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作者:影闪影靓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  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第1564章极道宇宙(18-03-19)      第1563章各位,再见。(18-03-19)      第1562章异时空的人(18-03-18)     

第773章只来了一个人


    断神之主在离尘方舟上拔剑的事引起了巨大轰动,一时间人人都沉浸在那场天地异象所带来的震撼当中,以至于连交流大会的事都暂时被抛在脑后。

    不过事发突然,加上谁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发生,即使一些人反应迅速,却也没发现断神之主半个身影,终究还是扑了一个空。

    此时,血影之城的休息驿站,十八楼二零七号房中。

    冷若曦在世俗界时随胡钦学过医术,虽然任图影的昏迷不是因为生病或者中毒所致,但她也能检查出原因所在,是忘忧水的药效导致他神识枯竭,冲乱他的识海才致使昏迷。

    只是一滴元魂圣水,任图影便生龙活虎。

    睁开眼时,冷若曦从他眼中看到一片茫然,心情微沉,知道这是忘忧水的效果。

    “忘忧水就能忘得了吗?”冷若曦微嘲的道,带有几分酸意。

    任图影眼中升起一丝惆怅,冲乱的识海在元魂圣水的修复下早已平静下来,所以之前白玉发生的事他记得一清二楚,没有忘记哪怕丝毫。

    可越是记住,就越是心疼。

    与其记住,他宁愿忘记一段时间。

    “若曦,对不起。”

    冷若曦自然明白他为何会说对不起,“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安心休息吧,马上要比赛。”

    ……

    云端之上,天桥尽头。

    在一簇簇祥云的围绕下,白玉妙曼的身姿缓缓前行,每走出一步,天地间便有柔和的光芒洗掉她身上的俗尘,转而填补新的东西。

    “恭喜你。”一位生有洁白羽翼的女子从虚空中踏出,出现在白玉身前。

    忽然女子眉头轻皱,望了望白玉身后,“嗯?怎么就你一个人来?炙洁何在?”

    白玉闻言颇觉好奇,随着心中被惊意所替代,这位女子口中所说的炙洁想必是先前下去接自己的那位,但她却被任图影收进一片奇妙的空间当中,自己因为飞升而离开,但貌似她却没离开,或是没法离开。

    女子在白玉眼中看出几分异样,脸色微沉的说道:“我们姐妹二人每出动一次所携带的法力不多,若是长久留在凡间,会渐渐变得跟凡人无异。告诉我,炙洁先前到底发生了何事?”

    白玉自然不会说实话,心想万一这位大神下去找任图影麻烦那就苦逼了,心中一寻思,随口几句敷衍,说自己修为低微不及神人前辈那般神通广大,故不清楚这些事。

    而这位女子还真的就信了,眼中担忧更浓,内心深处甚至升起一丝恐惧,她姐妹二人受命接待各界飞升者,是为星空兵士,几百万年来一直都很顺利,可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回去要如何向将军交代?

    神人留在凡间,这是部队最高禁忌!

    “这丫头,莫不成是动凡心了?”

    她想下去找炙洁,但考虑到一些不得已的原因,终究没有动作,唯有心中默默祈祷,往好的方面去想,尔后带着白玉踏上路程,穿破晶壁,向一个未知的地方而去。

    随着两人离去,天桥渐渐消失,云层之上恢复平静。

    ……

    与此同时,在神画大陆一些隐秘的地方,也有几道目光从天空收回。

    能以肉眼看到云层之上的景色的人物,自然是大陆上少有的那些人物。

    其中,法天绝站在窗台,眼中有一抹羡慕和寥落,“到底是古时候的前辈,没想到是继无量先祖之后第二个飞升的人。”

    溪诗诗在一旁说道:“那接下来就应该是师父你,连六大极王貌似也不如你。”

    法天绝淡然一笑,不明白他这笑是什么意思,片刻后,他说道:“极王并非是不如我,而是他们注定无法离开这里。”

    安静了少顷,的姜杉问道:“画氏一族那小子真的合适?”

    “只有他最合适。”

    “我有些不明白,这大陆上有的是比他强的存在,却为何偏偏选他?他还太年轻,我并不想被一个小孩子约束。”

    “正是因为年轻,才有无限可能。”

    溪诗诗赞同的点点头:“老一辈早已固化,换个年轻人不好么?”

    法天绝微笑道:“他在世俗界时被天地气数选为天下君主,早已注定,他能给苍生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

    在一片极致的黑暗中,有一双眼睛缓缓睁开,从中迸射出两道红芒,一闪而逝,却是这双眼睛又再次闭上。

    眼睛藏在很深很深的黑暗中,仿佛疲惫到了极致,不想再看世间任何一眼。

    此际突然睁开看一眼,引起周围的黑暗中投来几道惊讶的目光。

    “飞升,出鞘,不是同一人。”

    另一道粗犷豪迈的声音接着响起:“本以为是法天绝那傻比东西飞升,却没想到是玉姬那臭娘们儿。唉,可惜了。”

    黑暗中那双红色的眸子睁开,饶有兴趣的望向一旁,“可惜什么?”

    “三十多万年前老子就想玩玩羽劫的女人,本以为这次会有机会,可惜那娘们儿却飞升了,你说可惜不可惜?”

    “呵,你还是那样,从来只在乎这些小事。”

    “对我来说,我在意的事就是大事。对了,马上就要打仗,你小子准备什么时候出手?”

    “还早,只是一群小孩子打打闹闹而已,多半也是法天绝师徒几人故意在试探我,我们坐山观虎斗即可。”

    “可以,不过在这期间老子需要出去一趟,尚有一些事要去办,何其和鬼王那几个小子调给我用用,现在你们这片大陆高手成群,我一个人出去怕吃亏。如何?”

    “坠落星辰成员不多,你要对他们的安危负责。”

    “放心,我只是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不会让他们去拼命,再说你们人类又不是****,哪能那么容易给人卖命?”

    “拿回属于你的东西……斗气星真的还在?”

    “……或许吧,我家老头子当年说过要经历好几个轮回斗气星才会再现,而且血脉越优异越好,所以我才来你们这里搞了个女人生下孩子。”

    “那祝你顺风。”

    “告辞!”

    ……

    离尘方舟。

    法天绝的意思传递给垩极极王宫几个高层,后者纷纷响应,将先前发生的事全力压下,归入秘密档案之中,引导大家将目光重新落在交流大会上。

    今天是丹道比赛,各势力登记且通过海选的丹道弟子皆会前往参加。

    午时,饭罢,大会场上人山人海。

    遮蔽会场穹顶的光幕被收回,刺眼的光芒射下,照亮会场每一个角落。

    宽阔的会场中心的高台已被降下,地面浮现出笔直的线条纵横交错,划出一个个小格子,每个格子占地面积约有五六平方,每个其中放有一石台,上面摆放着几样普通常见的药材。

    整个比赛区,总共有一千个这样的格子。

    在比赛区四周,有洁白的光幕从地面升起形成结界,将非参赛人员隔绝在外。

    兽人族司仪站在比赛区边缘,摊开双手下压,示意大家安静,随后说道:“丹道比试即将开始,请各位参赛人员做好准备。”

    ……(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8-07-21 19:34:15  ExecTime: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