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作者:影闪影靓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  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第1564章极道宇宙(18-03-19)      第1563章各位,再见。(18-03-19)      第1562章异时空的人(18-03-18)     

第1129章梦里匆匆去


    梦舞妖娆倒也真的是挺有耐心,或者是狠得下心,竟真的一根根的将任图影蓄了多年的胡子给扯掉。

    其间真是疼得任图影死去活来,觉得比踏入登天阵还要来的给力。

    扯完胡子之后,梦舞妖娆又给任图影理了理发,完了拿出一面小镜子,满脸得意,“影哥哥你看,现在是不是变帅多了?邋遢大叔秒变小鲜肉,这还得多亏了你有我这样一个如花似玉温柔体贴善良大方心灵手巧的小娇妻啊。”

    任图影汗颜:“你是在夸你自己还是在夸我?”随后他摸了摸下巴,拿着镜子,歪着脸左边看看右边看看,一脸的满意,带着欣赏艺术品一样的意味说道:“嗯,不错不错,真帅,简直是帅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么帅的小伙,哪个姑娘要是嫁给他肯定是那个姑娘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上辈子烧了高香,拯救了大陆。”

    “呸!你还要不要脸,还有你这么自恋的人么?我真是服了你了,你就不能像我这样正经点?”梦舞妖娆转过头,觉得这人真是没救了,可仔细一想,貌似自己受他的影响也变得有些自恋。

    不过……本公主本来就是靓女来着,又温柔又大方,还善良体贴,所以仔细想来又算不上是自恋,而是大实话。

    随后,梦舞妖娆又一脸嫌弃的说道:“哎呀哎呀!去把你这身脏衣服换了。”

    任图影一脸郁闷:“我哪还有什么衣服,带的那些衣服在离原界全被撕烂,就这条短裤还勉强能穿,而且还有破洞。”

    闻言梦舞妖娆吃惊的捂住嘴,瞪大了眼睛,“哇!撕烂,破洞……好疯狂!好暴力!好狂野!”

    随后她又说道:“但你也要庆幸你娶了我这么一位小娇妻,呐,幸好我随身带着给你准备的新衣服。”

    ……

    另一边。

    蹲在一起喝酒的敖特慢等人已经是满脸的不耐烦。

    这一批进无量陵的人都已经去了前方未知的领域,而自己等人却还在这里磨蹭,要是宝贝被人先得了咋办?

    “都一个时辰了吧。”敖特慢意兴阑珊的说道。

    大林掏着鼻孔:“人家憋了几十年,一个时辰哪够?起码得两个时辰。敖兄弟,你也是性情中人,也是有故事的男人,想必能理解才对。”说着他摇了摇手指,用一种唱腔说道:“一炮,那远远是不够滴……”

    秦舞阳无奈摇头,叹息道:“你们这些人啊,真的是越来越污了。”

    大林说道:“你错了,你应该说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污了。”

    敖特慢想了想,赞同道:“是啊,大林这次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除了纯洁如此的我之外,你们都挺污的……记得我爷爷说过,他们那一代人,男女之间牵个手都会害羞,女孩子被男孩子碰了一下手就会说失去贞洁,要终生负责。”

    大林补充道:“可是现在,今天晚上睡一张床,明天谁都不认识谁。”

    白小菟一脸疑惑,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你们在说什么吖,怎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就在这个时候,后方有脚步声传来。

    回头一看,正是任图影和梦舞妖娆小两口手牵手走来。

    白小菟大叫一声师父,扑腾扑腾的就跑了过去。

    见任图影一改邋遢样子,白衣胜雪,黑发飘扬,纤尘不染,风度翩翩,还满面春风,大家都觉得这跟之前那个任图影完全就是两个人。

    敖特慢和大林对视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安逸了没?”敖特慢对任图影投去一个“你懂得”的眼色,开口笑道。

    任图影自然明白敖特慢的意思,但也懒得解释,有些事,人家本来就那样以为,就算解释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默认。

    任图影将偷天换日剑抓过来丢进大林嘴里,然后看着前方,“想必那些人已经要到了斩龙垭,我们去看看。”

    大林一声惨叫:“噢!老子的牙齿被磕掉了!”

    ……

    神画大陆。

    海极。

    平静的海面上,两道身影从海底浮现,殷红的血液,将周围大片海水染的通红。血液很固执,自成一体,久久没有与水融合。

    那些嗅到鲜血气息的海兽皆是如疯狂了一般,成群结队的游了过来,但只是刚接触到血水,吞了一小口到腹中,便在几息之间被强大的能量撑爆。

    此等变故,令那些后面赶来的海兽大惊,再也不敢上前,纷纷向四处散开。

    这两道浮在海面上的身影,气息都很微弱,身体也是残缺不全,多处伤口,都已经见到了森森白骨。

    不多时,另外三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两道身影旁边,如履平地的站在水面上。

    正是任逍遥、令狐小幻、飞天尊者三人。

    飞天尊者将其中一道身影从水中捞起,仔细查看一番后,说道:“副院长看样子已经要不行了,得及时救治,我先回去。”

    任逍遥和令狐小幻面色沉重的对飞天尊者点点头,随后只见飞天尊者一步踏入虚空,抱着雯天消失不见。

    任逍遥仔细感受了一番,忍不住感叹:“真是一场大战!”他发现,这附近方圆几千里皆还残留着两种不同的剑气,而在海底,更是多出数十道深不见底的海峡,那竟是一道道剑光给硬生生劈出来的。

    这时令狐小幻检查了一下另一道浮在水面上的身影,道:“何其的情况跟副院长差不多,看来这二人真是伯仲之间,不相上下。逍遥,该如何处置他?”

    任逍遥想了想,说道:“救他是不可能的,若是放任不顾,万一他的尸体被其他人得到也不好,毕竟是一代剑圣一代传奇……索性就给他一个痛,让他长眠于此吧。”

    令狐小幻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

    随后只见任逍遥伸手一挥,一股精纯的灵力凝聚成一口棺材浮在水面,尔后,他将何其放入其中,再将其密封,令其沉到海底。

    在被放入灵力棺材的时候,何其最后的一丝生机也悄然断裂。

    一代剑圣,就此陨落。

    不多时,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

    任逍遥和令狐小幻站在雨中,目光悠远的看着远方,久久没有离去。

    虽然是敌人,但,有个敌人真的不容易。

    任逍遥两手伸出,从深海之底引出一块巨石。

    令狐小幻或许是知道任逍遥要干什么,待巨石飞出海面定在虚空的时候,张口一吐,一股股气浪凝聚成气刃,将那块巨石削成了一块平整干净的巨碑。

    随即任逍遥伸出右手食指,遥遥对着天空那块巨碑轻轻划动。

    “剑圣何其之墓。”

    接着,他手指继续划动,旁边又多出一首诗:

    “依剑问天涯,梦里匆匆去。”

    “天涯何其远,心剑梦中寻。”

    “光惊六片天,寸草皆不生。”

    “一剑飘然去,再做魂一缕。”

    “今生多惆怅,来世再傲然。”

    “此地长眠处,大势何安在。”

    “……”

    令狐小幻口中轻轻的念了一遍,然后看着任逍遥,摸了摸自己被雨水淋湿的脸颊,赞道:“好湿!好湿!真是好湿!”

    ……(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8-07-21 19:15:33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