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作者:影闪影靓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  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第1564章极道宇宙(18-03-19)      第1563章各位,再见。(18-03-19)      第1562章异时空的人(18-03-18)     

第455章两难全


    兄弟几人寒暄一番后便准备去厨房喝上几杯,而谜影遮天阵被破坏的事也都暂且压在了心头。

    在去厨房的路上,敖特慢问道:“对了,怎么不见星和复燃还有小艺呢?”

    王金山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看了任图影一眼,遂对敖特慢笑道:“彩艺这段时间很少露面,听她说是忙于修炼,至于星和复燃那俩小子就更不用说了,一天到头见不到一点人影。”

    须臾过后,一顿酒喝完,哥几个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也都是身心疲惫,准备等明日再来分享这次的收获。

    任图影回房后第一件事就是在门外留下一道神识,然后进入开天空间。

    和萝卜精灵们打了一声招呼,并检查了一遍它们目前的修为,之后任图影就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运转开天功开始修炼,同时也喝了一些精灵圣水以恢复身上的皮肉伤。

    片刻过后,他呼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眼。

    “无魂境二阶巅峰,只差一步便可达到三阶。”他面色平静的自言自语,显然对于这种进步度是见怪不怪。

    这一会儿的修炼已让他精气神达到巅峰状态,再也无心继续修炼,却也是无魂境二阶的瓶颈光吸收灵力也没用,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才能将其突破。

    “对了!”他蓦然想起这次在天器山庄偷回来的探地三千里,当下就从纳物戒指中拿了出来。

    “若不是因为剑货的一番话我又岂会千辛万苦的去找你?”他对手中的探地三千里说道:“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不然你就等着做狗食盘吧。”

    他想叫醒断神朱天灭一同商讨,但想起那剑货正在沉睡,为了这点不大不小的事把它强行叫醒又没必要,便独自一人对着手中的探地三千里仔细打量起来。

    说是探地三千里,一个很大气的名字,实际上这和在地摊上花几两碎银子就能买到的罗盘没啥区别,甚至就外观而言这探地三千里又黑又旧还赶不上那些在地摊上买的,一点神器的样子也没有。

    当然,任图影做为一个宗师级别的炼器师也知道一个道理人尚且不可貌相,何况是器?像探地三千里这种玩意儿虽然是神器,但它和可以做为武器的神器不一样,其强大之处很单调,并且隐藏的很深,若没有特殊的手段根本就不可能将这种神器的价值挥出来。

    任图影看着上边密密麻麻的线条符文一时间只恨自己才疏学浅,却是一点也看不懂,便无奈的叹息一声,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上边。

    然而一滴血下去过了几息还是没啥动静,甚至那滴血都没被吸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他眉头紧皱,自言自语:“难道是因为我的血被僵尸女王的尸灵力改造成了僵尸王血的缘故?不过也不可能啊,我是由人变成的僵尸,也就是所谓的二代僵尸,二代僵尸只要不转换状态基本上一切都和原先没变成僵尸的时候一样,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本身血脉……”

    “我是画氏一族的人这点确凿,而画氏一族是无量天尊血脉的一个分支家族也确凿,但为何……”

    就在他自言自语间,忽然神识一紧,当下收好探地三千里退出了开天空间,却是因为他留在外边的神识现此刻正有人在自己房间门外。

    “金山,你找我?”

    “嗯。”王金山进入房内,顺手关好房门,愣了片刻才开口:“少主,有一事我从先前一直压抑到现在,其间很多次想跟你们说,但我怕说出来你们又……”

    “唉,想来想去,这事还是先告诉你一人为好。”

    任图影一个深呼吸,心中也隐隐猜到了什么,问他:“是关于彩艺的事?”

    “嗯,谜影遮天阵被破坏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彩艺整个人的气质、眼神明显不同,就如你说的那样,她的真面目根本不是我们平常所见的那样温柔贤惠。”顿了顿,王金山继续说道:“当然,我说的这些可能都比较主观,可是昨天她突然叫走星和复燃之后他两人就一直没回来,不知道生了何事。我想去追查但又怕打草惊蛇,好在现在你们提前回来了。”

    闻言任图影不禁想起前几天自己去天器山庄之前木星和果复燃的反常,缓缓道:“莫非他俩也是跟彩艺一起的?”

    王金山却摇了摇头:“不会,因为你们走的那一天他俩就找到我说出他俩留下来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监视彩艺,防止她伤害我们兵器铺的人。而当时他俩并不知道少主你已经觉了彩艺的狐狸尾巴,所以也不好说出口,因此你才会觉得他俩反常。”

    “言归正传,少主你临走之前叫我严密监视彩艺的一举一动,之后我现她每天都会离开一段时间,说是去山间找点野味,但每次她抓回来的野味都是在蛤蟆山随手就能抓到的,完全用不了那么久的时间。”

    “还有,昨天我意外现原先和我一起从任家来追随你的兄弟少了一个,我几乎将兄弟们都问遍了,但都不知情。”

    任图影神色黯然:“可能是遭遇了不测。”

    “所以少主你不要再顾虑那么多了,她既然已经向你出手,你若再不反击,只怕兄弟们……”

    任图影一声苦笑:“我何尝不想?我甚至现在就想去杀了她,但是……慢慢那里怎么办?金山,慢慢是我最好的兄弟,也是除了妖娆之外我亏欠的最多的一个人,而他和彩艺的感情想必你们也都看在眼中,若是我们贸然这样做的话他会怎么想?”

    “少主说的对,人心自古两难全,换做我是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沉吟片刻,突然说道:“慢慢虽是你最好的兄弟,但逼哥、大金、星、复燃、老布,甚至是我,还有那些伙计们对你而言就不是么?少主,我完全理解你的难处,若你不想……那就由我去做,一切由我来背负,为了大多数兄弟,哪怕被慢慢仇恨一辈子我也无悔。”

    任图影按住他肩膀:“先等等,明天我去找彩艺谈谈。”

    “唉。”王金山满脸无奈的笑了起来:“少主,你还是少了以前那份一往无前的杀气。”

    任图影:“一直以来,不管何事我都是当机立断,从不犹豫,但是这次却不同……金山,我希望你所说的理解是真的理解。”

    “既然如此,那一切就由少主定夺,总之我不希望其他兄弟有事,我先下去了。”

    ……(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8-04-21 05:50:35  ExecTime:0.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