,愚兄回拜!”酒渐浊满脸的愉悦不言而表,这一刻,他心中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道不明,总之……就是那种和有了家人一样的感觉,充满温馨。

    “从此以后,我酒渐浊就是大哥了,有弟弟了……”他看着任图影,郑重的道:“贤弟,多的话大哥也不说了,大老爷们儿的,有些话说出来也不好意思,总之,今后大哥不求你有福要和我同享,但是!若你有难必须是大哥给你扛!”他嘿嘿一笑:“别的什么大哥没有,但一条命还是有的!这事没得商量,不然你这一声大哥就白叫了!”

    任图影心中感动,看着酒渐浊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片刻后才笑道:“大哥,我们进去吃东西吧。”

    “好!”

    为了助兴,酒渐浊提议不喝香酒,直接就从他纳物戒指拿出来两坛烈酒,对任图影吹嘘道:“二弟啊,不是大哥唬你啊,你猜猜,这酒是什么酒?”

    任图影并不通酒道,偶尔喝点也是抱着消愁解闷的心态,便摇头:“我还真不知道。”

    酒渐浊满脸自豪:“你闻闻,多香啊!告诉你也无妨,此乃百年仙女尿!嘿嘿……不知你以前听没听说过这名字?名字虽是猥琐了一点,但却不是真的仙女撒的尿,取此名只是一种形容罢了。”

    “完全理解。”任图影点点头,又道:“不过我只听说过一种酒叫猴儿尿,至于仙女尿这种酒我还真没听过。”

    他淡淡笑道:“此酒之名,虽猥琐,却又不失大气。想来那些道德帝也看不出其中蕴含的道理,只会在这名字上纠缠。”

    “哈哈,二弟此言在理,不过咱甭管那些。”顿了顿,酒渐浊说道:“我给你念几句诗吧,听了后你就知道这仙女尿到底是什么来头了。”

    “从前有座仙女山,山上有座仙女庙,庙里有口仙女井,井里有股仙女泉。”他迟疑了少顷,继续念:“一个单身汉,用了仙女泉,酿了一坛酒,开始喝一口,喝完抖三抖,他再喝一口,喝了不想走……便有感而:老子一生无老婆,只得此酒来陪伴,此酒就像仙女尿,喝完老子想上吊。”

    他嘿嘿一笑:“后来这个单身汉就真的因为娶不到老婆而伤心欲绝的上吊了,实乃可叹啊!再后来,他这种酒被住在他隔壁的老王扬光大……到现在世上已所剩无几,恰巧我刚好就有两坛。”

    任图影听后也是按捺不住笑意:“如此看来我得尝尝这酒了,若是不尝上一杯,简直是人生一大憾事啊。”

    然而一尝这酒,他终于知道那个单身汉为何会上吊了……他么的,这居然是一种壮阳酒!!!

    而且还是那种级级烈的壮阳酒!

    不仅是级级烈,而且这种酒一入口便令人头晕晕的,酒劲忒大,竟然会忍不住对爱情升起一种强烈的渴望,想立刻马上现在就与心爱的人缠绵在一起。

    他心中不胜唏嘘:“怪不得,一个一辈子娶不到老婆的单身汉岂能承受住这种心理打击?所以一时间心中想的太过悲惨便伤心欲绝的去上吊了,唉!真是草了狗了。”

    酒渐浊喝了一大口,蓦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没多想,却是这酒从一个拍卖会上拍来的时候就放在了纳物戒指,然后还没来得及喝就与何其一战受了重伤,这些年也因为伤势而不能喝酒,所以一直封存至今,就不知道这酒的滋味如何。

    他咂咂嘴,问道:“二弟,这酒咋样?是不是很烈?喝了是不是浑身燥热?嘿嘿,好酒啊!”他满脸陶醉:“真的就像那美丽仙女撒的尿……”

    任图影欲哭无泪,这可是壮阳酒来着,他么喝了身上能不热么?

    也真是醉了,兄弟结拜,大哥却请弟弟喝壮阳酒,这大哥是怎么当的?倒也真是开创了一个历史先河。

    “咦,二弟你怎么流鼻血了?”酒渐浊兀自享受着仙女尿的余韵,却突然现任图影鼻孔流出了两道血线。

    “唉……”任图影一声长叹,就要哭了出来:“大哥啊,你这哪是什么仙女尿?分明就是壮阳酒啊我擦!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这酒坛里边多半泡了虎鞭蛇胆之类的东西……”

    “啥米?!”酒渐浊跳了起来,两只眼睛瞪成了青蛙眼,看了看还有一大坛没喝的仙女尿,现里面果真泡着两根虎鞭,嘴唇不禁哆嗦起来:“这这这……我们喝的这是壮阳酒?!我勒个去,不可能啊!”

    却在这时,附近桌子上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今天真是遇到稀奇事儿了,这俩哥们儿刚结拜就喝夫妻房事才喝的壮阳酒,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老子肚子都笑痛了。”

    “哈哈哈……岂止是肚子都笑痛了,老子一直没有的腹肌都被笑出来了,哈哈哈哈……”

    一时间,酒渐浊无地自容,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无奈的看着任图影:“那个,二弟……那个那个。”而话还未说完突然脸色就变得怪异起来,却是现自己裤裆里的某物顶起了小帐篷。

    最后两人实在是无脸再待下去了,结了帐就果断走人。

    挺着裤裆走在街上,两兄弟也是感到别扭至极,一番商榷之下,便准备找一家客栈开个房先,用冷水祛除身上的火气再说。

    不过两人进客栈的一幕却被之前看到他俩结拜的几个人给看到了,顿时心中震惊,感叹起来:“我靠,这什么世道啊这,兄弟结拜,然后喝壮阳酒,再然后就去客栈开房,而且还是两个男的,甚至还是一老一少,这他么……”

    房中,看着前方那热气腾腾的澡桶,酒渐浊满脸无奈:“我看还是算了吧,干脆我俩就去找个小妞得了。刚才我看了一下,虽然这客栈里的那几个小妞都长得不是如何,但蒙着脸也能将就一下。”

    任图影白了他一眼:“你都多大岁数了,要去你去,我就泡冷水。”

    酒渐浊顿时火冒三丈:“你这纯属是废话,对于修炼之人而言这些算什么?几千岁也能照样找小姑娘!”

    “所谓雄风依存,长枪依在,不外如是!”

    任图影连连摆手:“行行行,你是金枪未老、永垂不朽,那你去吧。”言讫拿出水月间放进那热气腾腾的澡桶里,然后就跳了进去,接下来便是一阵舒爽的叫声。

    酒渐浊兀自有些不爽,却是刚才任图影小看了他那方面的能力,而对一个男人来说那方面的能力岂能是被玷污的?当下身上灵力涌动,变成了二十几岁的样子,对着任图影挑了挑眉:“为了让你觉得大哥威猛无比,从今以后大哥就用年轻时的模样了,怎样,大哥年轻时英俊吧?”

    任图影抬了抬眼皮:“还一般般吧,虽然比起我是差了一点……”

    翌日。

    两人一大早就出了客栈,在街上简单询问了一下路人便朝兑换点走去。

    ……(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8-04-21 05:51:58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