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作者:影闪影靓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  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第1564章极道宇宙(18-03-19)      第1563章各位,再见。(18-03-19)      第1562章异时空的人(18-03-18)     

第472章魔王伊邪天


    任图影皱着眉头,满眼思索的道:“也难怪一开始我就在好奇为何无量天尊能在这种地方建造出水宫,须知这种平原地带的地壳下根本不可能会形成可以建造水宫的条件,这一切原来竟是因为画境。”

    “所以如果是画境的话一切就都说的通了。”言讫又问道:“不过我要如何去学习画境?”

    “你问我我去问谁?”断神朱天灭郁闷的无以复加:“你是炼器师,懂阵法,而我又不懂你这就相当于是蹲在别人面前问路问基巴啊?!”

    “我草你大爷!”任图影怫然震怒,就要把某剑货拖出开天空间毒打一顿,却在这时他脚下的图腾煞气升腾,接着一只手从中伸出将他脚踝抓住。

    任图影心中一震,就要向旁闪开,怎奈那只暗红色的大手力气大的出奇,轻轻一拉就将他拉进了图腾当中。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当睁开眼睛时,任图影环目四顾,只看到周围满是浓郁的暗红色煞气,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便连忙释放出剑气抵挡,而这时那只手也消失不见,周围安静的非常可怕。

    “好浓的煞气,难道这地方是通往魔域的入口?”他心中猜测,然而下一刻浮现的画面就否定了他的猜想,只见周围的煞气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面整齐排列的镜子,镜子中浮现出各不相同的画面。

    “这是”他目光不禁震动了一下,第一时间就被眼前的一面镜子给吸引,确切的说,是被镜子中的画面给吸引。

    只见镜子中乃是一片好似世界末日般的景象,天空昏暗、大地震动、群山崩塌、江河翻转,无数任图影从未见过的异兽成群结队的逃命,而在一座高山之巅,正有一男一女并肩站定,都安静的注视着天空。

    这一男一女的背影蓦然间就给了任图影一种熟悉感,却又想不起什么来,只觉得这二人的背影很伟大,似乎就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开天空间,断神朱天灭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俩家伙就是无量天尊和他的老婆玄凰。”

    “哦。”任图影早已猜出。

    这时天空中一团煞气冒出,继而从中出现一个红眼红发的青年,这青年身形魁梧的有些过头,而且背上还有一双翅膀,一看就是魔人。

    “羽竹,你们夫妇俩追杀本王多年,当真是死皮赖脸,今天索性在此决战!”

    看到这里,任图影剑眉轻挑:“羽竹好像以前听小菲菲说起过这个名字,本来还在想会不会是无量天尊的真名,结果还真是。”

    镜子中的画面继续变化,只见站在无量天尊身旁的玄凰满脸震怒,“伊邪天,神画大陆不是你该待的地方,现在给你一次机会,滚回魔域去!”随着她话音落下,浑身骤然白光升腾,竟然凝聚成守护男神。

    “玄凰还真是个巫灵。”任图影面色讶然,不禁想起了梦舞妖娆。

    之后镜子中的画面就很模糊,而且变化的节奏也很,看得任图影极想一拳头砸下去,随后他又看向四周其它的镜子,发现都是无量天尊和他女人一起大战魔王伊邪天的画面,最后伊邪天在无量天尊两口子爱的力量下惨败,被封印在了一个图腾中,而这个封印图腾就存在于这个水宫。

    安静了片刻,任图影叹了一口气,心里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本来他还想看看无量天尊那种高手战斗的画面,或许还能从中领悟到一些什么,但却在刚开打的时候画面就变得模糊起来,当真是急的人不要不要的。

    不过即便如此他心中也还是有一些兴奋,能这样直观的看到无量天尊两口子,想来在当今的大陆上也没有几个人。

    一片安静中,他问断神朱天灭:“难道无量天尊是想让这片清静之地来净化那个叫伊邪天的魔王?”

    “或许是吧。”断神朱天灭:“伊邪天虽然惨败,但却也是不能被轻易杀掉的,而且就算能杀掉无量天尊也不敢,因为这样必能引起魔族的愤怒,所以无量天尊只好将其封印,企图用这片清静之地淡化伊邪天的魔性。”

    这时任图影忽然想到了一些事,便急忙说道:“之前在外面遇到的那个黑衣人多半就是个魔人,而且就在刚才,图腾中冒出浓郁的煞气并且还有一只手将我拉到这种地方,进而让我看这些几十万年前的画面”他心情变得沉重:“如此说来,伊邪天可能就在这里并且现在已经盯上了我。”

    一言及此,他单手一伸,断神朱天灭凭空出现在手,随即目光警惕的看着四周,深知如果是伊邪天这种存在的话那唯有动用断神朱天灭才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而越是在这种时候任图影心中就越是沉静,顿了顿,便开口:“不知是哪位前辈将在下带到此地,意欲何为?不妨出来一见。”

    又洒然而笑:“是骡子是马,咱们拉出来溜溜。”

    少顷,一道显得很空洞的声音徒然传来:“汝适才脚踏图腾,阻碍了本王的献祭仪式,理应罪该万死。汝且在此等候,等献祭仪式结束,本王亲自夺汝性命。”

    “呵,罪该万死?”任图影扬嘴一笑,他本就是心高气傲之辈,即便对方是无量天尊一个层次的人物他心中也是没有半点屈服感觉,在他想来,反正命只有一条,大不了就是一死,又何必因为人家厉害而感到胆怯?

    傲,那就要傲出几分气魄!

    做为一个爷们儿,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不能怂!

    他满脸挑衅:“你得先问问你算老几,想要我死直接出来便是,有何资格加个‘罪’字?呵呵,或许你是当魔王的时候被惯坏了,导致现在见到任何人都是用这种高高在上自以为能主宰一切的语气说话,不过在我这里你还不配为王。”

    “另外,你说话给我正经一点,别他么汝来汝去的,现在不是你们那个年代,明白?”

    “人族小子,你很有胆量,你是第一个敢这样跟本王说话的蝼蚁。”虚空中的声音多了几分阴冷:“可你知不知道激怒本王后的后果?”

    “不知道,所以我求求你马上出来告诉我,顺便将我好好的教育一番。”任图影眼露戏谑:“说起来,魔人你也是第一个敢跟我这样说话的人,所以你很有种啊。”这个时候任图影心中也是决定赌一把,赌这个伊邪天会不会立刻现身。

    不过此刻要说任图影心中不紧张那也是假的,对方毕竟是魔王,而且自己还是用这种语气挑衅他。

    安静了片刻,伊邪天的声音再次传来:“呵呵,你这只蝼蚁,须知本王要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你除了只会逞口舌之能还会什么?真是可笑至极。”

    “我还会骂你祖宗十八代!”任图影目光一沉,猛然一剑挥出将身前的镜子斩碎,旋即身形一闪就向前方掠了出去。

    (。)

    v

    

Snap Time:2018-04-21 06:04:18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