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丹医》全文阅读

作者:非那西丁  妙手丹医最新章节  妙手丹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妙手丹医最新章节178.想不想参军?(18-04-16)      177.股价大涨(18-04-16)      176.路边摊(18-04-14)     

65.作弊?栽赃?


    2303考场,柳依依早就进了考场,看着苏越空荡荡的位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还有十分钟就开考了,苏越还没有出现,他该不会临时反悔了吧?难不成他又为学费担忧了吗?

    难道他不知道这次有三个免费实习的名额吗?她明明当时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宿舍的人,他们难道没有告诉苏越吗?

    正担心着,忽然听到门口传来动静,柳依依连忙抬头,待看到门口站着的正是苏越的时候,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对着苏越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苏越微微一笑,也朝着她做了个加油的动作,然后就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苏越的身后,高扬也走了进来,看到柳依依跟苏越的互动,他不由怒火中烧,却又无法发泄。

    随着一阵刺耳的开考铃声响起,一个四十几岁的干瘦的老师面无表情的走上讲台:“请大家把复习资料,手机等其他跟考试无关的东西收起来,开考之后,一旦发现资料,不管是否抄袭,都当作弊处理!”

    监考老师黑着脸说完之后,扫视了一圈教室,扫视到苏越的时候,他的视线停留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一股不太自然的表情。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作为一个全校闻名的贫困生,穷丝,就算是脱贫致富了也会让老师同学感觉不习惯吧?

    苏越可没有那么玻璃心,一笑了之,然而,视线从监考老师旁边经过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闪,就看到监考老师的挥过来的手上竟然浮现一团红色。

    这是怎么回事?这老师的手难道有毛病?

    苏越疑惑着,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是个管闲事之人,而且现在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考试更重要的事情了。

    五分钟后,考试正式开始!

    乔楚跟着汪海峰去了校长办公室。

    密州医科大学校长武传平,六十几岁,满头灰白的头发,看到汪海峰,兴奋不已,连忙让助理去给他们泡茶。

    “我说师哥,你可是有些日子没来我这里坐坐了!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还把老乔的宝贝女儿也带来了!”对于汪海峰的造访,武传平也是很意外。

    乔楚赶紧跟武传平问好。心想着,难道他也认识我爸?

    “今天过来找你要几个学生!”汪海峰也不客气。

    “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嘛!”武传平哈哈一笑。

    “这可是你说的啊!”汪海峰也哈哈一笑。

    两人难得一见,便聊起了往事,乔楚心里着急,又不好打断,好不容易校长秘书进来的时候,她才厚着脸皮找他要了应届毕业生的名单。

    今年密州医科大学临床专业共有一千多人毕业,今天参加考试参加实习考试,这一千多人涵盖了临川医学、护理学、药学还有其他一些辅助专业的,共分为几十个考场,实习单位也是按照从好到差分为好几个档次。

    很的,她就在一千多学生名单里找到了苏越的名字,看到他报考的也是仁爱医院,不由嘴角微微上扬,心想:“哈哈,这次我可是真的要横刀夺爱了!”

    “什么时候考操作?”乔楚的脸上洋溢着难以掩饰的笑容,问道。

    “上午理论考,下午操作考。”校长秘书对于乔楚为什么会关心这些实习生表示的很意外。那些学生有什么好关注的,这样一个大美女,要是多多关注自己该多好!

    “我可以去看看他们的操作考试吗?”乔楚问着,眼睛却看向汪海峰,心想,你夸下的海口,最好别忘了。

    “小陈,你安排一下!”

    果然,没等汪海峰开口,武传平就允诺了!

    既然校长大人都亲自开口了,助理也不敢怠慢,马上联系了考试办!

    考场里,安静而又肃穆,哪怕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会听得清清楚楚,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四十分钟,大家都在奋笔疾书,时不时的托住下巴思考一会儿。

    苏越也在认真的书写着答卷,今天的考题并不难,基本上都是一些基础理论知识的变通,但是想考个高分也很难,所以,苏越很小心的绕开一个又一个陷阱,速的写着。

    这样的考试对苏越来说简直易如反掌,开考一个小时之后,他就做完了试题,闲来无事,便眯起眼睛闭目养神。

    一直阴沉着脸的监考老师不时的在教室里走来走去,走到苏越身边的时候,还会停下来看几眼他的答题。

    “还有半个小时!请大家合理安排答题时间!”

    距离考试结束还剩下半小时的时候,监考老师宣布道。

    高扬抬头看了一眼监考老师,两人眼神简单的对接之后,监考老师走向了苏越。

    苏越一阵纳闷,连忙低头去看,惊讶的发现监考老师正把一张小纸条塞进自己的桌洞。

    “栽赃?”苏越一个激灵,顿时反应过来,几乎想也没想,在他把手上的小纸条放下之前一把捏住他的手腕!

    “你干嘛?”监考老师压根没有想到苏越竟会反应如此激烈,顿时有些惊慌,连忙厉声问着。

    “我倒是想问问你要干嘛!”苏越冷冷一笑,把捏着监考老师的手高高举起!

    “苏越作弊!”苏越的话刚一落下,高扬就猛地站起来。

    “苏越,你太过分了,这么严肃的考试你竟然作弊,你这样对我们是不公平的,我们这几天天天挑灯夜读,就为了这次考试,你倒好,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高扬义正辞严的说着。

    “就是,就是,这样对我们不公平!”

    “我们要求作废苏越的成绩!”

    “同意!”

    紧接着,又有三四个同学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

    苏越微微一笑,原本他还只是猜测,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了,这就是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栽赃行为!

    “不会的,苏越不会的!”柳依依坐在考场的后面,一开始还没弄明白状况,待明白状况之后,连忙替他辩解。

    “让老师说,老师最有发言权!”高扬继续煽动着。

    “对!听老师的!”

    高扬的话刚一落下,又是一阵呼声。

    苏越笑着摇摇头,这样的把戏,也他妈太小儿科了吧?还真把他当猴儿耍了啊!

    “好啊!我倒是想听你说说,到底是谁在作弊!”苏越阴森的一笑,然后手上猛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监考老师的手腕便被他硬生生捏断了!

    苏越这下总算明白为什么他一进考场的时候就看到他手腕上的红色了,原来这家伙要栽在自己的手上啊!

    “啊!”监考老师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嘶吼,然后瞪着血红的眼睛看向苏越:“你,你,你竟然敢动手?”

    “哈哈!我敢的事情还多着呢?你要不要一一试一下?”苏越甜甜嘴唇,脸上浮现出嗜血般的冷笑。

    监考老师看到苏越眼睛里闪露出来的凶狠和戾气,顿觉全身一阵毛骨悚然,下意识的身体晃动了几下,嘴唇抖动着,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说话了是吧?那么,现在是不是该我来说了?”苏越一手把监考老师折断的手腕甩开,然后厉声问道:“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把事情给我说明白!说!到底是谁让你栽赃的!”苏越冷笑着环视一圈,他跟监考老师无冤无仇,更无利益冲突,他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栽赃于自己呢?这里面肯定有内幕!与其等着学校出面处理,倒不如自己趁热打铁,让这家伙当着众人的面招了!

    靠组织靠学校这种骗小孩子的话,他不会相信,也没时间跟他们折腾!

    “我,我说,我说!”监考老师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打破,一脸惊恐的说着。

    

Snap Time:2018-08-15 21:13:59  ExecTime:0.076