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丹医》全文阅读

作者:非那西丁  妙手丹医最新章节  妙手丹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妙手丹医最新章节178.想不想参军?(18-04-16)      177.股价大涨(18-04-16)      176.路边摊(18-04-14)     

47.三女醉酒

  
  “来,苏神医,走一个!”
  “苏,苏神医,我干了,你随意!”
  “苏越,我要把你喝醉,来,干了!”
  ......
  餐厅里,芊芊手里举着一瓶红酒,不时的挥舞着,嘴里咕噜的说着些什么,小曼早已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李西贝更是只会在一边傻笑了。
  苏越无奈的摇摇头,这些小丫头片子,一人最多就是半瓶红酒的量,竟然还敢找他PK?
  “苏越,来,我们继续喝酒!”芊芊挥舞着瓶子,走到苏越面前,身体摇摇晃晃的,差点儿一头栽下去。
  苏越连忙伸手扶住芊芊,“芊芊,你喝多了,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吧?”
  “喝多了?开什么玩笑,我芊老幺可是千杯不醉,来,我们继续喝!”别人喝醉了睡觉,她倒好,喝多了就开始闹腾,一开始还只是小幅度的挥舞着四肢,到了后来,竟然就爬上了椅子,站在椅子上振臂高呼了。
  这是芊芊酒后的一贯作风,越是阻止她,她就越来劲儿!
  “苏越,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雅涵姐姐那前凸后翘的S型身材......”芊芊用手比划着夸张的S型。
  苏越大,连连摇头,“芊芊,你喝多了!”
  “你才喝多了,我酒量好着呢,我告诉你,再来一瓶我都能喝!”芊芊甩开苏越的手,凑到苏越面前,“苏越,你就别装了,我都知道了,我看见你抱着雅涵姐的脚,那眼神就跟岛国小电影的男主角一样.......嘘!别让别人知道小曼电脑里有几十个G的小电影哦!”
  苏越再次满脸黑线,天哪,难道自己刚才给纪雅涵泡脚按摩的时候都被她们给看到了?什么什么?像岛国小电影的男主角?这,这着实让人有些羞射啊!
  苏越偷偷瞟了一眼小曼和李西贝,其中一个已经陷入了沉睡,另一个,只会对着苏越傻傻的笑了,恐怕也没有听到芊芊刚才说的话,苏越这才放下心来。
  “芊芊,乖,听话,我们下次再喝,我现在扶你上楼吧!”苏越真担心等会从芊芊嘴里说出更让人羞射不已的话来,所以决定还是早早的把她送去睡一觉比较好!
  “我才不睡!我要喝酒!我要喝酒!”芊芊摇晃着身子,又要往嘴巴里倒红酒。
  苏越哪里还敢让她再喝,连忙上前一步,抢过芊芊手上的瓶子。
  芊芊哪里肯罢休,手舞足蹈的闹腾着。
  苏越只好把芊芊牢牢的圈在怀里让她动弹不得。
  “呜呜呜,你们都是坏人,都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我不要出国,我不要继承家产.......”
  “爷爷,我对不起你.......”
  芊芊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
  苏越一时被吓住,想松开芊芊,却发现她正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腰,眼泪鼻涕的全部擦在自己的胸前。
  芊芊这丫头别看平时瘦瘦弱弱的,但是力气却大的惊人,苏越奈何不了她,只好任由她抱着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越听到楼梯口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他一惊,连忙抬头一看,发现纪雅涵正站在楼梯的拐角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纪雅涵的眼神看起来很复杂,不像是在发怒,但是看得出来她并不开心,似乎心事重重。
  “芊芊,她,她喝多了,所以.......”苏越想要把芊芊推开,却发现这丫头已经睡着了,贸然推开势必会让她摔倒在地,于是又只好维持着现状抱着她,但是看到纪雅涵的眼神,苏越忍不住解释道。
  “行了,不用解释了,赶紧把芊芊抱到楼上房间里!”纪雅涵冷冷的说着。
  苏越连忙点头,把芊芊打了个横抱抱起,就往楼上走去。
  相比较纪雅涵,芊芊可就轻多了,最多也就八十斤的样子,所以,苏越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抱到了楼上的房间里。
  纪雅涵安顿好芊芊,给她盖好被子之后,这才看了一眼苏越:“以后不能让芊芊喝酒!”
  “不是我让他喝的,我下楼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在喝了......”苏越觉得自己有些冤枉。
  “苏越,我觉得你最好离芊芊远一点!”纪雅涵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越,然后,起身离去。
  什么叫我最好离芊芊远点啊?我是老虎吗?我怎么她了吗?苏越感觉很无辜。
  想要找纪雅涵问问她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却发现纪雅涵已经走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苏越无奈的摇摇头,这女人虽然不整天朝他发脾气了,但是对他依旧这么冷淡!
  “苏越,苏越,,下来!不好了!”苏越盯着纪雅涵的背影出神的时候,楼下传来刘嫂急切的声音。
  苏越连忙下楼,这才发现小曼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了地上,她目光呆滞,口吐白沫,四肢剧烈的抽动着。
  “不好,难道是癫痫发作?”苏越见状,连忙上前,一手掐住小曼的人中,一边用力的拍着她的面颊,大声喊着,过了好一会儿,小曼忽然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便停止了抽搐。
  这过程中,苏越的眼睛一直盯着小曼的大脑看着。
  理论上,癫痫发作大多是因为大脑因外伤或者某些其他原因导致的血管畸形,从而引发异常放电造成。
  只不过,苏越并没有发现小曼的大脑结构有何异常,只不过,他在小曼的大脑沟回处看到了一片浓烈的红色。
  苏越对于自己的眼睛突然能够看到的颜色感到惊诧不已,这些颜色,到底代表什么呢?
  “苏,苏越,我怎么了?”躺在地上的小曼睁着无辜的眼睛看向苏越。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你现在觉得舒服点了吗?”
  小曼茫然的摇摇头,然后便坐了起来,她伸手揉捏着太阳穴,“我头好疼,我记得我们刚才在喝酒,芊芊和西贝呢?”
  “芊芊喝多了,上楼去睡了,至于西贝.......”苏越指了指还在傻笑的李西贝。
  “苏越,我刚才是不是又抽起来了?”小曼抬头问。
  苏越点点头,看来小曼这病不是突发的。
  “奇怪,明明已经好了,怎么又这样了呢?”小曼怔怔的说着。双手抱着脑袋靠在沙发上,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苏越不便说些什么,也只好呆呆的站着。
  过了好一会儿,小曼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应该是打给家人。
  电话刚一打通,小曼就哭了起来:“妈妈,我又生病了,你赶紧来接我,我在雅涵姐的家里......”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别墅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汽车鸣笛声,苏越去开门,就看到门口站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男人双手倒背在身后,皱着眉头,脸上阴雨密布,女人打扮的很入时,画着精致的妆容,但依然遮盖不住一脸焦急的模样,看到苏越,着急的问道:“小曼在哪里?”
  小曼听到声音,从地上爬起来,步的跑到门口,一下子扑在女人的怀里:“妈妈,那人不是说了,我们只要搬了家就没事了吗?我怎么又生病了呢?”
  

Snap Time:2018-12-14 06:59:12  ExecTime: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