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作者:影闪影靓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  诛天凌九重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诛天凌九重最新章节第1564章极道宇宙(18-03-19)      第1563章各位,再见。(18-03-19)      第1562章异时空的人(18-03-18)     

第1354章必须插手


    青鱼鉴恶狠狠的注视着任图影,但在下一刻,他眼中的凶狠恶毒便被恐惧所取代。

    虽然任图影身上的毁灭气息只是流露了一点,甚至是一闪即逝,但他却是完全感受到那种恐怖,那就好像是真的在面对一个神明,升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

    远在客厅中的炙垂青三人第一时间就听到任图影这边的动静,连忙向这边跑来。

    到的时候,正好看到青鱼鉴倒在一片废墟中,任图影脚踩在他的胸膛上。

    见此情形,炙莼惊讶的瞪了瞪眼,看青鱼恭被打成这德性,心里觉得很爽,暗自为任图影点了个赞,然后对一旁的炙洁眨眨眼,“好样的!解气!”

    炙洁当然也觉得很解气,甚至她觉得她现在比谁都要解气。

    她还记得当初离开神画大陆时青鱼恭对任图影的羞辱、对他的藐视,现在,情况完全反了过来。

    她心里亦觉得很自豪。

    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就超越了原本相差极其遥远的对手,呸呸呸,什么对手,就这种货色哪里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怎么回事?住手!”炙垂青见势不妙,连忙上来劝架,虽然他也很搞不懂,青鱼恭怎么会被一个刚刚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家伙打得跟狗一样狼狈,踩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但他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本来青鱼恭之前受伤的事就给炙家惹来麻烦,现在如果再次被打伤的话,那就更加麻烦,那青鱼风必然会借机找事,等于是主动把辫子递上去给他揪。

    任图影移开踩在青鱼恭胸膛上的脚。

    青鱼恭连忙翻身爬起,嘶吼着要继续对任图影出手,巨大的耻辱转为巨大的愤怒,让他忘记了刚刚任图影刻意给他感受到的那种恐怖。

    但情况还是跟之前一样,他刚刚准备动手,身子又一次飞了出去。

    虽然任图影的修为跟青鱼恭差不多,但是论经验,任图影可以当他爷爷。

    低等位面不如高等位面,这种说法任图影并不完全赞同,或许九霄神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跑到如神画大陆那种位面确实可以称王称霸天下无敌,毕竟他起点高,一出生就是神人,而低等位面的人却还要历经千辛万苦的修炼才能成为神人,但就是这个历经千辛万苦的过程,才是最宝贵的、九霄神界的人怎么也无法拥有的东西。

    那种战斗的经验、面对生死的心境考验、对于修炼一道的感悟等等等等,都是一步一步用血和肉磨砺才得来的,并不是一出生就具备的。

    因此,虽然任图影修为和青鱼恭差不多,但两人之间的真实战力却相差悬殊,任图影可以毫无压力的碾压青鱼恭。

    一个从鲜血里爬出来的恶魔,怎么也要强过一个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富家公子。

    炙垂青瞪大两只眼,有些懵逼,服了,真的服了,刚刚任图影怎么出的手他是完全没有看清,而且,他也完全感受不到任图影的真实修为在何种程度。

    他很纳闷,什么时候下界的飞升者也这么牛掰了?

    青鱼恭也终于是被打怕了,恐惧在他心头再一次压过愤怒,他虽然觉得很耻辱,很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如果自己再上去的话只会被任图影花式吊打。

    他怒瞪着任图影和炙垂青几人,胸膛阵阵起伏,从牙缝中挤出声音:“好,好!好你个炙垂青,你倒是找了一个好女婿啊!你们等着,这一次你们炙家完了!”

    “完了?”闻言任图影眉头一皱,盯着青鱼恭,一抹杀机从目光中散发,倏然间竟让场间空气变得寒冷起来,所有人都是一个激灵。

    炙垂青心头一震,饶是他不止一次在尸体堆里爬过,此刻也是有些承受不住这种杀意,心里并庆幸这种可怕的杀意并不是针对自己散发。

    他看任图影的目光,多了几分神秘。

    这个小子,看来不简单啊,有故事啊。

    能培养出这种程度的杀意的,至少也是那种手上沾了数百万人鲜血的屠夫。

    任图影此刻显然已经对青鱼恭动了杀心,他最烦的就是别人威胁,而且他最不在意的就是别人的什么身份地位,管他是谁,管他有什么家族背景,该宰就宰,如果没了命,那就只是一具尸体。

    但炙垂青显然没有这种无法无天的心态,连忙挡在任图影身前阻止了他。

    青鱼恭一个激灵,猛地回过神来,此刻也顾不得面子,连忙带着其余青鱼家族的人狼狈逃走。

    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跟任图影相差很远,要单人碾压他,这辈子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不要紧,我还有家族,还有爹,还有爷爷给我撑腰,而他只是个刚来九霄神界的小虾米。

    看着青鱼恭等人离去的方向,炙垂青沉沉的道:“这次麻烦了。”

    “什么麻烦?”任图影问道。

    “小子,如果你真喜欢炙洁,那你马上带她走,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到这里。”

    炙洁步走了过来,“爹,是不是因为我的事……青鱼家族来了人想对我们家不利?”

    “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炙垂青说道:“如果光是一个青鱼家族,那就好办多了,我又岂会当成是麻烦?”

    这时任图影说道:“实不相瞒,在来红云星之前,我遇到三个刺史,从他们口中听说想要从炙家得到什么宝物。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叔叔你刚刚说的麻烦,应该就是指的这事。”

    炙垂青讶然道:“你认识那三位?”

    任图影摇摇头,“我不认识,我是悄悄跟着他们来的,无意偷听到这些事。”

    炙垂青叹息一声,“现在,不仅是那三位,还多了一个青鱼家族。我实在没想到青鱼家族的人是这种墙头草。”

    任图影说道:“其实这次我跟炙洁回来,主要也是因为怕炙家会遇到一些麻烦,只是之前……没机会详说。”

    炙垂青看着任图影,目光中有几分赞赏,特别是任图影这种面对困境临危不惧云淡风轻的心态,让他觉得世间少有,暗叹自己不及,笑着说道:“就这一点,你比我之前遇到的所有年轻人要强多了。”

    炙洁听到炙垂青夸任图影,心里也很开心,心想等爹你了解他之后,你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

    炙洁坚定的道:“反正走我们是不会走的,家里有难,我岂会只顾自己?爹,你跟我说说具体情况吧。”

    随后,炙垂青便将这事的来龙去脉提纲擎领的向任图影和炙洁说了一遍。

    虽然他觉得就算是多了任图影情况也不会发生什么改变,但总觉得还有一丝希望,而且,他始终觉得任图影有些眼熟,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似乎又是在梦里见过……总之,就是有些眼熟。

    ……

    任图影跟炙洁回到房里。

    炙洁在收拾她的那些东西。

    “图影,对不起,把你也牵扯进来,但……这始终是我家,是我爹娘,还有我姐姐,所以我没法做到跟说的那样绝然,我心里放不下他们。”

    任图影摇摇头,“你没必要跟我说这些。”

    炙洁笑了笑,“嗯。”

    任图影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喝着炙洁亲手给他泡的茶。

    他现在在想,是不是该暴露一些什么了,毕竟这种情况很麻烦,对方有人有势,要与之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因此,要帮炙家度过这一次的难关,必须得暴露一些什么才行。

    而如果是看着炙家有难而无动于衷的话,他肯定做不到,毕竟这是炙洁的家。

    因此,这事必须得插一手。

    ……(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8-04-21 06:05:28  ExecTime: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